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9.趁虚而入的...愤怒

19.趁虚而入的...愤怒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一场突如其来的战斗在酒坛集外围的荒地里进行着,一方是赞达拉部族的战神贾拉克,他在赞达拉部落里,就是无敌的代名词。

    另一方是来自神秘的战士之地的维库人战士加文森特·斯科瓦尔德,他的过去是一个迷,他背负着某种使命来到艾泽拉斯,挑战这片大地上所有著名的战士,在来到潘达利亚之前,他还去兽人的奥格瑞玛转了一圈,和布洛克斯以及瓦洛克各自战斗了一场。

    结果不明,但布洛克斯·萨鲁法尔在那一战之后,就前往了石爪山,然后像原本的历史上那样,无故失踪了。

    那几天加文森特的心情很好,也是因为心情好,他才答应瓦里安来帮他找儿子,现在这个战斗狂又遇到了另一个好对手,所以他心情更好了,所以他主动发起了进攻。

    血色的风暴又一次吹起,但这一次是加文森特,维库人脚下的地面同样崩裂,就如同在厄运之槌角斗场的那一战一样,他的身体就像是被血色包裹的巨石,朝着贾拉克砸了过去。

    手里的双斧挥起,疯狂的斩落,那气息在贾拉克身后的地面上带出了地面的裂缝,大地都被这锋利的气息切开,双目血红的维库人真正陷入了狂暴的战姿,疯狂的犹如一头呲牙咧嘴的野兽。

    “来啊!来啊!战斗!站起来,你这懦夫,来啊!”

    “砰砰砰”

    三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从贾拉克的战戟当中响起,双手撑着战戟的巨魔战神向后退了四步,才算是站稳了脚跟,这种被动挨打的局面同样让他的眼神变得一片血红,他咬着牙从喉咙里爆发出了一声咆哮,那是反击的号角。

    全身的血色怒气就像是龙卷风一样暴起,在他身体周围盘旋。

    “那就战斗!如你所愿!”

    “砰!”

    疯狂的一记横扫,战戟刀刃的背面打中了加文森特的斧头,让他的攻势一停,巨魔原地冲起,左腿的膝盖狠狠的顶在了加文森特的下巴上,将维库人的脑袋打的上翻,然后是落地,分开的进攻,手臂,手肘,膝盖,双脚,贾拉克的全身都似乎变成了最疯狂的武器,一轮攻击打的加文森特连连后退。

    巨魔战神发出了惬意的战吼声,哪怕他满脸都是鲜血也无所谓,最后一击的冲拳,一模一样的位置,一模一样的攻击。

    这一次轮到加文森特甩飞了出去,所有的巨魔都会有小几率在生长的时候成为巨魔蛮兵,以牺牲法术能力为代价,让身体变得更加健壮,贾拉克就是这样的幸运儿,但他的身体并没有因为更强壮而显得畸形,但这不意味着他的力量会变得弱小,这一拳真真切切的让加文森特感觉到了痛苦。

    但也让他的眼神变得更凶悍,不过也无所谓了,因为贾拉克也被这狂烈的战斗引出了血性,撕裂一切的想法在他的大脑里滚动着,咆哮着,最后一丝清明很快就被陨灭,他就像是当年第一次跟随父亲外出打猎,结果遇到了那只短腿的老年猛虎的时候一样。

    当时是为了活下去,现在也一样,只是现在是为了胜利!

    当时他拼命用尽一切手段才活了下来,现在,他也要奉献自己的一切,才能取胜!

    “吼!”

    贾拉克低着头冲了上来,每一步都会在地面上留下一个崩裂的脚印,武技已经没有了章法,他双手提着手里的战戟朝着加文森特当头砸下,一下,两下,三下。

    在第四下的时候,维库人手里的斧子偏斜了一个角度,他的身体在原地旋转起来,高阶武技·旋风斩,血色的怒气在这一刻形成了实质性的刀刃,将那战戟一次又一次的击退,在旋风斩停下的那一刻,整个天空似乎都布满了被锋利的气息切开的野草,双斧交错,向后一拉。

    “咔擦”

    巨魔手里混杂着特殊矿物的长戟就此被折断,维库人用舌头舔了舔嘴角的鲜血,飞起一脚,正中贾拉克脸上的面具,在这巨力之下,那面具片片碎开,露出了贾拉克那张满是伤痕的脸,那巨力让巨魔踉跄着后退,但维库人也没有趁胜追击。

    他将手里的斧头在一边,那巨大的斧头落地就砸出了两道沟壑,维库人赤手空拳的朝着贾拉克走了过去,每一步的气势都在疯狂提升。

    “武器会让你变得软弱!”

    “砰”

    拳头砸下,贾拉克双臂交叉,被打的踉跄。

    “面具会让你变得迟钝!”

    “砰”

    又一拳正中战神的脸,让他晕头转向。

    “护甲会让你变得畏惧!”

    “砰”

    一脚踹在了战神的腹部,但巨魔这一次没有倒下,而是回身一拳砸在了加文森特的脸上,鲜血横流。

    “你的战士之血冷却了吗?”

    “你的意志生锈了吗?”

    “砰砰”

    两记重拳让贾拉克彻底倒在了地上,睁着眼睛,满脸鲜血,看着天空的阳光,气喘吁吁,

    “回答我!混蛋,回答我!”

    加文森特双手抓起了巨魔战神的衣领,将贾拉克拉了起来,维库人盯着他,就像是盯着猎物的野狼。

    这幅场景让所有旁观的巨魔战士都沉默了,如果这是一场不公平的战斗,他们自然会冲上去为自己的战神解围,但这场战斗从头到尾都公平的让人难以挑出错误,那样强大的战神,那赞达拉不败的象征,就这么...就这么...败了吗?

    贾拉克看着这张脸,他脸色那恐怖的伤痕蠕动着,他的双眼一片血红,疲惫酸痛的身体里的热血真的放佛冷却了...但当他感觉到地面震动的频率,看到那巨兽咆哮着从酒坛集里冲出来的时候,一股勇气,一股希望又回到了他的身体里。

    他猛地挥起拳头,一把将加文森特的手打开,声音越发嘹亮,

    “没有!没有!我还能作战!看啊,我最锋利的刀来了!再打一场?我不会输了!”

    这个回答让加文森特的双眼更亮,他嘿嘿一笑,握紧了拳头,双手一招,两把斧头旋转着飞入他的手中,他让过身体,看着那战争巨兽挡在了自己的主人身前,看着全身是血的贾拉克爬上巨兽的坐鞍,看着旁边的巨魔武士为贾拉克重新递上武器。

    他裂开嘴,

    “那就证明给我看!”

    血色的风暴再次从脚下升起,但这一次,在加文森特没有注意到的地方,一抹黑色的气息,就像是蛇一样融入了他的怒气里,当赫利东的长角带着万钧之力冲撞过来的时候,加文森特和之前一样吼叫着将斧头斩向披甲巨兽,地面振动,巨兽咆哮,这一幕看的围观者们兴奋不已。

    这才是他们想要看到的,势均力敌的战斗。

    但是戈拉亚看着交战的双方,眉头却皱的越来越深,维库人的状态有些不对劲了。

    之前虽然是一样的狂暴,但最少他每一击的力量都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宣泄,但现在,那力量就像是狂舞一样喷洒了出去,尽管场面更可怕,显得他更强,更不可战胜,但这也说明他对于力量的控制降低了。

    “来啊!”

    站在赫利东的前方,看着那奔驰而来的三角龙,这种全身进化的都是为了战斗而生的巨兽,哪怕在加文森特的老家,也是非常难对付的大型生物,他手持着斧头,感受着眼前这头巨兽奔腾的节奏,在赫利东低着头横冲直撞过来的前一刻,加文森特身体向外一闪,手里的斧头狠狠的朝着赫利东的脖子砍了下去。

    但贾拉克怎可能让他如愿,战神手里的长戟向上一挑,如毒蛇一样抽在了加文森特的手臂上,让他斩击的动作变形,砍在了赫利东脖子后方的护甲上,然后三角头的脑袋使劲向外一拉,它带着锋利尖刺的尾巴就从背后朝着加文森特砸了过来。

    维库人只能放弃正面,双斧交叉,在一连串火星中,他背这尾锤锤击狼狈的击退,而赫利东在贾拉克的操纵下,趁着这个机会调转了脑袋,两根锋利的长角,对准了加文森特就刺了过来。

    “刺啦”

    锋利的长角在躲闪的维库人腰上撕开了一条鲜血淋漓的伤痕,然后用大脑袋顶着他,四蹄发力,几乎是踩着加文森特践踏了过去。

    这种面对强敌的感知,让维库人很兴奋,很痛苦,但却酣畅淋漓,他从人形的地面凹陷里跳出来,摇晃了一下肩膀,但就在他准备重新爆发怒气,好好教训教训那头野兽的时候,一阵疯神的梦呓在他的脑海里窜起,瞬间就笼罩了他的思维。

    “砍死他!砍死那个混蛋!他必须得死!”

    在这样疯狂的吼叫声中,更疯狂的愤怒扑面而来,当一个战士享受战斗,和一个战士准备杀敌,那可是完全两种不同的状态。

    奥丁大神赐予的,那不属于俗世的力量在这一刻被抽取了出来,灌入了加文森特的身体里,他本就4米高的身体再次膨胀,那血色的怒气了多了一丝金色的光辉,虽然只是一点,但高于这个世界的力量却让他彻底变成了一台完全不受控制的疯狂战车。

    “嗷!”

    加文森特矮下身体,放弃了敏捷的作战,而是正面和冲锋而来的赫利东展开了可怕的对冲,就像一头暴猿一样,在赫利东的长角刺穿它身体的前一刻,双斧就狠狠斩落在了三角龙的头顶,非常精准的砍入了护甲的裂隙当中。

    炙热的血液从伤痕里喷洒而出,如野兽神灵一般的赫利东发出了惨叫,大脑袋开始在前方狂乱的挥舞,那是三角龙的本能攻击,维库人身体之外的怒气被撕开,那长角在受伤的赫利东的咆哮中,第一次真正刺入了加文森特的身体里。

    贾拉克睁大了眼睛,他看到了维库人的双眼,那已经不是战士的双眸了,那其中的混乱和疯狂让他心都冷了下来。

    但这刺入身体的剧痛却让加文森特的大脑清醒了一刻,他拼命控制自身的怒气,却发现平日里温顺如小兽般的怒火,这一刻狂野的似乎如褪去了缰绳的野马,将他身体里的每一分潜力都在疯狂的压榨。

    “这片大地上,情绪就是你们最大的敌人,尤其是你,加文森特,你的作战方式决定了你是最容易被情绪之魔感染的家伙。”

    狄克的警告声闪过维库人的脑海,但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维库人抬起头,他的脸上充满了挣扎,那表情就像是被恶魔扳着脸一样,就像一头控制不住自己的暴怒狮子,他看着贾拉克,喊到,

    “打晕我!巨魔,快打晕我,不然你们...不然你们死定了...!”

    维库人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真正的杀意完全爆发之后,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可怕的战争兵器,他从未像这一刻一样畏惧自己所拥有的力量。

    “快打晕...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