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3.试炼

13.试炼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看着周围一片荒蛮的景色,安度因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轻呼。

    小王子坐在一块石头上,脱掉了鞋子,使劲的揉着脚心,这个动作不怎么符合他的身份,但是在一个人行走了快2天之后,一切身份和地位的尊贵,都比不上让自己的脚掌休息一下的舒适了。

    他现在在盾憩岛,破碎群岛风暴峡湾最东南方的大型海岛上,只有他孤零零的一个人。

    加文森特回去参加他的战争了,卡德加,罗格里奥·逐星和罗曼斯大师一起去了苏拉玛找那些上层精灵,德鲁伊斯温和莱克斯去了瓦尔莎拉,贝恩·血蹄,安度因的新朋友则去了至高岭进行外交任务,转眼间,一船人就各奔东西。

    说起来,那个巴德船长倒是想跟着安度因一起上岸,但是笼罩在盾憩岛周围的迷雾,只允许背负着长剑“誓言践行者”的安度因进入其中,巴德和他的“寻宝者”团体,只能眼巴巴的守在盾憩岛的外围,好在这里有好几个维库人遗迹,他们倒也不是无事可做。

    其实不管是卡德加,还是斯温,都不怎么放心安度因一个人前往盾憩岛,但是维库人却力排众议,安度因有自己必须完成的使命,那是试炼,来自“誓言践行者”的试炼,据加文森特说,这将是决定安度因未来最重要的一个试炼,就连一向爱护他的狄克,那个远在另一片大陆的导师,也支持加文森特的决定。

    所以,最终,小王子就一个人漫游在了这片荒蛮的大地上。

    这里不是个好地方…真的不是,这里的天总是灰蒙蒙的,就像是蒙着一层雾气,而且和潘达利亚的雾气还不一样,这里的天空充斥着一股让人无法忍受的惶恐,还有那些时不时从迷雾和破损的村落中走出的维库人。

    他们是死灵,已经死去的人。

    第一次看到那些放佛溺水而死的维库人恐怖的脸的时候,安度因吓坏了,他以为他们会伤害他,但没有,当他手持微微发亮的长剑“誓言践行者”的时候,那些维库死灵就像是见到了最恐怖的事物一样,慌忙的逃入了迷雾当中。

    从那之后,安度因的旅行就一路平安,他这时候才明白,加文森特和狄克说的“在到达试炼地之前,一切安全”的真正含义,当他手持这把剑,就没人能伤害他,甚至连靠近他都做不到。

    安度因知道自己要去哪里,那是一个叫先王之墓的地方,在盾憩岛的最中央,他的时间并不充裕,由于补给的原因,巴德船长最多只能在岸边等他一个周的时间,眼下已经过去了2天,算上往返,他只有不到3天的时间来完成这个他根本不知道内容的试炼。

    不过好在,当安度因重新穿上鞋,从山坡上远眺的时候,前方的一个黑暗的凹陷出现在了他眼前,那里有个岩石垒砌的入口,那里应该就是他的目的地了。

    “见鬼的先王之墓!”

    安度因忍不住吐槽了一句,然后摸出一块面包和巴德船长精心为他准备的椰奶,快步向前走去,不过在小王子没注意到的地方,一双阴霾的眼睛,已经带着一分好奇的注意到了他。

    那是个他根本无法发现的存在,这片海域,都是她的国度,安度因手里的剑上,那股熟悉的气息吸引了她的注意,才将她的视线从英灵殿的战争中转移了过来,在最近一万年的岁月中,她无数次体会过这把剑的气息,有无数人手持这把剑来到这座不满死魂的岛上,但从未有人能成功离开。

    这一次的这个,是最奇特的,最弱的一个,那么他,能创造奇迹吗?

    海拉表示,这无趣的时光里,总算有点真正的乐子可以看了。

    不过就在海拉慢慢从白骨王座上站起的时候,一抹紫色的雷光从她上方的海面,更上面的黑暗云层里闪过,海拉怔了一下,待她分辨清楚那雷光的气息之后,她脸上流露出了更感兴趣的笑容,就像是庞大的章鱼一样,挥动着身后的触须,飞速朝着盾憩岛的方向游了过去。

    她旁边的地狱守门犬高姆的三只脑袋哼了一声,就咬着嘴里的“玩具”继续打盹了,借着昏暗的波涛看去,那赫然是三个已经死去的庞大英灵。

    小王子完全不知道身后发生的一切,当他靠近先王之墓的时候,他握紧了手里的誓言践行者,还有一面加文森特交给他的铁圆盾,重量不重,但足够坚固,刚好适合他使用,坦白说,小王子是有点紧张的。

    这是他第一次独自一个人战斗。

    不过当他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的迈过脚下的烂泥潭,将脑袋伸出石头之外的时候,却看到了地面上那些残臂断肢,先王之墓入口处,已经没有了一个生物,似乎…似乎这里刚刚发生了一场战斗?

    小王子把手里的石头丢了出去,石头落地,发出了砰的一下脆响,他等待了几秒钟,确认已经没有危险之后,才悄悄从石头背后捻手捻脚的窜了出来,走到那战场上看了一眼,就差点把刚刚吃进去的面包吐了出来。

    这里刚刚发生了一场大屠杀!

    就在他从旁边的山坡走下来的那短暂的时间里,有个神秘的家伙最少干掉了十个亡灵维库人!

    安度因不敢去看那地上的残臂断肢,他呼吸了一下满是恶臭的腐烂血腥味的空气,给自己打了打气,走入了先王之墓里。

    哪里有个强大的家伙刚刚进入,说实话,小王子内心是有些忐忑的,但是他不能不去,因为手里的誓言践行者正在嗡鸣,还试图从安度因手里跳出去,显然,前方有某种东西在召唤着这把剑。

    所以,他不得不去,如果他不想就这么放弃这次试炼的话。

    不过当鼓足了勇气,甚至把身体里的圣能鼓荡起来,点起火把,走入了黝黑的墓穴里之后,安度因却惊讶的发现,这墓穴里也是一层浓重的血腥气,虽然不太好闻,但显然,那个先行者已经把一切都清理完了。

    这让小王子莫名的舒了口气。

    他心里也知道,即便是现在,手握誓言践行者,让他去对付一个维库亡灵,也是很艰难的,虽然这些家伙没有加文森特那么强,但他也不是他父亲。

    “运气不错!”

    小王子忍不住吹了个口哨,但还是小心翼翼的贴着墙继续往前走,很快,两个岔路口出现在了小王子的眼前,他挠了挠头,最后闭着眼睛,举起手里的长剑,向向左,然后向后,感受着手里长剑的吸引,他走向了右边的墓穴里。

    就在安度因的身影完全消失在右边墓穴的时候,左边的墓穴里,一场战斗也刚刚结束。

    马格纳·破冰者,这是维库人漫长的历史里的一位英勇的国王,他和其他骁勇善战的国王不同的是,他有足够的运气和荣耀,持有一把神器。

    那是用还未堕落的黑龙王,大地守护者耐萨里奥的鳞片,混合最坚硬的金属制作成的盾牌,还配有一把同样混入了黑龙王的鳞片制作的长剑,马格纳国王凭借这对神器,在维库人的历史里,留下了赫赫威名。

    当然,按照所有维库人的命运,马格纳·破冰者最终成为了奥丁和海拉仇恨的牺牲品,那是段漫长的故事了,总之,马格纳的墓穴和他的神器都被放在这里,这是另一个挑战,据说只有最强大的战士,才能战胜已经被海拉弄疯的马格纳·破冰者的灵魂,从而驾驭这对狂野的神器。

    这是战士三神器之一的大地守护者之麟,也许在现在这个时候,知道并且拿到它的人还未出现,所以另一个家伙干脆就顺手将其收入了囊中。

    安薇娜大人用手里的正义之火狠狠砸在脚下的黑色盾牌的表面,这一击直接将坚固的墓穴地面砸出了一个大凹陷,但那黑色的盾牌表面,却没有留下哪怕一丝一毫的伤痕。

    这让太阳之灵啧啧称奇,她收回战锤,伸手将那沉重的盾牌提了起来,放在手臂上挥舞了一下,然后撇着嘴将其递给了站在一边,收敛被圣光摧毁了形体的马格纳·破冰者遗骸的狄克。

    “这东西不好玩,它不听我的!”

    安薇娜大人嘟着嘴向狄克抱怨着,后者接过那盾牌,将其连带着长剑收入了储物指环里,然后看了安薇娜大人一眼,

    “这是战士的神器,也只会服从战士的意志,我的安薇娜,你是战士吗?”

    说完,也不等安薇娜反驳,就将逐风剑背在身后,庄严的对眼前的骨灰做起了临别祷告。

    狄克知道马格纳·破冰者的故事,这位国王的命运虽然可悲,但他是个真正的战士,他理应得到奥丁的奖赏,但他却失去了这一切。

    秩序之力直接打破了海拉的力量禁锢,马格纳虽然失去了进去英灵殿的机会,但是在圣光的洗刷下,他也不会进入影之国,那里是海拉的国度,马格纳的灵魂在人世间停留太久了,狄克只看到那全副武装的维库人国王朝他鞠躬行礼,然后消散在了天地之间。

    圣骑士怔怔的看着这一幕,直到被安薇娜唤醒。

    “喂!笨蛋,你的弟子好像有些麻烦了…他根本不是隔壁那个英灵的对手嘛!”

    狄克回过神,伸出手让安薇娜坐在他肩膀上,然后朝着墓穴之外走去,一边走一边说,

    “我当然知道他不是伊格瑞姆的对手,但我可不想让真理守护者落入其他人手里,所以哪怕跨越两个大陆的距离,我还是来了…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