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5.新时代的黎明

5.新时代的黎明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地面的灰尘在逐渐暴躁起来的魔能的催动下,从地面上漂浮起来,这是巨型传送法术会引起的正常表现,但是当一块沉重的岩石都漂浮起来的时候,坎瑞萨德才意识到,他真的小看了这座传送门。

    在最后一抹绿色的魔纹点亮的那一刻,黑暗之门顶端的栏杆上,那被雕刻的栩栩如生的,张开嘴巴露出利齿和蛇信的石质巨蛇的两只眼睛也变成了墨绿色,让它看上去就像是一条真正盘绕在黑暗之门上的巨蛇。

    让这座黑色的混杂着墨绿色光芒的大门多了一丝让人望而生畏的气息。

    黑暗之门活了过来,它就像一头趴在地狱火半岛最顶端的吞天巨兽,开始呼吸,庞大的魔能让坎瑞萨德身体里的某种能量被唤醒,但术士以强大的意志将其硬生生的压了下去,他回头看了一眼,看到了最后一个抱着兽人小孩的兽人战士已经归队,他从怀里取出一枚包含着艾泽拉斯空间坐标的符文石,走到那不断涌动的魔能风暴当中,朝着那空无一物的黑暗之门的门内部,将其使劲的丢了过去。

    那其中空无一物,就像是被打开的大门,但就在那符文石接触到大门的平面的那一刻,墨绿色的光点在空中出现,然后不断旋转,形成了一个绿色的漩涡,不断的扩大,最终快速扩张,很快就在那高大30米的门框当中,形成了一面墨绿色的光幕,其中还混着点点星光,看上去有一种诡异的美感。

    而成年人站在这巨型光幕面前,就像是站在大象身边的老鼠,让人看一眼都会望而生畏,坎瑞萨德站在那绿色的星光大门之前,侧过身,对歌亚宗母做了个“请”的姿势。

    老祖母笑着对他点了点头,然后拄着手杖准备上前,但却被急匆匆赶来的加尔鲁什拦住了,

    “祖母,让我们去,可能会有危险!”

    站在他身边的德拉诺斯·萨鲁法尔和约林·死眼也拉住了歌亚宗母的手臂,他们不会让将自己养大的老祖母去冒险,而他们却在原地坐享其成。

    这是最耻辱的行为!

    “让开,加尔鲁什,还有你们,德拉诺斯,约林,放开我!”

    歌亚宗母提高了声音,

    “我还没老到要你们搀着我才能走的地步!”

    这位老人的声音响起的那一刻,年轻的兽人立刻放开了她的手臂,但加尔鲁什还固执的挡在她身前,就像个闹脾气的孩子,

    “不行,祖母,这太危险了!我要和你一起过去!我可以保护你!”

    歌亚宗母看都没看他,这个固执而勇敢的孩子是她最看重的几个人之一,但他还是有些鲁莽,每次出去打猎,都会让歌亚宗母放不下心。

    “加尔鲁什,你们属于未来,我不能这么奢侈的消耗你们的未来,就让我这个活了很久的老骨头,帮你们再探最后一次路,你要违背我的话吗?”

    加尔鲁什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但歌亚宗母将手在他高大的肩膀上拍了拍,垂垂老矣的老人,就这么慢悠悠的走入了那水波一样波动的绿色光幕里,十几年前,歌亚宗母在这里送走了她的儿子杜隆坦,现在,她沿着他儿子当年走过的道路,在一片混沌而光怪陆离的彩色通道中向前走,很慢,但却很稳。

    像是在回忆过去的时光,那些绚丽的景色完全没有吸引到歌亚宗母的注意,一瞬间,又或者是很漫长的时间,当她感觉呼吸再次通畅的时候,她看到了另一片暗红色的土地,在这一刻,歌亚宗母差点以为自己的传送失败了,但下一刻,她就看到了那个站在人群最强方的兽人。

    他是绿色皮肤,高大的兽人,穿着黑色破旧的盔甲,背着一把石头的战锤,全身都缠绕着让人敬畏的元素力量。

    他的盔甲是奥格瑞玛的,歌亚宗母还记得奥格瑞玛年轻的时候,穿上那盔甲作战的样子,他的战锤是黑手的,那是毁灭之锤,黑手的传家宝,而他的脸,恍惚间,歌亚宗母仿佛看到了记忆中的那个勇敢无畏的儿子。

    “杜隆坦!”

    歌亚宗母的手杖都因为震惊落在了地面上,传送让老人有些虚弱,她似乎就要跌倒,但下一刻,一抹红色的影子出现在了她身边,将她扶起。

    “老夫人,再次见到您真让人高兴!”

    那个声音让歌亚宗母有些恍然,她扭过头,看到那熟悉的脸,她的泪水就忍不住流了下来,

    “你是…你是萨鲁法尔,元素在上,瓦罗克,我的孩子,你还活着,这太好了…这真是,真是太好了!”

    而萨尔也感觉到了自己身体里的血脉,在见到这个老人的那一刻,深沉的跳动了起来,这个兽人睿智的大酋长有些挪不动脚步,直到萨鲁法尔向他挥了挥手,

    “快过来,萨尔,来见见你的祖母…你真正的亲人。”

    大酋长低下头,伸手抹了抹泪水,然后大步走到歌亚宗母面前,他的声音都在颤抖,最终,他拍了拍胸口,大声说,

    “祖母…我是…萨尔,我…”

    “不,孩子!”

    老泪纵横的歌亚宗母紧紧握住了萨尔的手,她打断了萨尔的自我介绍,她温柔的看着自己的孙子,伸手摸了摸他的脸,就像是当年送别杜隆坦那样,

    “你不叫萨尔,你叫古伊尔,那是个高贵的名字,孩子…这是元素之灵对我最大的恩赐,让我在即将回归先祖的时候,又见到了你,这太好了…太好了。”

    另一边,加尔鲁什握了握背后的斧头,咬着牙抬步走入了光幕里,然后是德拉诺斯,然后是约林,兽人们大步走上了高台,就像他们十几年前的前辈那样,怀着一种忐忑不安,却又对新生活充满期待的心情,走入了那绿色的光幕当中。

    黑暗之门足够宽,可以同时容纳30名兽人一起通过,所以在兽人们加快了速度之后,不到30分钟,最后一名兽人就走入了那光幕里。

    坎瑞萨德看了看时间,单手举起,向下一挥,术士们立刻断开了能量的链接,等待下一波难民们的到来。

    但是等到加尔鲁什从光幕里走出的时候,他看到了安然无恙的歌亚宗母,还有那个站在歌亚宗母身边的绿皮兽人,那是个强大的家伙,不过还没等他说话,在他身后的德拉诺斯和约林就将他挤的向前走了一步。

    然后他们就听到歌亚宗母那颤抖的声音,

    “对了,萨鲁法尔,来见见你的儿子,德拉诺斯,我一直不敢告诉他你的下落,因为我不知道你是否还活着,直到那个人类战士来到纳格兰,我们才算得到了你们的消息。德拉诺斯,还愣在那干什么?过来见见你父亲!”

    老萨鲁法尔和小萨鲁法尔都有些手足无措,尽管从狄克哪里已经得到了关于自己儿子的消息,但这确实是他们第一次见面,面对任何对手,都不会后退哪怕一步的萨鲁法尔霸王在这一刻竟然罕见的有了一丝忐忑,但是当小萨鲁法尔低着头走到他身边的时候,他皱着眉头看着自己儿子那样子,忍不住大声喊到,

    “挺直你的身体!别忘了你的姓氏!”

    这一声呵斥让小萨鲁法尔下意识的立刻抬起头,然后就看到了萨鲁法尔脖子上的那个吊坠,古朴的雷王氏族的骨质吊坠,他忍不住伸出手,将自己脖子上那个一模一样的吊坠拿了出来,然后就感觉到了自己父亲给自己的一个拥抱,还有那温暖中带着一丝颤抖的声音。

    “欢迎回家,我的儿子!先祖果然还在庇护我们,感谢先祖。”

    就在这场两个世界的亲人相见的感人场面发生的同一时间,在东大陆最北方,北疆,这片经历过漫长的混乱,才刚刚安定下来的地方,在斯坦索姆,这座保存还算完好,又经过了扩大和整修的城市内部,一座辉煌的典礼,也刚刚开始。

    这一天的凌晨时分,尽管还是黑夜笼罩,但从里到外都被装饰一新的斯坦索姆城依旧非常热闹,刚刚从希尔斯布莱德丘陵,从阿拉希高地,甚至从铁炉堡和暴风城归来的心念故国的国民穿着最好的衣服,冒着北疆有些阴冷的夜色,挤在斯坦索姆城的城市中心广场,为即将到来的加冕典礼祝贺和欢呼。

    在这个注重血脉传承的时代,只要皇室还有一丝血脉流传,这个国家就依然没有灭亡,洛丹伦在最危险的时候,只剩下了一个东达隆米尔和海外领地塞拉摩,整个国家的三分之二的国土都已经沦陷,但卡莉雅长公主在这时候站了出来,号召国民保存洛丹伦的火种,又不断的支持北疆的反抗行动。

    在亡灵之灾爆发5年后,终于将北疆的亡灵之患基本消灭,目前只有提瑞斯法地区还有大量的亡灵存在,其他国土已经被肃清。

    仅仅是这一点,卡莉雅长公主加冕为女王,就是众望所归的事情,实际上,这位女王陛下在新洛丹伦国民心目中的地位,早已经高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地步,甚至可以和先王泰瑞纳斯并肩,甚至是隐隐超出了一分。

    甚至都有人喊出了“洛丹伦中兴之君”的名号。

    今天,就是洛丹伦重新立国的日子,或者说,卡莉雅长公主加冕为女王的日子。

    衣甲鲜亮的骑士们五步一岗的守在街道两侧,奢华的红色羊毛地毯铺设在地面上,这是暴风王国皇室专程送给卡莉雅女王的礼物之一,在贵族圈子里,瓦里安王和卡莉雅女王的亲密关系不是秘密,但却不是爱情的亲密,而是更类似于亲情。

    瓦里安王不止一次说过,卡莉雅女王是他最敬爱的姐姐,而在阿尔萨斯出事之后,卡莉雅对于这个唯一的亲人,关注度也高了不止一筹,这一点,从她亲自教导安度因礼仪就看得出来。

    洛丹伦和暴风王国,最少在两位国王还主政的时候,绝对是最坚不可摧的同盟。

    当天边的第一缕曙光出现的时候,雄壮的号角声响起,整个沸腾的城市都安静了下来,然后是圣歌飘扬,骑在战马上的白银之手圣骑士们从斯坦索姆的正门踏步进入城内,为首的是提里奥·弗丁和亚历山德罗·莫格莱尼,这两位老骑士为女王陛下开路,本身也代表了白银之手骑士团的态度。

    圣骑士们在初生的朝阳映衬下进入城市,那不算明亮,但却让人感觉到希望的光芒洒在他们身上,放佛为他们披上了一层光芒的外衣。

    在两位圣骑士首领身后,是埃里戈尔,达里安,泰兰,布丽奇特等等新一代圣骑士领袖,所有圣骑士都穿上了银色的礼仪盔甲,手里握着缠绕洛丹伦徽记的骑墙,穿着红色的披风,胯下战马也全部皮甲,显得威武至极。

    共达128人的骑士团呈前后两部分拱卫在女王陛下的马车旁,这本来已经足够震撼了,但当卡莉雅女王的马车驶入城内的时候,所有人还是忍不住欢呼和惊叹了起来。

    那拉车的八匹战马,可不是普通的战马,而是头顶上带着白色尖角的奎尔多雷战马,在很多神话传说中,这种战马被称为独角兽,是真正的神话中的生物,但实际上,这是奎尔萨拉斯逐日者王朝为王室培育的良种战马,高等精灵们曾计划用这种战马培养出自己的骑兵,仿效人类的重骑兵。

    但很可惜,这些追求完美的高等精灵最后在强烈的艺术性的推动下,弄出了奎尔多雷战马这种极具观赏性,同时耐力和冲击力也非常强,但可惜数量稀有的战马。

    这一次女王加冕,凯尔萨斯陛下一口送了8头战马给卡莉雅女王,礼物并不贵重,但这也是奎尔萨拉斯态度的体现了。

    精灵们不会希望自己的国界之外出现一个敌对国,而且奎尔萨拉斯和洛丹伦的传统关系就不错,所以这一次加冕礼,凯尔萨斯也会出席,雪中送炭已经有了,再来一场锦上添花,岂不是更好?

    而在黎明真正到来的时候,卡莉雅女王的马车正式走入斯坦索姆,这一刻,整个城市都活了过来,人们欢呼着,狂热的小伙子甚至爬到了房顶上,几个人一起拉着“卡莉雅女王万岁”的横幅,在人群一波一波的欢呼声中,疯狂的挥舞着那横幅。

    就像是…就像是这保守摧残的大地上,第一抹真正升起的黎明。

    从所有心灵上升起的黎明。

    不算明亮,却包含着未来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