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8.被拒绝的归来者---为吾即大灾变兄弟加更

8.被拒绝的归来者---为吾即大灾变兄弟加更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卡拉赞,这位于逆风小径的神秘法师塔总是一副破旧的样子,看上去就像是被废弃的建筑,单从外表来看,这地方毫不出彩,就连流浪汉也不会选择在这里过夜。

    并不是因为嫌弃,别忘了,这是个魔法世界,随意在一些地方停留的家伙,总是会在无意之间失去自己的小命,当然,像是逆风小径这种地方,也不会有流浪汉会踏足就是了。

    瓦里安王已经恢复了此地的封赦,由于梅里·冬风已经用封印压制了卡拉赞逆塔的黑暗能量,所以暮色森林的黑暗天幕也逐渐散去,现在这地方还是昏暗的,但按照官方的说法,最多再有三年,这里的黑暗天幕就会完全散去,原本暮色森林有泛滥趋势的狼人群族,也被维琳德打包带走,所以昔日人心惶惶的暮色森林,也很快恢复了过往的宁静,甚至是因为本地与众不同的气候,还吸引了很多游历者甚至是贵族在这里游玩。

    也正是因为这个功绩,瓦里安王正式将逆风小径分封给了麦迪安,而在梅里的布置下,这里也成为了麦迪安的私人“花园”,未经允许的人,无法闯入逆风小径当中,卡拉赞里的亡灵也不用被束缚在那座塔里,他们终于可以出去走走了。

    卡德加再一次来到逆风小径,看到的就是这幅足以吓疯普通人的场景。

    被重新修缮的逆风小径入口,现在装上了坚固的铁质大门,还有两扇古朴的提灯,在雾气浓重的夜色里,为迷失者指引方向,卡德加看的很清楚,在那大门旁边的房子里,一个白发的亡灵正坐在那里看着报纸,他似乎见过那个人,在他还活着的时候。

    法师走上前,轻轻在那门房的玻璃上敲了敲,吸引了那个亡灵的注意。

    罗宾伯爵不是很喜欢现在暴风王国的现状,那些到处惹事的邪教徒很麻烦,他们总是试图潜入逆风小径,偷窃卡拉赞的知识,为此阿图门不得不组织了一只亡灵狩猎队,专门对付这些难缠的家伙,擅长使用双剑的罗宾也是其中之一。

    在当年他跟随麦迪文先生之前,他可也是一位有封地的贵族,他的封地在西部荒野的长滩,那曾是整个王国数一数二的旅游胜地,不过在战场上被麦迪文先生救了之后,罗兵·达尼斯就成为了卡拉赞大家庭的一名成员。

    一起生,一起死。

    在麦迪安回归之后,罗宾伯爵也从长久的失落里清醒了过来,尽心尽力的为这位和善的小主人服务,今天,就轮到他驻守在逆风小径的门口了,这是个很无趣的工作,没人想来这里,但罗宾不在乎,在放下武器之后,他本就是个安静的家伙,有时候他觉得死掉其实也不是一件无法忍受的事情,最少他可以肆意享受这种宁静。

    但今天,他的宁静被打破了。

    “嗨,你好,能不能为我打开门,我要拜访此地的主人。”

    那是一个让罗宾伯爵有些熟悉的声音,不过他漫长记忆里,这种声音太多了,起初罗宾是不打算理他的,这些无趣的冒险者总想着在逆风小径发财,但这里除了死亡的国度之外,什么都没有,只需要不作理会,他们感觉到挫败,他们自然就会离开。

    但是在罗宾不经意抬头的那一刻,他看到了那张脸...那张记忆里永远不会忘记的脸。

    “蹭...蹭”

    双剑出鞘,幽魂长剑上覆盖着残忍的冰霜,罗宾伯爵手里的报纸被亡灵激起的杀气绞得粉碎,这个刚才还很安静的亡灵就像是被唤起了最深沉的仇恨,他盯着卡德加,大步向前走,很快就以幽灵之躯穿过那房子墙壁的束缚,来到了外面的空地上。

    “卡德加!你这叛徒,你还有脸回来!在你杀死麦迪文先生的时候,你已经成了整个卡拉赞的敌人!我告诉你,不管你这些年逃到了哪里,但是在今天,你罪恶的生命将得到应有的惩罚!你死定了!”

    “不!罗宾伯爵,我是带着善意来的...不要!”

    “向死亡忏悔吧,卡拉赞的叛徒!”

    “砰!”

    示警烟火在黑暗的空中爆起,正和一群亡灵喝酒的阿图门扭头看向天空,然后将手里的酒杯放下,一转身,一批燃烧着绿色火焰的战马出现在他的身边,还有其他的狩猎队队员,都非常快速的在卡拉赞最下方的广场里集合。

    伴随着幽魂战马的奔驰和怪异的嘶吼,这完全由亡灵组成的狩猎队,带着滚滚烟尘,朝着逆风小径冲了出去。

    这场遭遇战的扭转发生在15分钟之后,当脸色阴沉的梅里·冬风带着麦迪安和来度假的安度因,在传送术的光芒破碎中,出现在逆风小径入口的时候,卡德加正在艰难的对抗着多达30名亡灵骑兵的攻击。

    他只守不攻,完全没有伤害这些亡灵的意思,尽管他可能只需要一次大范围的攻击,就能让他们暂时失去战斗力,但他没有那么做,因为没有谁比他更清楚卡拉赞里隐藏着什么样的力量,一旦那些力量被激怒,即便是现在的大法师卡德加,也很难再获得进入卡拉赞的机会了。

    尤其是在他听说导师麦迪文还有血裔流传的时候。

    他知道她不该来这里,这里对他存在的只有仇恨,但他还是来了,也许是为了看看旧人,也许是为了...赎罪,谁知道呢?

    “够了,阿图门!放下你们的武器!小主人过来了!”

    从阴影中走出来的老管家莫罗斯是这些亡灵里最像人类的,得益于他胸前佩戴的那朵燃烧的蓝色玫瑰,他的形体和他十几年前的模样几乎没有区别,在他的呵斥下,阿图门不忿的举起了号角,最终将狂怒的亡灵骑士们收拢了起来,最激动的罗宾伯爵甚至要被两个亡灵骑兵按住身体,才能保证他不朝着卡德加扑过去。

    憎恨...无法言喻的憎恨,这一切都让卡德加的心情更加沉重,尤其是在他看到记忆里几乎没有变化的管家莫罗斯朝他走来的时候,法师忍不住回忆起了当年自己被达拉然的六人议会选中,派来卡拉赞的第一天。

    当时他还很年轻,很有精力,也很有冲劲,但一想到要拜入大名鼎鼎的星界法师麾下学习魔法,成为学徒,他还是很激动,但是在面见麦迪文的时候,那位心情并不好的星界法师呵斥他为达拉然派来的小间谍,然后就拂袖而去,在卡德加最尴尬的时候,是莫罗斯站了出来,给了他一杯热茶,并且给他讲述了很多卡拉赞的禁忌,他到现在还记得,那位慈祥的老管家在他艰难的学徒岁月里,帮了他多少忙。

    甚至是在他惹怒麦迪文的时候,莫罗斯还会主动为他说话,避免他会惹上的麻烦,可以说,莫罗斯,就是卡德加在这座高塔岁月里,最怀念的那个老人。

    在最后卡德加跟随洛萨元帅撤离卡拉赞的时候,那位拒绝离开的老人抱着麦迪文导师的尸体,还有那些平日里和他开玩笑打闹的仆从,他们聚拢在主人的尸体身边,一片沉默,一片冰冷,他们看着他的目光,就像是在看着一个陌生人,一个仇人,那种目光时至今日,都会让卡德加感觉到心灵的战栗。

    而现在,莫罗斯又出现了,他站在那里,距离卡德加10步远,然后冷漠的问到,

    “你来这里干什么?你应该知道,这片土地不欢迎你!”

    比陌生人更冰冷的语气,让卡德加从回忆里清醒,他深吸了一口气,目光落在了梅里·冬风身边的那个孩子身上,他穿着绿色和黑色混合的法师袍,手里捧着一本书,那双眼睛像极了麦迪文,从那双眼睛里,卡德加还能看到一抹好奇和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他低下头,

    “我来见见见导师的血裔,顺便归还它。”

    说着,卡德加从背后取下了守护者之杖,将其放在手中,递给了全身都散发着冰冷味道的莫罗斯,这是麦迪文用过的法杖,卡德加在当年离开卡拉赞之后,意外的得到了它,现在既然导师麦迪文还存有血裔,那么这把法杖,就该物归原主了。

    莫罗斯的眼睛里很冰冷,但是面对卡德加的举动,他迟疑了一下,然后看向了身后的梅里·冬风和麦迪安,苍老的亡灵法师,拄着残破的木杖,在麦迪安的搀扶下走到了卡德加面前,他伸出一根手指,在卡德加递出的守护者之杖上点了点,然后摇了摇头,

    “这法杖已经认可了你,在你彻底死去之前,别人无法使用它...不过我很好奇,卡德加,你是从哪里得到它的,据我所知,没有麦迪文的许可,其他人,可没有办法使用它,更不用说得到它的认可了。”

    梅里的眼睛眯了起来,他看着眼前沉默的卡德加,

    “所以,我猜,你在亲手杀死了麦迪文之后,还见过他,对吗?”

    沉默,沉默,几秒钟之后,梅里挥了挥手,对莫罗斯说,

    “管家,为这位客人准备一间客房,看上去,他知道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关于麦迪文的事情。”

    说完,梅里就带着麦迪安和安度因在传送术中离开了这里,莫罗斯看着低头不语的卡德加,伸出了一根指头,

    “只有这一次!以后别再来了!你不属于这里。”

    卡德加深吸了一口气,在其他亡灵仇恨的目光中,在他们的武器环绕中,走入了那洞开的铁质门栏里,他不在乎这些亡灵的憎恨,也不在乎他们的攻击,他来了去心魔,仅此而已。

    30分钟之后,伴随着传送门的光芒在卡拉赞大厅闪耀,一脸疲惫的狄克走入了这座已经被重新“活”过来的那些亡灵们修缮一新的法师塔里,在莫罗斯的指引下,走入了卡拉赞最顶层的扭曲空间里。

    这里曾是麦迪文亲自建造的,用于沟通扭曲虚空的平台,一切时空的秩序,在这里都悄然消失,并且在星界法师的伟力中,被混合成了一种特殊的法则,复杂,神秘,至今无人能理解。

    在前些时候,这里被一头名为马克扎尔王子的艾瑞达恶魔占据着,但是在梅里·冬风从繁琐的魔法研究里抽出时间之后,这位自大的艾瑞达恶魔的心脏和那双无坚不摧的爪子,就成为了卡拉赞诸多收藏品里很不起眼的一个。

    狄克推开那封闭的木质大门,看到了站在平台上的那几个人。

    梅里,麦迪安,安度因,罗宁和一个穿着绛紫色长袍,背着守护者之杖,还有一头白色短发,带着黑色手套的陌生法师。

    他知道那是谁,在和其他人打完招呼之后,狄克朝着卡德加伸出了手,在两个人之间低声说,

    “欢迎你回来,卡德加法师,还有,那些家伙揍你的时候,你哭了吗?”

    卡德加猛然抬头,看到了狄克脸上那一丝戏虐,还有一抹刻意的冰冷,

    “是你!”

    “对,是我!”

    狄克呲了呲牙,然后摊开双手,“一个小玩笑,代表我对你做下的那些事情的不爽,我当然知道你做了正确的事情,但我还是不爽...所以,那一顿打,是为了麦迪文。”

    卡德加也裂开了嘴,毫不相让的低声说,

    “哦,那可就是别开生面的欢迎仪式了,对了,也许他们没告诉你,即便是用拳头,还是我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