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44.艰难的信任

44.艰难的信任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迷雾之外的海洋已成地狱。

    迷雾之内的大地也不见得多么安稳。

    实际上,当笼罩在潘达利亚天空任何一个地方的迷雾开始抽离,并且向着大陆中心汇聚的时候,那带起的狂风和雷电,几乎让所有看到这一幕的熊猫人胆战心惊,虽然已经提前有各个城镇的影踪行者和游学者出面安抚秩序,但在这天地之变面前,又有谁能不恐惧呢?

    “天空裂开了!天空裂开了!”

    惊恐的熊猫人儿童在自己父母的怀里放声大哭,在他们头顶上,那平日里微薄到根本不可见的迷雾正在抽离,将真正的天空表露在外,迷雾和天空的交界,有一道不断摇曳,不断扩大的灰色缝隙,乍一眼看去,真的像是天空裂开了一样。

    就像是天空中的一道眼睛,用冷漠的视线在盯着大地上的生灵。

    昆莱山的猢狲村落里已经乱成一团,这些失去了自己文明和历史的家伙们上蹿下跳的尖叫着,完全不像是有智慧的生物,倒真的像是野兽一样,猢狲的长老们面对这样的情况,根本拿不出任何有效的办法,只能和往常一样,拿出了珍贵的熏香,诚挚的点燃之后,向着天空跪拜。

    这动作似乎给茫然失措的猢狲们树立了一个榜样,很快,一个接一个,平日里对于这种祭拜仪式毫无恭敬的狂野猢狲们都跟随着长老跪拜在地上,用毫无意义的悼词赞美着天空和大地,希望这场灾难赶紧过去。

    这套仪式,还是这些猢狲从熊猫人那里学来的,他们却全然不知道,在他们原本的文明里,他们也是有专属自己的一套典礼的。

    同样惊慌的还有野牛人,这些粗野的家伙比起猢狲更不如,他们只能惶恐的在荒地上奔跑,期待从天而降的愤怒不会落在自己身上,他们已经成为了野兽。

    最不慌张的是锦鱼人,虽然失去了自己的王朝,但他们仍保留着自己的文化和传统,最睿智的锦鱼人长老找到了那些最古老的竹简,一个字一个字阅读之后,这睿智的长老满脸欣喜的面对茫然的子民,用尽力气大声宣布,

    “迷雾即将散去!我的同胞们,准备好迎接新的未来吧!”

    而在此时的石匠之愚,安度因和其他人站在那山崖的最高处,看着天空中的风云起伏,放佛也能看到整个大陆的生命都在这巨变中惶恐的样子,这是安度因第一次真正感受到狄克的力量,那位平日里说话总是笑眯眯,似乎从不会为任何事情生气的圣骑士,他的导师,在这一刻,正主宰着一整个大陆的风云变幻。

    这是何等伟大的事情!

    这是何等辉煌的荣耀?

    祝踏岚,周卓和贾鲁,还有郭雅夫人,楚先生,以及那些站在更远处的熊猫人武士,还有漂浮在天空的玉珑和赤精,倚在山峰上的雪怒和砮皂,所有人都出神的看着这一幕,整个世界都放佛在狂风中瑟瑟发抖,那从整个大陆各处抽离的迷雾从众人头顶聚拢向永春台,就像是十几条灰色的庞大翔龙。

    威武的让任何人都心悦诚服的低头。

    但是在那厚重的迷雾之后,却是真实的阳光和天空,那是万年后,太阳第一次直接照射大地,而非经过迷雾的转折,那是万年后第一缕风吹拂世间众生,这个世界的真正面目,终于在这一刻出现在潘达利亚的面前。

    来自整个世界的拥抱向潘达利亚张开,在万年后,这迷失的游子,终于回到了母亲的怀抱。

    迷雾…散去了。

    “迷雾散了。”

    周卓怔怔的对身边的祝踏岚和贾鲁说,这两个家伙也有些呆滞,只能漠然的重复,

    “是啊,迷雾散了。”

    尽管自认为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是当新时代的钟声在每一个熊猫人耳边敲响的时候,他们还是不可自已的茫然了。

    那是对于未来的茫然,该何去何从呢?

    这就是留给熊猫人们的问题了。

    十几分钟之后,狄克回到了石匠之愚,当那一抹紫色的雷光从天空落入大地的那一刻,所有人都知道,狄克来了。

    所有熊猫人恭敬的向他行礼,狄克坦然接受。

    然后圣骑士就看到了趴在周卓肩膀上的那只猫,那只可爱的,熟悉的,非常有标志性的猫。

    “你在哪里找到的它?”

    狄克皱着眉头问周卓,熊猫人游学者楞了一下,看了看趴在肩膀上的小猫,

    “哦,这是刚才在阶梯上捡到的,它很乖,看,它很可爱对不对?”

    “别动!”

    圣骑士喝止了熊猫人想要抚摸小猫的举动,他看着那只猫放在周卓脖子上的爪子,只需要轻轻一抓,游学者就会命丧当场,永远不要怀疑一只巫师猫的爪子有多锋利。

    他看着用另一只爪子洗脸的比格沃斯先生,那只猫以它固有的矜持,华丽丽的无视了狄克的注视,圣骑士掏出两颗猫薄荷,放在心里,朝着那小猫递了过去,他轻声问,

    “比格沃斯先生,你为何而来呢?你的恶棍主人呢?”

    “喵~”

    小猫轻盈的跳到了狄克手上,嗅了嗅猫薄荷,小脸上露出了满意的表情,然后把自己的脖子扬起,露出了脖子上的宝石项链,狄克看到了那项链背后隐藏的信纸,他将其抽出来看了看,然后捏在手里,银紫色的电光闪耀,将那信纸弄成了粉末。

    “我先走一步,瓦蕾拉,你带着安度因去寻找暴风城的舰队,其他人在坡东村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说完,狄克抱起小猫,紫色的雷光伴随着一抹电花消失在原地,10秒钟后,他来到了青龙寺,准确的说,来到了青龙寺角落里的藏书室,然后一看就看到了在藏书室里来回走动的游学者石步,这可怜的游学者看似清醒,但眼睛最深处的混沌却代表了他此时的状态。

    圣骑士一眼扫过,就看出了石步的状态,他松了口气,克尔苏加德没想着杀人,这幸运的家伙性命无忧,但肯定不好受就是了。

    狄克越过他,将品味着猫薄荷的比格沃斯先生放在肩膀上,信步走入图书室当中,来自发热的左臂和秩序之力的指引,他很快就在图书室的最角落里,看到了背对着他坐在那里的克尔苏加德。

    狄克抽出了逐风剑,他和眼前这家伙,可从来都不是朋友。

    而且最重要的是,狄克发现疑之煞未曾出现过的秘密了,克尔苏加德这疯子,他把疑之煞固定在了自己身上!

    那背影之后,有一头黑色的煞魔的幻影在摇动,张牙舞爪的想要逃离,但却根本做不到,同出一源的混沌力量组成了灰色的锁链,将煞魔的黑色煞能死死的困在克尔苏加德的身体里,说实话,虽然狄克亲手干掉了恨之煞和傲之煞,但这样暴力的方式,还是让圣骑士暗骂了一句疯子。

    “哦,你来了?”

    克尔苏加德感觉到了背后的意志,他转过身,在煞魔的影响下,他的动作迟缓了很多,就像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类,但狄克知道,这家伙可能是这世界上最危险的几个家伙了,虽然现在,自己已经不需要再畏惧了。

    放手一搏,鹿死谁手还尤未可知呢。

    狄克将逐风剑横在身前,伴随着手指擦过剑锋,金色的光刃和紫色的雷电在剑刃上跳动,伴随着狄克身后涌动的已经质变的圣光和秩序,克尔苏加德忍不住退了一步,他的眼睛里闪耀着惊讶,却仍然没有举起武器的意思,

    “哇哦,真是让人惊讶,狄克骑士,每一次见面你都如此让我震撼,不过请放下武器,今天我无意和你战斗,相信我!”

    看着克尔苏加德阴霾的眼睛,狄克对这个说法表示怀疑,他朗声说,

    “在朱鹤寺释放惘之煞的是你对吧?你杀死了近百人,你这混蛋!”

    克尔苏加德摆了摆手,

    “好吧,好吧!那是我,但那也不是我!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我只是个研究者,是萨塔拉斯驱使我那么做的!相信我…好吧,让我们换一种更直接的方式吧,我需要你的帮助,狄克,无比需要,迫切需要!”

    “哈,这是我今年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

    狄克漠然的看着克尔苏加德,显然,克尔苏加德说的话他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

    “是真的!”

    大巫妖轻轻侧过身,将自己身后漂浮的东西放在了狄克眼前,那是被煞能禁锢在空中的黑暗帝国之刃,看得出来,这把匕首也在抗争,实际上,如果不是克尔苏加德本身对于魔力的控制已经出神入化,仅仅是这两股能量的波动,就足以引起这座寺庙里的僧侣的注意了。

    狄克甚至还能听到空中那女声疯狂的嘶吼,

    “克尔苏加德!混蛋,我发誓,我发誓我要吃掉你!连皮带骨,把你的血液吸干,胆敢背叛我的混蛋!我发誓,你会死的很惨,我发誓!”

    大巫妖的身体摇晃了一下,狄克这才注意到克尔苏加德眼睛深处的疲惫,显然,在自己来之前,他已经维持这样很长时间了。

    “看到了吗?狄克,我必须要用疑之煞的自我怀疑来让自己清醒,让自己从古神的惑心里逃脱出来,但萨塔拉斯很快就发现我的小动作,我又不得不借用亚煞极的力量对抗它,但我能感觉到,疑惑的力量在锐减,我猜这和你有关系,对吗?”

    狄克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那对抗不似作伪的萨塔拉斯和疑之煞的力量,最后在克尔苏加德的急切目光中,点了点头。

    “煞能在潘达利亚会持续减弱,在5年之内会降低到最低点,百年之内会彻底消散,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会很高兴见到一个疯子死于自己的疯狂,相信我,你死的那一天,我会为你带去一束花的,我保证。”

    说完,狄克就准备转身离开了,结果就在他迈动脚步的那一刻,克尔苏加德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是的,我会死…但是我死之后呢?萨塔拉斯继续藏身于黑暗,驱使着一切无法从她控制里逃脱的傻瓜们疯狂的追逐其他古神的力量,记住了,狄克,我是有史以来第一个主动从萨塔拉斯的控制里脱出的人,我相信我也是最后一个!你想面对一头站在明面上的老狼,还是像面对一群杀之不尽的老鼠?”

    狄克停下了脚步,克尔苏加德继续说,

    “我不否认我是个恶棍,但即便是最邪恶的家伙,也该有自己的一次救赎,而且我不会要求免费的救赎,听着,我需要那颗心来拯救自己,萨塔拉斯不会放过我的,只有那颗心能帮我对付她,把它给我,我为你服务!”

    “算了吧,我可不想成为第二个安东尼达斯和阿尔萨斯。”

    狄克回过头,看着克尔苏加德,“我永远不会和一条毒蛇合作,死心吧,记住了,你还有5年的时间来自救,而且,别来惹我,否则我保证你连5年都活不过去!”

    克尔苏加德双眼里的希望破灭了,转而变成了一抹更深沉的疯狂,狄克看到了这一抹光芒,他的心一沉,如果克尔苏加德豁出去了,把自己当成萨塔拉斯的载体…

    “不过…”

    狄克的声音再次响起,克尔苏加德猛地抬起头,他眯起了眼睛,声音也变得干涩而阴毒,“怎么?还想以胜利者的姿态嘲讽我吗?你想一个真正疯狂的克尔苏加德吗?我可以满足你…现在就可以。”

    说完,大巫妖的手摸向了背后的萨塔拉斯·黑暗帝国之刃,然后他听到狄克低沉的话,

    “那颗心,我现在不能给你,但不意味着以后不行…1年,1年之后我会去找你,但是为了得到它,你得体现出自己的诚意。”

    大巫妖的手停在了半空,

    “有意思…你想让我干什么?”

    “除掉本尼迪塔斯,收拢暮光教会,别在北伐的时候给我惹出其他事情,然后安心等一年。”

    克尔苏加德闭上了眼睛,“倒不是太难的事情,但我需要一个保证!你知道的,你不相信我,我也不相信你!”

    狄克将逐风剑背回背后,转身走向了门口,“我的承诺,就是保证!信与不信,都在你,但你得为自己留条后路,哪怕是为可爱的比格沃斯先生,你说呢?”

    雷光闪耀,被猫薄荷的香味弄得心满意足的比格沃斯先生喵喵叫着爬上了楼梯,趴在克尔苏加德身边的煞能之外,大巫妖看着它,呼吸…呼吸…

    最终,一抹低沉沙哑的笑声在这藏书室里响起,

    “啊…这可真是,艰难的信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