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4.誓言践行者·伊格瑞姆

14.誓言践行者·伊格瑞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小王子握着誓言践行者走入右边的墓穴的时候,还没等他看清楚墓穴里的景象,他背后的石门就猛然落下了。

    那沉重的大门砸在地面上,溅起了一地的灰尘,这动静把安度因吓了一跳,他回头看了一眼,那石门上篆刻着神秘的花纹,是银色的,组成了一个钢铁般的白银拳头。

    安度因认得那个标志,而且很熟悉。

    但还没等他说话,一个低沉的呼吸声就在他身后响起了。

    那声音在安静的墓穴中,显得如此清晰,把小王子吓了一跳,他回过头,就看到了那个从圆环上方的王座上站起的影子,以及那个瘦弱的过分的维库人。

    “呋…又一个挑战者…你会是我寻找的那个人吗?”

    那个维库人从自己积满了灰尘的王座上站了起来,向前挪动了一步,刹那间,整个黑暗的墓穴都亮了起来,安度因看到了那个维库人的样子。

    他全副武装,身上穿着陈旧的盔甲,上面布满了让人眼晕的战斗痕迹,甚至有些地方的钢铁都已经破损,换上了颜色完全不同的护甲,看上去就像是补丁,再加上这个维库人远超于一般维库人的瘦弱体型,让他看上去颇有些滑稽。

    但真正的战士,绝对不会去嘲笑眼前这个似乎风吹一下就会倒在地面上的老迈维库人,任何一个上过战场的人也不会那么做。

    这件盔甲代表的意义早已经超过了它不起眼的外表,看着那盔甲上的伤痕,安度因甚至能够想象出,它的主人穿着它经历了多少战斗,才让它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那是在无情的岁月和时光中轮换,最终残留下来的记忆。

    能顶得住时光冲刷的,要么是毫无意义的死物,要么就是顽强的和石头一样的意志。

    眼前这个存在,显然是后者。

    在那破旧的角盔之后,安度因只能看到一双昏暗的眼睛,那眼睛里写满了疲惫,但也同样代表着坚持,他还未倒下,因为使命未尽,他看着安度因手里散发着星光的誓言践行者,双眼里闪过了一抹怀念,然后他微微俯身,从高台上一跃而下,落在地面,一个踉跄。

    但他的身体晃了晃,最终停在了原地,然后伸手从背后取下了一样东西,咚的一声放在了地面上,这一刻,似乎整个地面都颤抖了一下。

    那是一面盾牌,整体呈金黄色,混杂着白银色装饰,中央是一个缓缓旋转的圆盘,在这个维库人的手接触到这盾牌的那一刻,那圆盘开始缓缓转动,其上的蓝色符文逐一点亮,蓝色的线条沿着这盾牌中央圆环四方的凹槽,向外刺出,在这片盾牌上,组成了一个十字形的星光标志。

    盾牌下方是银色的,翅膀和羽翼一样的造型雕刻,在其上还有蓝紫色的金属条固定,让这面盾牌看上去,美丽的就像是艺术品。

    这面优雅的盾牌和这个维库人破破烂烂的盔甲完全不搭,但是在维库人的双手放在盾牌表面的时候,他和这面盾牌几乎融为一体,他就变成了一面重盾,恍如一座高山,挡在安度因的面前,让他的呼吸都有些不畅通了。

    而在看到这面盾牌的那一刻,小王子也明白了自己的试炼是什么…就是它!

    那面盾!

    但是自己能打败这个如山岳一样高大的维库人吗?

    小王子不知道,他甚至不敢去猜,两者的差距太大了,大到了根本无法想象的地步。

    最糟糕的是,当那个维库人抬起左手的时候,被安度因握在手里的誓言践行者慢慢消散成了一抹蓝色的璀璨星光,从他的手心消失,下一刻,却又出现在了那个维库人的手中,知道此时,那把在安度因手上只是散发着微光的长剑,才绽放出了属于自己的绚丽。

    和那面金银色的重盾搭配在一起,浑然天成,而那剑刃上的星光,更是耀眼的如同天上星辰一般。

    “真理守护者…”

    维库人用长剑敲打了一下被自己举在右手上的盾牌,发出了砰的一声轻响,他看着安度因,摆出了战斗的姿态,

    “来!试着打倒我,来证明你会是我的继承者!来证明你会是这面盾的继承者!”

    “我…我做不到!”

    安度因有些惶恐的后退,直到自己的背被一只手掌抵住,然后是那个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自己做不到呢?”

    小王子惊喜的回头,看到了不知何时站在他身后的狄克,那道石门依旧关闭着,也不知道圣骑士是怎么进来的,他穿着普通的黑色猎装,带着那件蓝白色的大氅,两侧的绒毛包裹在他的身体周围,让他看上去有了一种让人放心的感觉。

    实际上,他一直很让人放心。

    狄克笑眯眯的伸手将安度因有些散乱的头发揉的一团糟,然后跨过他的身边,走到了维库人的对面,他看着眼前的维库人,脸上的笑容敛去,变得严肃而深沉,伸出左手,一抹银光在手心绽放,飞速流向两侧,最终形成了一把长柄战锤。

    水晶一样的锤面,拳头击破阻碍的锤体,四溢的银光在战锤表面来回窜动,最终收敛到了战锤的中心,狄克将其放在身前的大地上,眼前的维库人的身体也颤抖了一下。

    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激动。

    “提尔大人的…你是…他的继承者?”

    “是的,伊格瑞姆,我知道你…从阿扎达斯和艾隆纳亚的口中,我知道你当年孤身为提尔大人断后的英勇壮举,你才是真正的英雄,很遗憾我耽误了太久,才来到这里,但是…并不晚,以提尔继承者的名义,我来问你,你是否愿意重归秩序的旗帜之下?”

    狄克看着眼前这个在时光中骄傲的抬着头,从未屈服的维库人勇士,他沉声问到,

    “你是否愿意再次为了这个世界的正义和真理而战?就像当年你在提尔大人面前举起真理守护者的时候,发下的那个誓言一样。”

    维库人似乎被这个问题问住了,他思考了几秒钟,轻轻地点了点头,

    “我愿意,但是…似乎这个世界已经不打算给我太多时间了。”

    他苦笑着摘下了自己的头盔,露出了那张消瘦到了极致,几乎是皮包骨头的脸,“我没有时间了,我快死了,只要走出这座墓穴,接触到外面的空气,我就会死去,实际上,这些年,如果不是为真理守护者寻找一位继承者的意志支撑着我,恐怕我早就倒下了。”

    “我很想再战斗一次,再酣畅淋漓的战斗一次,但我快要停下来的心脏在告诉我,我痛苦的身体在告诉我,甚至是我昏花的眼睛在告诉我…我没有那个机会了。”

    “不,这些都不是问题!”

    狄克的右手偏向半空,一抹紫色的雷电击碎了他手心的传送石,然后一道雷光四溢的传送门出现在狄克手边,隐约可以看到,那边是一座雷光涌动的石台,一个放佛巨龙一样的身影,正趴在其中,接受着雷电灌体,那似乎是一种改造,又像是一种对身体的强化。

    圣骑士看着伊格瑞姆,这个第一个向提尔效忠的蔑冬维库人的勇士,一个曾经的战场屠夫,一个浪子回头的守护者,他的嘴角向上弯起,

    “我会补偿你浪费的一万年!你还可以再战斗一万年!只要你愿意!”

    维库人的身体再次颤抖了一下,他试图从狄克的眼睛里看到一些情绪,但没有,那双眼睛…尽管和他记忆里的那位大人的眼睛不同,少了一丝坚定,多了一丝柔和,但一样的能直入心底。

    “好!我愿意!”

    伊格瑞姆放下了手里的剑,他看着狄克,“但我只为秩序和真理而战!不是为了你的意志!”

    狄克低下头,正义之火在手里消失,他咕哝了一句,

    “总之站在我这边...一切都好。”

    圣骑士侧过身,看着一脸惴惴的安度因,又看了看伊格瑞姆,

    “那我就不打扰你进行真理守护者的试炼了,但...我有个小小的建议,你可以把自己的实力压制到和我的弟子一样的层次。”

    狄克瞅了安度因一眼,

    “当实力差距过大的时候,这种试炼的意义就不大了,而且我相信,能得到誓言践行者的承认,他对于某种信念的执着就值得肯定,唯一需要考虑的是,他可能属于未来,而不是现在。”

    伊格瑞姆闻言思索了片刻,然后摊开手,

    “但我做不到...时间已经流逝了太多,我对力量的控制减弱了,我已经无法在压制自己的力量了,而且,你说的有道理,如果是现在的他,毫无胜算...我可以把试炼的时间向后推移...”

    “不用!”

    狄克摆了摆手,在铺垫了一句之后,才露出了自己的小心思,“那我加强他到合适的程度,应该不算违规吧?安度因将是我的继承者,在不违背公平的情况下,我觉得我应该可以给他一些帮助。”

    伊格瑞姆摆了摆手,似乎对这种明目张胆的“作弊”并不在意。

    于是狄克扭头瞅了一眼安薇娜,后者拍拍翅膀落在了安度因肩膀上,狄克将自己的逐风剑也刺入了安度因面前的地面上,还有纳鲁之盾的戒指,那镶嵌着土黄色琥珀的戒指被他塞进了小王子手里。

    “能走到这里,你的试炼已经完成一大半了,伊格瑞姆不会要你的命,所以,这一次,就把自己对于圣光所有的理解展示给他看,安度因,告诉我,你怕吗?”

    小王子抬起头看着狄克,导师那张熟悉的脸上是慎重,还有一抹期待,他大概是希望自己能通过这个试炼。

    这是他的导师,当他从黑龙龙人那里将安度因救出来的时候,就在他心里占据了一个很奇特的位置,他给小王子带来了父亲般的温暖,在瓦里安状态不好的那段时间,也给了他保护者的安全感。

    后来,当小王子慢慢长大,成为圣骑士,又经历了那么多光怪陆离的事情,狄克的身影在他心中已经有些模糊,而在这一刻,小王子看着那双眼睛,双眼里浮现的,是狄克身穿审判盔甲,背后拍带着光翼,带着他冲入暴风要塞的背影。

    于是,安度因恍然间知道了狄克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

    想要成为的那个人!

    偶像,崇拜者,是的,面对那带着期待的目光,安度因点了点头,

    “我不怕!我要成为像你这样的强的圣骑士!所以我不能在这里失败!”

    狄克楞了一下,随后笑着摇了摇头,伸手将小王子的头发弄得一团糟,

    “那就去吧!让我看看...我的弟子,你到底能走到那一步!”

    说完,圣骑士后退了一步,站在了战场之外,小王子将逐风剑握在了手里,这把剑虽然看上去很庞大,很锋利,就像是双手重剑的样式,但实际上它的重量却只有一把单手剑那么重,即便是安度因,也能并不太费力的将其握在自己手里。

    他的左手食指上带着那枚戒指,按照狄克的教授,将身体里的圣能缓慢的注入其中,小王子感觉那颗戒指就像是一个无底洞一样,吞噬着他的圣能,站在他肩膀上的安薇娜大人一撇嘴,就把自己的手贴在了安度因的脖子上。

    下一刻,辉煌的圣焰和圣光就从小王子背后涌现出来,源源不断的注入他的身体里,那一闪一灭的纳鲁之盾也在这一刻被完全激活,不过安度因还不能很好的控制它,所以形成的盾牌也只是最普通的形状。

    完全没有狄克那种精致的外形和栩栩如生的感觉,但这也足够了!

    他微微弯下腰,和对面的伊格瑞姆一样,将光盾挡在了自己面前,手里的长剑抵在盾牌表面。

    来自太阳之灵的庞大圣能在他还不算高大的身体里滚动,他的对面,是从数万年前就在历史里留下了辉煌轨迹的英雄,他正在为一件代表正义和真理的神器而战。

    终于...安度因,他也走上了属于他自己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