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34.母与子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瓦蕾拉从已经断裂的山路边冲了过来,在她身后,野牛人和武僧们正打成一团。

    战争开始了,让人厌恶的战争。

    瓦蕾拉至今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参加战争的时候,那是高等精灵和阿曼尼巨魔的战斗,在幽魂之地,她作为斥候参战,那时候她还很年轻,当然,现在她也很年轻,长生种的人生是很奇特的,时间对于她们的影响微乎其微。

    在那一场战争里,瓦蕾拉杀死了自己的第一个对手,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最终,当对手成为了她眼中的数字的时候,杀戮就变得简单了起来。

    然而,在那一战里,她失去了她的母亲,就在距离她不到100米的地方。

    她至今还记得,当战争结束之后,她回到家乡,站在那黑色的墓碑前,她不敢想象,陪了她快100年的那个女人就躺在了眼前这个冰冷的墓穴里。

    她的父亲,桑古纳尔家的家主,也在瓦蕾拉的记忆里,第一次卸下了那冰冷的伪装,跪在地上哭的像个孩子,那一刻,她原谅了自己父亲对于自己儿时的不闻不问,却无法原谅自己。

    因为她本有机会救下自己的母亲,但她失去了那个机会,永远的。

    桑古纳尔是刺客和破法者世家,瓦蕾拉本不该有太多的情绪,但那一次之后,她选择了逃离,她无法面对一个失去了生命最后一丝温暖的冰冷家族。

    但是在游历艾泽拉斯的时候,她却变得和家族里那些长辈一样,冰冷,沉默,残忍,冷漠。

    直到她遇到熊皮,再遇到拉戈什,又收获了爱情之后,那份一直藏于心底的痛苦,才稍稍有所缓解。

    但现在,在这个陌生的大陆上,她的心却又再次阴霾了起来。

    因为她害怕,并不是害怕自己,而是害怕安度因出事之后,瓦里安,或者说拉戈什,那个她喜欢的男人,会不会变得和她的父亲一样痛苦,并且用自责掩盖自己的后半生。

    她无法再一次看到自己人生中的另一个支柱遭受那样的折磨。

    不过当瓦蕾拉从已经被刚才的地震扭曲的山路赶过来,在那光滑的雪地上飞步前行,手里的匕首冰冷的划过一个又一个阻拦她脚步的家伙的喉咙,当她赶到那山亭之前的时候,她的心...却沉了下来。

    安度因,那个总是会羞涩的笑,面对她总是会很别扭的孩子,那个注定在以后的生活里,也会成为她生命的一部分的男孩,已经变成了另一幅模样。

    一副瓦蕾拉永远也不想看到的模样。

    丽丽面色惨白的站在亭子的极远处,她的手臂上一道剑伤,深可见骨,如果不是在那一刻,小猪哼哼用头槌击退了发疯的安度因,刚才那一剑绝对就会刺入她的心口。

    丽丽的手里握着一杆断裂的武僧棍,那是她的武器,被安度因徒手折断。

    安度因面前的是斯温,那个笑起来甜甜的暗夜精灵德鲁伊,已经变成了一头灰色的棕熊,艰难的抵抗着赤手空拳,但身体上却笼罩着一层黑色雾气,双手都变成了掠食生物的爪子一样的小王子。

    那形态所有人都见过,老陈遭遇惘之煞的时候,就是这样的,疯狂,以及凶狠。

    现在轮到安度因了。

    他的誓言践行者被插在地面上,那把剑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神采。

    但即便是赤手空拳,被煞魔附体的安度因,也打得斯温连连后退,老陈被煞魔感染,差点直接废掉了祝踏岚这个潘达利亚第一武僧,现在远不如老陈的安度因也进入了这种状态。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小安度因本身就很弱,所以即便是被附体,瓦蕾拉也足够对付他了,但瓦蕾拉没有上前,并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疑惑。

    在老陈恢复之后,他曾描述过被附体的感觉,瓦蕾拉记得很清楚,老陈说过,只有内心有负面情绪,才会被控制,这也是为什么祝踏岚和熊皮不会被附体的原因,因为当时老陈因为丽丽的事情,真的已经近乎绝望,这才被惘之煞抓住了机会。

    加文森特也是因为自身的原因,身体里充满了愤怒,才会被怒之煞控制,但安度因…小安度因的内心,竟然还有憎恨?

    他在憎恨什么?

    他在憎恨谁?

    瓦蕾拉抽出了匕首,在和瓦里安共处的时候,他曾向她说过自己和安度因相处的事情,那虽然缺少一些温暖,但却从未有过让这孩子无法释怀的事情,但现在…

    这真的让她有些无法理解,难道真的是因为安度因本身的意志比较弱,所以被煞魔轻易的击溃了神智?

    高等精灵甩了甩脑袋,跳入暗影之中,走入发狂的安度因的身后,小王子没有发现她,两者的差距着实太大了。

    但就在她反握着匕首,从暗影中出现,准备将小王子打晕的那一刻,安度因身体周围的黑色能量就像是遇到了火星的汽油,猛然再次蹿高了一截,甚至在安度因身后,形成了近乎实质性的煞魔阴影。

    他察觉到了威胁,一爪子将斯温击退,半偏过身体,另一只爪子凶狠的砸向了瓦蕾拉,毫无技巧可言,高等精灵觉得自己只需要轻轻退一步,就能在根本不会被伤到的情况下,击晕安度因。

    但就在两个人四目相对,在看到安度因那双让人看了都头皮发麻的眼睛的时候,瓦蕾拉怔住了,就连手里挥起的匕首,都停在了原地。

    她突然明白了。

    他在恨她。

    恨这个夺走了自己母亲和父亲的女人。

    提菲因…瓦里安。

    她敢肯定这就是那种眼神,因为这种眼神,在她刚刚离家的那一段时间,每当她照镜子的时候,看到的都是这样一双眼睛。

    憎恨的眼睛。

    这双眼睛是如此的相似,以至于瓦蕾拉从那里看到了过去那个自己,那个艰难的活在黑暗里,却不愿意回头正视自己的憎恨和懊悔的自己。

    她甚至忘记了格挡,忘记了攻击,任由那爪子落在了她的手臂上。

    “咔擦”

    清脆的骨裂声伴随着匕首的纷飞响彻了这狭小的战场。

    瓦蕾拉总就是那个冠军刺客,当她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的那一刻,她立刻消失在暗影里,她再次回到刚才的位置的时候,右臂已经不正常的低垂在了身边。

    安度因视若疯狂的咆哮着,他不再理会试图阻拦自己的斯温,拼着被斯温的利爪撕破皮肤,也要扑向瓦蕾拉。

    但这一刻的高等精灵,扶着手臂站在那里,没有躲闪,甚至没有后退,她的头低垂着,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扑过来的安度因,直到小王子冲入了瓦蕾拉的进攻范围之内,高等精灵的左手如毒蛇一样探出,精准的绕过了安度因的爪子,掐在了他的脖子上。

    小王子的身体被瓦蕾拉提在了空中,他张牙舞爪的却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情况,然后,瓦蕾拉抬起了头。

    出人意料的平静,她看着安度因那血红色的眼睛,

    “你真的想要杀死我吗?”

    “吼!”

    回答她的,是一声毫无意义的嘶吼。

    “那就来吧。”

    瓦蕾拉单手一挥,刀光一闪,安度因倒飞了出去,手上那能量形成的爪子被切断,在地面上滚动了两圈,正好落在瓦蕾拉掉落在地面的匕首旁边,他一把抓起身边的匕首,红着眼睛,朝着瓦蕾拉冲了过去。

    在丽丽和斯温的尖叫声中,高等精灵刺客不闪不避,任由安度因扑进了她的怀里。

    “噗”

    利刃入体,鲜血四溢。

    “滴…滴…”

    温热的鲜血从瓦蕾拉嘴角滴落,一滴一滴的滴在安度因握住匕首的双手上,这一击刺伤了瓦蕾拉的肺部,丽丽甚至可以看到那利刃从高等精灵的背后穿过。

    致命的伤势。

    安度因似乎被吓傻了,伴随着他情绪的波动,那身体周围的黑雾消散了一些,他的眼神里有了一丝清明,尽管很艰难,但他抬起头,看到了瓦蕾拉因为痛苦而变得苍白的面孔。

    那双眼睛,意外的柔和…意外的让他有些惶恐。

    他放开了匕首,踉踉跄跄的想要后退,但却被瓦蕾拉颤抖的手环在了脖子上,高等精灵艰难的低下头,看着安度因,

    “我知道我的出现伤害了你,但…原谅我…咳咳,好吗?”

    带着一身血迹的老陈从旁边的山路上跑了过来,他看到了全身洋溢着黑暗能量的安度因,已经被他刺伤的瓦蕾拉,武僧第一时间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他的身影极速闪动,三两下就跳入了安度因身边,但在他出现的时候,安度因那本来已经平稳的黑暗能量,再次暴动了起来。

    就在老陈挥起拳头,准备打晕安度因的时候,瓦蕾拉猛地抬起头,就像一头护着幼崽的母狼,对老陈咆哮到,

    “离我的孩子…远一点!”

    老陈楞了一下,但随即就反映了过来,飞速的后退,当他离开之后,安度因暴躁的煞能又慢慢恢复了下来。

    瓦蕾拉的考量是正确的,武僧们和憎恨之煞的战争还没结束,谁也不能保证即便是将安度因打晕之后,憎恨之煞会不会重新控制他的身体。

    但瓦蕾拉…她的伤势要怎么办?那可是真正的致命伤。

    安度因被瓦蕾拉抱在怀里,刚开始还在挣扎,但伴随着他感受到瓦蕾拉的拥抱,似乎也感觉到了这高等精灵的情绪和意志,也许是安度因本身的意志也在挣扎,总之他安静了下来。

    他的身体开始颤抖,他抬起头,那眼睛仍然是血红色的,但他看着在剧痛之下,仍然在艰难的保持着微笑的瓦蕾拉。

    那张美丽而柔和的脸,在那一片混沌的脑海里,他似乎是在回忆这张熟悉的脸,但怎么也想不起来。

    提菲因王后死亡的时候,安度因只是个孩子,那个年龄的他,根本不记得那一晚发生了什么,也不会记得提菲因王后的相貌,暴风要塞里的画面,也都是提菲因王后和瓦里安在一起的时候画的。

    那个时候的提菲因是王后,却不是母亲。

    安度因已经记不起那个让人感觉到无比安心的母亲的脸了,他越是回忆,越是痛苦,越会陷入那种无法消除的负面情绪里,但这一刻,当他再一次看到瓦蕾拉那充满了母性光芒的脸的时候。

    那个总在他记忆里,看不清楚表情的女人的脸,清晰了起来…最终,那变成了瓦蕾拉。

    尽管也许并不像,但那双眼睛,那双保护和愧疚的眼睛…那是提菲因在她生命最后的那一刻,看向安度因的眼神。

    现在,小王子生命里两个被他叫做母亲的女人的身影,重合了。

    “妈妈…”

    安度因无意识的叫了一声,憎恨仍未远离他的身体,但他的双手,却从无法控制的颤抖,最终轻轻的抱住了瓦蕾拉。

    这称呼,让脸色惨白的瓦蕾拉楞了一下,但随后,她笑着摇了摇,那已经虚弱的左臂,再一次安度因抱住了。

    “嗖”

    一道紫色的雷光出现在了这残忍却又温馨的拥抱旁边,在安度因还未来得及反击的时候,那银白色的,缠绕着紫色雷电的手指,点在了他的后脑勺上,驯服的秩序之力在安度因身体里转了一圈,将名为憎恨的枷锁统统斩断。

    下一刻,小王子身体一软,他的眼睛里尤带着泪花,连带着终于坚持不下去的瓦蕾拉,一起倒在了地上。

    雷光再次闪耀,狄克的声音落在原地,而人影已经消失不见。

    “老陈!照顾好他们!我去去就来。”

    还不到一秒钟之后,金色的火焰,混杂着银色的雷电,闪耀在了已经占据了小半个昆莱山的黑色风暴的天空中,于是,光芒便再一次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