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战争前夜

2.战争前夜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同样是在沙塔斯城,在贫民窟的天涯酒馆,卡德加有些郁闷的灌下了一杯酒。

    这个法师很苍老,白发苍苍,伸出的手指上还有皱纹,他的脸上也有皱纹,但那双眼睛却能告诉其他人,他是个年轻的人,只是不知道遭受了什么样的厄运,导致他现在出现了这种情况。

    不过从慢悠悠的神态来看,他显然已经适应了这种情况。

    他穿着绛紫色的法师长袍,显得有些厚重,而行动不便,他手边放着一根奇特的木杖,那木杖顶端雕刻着一只猫头鹰,在猫头鹰的脚上,还束着特殊的,篆刻着复杂魔纹的红色布条,

    看上去没有什么特殊的,但如果你用心去看,就能看到时刻漂浮在木杖顶端的黑色乌鸦的幻影,在这木杖上来回飞舞。

    这不是一把普通的法杖,这是守护者之杖,曾归属于一位伟大的法师,麦迪文,星界法师。

    卡德加是麦迪文的学徒,在麦迪文发疯的那一段时间的最后,他联合洛萨元帅和图拉杨将军,以及刺客伽罗娜,杀死了麦迪文,杀死了自己的导师。

    卡德加觉得自己没有做错,麦迪文死的时候,那双释怀的眼神也告诉了他,他没有做错,但那一幕却像是梦魇一样,来回在卡德加的记忆里翻滚,十几年了,却都没有太多的变化,他做了一件不知道是错误还是正确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他自己不知道自己是个英雄,还是个侩子手。

    卡德加来到外域已经有好几年了,当初为了关闭黑暗之门,图拉扬将军带着高等精灵游侠将军奥蕾莉亚·风行者,蛮锤矮人英雄库德兰·蛮锤,人类英雄达纳斯·托尔比恩,在卡德加的指引下,冲入了德拉诺,试图从另一侧关闭黑暗之门,那是英雄般的举动,直至今日,这五位英雄的雕像还竖立在暴风城的英雄谷。

    世人以为他们死了,但实际上没有,他们在外域还有自己的英雄之举。

    图拉扬将军和兽人的第一个死亡骑士,强大的塔隆·血魔在影月谷大战一场,然后双双失踪,奥蕾莉亚将军寻找自己的丈夫,也失踪在了扭曲虚空里,达纳斯在地狱一样的地狱火半岛修建了荣耀堡,常年坚守在那里,监视黑暗之门的动向。

    而库德兰则去了最危险的影月谷,这个矮人在失去了战友之后,悲愤异常,发誓要为他们复仇,但是在伊利丹成为外域之主以后,库德兰面对越来越强大的伊利达雷,只能选择后退,最终回到了沙塔斯。

    现在,这个拥有漂亮的金色胡须的蛮锤矮人正坐在卡德加的对面,借酒消愁。

    “我有时候真的想去和那些该死的恶魔猎手同归于尽!”

    矮人已经喝得迷迷糊糊了,他挥舞着手里的酒杯,大声骂到,“那些蠢货欺人太甚了!他们把我们当成什么?没勇气的懦夫嘛?要我说,我们就得冲出去和他们大干一场,就算是死了,也比在这里受气强!”

    卡德加还很清醒,他看着发怒的矮人,又看了件周围群情激奋的难民们,急忙安抚到,

    “好了,库德兰,多喝酒,少说话,伊利丹把这里围起来这么久,肯定有他的打算,我们不能鲁莽行事,尤其是达纳斯生死未知的时候…不过你说的也对,这种感觉,太糟糕了。”

    法师将手里的麦酒一饮而尽,干涩的味道让他的眼神灰暗了一些,最近几天,在冥想时分的睡梦中,他会偶尔记起艾泽拉斯的风景,达拉然,北郡,甚至是卡拉赞。

    法师们的梦境都不是随意出现的,那都带着某种征兆,所以卡德加很担心,是不是艾泽拉斯出现了某些问题,他们在另一个残破的世界作战,煎熬,见惯了这种半死不活的世界,卡德加绝对不希望自己的家乡也遭受同样的厄运。

    不过就在几分钟之后,卡德加怀里的通信石却跳动了起来,法师慢悠悠的放下手里的酒杯,拿起传音石,接通,奥尔多领袖伊莎娜女士那沙哑的声音在其中响起。

    “卡德加,到圣光大厅来,重要的事情,带着那个无礼的酒鬼一起。”

    接到召唤,法师急忙拉起了已经喝得五迷三道的库德兰,左手一拍,一团冰冷的冰渣子就拍在了矮人的脸上,脖子里,那种透心凉让库德兰直接从地面上跳起来,他怒气冲冲的看着卡德加,

    “什么事?你这混蛋,说了不要用这种方法唤醒我!”

    法师不理他,快速走向门口,随手一扔,三枚金币就落在了天涯酒馆的吧台上,

    “伊莎娜女士召唤我们,对了,库德兰,你最少收敛一下你的爱慕,伊莎娜女士的年龄足以当你的曾祖母了,你得尊敬她!我可不想看到你再一次被德莱尼圣骑士扔出沙塔斯。”

    “丢人丢一次就够了,我知道的!”

    库德兰手忙脚乱的整理着自己的衣服,虽然嘴上说的头头是道,但他显然没有放弃表达自己爱意的打算,其实说起来,伊莎娜的年纪在永生的德莱尼人中也算是刚刚成年,但就像是卡德加说的那样,伊莎娜已经经历了太多太多事情,凡人的爱情,已经很难打动她了。

    尽管那是一位真的很有魅力的高贵女士。

    两个人来到圣光大厅的时候,发现这座平日里肃穆的大厅,如今已经站满了人,而且都不是普通人。

    伊莎娜女士站在最前方,她身边跟随着德莱尼人在沙塔斯所有武装力量的统帅,提拉萨兰将军,在后面,是食人魔的代表葛罗克,鸦人的领袖救赎者瑞拉克,破碎者的长老,袍子人的长老苏拉库,星灵占星师索瑞斯,还有最少5位颜色不同的纳鲁。

    看到这场面,卡德加就知道,有事情发生了,而且是真正的大事。

    很快,这个敏锐的法师就注意到了站在沙塔斯城的庇护者,银色纳鲁阿达尔面前的那三个和周围格格不入的家伙。

    一个辛多雷特使,看上去是个圣骑士,两个恶魔猎手。

    他们站在那里,对面是集中了整个沙塔斯的力量代表,看似孤立无援,但实际上,仅仅以3个人深入敌后,就足以证明他们的信心,还有伊利丹的信心。

    “最后通牒?”

    卡德加自言自语的摇了摇头,整个外域的大部分地区都属于伊利丹统治了,要是最后通牒,也不可能一直到43天之后才发出,所以,他们来,肯定是有种特殊的原因。

    在众目睽睽之下,加西奥斯并不慌张,实际上,阿达尔的气息还让他有些熟悉,他走到纳鲁身前,将手里的卷轴递给了伊莎娜,这个最被纳鲁信任的高阶祭祀。

    伊莎娜张开卷轴,只看了一眼,瞳孔就放大了,但这个聪明的祭祀明白现在该做出什么样的举动,她将卷轴捏在手里,气愤的对加西奥斯说,

    “别妄想这样就能拆分我们的联盟!回去告诉伊利丹,沙塔斯绝不屈服!”

    但是伊莎娜悄悄放在身边的左手,摆出的那个手势,却落入了加西奥斯的手里,辛多雷圣骑士的眼睛眯了一下,然后更加趾高气扬的喊到,

    “那你们就等死吧!难民!等到伊利丹大人的愤怒带着火焰从天而降的时候,你们就会知道,你们是多么的愚蠢!拒绝这份恩赐,呵呵,我等着你们跪地求饶的那一天!”

    说完,加西奥斯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圣光大厅,其他领袖比如暴躁的食人魔想要给他一个教训,却被伊莎娜阻止了。

    “让他们走!”

    奥尔多的领袖几乎是咬着牙说出了这句话,其他人都能从中听到伊莎娜的愤怒,很快,这种愤怒就演变成了一种众志成城的憎恨。

    但那个手势,虽然隐蔽,但那躲不过卡德加的眼睛,法师看着伊莎娜,看着她握着卷轴的左手,那种颤抖,到底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激动?

    这可是个值得考虑的问题了。

    阿达尔的声音打断了卡德加的思考,那声音在每一个人心中响起,

    “沙塔斯在伊利丹的攻击下,很难幸存…我和我的兄弟会为你们争取逃脱的时间,在下一次他们进攻的时候,去地狱火半岛…黑暗之门,德莱尼人的先知维伦在另一个世界已经做好了暂时打开黑暗之门的准备,去那里!那里还有希望!”

    “艾泽拉斯!”

    库德兰的声音响彻圣光大厅,这个矮人听到黑暗之门的时候,就忍不住发出了惊呼,他向前走了两步,看着那辉煌的银色纳鲁,“阿达尔,我们…我们真的可以回去艾泽拉斯吗?”

    伊莎娜代替阿达尔作了回答,

    “我们的先知维伦,现在就在艾泽拉斯,他得到了艾泽拉斯文明世界的帮助,我们可以去那里!黑暗之门会帮我们阻挡伊利丹的追兵,我们将在那个希望的世界重塑军队,然后…然后反攻!”

    “好…这真是…真是太好了。”

    库德兰的眼泪从那眼睛里涌了出来,这个矮人英雄一边擦眼泪,一边哽咽着说,“我无法想象,我这一生,还有能再见到鹰巢山的那一天,太好了,可惜,可惜图拉扬和奥蕾莉亚看不到了。”

    这种情绪很快感染了大厅里的其他人,他们从未听说过艾泽拉斯,除了葛罗克,这个食人魔是经历过兽人战争的,尽管他没去过艾泽拉斯,但是当年有很多食人魔跟随兽人进入了那个世界。

    但在所有人都讨论新世界和战争的时候,卡德加的目光却和伊莎娜交接在了一起,奥尔多的大祭司严肃的看着卡德加,那眼神里只有一个意思,还有那在卡德加耳边响起的微弱声音,

    “我知道这瞒不过你,但法师…不要试图揭破它,这一件事承载的重量,是你和你朋友承担不起的,相信我,这是两个世界的战局,我们…都只是棋子。”

    卡德加抿了抿嘴,他低下了头,嘴唇微动,

    “你要保证这不会对艾泽拉斯造成影响,我需要这个保证。”

    “好,我保证!”

    于是在这一天,整个沙塔斯都动员了起来,有限的领导者知道了纳鲁们孤注一掷的突围行动,在他们的喝令和引导下,几乎所有还能动的难民都做好了长途迁徙的准备,那些年老体弱的,则自愿拿起了武器,帮助族人守卫逃亡的大门。

    这是让所有人都心痛的事情,但没办法,这是必须做出的牺牲。

    大恶魔的视线从未远离过这个世界,它可能不甚关注这个已经失去了希望的地方,但不管是伊利丹还是纳鲁,都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冒险。

    是的,这只是一场做给大恶魔看的戏剧,伊利丹需要把外域完全变成自己的练兵场,这里不能有平民的存在,也不适合他们生存,但他又不能将这些无用的家伙彻底杀死,而他的朋友需要这些在残酷的战争中活下来的难民来填充他的势力。

    伊利丹很乐意帮自己的朋友一个“小忙”,尤其是他付出了让伊利丹难以拒绝的代价之后,这场荒诞的,以人命为消耗品的戏剧,正式拉开了帷幕。

    第三天的夜晚,恶魔猎手,娜迦和破碎者,在几乎撕裂天空的绿色炮火当中,朝着沙塔斯发动了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