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大军压境·沙塔斯

1.大军压境·沙塔斯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所有的日子不都是好的,尤其是你满怀希望的时候,很可能得到的是一段糟糕的岁月,但任由岁月老去,你又会发现,其实那段岁月教会了你很多东西,反正,没有哪一点时光是毫无意义的,记住这一点。

    高阶祭祀伊莎娜拄着法杖站在奥尔多高地的大平台,她安静的仰望着天空。

    德拉诺已经是个破碎世界,这里没有希望,但却也没有绝望,一切事物都在希望和绝望当中徘徊,就像是这个世界本身,在彻底毁灭的道路上停止,又永远无法触及到希望的新生。

    这是个半死不活的世界。

    伊莎娜很早就知道了这一点,但在她记忆里,德拉诺曾经是个美丽的地方,恍如她遥远的故乡阿古斯,当她还年幼的时候,总会和父母一起,在阿古斯的城市广场上,和其他小朋友玩耍,美丽的鸽子在空中飞翔,在蓝色晶石塔的世界里,一切都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让人向往。

    那空中的白鸽自由的翱翔,划过伊莎娜的眼前,让她并不显得苍老的脸上泛起了一丝久违的快乐,但下一刻,美好的回忆和那白鸽一起化为烟雾,让伊莎娜怔在原地,她的眼前,只有一片星光,那是她唯一熟悉的事情。

    那是这个孤独的世界,和阿古斯的唯一联系。

    那...同样不再年轻的星空。

    占星师能从星空的演变中得到未来的信息,维伦大人曾是德莱尼人最优秀的占星者,伊莎娜是第二优秀的,所以在维伦大人带着士兵踏上拯救纳鲁穆鲁的道路之后,伊莎娜就成为了在德拉诺的德莱尼人的领袖。

    这份重担让伊莎娜有些喘过不气,但是最少在圣光之城,沙塔斯,最少在这里,强大而睿智的阿达尔守卫着最后的希望,哪有纳鲁们组成的议会,正是因为它们的存在,德莱尼人才得以在十几年前兽人的大屠杀里继续存在下去。

    也是因为它们,在德拉诺世界快要中终结的时候,保住了沙塔斯,尽管这里已经成为了一片废墟。

    来自各个种族的难民聚集在这里,食人魔,鸦人,破碎者还有狡诈的虚灵,信仰不同,生活习惯不同的人群聚在一起,简直就像是一场灾难,不过他们挺过来了,在面临绝望的时候,很多东西可以被抛弃,但同样有很多东西无法被抛弃。

    比如对于兽人的仇恨!

    是兽人毁掉了这个世界,他们被恶魔引诱,毁掉了他们自己的世界,连带着毁掉了这些难民的世界,当大术士古尔丹布置的诅咒密码封锁整个世界的元素,并且引来了邪能和恶魔入侵之后,这个世界...就再没有希望了。

    伊莎娜也憎恨那些可恶愚蠢,暴躁,野蛮的兽人,但他们已经消失了,那些嗜血的屠夫,现在还生活在德拉诺的,是那些已经重归了元素信仰,准确的说,从未接受过魔能的“干净”兽人,而且即便是对那些淳朴的兽人,难民们也是怨恨的,所以,这座城市,是拒绝兽人进入的。

    伊莎娜叹了口气,今夜的星空未有变化,代表艰难的岁月还未远去,她的目光转向地面的远方,来自外域的新主人,强大的恶魔猎手伊利丹的伊利达雷和娜迦联军已经封锁了沙塔斯所有的道路,这已经是第43天了,没人知道那些恶魔猎手,被武装起来的破碎者,以及凶狠的娜迦们想要做什么,但任何企图逃跑的家伙,都会被强制遣送回沙塔斯,甚至,失去生命。

    所以,现在,整个城市里充斥着战争来临的气息,以及绝望,伊莎娜还保留着希望,因为维伦大人曾有书信前来,尽管不知道那书信是怎么跨越两个世界的距离到达沙塔斯的,但伊莎娜从那封信里得知。

    维伦大人已经为德莱尼人寻找到了另一片存在之地,而且受拥有强大力量和高洁灵魂的统治者的帮助,德莱尼人可以在那里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当然作为一名从阿古斯世界追随维伦的高阶占星者,伊莎娜还从那封信里,读到了另一个让人振奋的事实,维伦大人找到了希望...重返阿古斯,消灭那些叛逆者,甚至是击败燃烧军团的,希望!

    这真是个让人兴奋的事实,但眼下的事情可没有那么简单,最少在击退这些伊利达雷之前,德莱尼人哪里都去不了。

    不过就在她转身准备前去休息的那一刻,一道流星划过天际,这引起了伊莎娜的注意,但也不是很注意,因为流星坠地这种事,在破碎的德拉诺是非常常见的,这个世界的世界壁垒已经被世界大爆炸毁灭了,任何流浪天体都可以随意进入这个世界。

    而且这些天体也不会对星象造成太大的影响。

    但就在伊莎娜打起精神,重新测算了一遍星象之后,她淡紫色的俏脸上,一丝震惊..出现了。

    此时,在德拉诺的黑暗星光当中,一名身穿金色盔甲的辛多雷精灵,正趾高气扬的大步走向沙塔斯城的边缘,哪里有一座残破的桥直通往城市的圣光大厅,在英俊的辛多雷精灵之后,是两个沉默的恶魔猎手。

    在他们身后不到500米的距离,是被伊利丹重新武装到牙齿的破碎者精锐,这些失去了意志的扭曲德莱尼人被恶魔猎手用复仇的名义集结起来,他们在对抗恶魔的战斗里也找到了自己新的价值,现在,这些曾经在外域软弱如虫子的可怜蛋们,是伊利丹麾下最疯狂的一只军队。

    在破碎者大督军的命令下,他们可以承受近乎全灭的伤亡,他们扭曲的余生,似乎都要以复仇为名度过了。

    一个暗夜精灵,另一个同样是辛多雷精灵,他们未着上装,精赤着上身,墨绿色的魔纹在他们身体上缠绕着,消瘦的脸上带着黑色的布条,显得阴霾而肃杀,伊利达雷,这是伊利丹在到达外域之后,组建的精锐部队,在恶魔的入侵中彻底失去了一切的复仇者,都会被吸收入这个部队里。

    他们中只有十分之一的人能在艰难的改造和魔能的侵蚀下活下来,但活下来的那些,都会成为对抗恶魔最强大最锋利的尖刀,就像是伊利丹一样,而这些家伙在清除德拉诺的恶魔的时候,也表现出了他们的特质。

    阴险,毒辣,用尽一切方法来杀死恶魔,从不手软,也正是因为他们的“辛勤”工作,让伊利丹清理外域的工作进行的非常顺利,最少在软禁了原来的外域之主玛瑟里顿之后,伊利丹已经成为了这个破碎世界真正的主人。

    没人知道他想要做什么,就连恶魔都不怀疑,因为争权夺利这种事,在天性混乱的恶魔群体里,可从不少见,伊利丹已经算是手段柔和的了。

    但伊利丹真正想做什么呢?

    呵呵,没人知道...

    “我来见你们的首领,阿达尔!”

    辛多雷精灵以他特有的傲慢语气,抬着头对挡在他眼前的德莱尼守备官说,这两个强壮的德莱尼人恶狠狠的看着眼前的辛多雷精灵,他们全副武装,盔甲上满是战斗的痕迹,他们不相信眼前这个恶魔的走狗,伊利丹对于外域的清理是粗暴的,难免会误伤,这些误伤,就是双方仇恨的根源。

    而他们身后那用邪能驱动的攻城武器,以及那些凶狠沉默的士兵,都让这份觐见,带上了一丝不怎么和善的感觉。

    总是这样,武力会扭曲很多东西,而和平,也只是两场战争之间的等待。

    放在以往,加西奥斯早就抄起武器干掉眼前这两个不懂礼貌的杂碎了,但是作为伊利丹的特使,作为肩负着奎尔萨拉斯秘密使命的人,他现在只能压抑自己的愤怒,对眼前充满了愤怒的德莱尼守备官耐着性子解释到,

    “够了,别这样跟个恶棍一样看着我,我带来了伊利丹大人的密令,明白吗?关于沙塔斯存亡的命令,所以,你们最好带我过去!”

    在其他时候,这种双方的觐见并不会引起那些居住在城市里的难民的注意,但现在不一样,恶魔猎手的军队已经围困这座城市超过一个月了,难民们早就焦躁不安,任何事情都会被扩大联想,在这种不安的时刻,当伊利丹的特使出现在沙塔斯城门的时候,很快,难民们就得到了消息。

    要开战了!伊利丹要毁掉沙塔斯!

    于是,在加西奥斯和守备官对峙的几分钟里,数百名手握武器的难民壮汉,就冲到了大门口,和那两个孤立无援的守备官站在了一起,这一刻,整个沙塔斯的仇恨都笼罩在了他们身上。

    那是不同种族之间共同的仇恨,鸦人和食人魔站在一起,破碎者和德莱尼站在一起,所有人脸上都是愤怒,无法掩饰的愤怒,加西奥斯并不畏惧这些,因为不管是在艾泽拉斯的战争里,还是在外域的战争里,失败者们都是这样的表情。

    在跟随狄克大人远征海加尔山的时候,在外域杀死那些恶魔仆从的时候,加西奥斯享受那些时光,不过现在,辛多雷精灵却退后了一步,眼前的只是难民,他们不是战士。

    “够了!”

    辛多雷恶魔猎手上前一步,双手里的锋利战刃已经握在手里,这是和伊利丹手里的埃辛诺斯战刃一样狰狞的月刃,恶魔猎手们的标准武器,很难使用,但威力极大的异种兵器,辛多雷的脸色阴冷,充满了某种发自内心的暴躁,

    “如果我是你们,我会选择后退,你们不是战士,也不要妄想做到战士能做到的事情,后退!我只说一次!”

    墨绿色的邪能在辛多雷身上缠绕,然后被加西奥斯制止了。

    “好了,凯恩,别吓唬他们。”

    另一边的暗夜精灵恶魔猎手也咧开了嘴,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

    “我能嗅到他们的恐惧,看似坚定,实际上,软弱的一塌糊涂,只需要杀掉其中的一个…或者是两个,他们就会一哄而散。”

    加西奥斯不喜欢和这些阴冷的恶魔猎手一起执行任务,他们就像是一群破坏狂,但他身上肩负的使命,让他不得不沉下心,和这些负隅顽抗的家伙谈判。

    “在阿达尔做出决定之前,我不会踏入你们的城市,但是注意…我的耐心有限!”

    在黑夜中,加西奥斯手里的圣光显得温暖而吸引眼球,这和纳鲁阿达尔同出一源的力量让德莱尼的守备官的脸色平缓了一些,其中一个制止了身后难民们的躁动,另一个则走上前,收起了武器,

    “我得先确定,你们是带着善意,还是毁灭的恶意?”

    加西奥斯的眉头挑了挑,

    “当然是你们梦寐以求的那种…去通报阿达尔吧,我会“耐心”等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