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9.从迷茫,到迷茫

29.从迷茫,到迷茫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不知道为什么,实际上在踏入青龙寺的那一刻,大巫妖那有些混沌的脑海里,还一直在回响卡拉克西瓦·伊克的那句话,他总感觉那句话里隐藏着某些对自己很有用,但自己却没有理解到的东西。

    翡翠林的熊猫人城镇要比四风谷和卡桑琅的那些繁华很多,实际上,住在四风谷的熊猫人,一直管住在翡翠林的熊猫人叫“城里人”,以显示自己和他们的格格不入。

    四风谷的农夫和厨师们看不起翡翠林的熊猫人那娇生惯养的生活习惯,而翡翠林的熊猫人,也看不起他们粗鲁的作风,总之,如果熊猫人社会真的有矛盾,这种让人有些嘀笑皆非的“文化差异”。就应该是他们最大的矛盾了。

    毕竟熊猫人帝国还存在的时候,翡翠林那可是这个帝国永远的首都,而且坦白来说,熊猫人帝国的疆域,那可比艾泽拉斯的其他帝国大上太多了,它比得上两个暴风王国那么大。

    但坦白说,在克尔苏加德看来,这种地域的区别是很愚蠢的,最少他就看不出来两个地方的熊猫人的差别在哪里,他们都是一样的胖乎乎,说话慢里斯条,而且很…嗯,很闲适,闲适到了慵懒的地步。

    克尔苏加德敢发誓,如果把这些天天研究吃吃喝喝的熊猫人,放在艾泽拉斯的任何一个地方,恐怕除了和他们性格差不多的暗夜精灵之外,没人能忍受这些家伙的慢节奏生活,就连奎尔萨拉斯的辛多雷都忍受不了。

    古神在上,他们的一天,是从早上10点钟开始的!懒惰的简直让人发指!

    不过这一次来翡翠林,克尔苏加德也发现了某些让他兴趣大增的东西,他在这里意外发现了三三两两的,在熊猫人的酒馆里出没的人类士兵!

    如果他那可怜的下属传回来的消息没错的话,这些士兵应该就是那艘“皇家使命”号的船员,从这些船员乐乐呵呵的表情来看,安度因小王子应该也是安全的,那么也就意味着…狄克,那个老对手很可能也到这片大陆了。

    “啧啧,真是阴魂不散啊!”

    大巫妖用手摸了摸比格沃斯先生的脑袋,然后转身朝着青龙寺的方向走了过去,他没忘记自己的职责,而且如果幸运的话,自己这一次很可能不需要和难缠的狄克打交道,就能完美的取得自己想要的东西,然后离开这片神奇的大陆,继续在艾泽拉斯世界各地搅风搅雨。

    他做任何一行都是最顶尖的,曾经是最顶级的法师,然后是最顶级的死亡教徒,最后是最顶级的邪教徒,从这一点上来说,克尔苏加德最少也是个劳动模范。

    “啊,我们当中最弱小的竟然有可能会成为最后的胜利者,这可真是讽刺,克苏恩,尤格萨隆,亚煞极…恩佐斯,那个狡猾的混蛋,等我找到亚煞极的残骸,我就要去收拾它!我发誓,我要折磨它!”

    萨塔拉斯慵懒而又凶狠的声音在克尔苏加德的脑海里来回震动着,面对自己上司这种白日梦一样的吐槽,克尔苏加德甚至都懒得回应了。

    如果古神都是这种话唠的话,大巫妖甚至觉得它们没准用这些毫无意义的废话就能把所有人烦死。

    “安静一点,我的主人,我们现在是在做小偷!”

    克尔苏加德忍不住在心里说,萨塔拉斯就更个喋喋不休的女人一样,有时候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让她的力量外泄,虽然这只是小问题,但大巫妖不希望在这里惹上麻烦,惘之煞那样的家伙,用偷袭的方式都没能干掉朱鹤,还被它死死拖在了朱鹤寺最深处,这让克尔苏加德对天神的实力有了个直观的了解。

    如果一旦惊动青龙,大巫妖觉得自己就需要重新再找一个躯体了,就算加上现在的萨塔拉斯,他也不是青龙的对手。

    古神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冷哼了一声,但还是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大巫妖然后又拍了拍趴在自己肩膀上的小猫,

    “乖,你也安静一点!”

    说完,克尔苏加德双手上绽放出灰色的光芒,贴在墙壁上,整个人都“融”入其中,再出现的时候,已经一步跨到了青龙寺的藏书阁里。

    这就是他的目的地,据说蕴藏着整个熊猫人社会所有秘密的地方,不过这种地方不可能没人看守,就在克尔苏加德出现的一瞬间,一个和周卓打扮几乎一模一样,但长袍颜色是白色的熊猫人就看到了他,他放下手里的书,大声质问到,

    “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

    大巫妖耸了耸肩,还翻了个白眼,轻轻一弹手指,涌动的黑暗就从这个游学者背后的影子里窜了出来,像是四道拥有自己生命的黑色长蛇一样,将这个熊猫人游学者从地面上拉了起来,禁锢在半空,他本人也陷入了一种精神混沌的状态里。

    克尔苏加德漫步走到这个熊猫人面前,伸手点在了他的额头上,很快,克尔苏加德的双眼里就闪过了一阵明悟。

    “哦,游学者石步?这可真是个古怪的名字。”

    他甩着手走向了藏书阁的另一边,任由可怜的游学者呈大字形束缚在半空,克尔苏加德的手指在那些书架上扫过,最后停留在了一卷古朴的熊猫人书典上,他将其拉了出来,那书典居然还是用竹子刻出来的,这让克尔苏加德啧啧称奇。

    他席地而坐,在萨塔拉斯的催促中,开始读起了这圈晦涩的书典,不过在克尔苏加德和萨塔拉斯都没发现的地方,一抹黑色的雾气,正在悄然出现,唯一发现了端倪的是比格沃斯先生,不过小猫并不在意那些黑色雾气。

    这只小猫自从在达拉然的广场上和克尔苏加德的生命死死绑在一起之后,它原本应该简单而快乐的生命里,已经见过了太多太多不属于小猫应该见到的东西,现在的黑色雾气对它来说,甚至不如它爪子里的猫玩具来的有意思。

    那是熊猫人大厨特得为小猫们制作的鱼骨头,很有嚼劲,而且用了特殊的方法,将其雕刻成了非常真实的小鱼,味道很不错,在它的喵喵叫声中,它的克尔苏加德“老爸”,为它买了整整300根,足够它吃3年的了。

    2分钟之后,正在艰难的阅读竹简的克尔苏加德听到了一声呼唤,

    “嗨,蠢货!”

    “谁在说话!”

    克尔苏加德突然抬起头,问到,萨塔拉斯的声音在他脑海里跳了出来,

    “谁?有人说话吗?”

    不,显然没有,那应该只是大巫妖的一个幻觉,但就在他再次沉入这晦涩的熊猫人上古文字的翻译的时候,那个声音又出现了。

    “嗨,蠢货,没听到我说话吗?够了!别抬起头,继续假装看书,别让那个疯女人发现我的存在!”

    克尔苏加德听到了那个声音,他选择了照做,并不是因为他和萨塔拉斯有了间隙,而是因为在那个声音出现的时候,克尔苏加德突然发现,自己久违的清醒又回来了。

    不再是混沌的思维,不再是突然会迸发出一些糟糕想法的思维,而是那种清醒的,非常理智的思考,这种情况,已经有最少3年没有出现过了,所以他选择了服从。

    2分钟之后,克尔苏加德假装翻过一页书,将自己的身体靠在了背后的栏杆上,顺势抬起头,然后他看到了盘腿坐在自己对面的那个幻影,那个黑色的,全身如墨,但却和他一模一样,就连眼神都是一模一样的幻影。

    “这太难了!这些该死的熊猫人,他们自己都忘记了他们的文化和语言,该死的!”

    克尔苏加德在脑海里给萨塔拉斯抱怨着,那个有些神经质的上司回应到,

    “啊,瞧,这就是这些可怜的血肉生命的悲哀,但没关系,我们的时间还足够,所以慢慢来,我的首席信徒。”

    但就在萨塔拉斯的声音出现的时候,坐在他对面的那个黑影子也开口了,脸上有一丝嘲讽,

    “行了,别试探了,她听不到的,萨塔拉斯是个自傲的家伙,但她永远不会知道,亚煞极就算是死了,也不是她可以比拟的,但我们应该感谢亚煞极留下的残响,否则我也不会这么容易出现。”

    “那么,你是谁?”

    正常的克尔苏加德在心里问到,那个墨色的克尔苏加德咧开嘴,笑了笑,

    “我是你的疑惑!这座寺庙里封印着名为疑之煞的煞魔,在玉陇还在的时候,它不敢妄动,但现在玉陇不在,所以它正在试图感染这里的每一个生物,很不幸,你被感染啦,但这其实很幸运…最少对于现在你的来说。”

    “怎么说?”

    正常的克尔苏加德眼睛眯了起来,似乎是在因为那个复杂的字符该怎么翻译而苦恼,但坐在他对面的黑色克尔苏加德知道,这是自己产生了怀疑,他开始怀疑他了。

    “动动脑子好好想想吧,现在的你是谁?”

    “我?我还能是谁?我是克尔苏加德!”

    “不,你不是!你只是萨塔拉斯的一条狗!在你自己都没发现的时候,你已经成了那个古神的忠仆,竟然开始信奉“万物升格”那一套歪理邪说,你的脑子呢?你真的相信萨塔拉斯会给你永恒的永生?得了吧,那只是骗傻子的,而你,就是那个最大的傻瓜!”

    黑色的大巫妖用最恶毒的语言攻击着正常的大巫妖,但…当克尔苏加德的思维正常的时候,他恍然间才发现,在自己思维混沌的时候,竟然真的做了那多么多不可理喻的事情。

    他曾以为自己思维的混沌是修行混沌魔法造成的,现在看起来,这混沌的本身,就是最大的问题。

    他是一个追求力量的家伙,但这不意味着他会选择那些自己控制不了的力量,他很清楚,那是自取灭亡,但现在,他却走在这条疯狂的道路上,而且越走越远。

    “但是…但是我怎么能相信你说的是真的!没准你只是亚煞极的邪恶回响,试图在诱使我!我可是亲眼见过那些被煞魔附体的人多么的凄惨!所以,给我证明!最少证明现在的我是清醒的!”

    正常的克尔苏加德咬着牙说。

    “我无法证明…”

    黑色的克尔苏加德呲了呲牙,“但别忘了卡拉克西瓦·伊克给你说的那句话,到现在了,你难道还不明白那个螳螂妖的意思吗?你以为他们是怎么从亚煞极的控制里摆脱的?你真的以为那个末代熊猫人皇帝蜕出的六种情绪只是单纯的负面情绪吗?”

    “错!愚蠢!少昊比任何人看的都长远,他知道如果螳螂妖一直被主宰控制,熊猫人迟早有一天会被淹没,所以疑惑…这就是他留给那些螳螂妖的礼物!也是给你的礼物!清醒过来吧,蠢货,只有不断的自我怀疑,才能让你从古神那无孔不入的思维控制里清醒过来!”

    “螳螂妖都在追求自我的自由,你呢?你难道要陪着艾泽拉斯一起死?清醒吧,蠢货,古神是一切秩序生命的敌人,不要以为你是个恶棍就不属于秩序生命了,当萨塔拉斯吞噬了其他四个古神之后,整个艾泽拉斯就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逃脱,你也是一样!你只是棋子,却还妄想当个棋手,当棋盘都不存在的时候,你这个棋子有什么用?”

    “你在达拉然的幻术防御课都白学了吗?最强大的幻术大师最常用的捕猎方法是什么?告诉我!”

    面对黑色克尔苏加德的质问,正常的克尔苏加德喃喃自语,

    “让猎物以为他是自由的,而且是占据优势的那一方…该死!我被骗了!”

    黑色的大巫妖哈哈大笑,他朝着克尔苏加德做了个鄙视的姿势,

    “现在明白了?还不算晚…亚煞极,记住了,亚煞极的力量,才是你对抗萨塔拉斯最后的筹码,七首亚煞极擅长操纵情绪,自我怀疑,自我否定,这就是你需要的东西。”

    黑色的雾气慢慢散去,克尔苏加德在心里大喊到,

    “混蛋,别走!告诉我,这一段时间我该怎么顶过去?”

    “除了你…还有谁能找到亚煞极之心?去找他!这一段时间,待在青龙寺,疑惑的力量在这里生根发芽,最少在这里,你是安全的。”

    “呋…”

    克尔苏加德伸了个懒腰,将书典合了起来,他在心里对萨塔拉斯说,

    “我的主人,你也看到了,这本书太过晦涩,我们得想办法找一些真正的学者来帮我们破译,否则我就是累死,也别想找到那颗…嗯,我的意思是主宰的位置。”

    “啊啊啊!明知道东西就在眼前,却拿不到,这真是泰坦世界里最不好笑的笑话,我讨厌秩序世界,那就去找!以最快的速度去找!我有些…不耐烦了!”

    萨塔拉斯狂乱的声音在克尔苏加德心里跳动着,然后慢慢隐去,2分钟之后,大巫妖才慢慢站起身,他的后背已经湿透了,这对于一个刚刚重新拥有了肉体的巫妖来说,可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

    就在刚才,他差点又在萨塔拉斯的低语声里迷失了…他轻轻的抱起比格沃斯先生,然后将一团东西塞进了小猫脖子下方,那个漂亮的坠饰里,在和小猫玩耍的时候,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在比格沃斯先生耳边说,

    “小可爱,帮老爸去找一个人…狄克…你知道他的,也见过他,对不对?去找到他,对了,别忘了保护好自己。”

    “喵~”

    “真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