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7.命运交汇(下)

7.命运交汇(下)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狄克举起了逐风剑,站在他肩膀上的安薇娜和伊墨苏斯还有雷施也有样学样的举起了左手,这三个元素生物手里并没有剑,但这难不倒它们,安薇娜手里的是一把圣光剑,伊墨苏斯和雷施手里的,则是蓝汪汪的水剑,远远看去,狄克肩膀上长出了三把匕首一样的长剑,倒是把站在他身边的瓦蕾拉吓了一跳。

    今天的高等精灵可没有穿她的皮甲,毕竟是仪式,所以她和瓦里安都穿上了礼服,瓦里安王的黑色礼服外罩着和安度因差不多的绶带,但贵族的玩意就是讲究细节,两个人的绶带最少有十七处不同,狄克是看不出来的,这都是站在他身边的,同样举着剑的莉亚德林告诉他的。

    而瓦蕾拉穿着长裙,六层蕾丝边,华贵到让人无法直视,任谁看去这都是一位贵妇人,但角斗士的经历还是给她留下了难以磨去的印记,她的手臂上最少有三道伤痕,作为王后,这显然是不太恰当的,所以瓦蕾拉今天带着长筒手套,但看得出来,她还在为此烦恼。

    “你可以找个纹身师,我觉得在手臂上多几只蝴蝶会更好一点。”

    狄克朝她挤了挤眼睛,然后目视前方,卡莉雅的最后一个问题来了,只要回答了这个问题,她就将成为洛丹伦的新王,整个艾泽拉斯这个时代的第一位女王。

    加文拉德的声音依旧平和,严肃,他看着眼前的卡莉雅,低声说,

    “那么卡莉雅·米奈希尔,面对黑暗,你是否会为了你的人民抗争到底?决不妥协?”

    这看上去是一个普通的问题,但在场的所有人都禀住了呼吸,谁都知道,这个问题绝对不普通,阿尔萨斯·米奈希尔,他本该站在这个位置上,但现在,命运弄人之下,他却成为了这个国家最大的黑暗,就像是云端的黑手。

    卡莉雅想要带给新洛丹伦光明,就要撕破黑手,就要站在那黑暗的绝对对立面,双方将刀刀见血,无法留情,必然只有一个人倒下的时候,这场战争才会结束,但那是阿尔萨斯,是她的弟弟,她唯一的亲人,在人民和亲情面前,她会怎么选?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狄克低下了头,他无法想象卡莉雅此时内心的煎熬,他也记起了起源熔炉里,拉夏对他说的这句话,现在,他对这句话的理解,更深了。

    那光鲜的王冠之下,有的可不仅仅是沉重,还有牺牲,还有其他,对于卡莉雅来说,还有亲情。

    “我…我,我会!”

    卡莉雅犹豫了几次,最终低下了头,沙哑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广场,“即便是阿尔萨斯,我也会坚持到底,他,我的弟弟为这片大地带来了沉重的伤痛,那么作为他的姐姐,就让我用一生来试图抚平这伤痛吧!”

    卡莉雅闭上了眼睛,舒了口气,

    “我会将我的生命,我剩余的人生,我的意志,我的灵魂,我的名,奉献给洛丹伦,以卡莉雅·米奈希尔的名义…”

    “我将生于此,死于此。”

    “戴上那顶王冠后,除了圣光赋予米奈希尔的责任,我自愿放弃世俗的一切!”

    “哗”

    这句话出现之后,所有人的议论声立刻响起,狄克和瓦里安的面色大变,就连坐在椅子上的凯尔萨斯和德鲁伊,熊猫人的特使,都忍不住站起了身,这句话对于普通人来说可能没有什么,但对于卡莉雅这样的国王来说,这就意味着,她放弃了身为凡人的一切权力…是的,包括婚姻!

    而且以圣光之名起誓,这是最郑重的誓言,最少在世俗世界,只有修女们才会做出这样的誓言,这就意味着,卡莉雅会成为孤独的女王。

    作为卡莉雅最亲近的人,他们自然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就像她说的那样,这是在为阿尔萨斯赎罪,用她的一生。最糟糕的是,卡莉雅做出这个决定之前,没有和任何人商量过,从吉安娜脸上的惊讶就能看出来,她甚至没有和她的闺蜜说过这件事,这就说明,最少在这一刻,卡莉雅的意志不可更改了。

    加文森特也被这誓言吓了一跳,但他毕竟是主持者,他想说些什么,但看到卡莉雅那泪流满面的表情的时候,圣骑士的话止住了,他能看到那双眼睛里的坚定和牺牲,他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

    “如此…卡莉雅·米奈希尔,以圣光,大地和人民的名义,我宣布,你将成为洛丹伦王国的女王,从提瑞斯法林地到斯坦索姆,从北海之疆到塞拉摩,这大地和天空都将成为你的疆域,它将冠上你的姓氏和名字,它将任你驰骋,这片疆域里的人民将奉你为王,从生到死,为你而生,为你而战!”

    “从此,彷徨者将有指引,绝望者将有依靠,勇敢者将有嘉赏,正义者将有庇护。”

    “卡莉雅·米奈希尔,接过你的王冠!”

    吉安娜走上前,她的父亲从一边的观礼台走出,戴琳亲自双手拿起那王冠,放在了卡莉雅的头顶上,并为她拭去脸上的泪水,和她拥抱。

    “孩子,国王不能有泪水,因为我们可以狠毒,可以卑鄙,可以仁慈,可以善良,但唯独不能软弱…孩子,愿圣光,保佑你。”

    戴琳和吉安娜退场,加文拉德从旁边拿起月桂树的树枝,在安度因举起的圣水盆里清点,然后举起树枝,将那金色的液体洒在卡莉雅的身体上,伴随着拯救,惩戒和秩序的光芒散开,卡莉雅在加文拉德的指引下站起身,第一次戴上王冠,拿着权杖,面对她的人民。

    她的眼睛里还有泪水,她的表情还有抹不去的悲伤,但在民众声嘶力竭的欢呼声中,在现场的彩旗飘扬和礼炮的鸣响中,女王陛下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次演讲,只有一句话。

    因为更多的东西,她早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了。

    “从今天开始,我将不会再离开洛丹伦,如果敌人到来,他们要首先跨过我的尸体,才能伤害到你们!”

    整个斯坦索姆的欢呼再次上了一个台阶,然后卡莉雅女王从自己的侍从手里接过了另一根权杖,在法师们的扩音术中,女王沙哑的声音再次传遍整个斯坦索姆,

    “在洛丹伦的重建里,在过去的5年里,有一个人对这个国家的帮助,是整个国家的人都知道的,但我们却下意识的忽略了他。”

    “我们忽略了他在斯坦索姆,就在我们脚下,拯救了1000多名平民!”

    “我们忽略了在所有人都逃离这里的时候,他仍然坚守,誓死捍卫这个国家的尊严。”

    “我们忽略了在我们的世界遭受到威胁的时候,他挺身而出,代表人类世界参与到了对抗恶魔的伟大战役里。”

    “我们忽略了在另一个人类城邦即将被颠覆的时候,也是他站在了邪恶的黑龙面前,玩久了那个国家的生死存亡。”

    “我们更不应该忽略,在远古的邪恶苏醒,试图将世界置于黑暗之下的时候,他依然是深入敌后,九死一生的那个人。”

    “最后,当黑暗被驱离的时候,还是他第一个站出来,将世界扭成一股绳,来对抗黑暗可能存在的反扑。”

    “伟大,难道就能成为我们遗忘他的理由吗?”

    “不,洛丹伦不会忘记!我不会忘记!你们也不会忘记!”

    “现在,以洛丹伦女王的身份,我宣布,大骑士狄克·唐,将给授予塞拉摩大公的爵位,封地于塞拉摩,他将是洛丹伦唯一的海外行省塞拉摩的总督,这是他应得的地位,相比他为我们做的一切,我们为他做的,不值一提!”

    卡莉雅女王看着眼前因为这个谕令而一片安静的民众,她低声说,

    “如果有人反对这项任命,请说出来。”

    没有人,因为正如卡莉雅女王所说,狄克在整个人类世界的声望,早已经到达了一个顶峰,甚至正因为太伟大,所以总被人忽略。

    即便真的有人想要捣乱,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一个智商正常的人,都知道不应该站出去,因为可能会被民众们直接打死,在这座城市里现在还有狄克的半身像屹立在市政厅前方,毫不夸张的说,这座城市所有的居民,可都是狄克的死忠。

    当在雷动的掌声中,一身黑色礼服的狄克站在卡莉雅女王对面的时候,他看着微笑的卡莉雅,有些苦恼的摇了摇头,

    “你不必这么做,陛下,这会让洛丹伦陷入不必要的麻烦里,甚至可能会让你失去你的一部分权力…”

    女王陛下看着他,同样摇了摇头,伸手将手里的王冠放在了狄克的手心,给了他一个拥抱,在他耳边说,

    “狄克,叫我卡莉雅,不要让我成为真正的孤家寡人。”

    与此同时,诺森德那一座寒冰堡垒之上,那一块被彻底冰封的冰块中,一双眼睛猛地睁开,那幽蓝色的光芒在其中闪现,然后化为一抹抹蓝色的流光,冰块震动,他似乎要破封而出,但下一刻,当那裂隙在冰块表面出现的时候,那眼睛又缓缓闭上。

    “很快…很快了…”

    当晚,女王的加冕酒会上,各个国家的名流绅士在这里穿行,在贵族的社会里,为自己和家族穿插交织一层层密不透风的大网。

    这就是贵族们的日常生活,庸俗,而又现实,剥开了那层迷离的面纱之下,无非就是赤裸裸的利益交换了,没有朋友,也没有敌人,只有盟友,和随时可以被践踏的盟约。

    长公主…不,女王陛下喝了点酒,她的双颊有些微红,她走到了狄克身边,圣骑士正站在阳台上,吉安娜去送她的父亲归国,顺便和他一起回去,参加她的妹妹芬娜·金剑的晋升仪式,莉亚德琳则去了奎尔萨拉斯,去看望最近听说状态很差的闺蜜希尔瓦娜斯。

    安薇娜大人带着自己的两个小跟班去城内的狂欢节里玩耍了,所以转眼间,狄克就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

    感受到身后有人接近,狄克扭过头,看到了匆匆前来的女王陛下,她看上去有些惊慌,狄克急忙问到,

    “陛下…呃,卡莉雅,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吗?”

    女王陛下看了他一眼,压低了声音,“我发现有人潜入了我寝宫的内室,嘘,不要声张,跟我来!带上武器。”

    狄克立刻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能潜入一位女王的寝宫,这已经不是泄密可以形容的了,如果事情发生到最糟糕的情况,这很可能会影响到初建的洛丹伦的稳定,他立刻神色严肃的跟在卡莉雅身后,走向女王陛下的寝宫,手指时刻按在储物指环上,保证下一刻就能召唤出逐风剑。

    他也不需要太多侍从帮忙,以他现在的实力,整个人类世界,最少在这里,已经没有太多人能够伤害他了。

    两个人很快来到寝宫内侧的房间,狄克伸手挡住了想要走入其中的卡莉雅,将手指放在嘴上,做了个噤声的姿势,然后摸出了逐风剑,悄悄推开门,走入其中。

    但还没等狄克仔细检查房间里的异常,房门就在背后关闭,他回过头,看到了脸色通红的卡莉雅,

    “卡莉雅,你…”

    “对不起,狄克。”

    “噗”

    一朵粉红色的烟气在两个人当中爆开,圣骑士在嗅到那甜腻腻的香气的瞬间就后退,捂住了口鼻,但已经迟了,他知道这是什么,他见过,来自赞达拉部族,神秘的巫医们配置的药剂,有千奇百怪的效果。

    而不容他思考,一具发热的身体就缠了上来,最要命的是,最原始的火气也从他的身体里爆发出来,那些巨魔的巫医配置的药剂果然诡异,就连圣光和秩序,甚至是雷电都无法驱散,他只能用钢铁般的意志克制着自己。

    他低头看着那张脸,那熟悉的脸,他之前称呼她为陛下,但现在,那张脸已经换上了另一幅狄克勇敢也不敢想象的神色。

    “卡莉雅…不要这样…清醒一点,陛下!清醒…”

    “给我一个孩子…不要让我孤独一生…你是我能找到,最优秀的男人…对不起…”

    夜色…微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