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42.皇帝少昊·万年的等待

42.皇帝少昊·万年的等待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这里是石匠之愚。”

    克里提克用两只手横跨着自己的武僧棍,将其架在自己的脖子后面,那华丽的武僧棍两端束着好几坛古色古香的烈酒坛子,这是他要送给自己好朋友的礼物,一万年没有见过的好朋友。

    大概是心情不错,这个有些躁动的猢狲,主动给狄克介绍起了永春台远处山壁上的那条隐藏在迷雾中,在山壁上凿刻的石质阶梯,狄克看到了那条几乎从雾纱栈道最下方,一路延伸到永春台的阶梯。

    那是个震撼人心的景色。

    很难想象,这会是出自凡人之手,那几乎是在山中硬生生开凿的那条阶梯,就像是一项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那是熊猫人的石匠们向这座被魔古宣称永远无法征服的高山发起的挑战,在石匠之愚的阶梯建好之前,这里被称为断头阶梯,就像是根本无法逾越过得峡谷,十个人从这里走,最少有九个人会失去生命。”

    美猴王的声音变得平和,这不像是一名猢狲会说出的话,但实际上,它确实是,这位强大的半神似乎也在感叹这存在。

    “你知道吗?在我眼里,潘达利亚是很无趣的,我生来是一头猢狲,我喜欢所有新鲜事物,但那是魔古统治的时期,一切快乐都是被禁止的,所以我们选择了反抗,胜利之后,我以为我可以快乐,但快乐的时间总是很短暂,世界又重新变得无趣,我曾在人生的前半段去过世界各地,那些暗夜精灵,是的,我见过他们,但他们同样很无趣,所以最后我又回到了潘达利亚,直到遇到少昊。”

    “我曾亲眼见过那些熊猫人石匠是如何一点一点的在这座山上开凿出这条路,他们用绳子把自己悬挂在山峰上,在风中飘荡,危险,他们的脸上也有畏惧,但更多的是坚毅,他们不相信一座山能挡住他们的脚步,所以他们在魔古之后,又向这座山发起了挑战,很难相信,实际上,直到这条阶梯开凿完成,我都不敢相信,那是那些凡人做到的,他们付出了多少生命?多少危险,我不知道,但在这条路建好的那一刻,我也和他们一起欢呼。”

    说完,克里提克看向了狄克,严肃的对他说,

    “不要小看凡人!看,这条路就是最好的证明,我们从不屑于去做的事情,我们知道我们也做不到的事情,他们能做到,所以他们比我们更伟大。”

    美猴王看了那条路一眼,呲了呲牙,跳入空间,下一刻又跳了回来,将一把快要腐朽的木槌递给了狄克,

    “拿着它,这是当年修好了这条路的石匠们用过的木槌之一,熊猫人把这些东西当做是意志的传承,我把它们当成是凡人对于这个世界发出的怒吼,总之,这是一件有纪念意义的东西,有人管它叫荒谬之锤。”

    狄克接了过来,看着那在岁月中腐朽的木柄,又抬头看了看那条在云雾中若隐若现的阶梯,

    “那它为什么叫荒谬之锤?这听上去可不是个好名字。”

    “因为这是当年我的族人,还有那些野牛人,甚至是锦鱼人嘲笑那些熊猫人石匠时候用的名字,他们笑话他们是愚者,但却不知道,他们才是真正的蠢蛋。”

    克里提克的尾巴甩了甩,

    “所以这就是万年后,熊猫人主宰了这片大陆,我的族人,和当年那群嘲笑的家伙,却变成了一群野兽的原因,没有大智若愚的坚持,没有改天换地的意志,再多的智慧都只是个笑话。”

    狄克玩味的看着克里提克,

    “那你当年嘲笑他们了吗?”

    美猴王扭脸过来就是一个呲牙的表情,“蠢蛋,不许问这个问题!”

    “哈哈哈哈”

    狄克快乐的笑出了声,然后跟着一脸郁闷的美猴王走上了前往永春台的道路,那要深入迷雾当中,实际上,这座宫殿之前的迷雾,甚至要比锦绣谷里的迷雾更沉重,似乎是整个大陆所有迷雾的核心,走在其中,狄克甚至会感觉到整个天地的重量都压在自己身上。

    不过好歹也是个英雄了,这点压力还不成问题,所以在几分钟之后,他跟随着克里提克走到了永春台那朱红色的雄伟大门的门口。

    看得出来,熊猫人的建筑其实也吸收了很多来自魔古建筑的风格,尤其是皇家建筑,几乎和魔古的奢华一脉相承,但却又不显得那么具有侵略性,让人很舒服,但却有种特殊的威严,是一种并不让人讨厌的压迫。

    总得来说,这是伟大的建筑,在那朱红色和金色交织的大门上,确实如克里提克所说,有厚重的泰坦能量的包裹,四天神肯定可以打开这道门,但克里提克没有去求它们,却求到了狄克身上,看上去,除了熊猫人之外,潘达利亚的其他种族,和四天神果然有些不对付。

    但这也不是狄克需要注意的事情了,他在确定了眼前这层能量只是用于封印和阻拦,并没有反击的力道之后,他张开了左手,将其放在了那流动的天蓝色泰坦能量的表面,就像是水流一样,手臂伸入其中,点在了那大门的正面。

    那厚重的,让半神克里提克也没办法的泰坦能量,如水波一样散开,然后快速褪去,就像是有自己的生命一样,从那大门的缝隙消失,将那巨大的门放在了狄克和克里提克的眼前。

    “是莱登的能量,看上去当年少昊的行为确实得到了这位守护者的关注。”

    狄克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声,然后就看到美猴王急不可耐的推开了大门,半神的力量有多强,到现在为止还都是个谜,伴随着沉重的咔咔摩擦声,那封闭了近万年的大门缓缓开启,将其中华丽的景色展现在了狄克的眼前。

    那是一片金色的风景,喷泉,水池,还有周围郁郁葱葱的树林,以及那华丽的宫殿,和一座美丽的鎏金亭,迷雾在这里轮转,在狄克肉眼可见的空间中,迷雾形成了一个气流,一个漩涡,不断的回归,并且不断的消散。

    果然,这里就是整个潘达利亚的迷雾之核,也就是少昊化身迷雾的地方。

    美猴王已经窜了进去,狄克跟在他身后,迈过那道门槛,地面上的灰尘伴随着他的移动,不断的卷起,又落下。

    一万年,多么久的时光,沧海桑田,世事轮转,一切都似乎变得不一样了,却有一个值得敬佩的人日夜守在这里,只为保护自己的同族。

    仅仅是这一点,少昊就值得狄克尊崇。

    当然,这宫殿里也不是没有其他生物,比如在大门洞开的时候,一条全身都是金色的翔龙,从云端落下,盘绕在前方的平台上,阻挡住了克里提克和狄克的脚步。

    它远比任何狄克见过的翔龙都要威武,当然还比不上玉珑,但绝对是个不可小觑的对手,最少狄克要战胜它,很艰难。

    克里提克面对那咆哮的金色翔龙却很兴奋,他跳了上去,想要抓住烛龙的胡须,却抓了个空,他大叫到,

    “烛龙,你这蠢蛋,不认识我了吗?我是克里提克,你的朋友!”

    美猴王这一嗓子尖锐的让人想要捂耳朵,但是那金色的翔龙却像是看到了天敌一样,慌忙的窜上天空,躲在了迷雾里,任凭克里提克再怎么喊,它就是不露头,那狼狈逃跑的样子,刚才登场的时候那种威武霸气的样子完全颠覆,看上去,这烛龙和克里提克的关系,可不如美猴王自己说的那么好。

    看着狄克好奇的目光,克里提克有些尴尬,他挠了挠头,解释道,

    “那是烛龙,少昊的宠物,当年我和少昊一起旅行的时候,它只有…恩,这么大!一点点,就像个小泥鳅,我和它玩的可好了,嗨,蠢蛋,你这表情是什么意思?你不相信我吗?你信不信我揍你?”

    狄克急忙收起了那种怀疑的表情,摆了摆手,轻咳了两声,

    “咳咳,没事没事,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们赶紧去看看少昊吧,他就在前面,不是吗?”

    “对,对,你说的不错,让我们赶紧去看看我的老朋友。”

    猢狲脸上的表情又变得兴高采烈起来,他扛着自己的武僧棍,三步并作两步的冲上前,然后踏上阶梯,结果又被挡住了。

    那是一个和伊墨苏斯很像的水灵,雷施,蓝色的水流在她身后涌动,和当时的伊墨苏斯几乎一模一样,这是一个诞生在永春台的流水里的水灵,一个天真烂漫到被前世的玩家评为“最萌”BOSS的小家伙。

    在原本的历史里,煞能污染了整个潘达利亚,连永春台都无法避免,雷施看到那被污染的水流,变得惊慌失措,想尽一切办法清除污染,却最后把自己都搭了进去,玩家和她战斗的时候,总是很惊慌的乱叫,一边哭泣一边战斗,每一次杀了人,雷施都会用快哭的声音说,

    “我不是故意的。”

    但当玩家帮她清除了腐蚀之后,她却会带着一丝特有的娇弱,带着那种害怕的情绪,勇敢的直面命运,最后牺牲自己,为玩家打开通往惧之煞的道路,那种柔弱里带着坚强的声音,成了狄克记忆里永远的美好回忆,他甚至还记得雷施牺牲之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我必须走了,我不能再让水变浑了,你愿意帮忙吗?”

    再次看到伸出手,有些畏惧,但却又勇敢的挡在克里提克面前的这只比伊墨苏斯聪明的多的流水之灵,狄克伸出手,挡住了有些暴躁的美猴王,他看着惊慌的雷施,用轻柔的声音说,

    “我们是来见少昊的,我们不会破坏封印,也不会让你的水变浑,让我们过去好吗?小雷施。”

    “啊!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不,不能让你们过去,白胡子老爷爷说过了,不能让任何人接近他!”

    雷施听到狄克的声音,显得有些慌乱,但还是不让步,狄克不得不伸出了自己的左手,放在她面前,

    “那么感受一下吧,小雷施,我们可不是坏蛋,实际上,我们是来帮忙的,对了,外面还有一个叫伊墨苏斯的水灵,和你一样,还有个叫安薇娜的笨蛋,你想出去找他们玩吗?”

    雷施的手臂接触到了狄克的左手,来自泰坦能量的安心味道让她有些犹豫不决,最后,她有些怯生生的问到,

    “可是…可是,白胡子爷爷说了,不过你们确实不像是坏人…我可以出去玩吗?我没去过外面,真的有人和我长得一样吗?”

    狄克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脑袋,

    “当然,你可以,去吧!我们会处理好一切的,你自由了。”

    雷施欢呼了一声,就和孩子一样混杂着水流冲向了那大开的大门,实际上,在永春台的大门打开的时候,她就发现了,但她很胆小,甚至不敢和烛龙一起去面对那些人,但是在克里提克冲上平台的时候,她却又勇敢的站了出来。

    只是因为她答应过少昊会保护他,仅此而已。

    狄克看着雷施欢快的身影,颇有些感慨,自己难道不就是为了历史上那些悲剧不会再发生,所以才走到了这一步的吗?

    达隆郡的小帕米拉,莫格莱尼父子,凯尔萨斯,希尔瓦娜斯,等等…这不就是自己坚持下来的意志吗?

    他的心情变得很快乐,甚至哼起了一首北疆的小调,跟在克里提克身后,走向了那被迷雾笼罩的鎏金亭子,在那里,一个虚幻的,完全由迷雾组成的,雷施说的白胡子熊猫人正站在那里,他似乎很高兴,正朝着奔向他的克里提克招手。

    那是少昊,为了这片大地的生命而牺牲了自己,并且孤守一万年的英雄。

    狄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大步走向那亭子。

    他要去见见这位传说中的英雄,要去和他攀谈,要去向他请教,以最正式的姿态向他致敬,对于一位英雄而言,这只是最基本的礼仪。

    而且少昊,值得他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