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5.海拉·一个疯子

15.海拉·一个疯子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砰!”

    两面盾牌再次撞击在一起,伊格瑞姆虚弱的身体后退了一步,在安薇娜圣光之力加持下的安度因,奇迹般的挡住了这一撞,他后退了三步,然后又朝着伊格瑞姆冲了上来。

    小王子的武技很扎实,当眼前的光盾偏移的时候,逐风剑就被他斩向了伊格瑞姆的手臂,但被真理守护者,那面门板一样的大盾挡在了维库人的外围,盾牌表面轻轻一转,安度因的身体就被带偏,然后维库人一脚踹在了安度因的光盾正面,踹碎了光盾,连带着将安度因踢飞了出去。

    但没有受伤。

    维库人的虚弱不是作假的,他此时的力量已经衰弱,虽然战技在漫长的岁月中达到了顶峰,但毫无疑问,面对被加持的安度因,他已经感觉到了压力。

    尤其是那层厚重的圣光,让他感觉颇为棘手。

    “不错的斗志...但光有这个可不行!”

    伊格瑞姆感觉到了身体上传来的痛苦,但他咬着牙不愿意就此退去,甚至连后退也不愿意,朝着爬起来的安度因就扑了过去。

    就像是当年他带领蔑冬维库人四方征战时候的样子,在奥杜尔之外那寒冷的雪原上,他曾经也是这样疯狂的冲击,然后砍杀那些土灵,软弱的土灵。

    狄克看着伊格瑞姆和安度因交战的场面,他的脑海里忍不住浮现出了伊格瑞姆的故事,由于这家伙持有圣骑士的三神器之一,所以狄克对他的记忆还是很清晰的。

    伊格瑞姆曾是个蔑冬维库人勇士,那是数万年前,最强大的一只维库人部落,他们甚至狂妄到想要统治众神的土地,因为世间已经找不到可以让他们征服的势力了。

    于是他们去了奥杜尔,那些屠夫疯狂的屠杀着眼前的一切,伊格瑞姆是他们中最疯狂的那一个,不管挡在他身前的是老幼,还是战士,都会被他无情的斩成两段。

    他的恶名在那片雪原上流传的很远,甚至连奥杜尔里的泰坦守护者们,都听说了他。

    命运如此奇妙,很难想象这样一个满手血腥的屠夫有一天会拿起真理守护者,但他真的那么做了。

    再喜欢的事情,做的时间久了,都会觉得厌烦,更何况是取走性命这种残忍的事,所以在漫长的征战之后,伊格瑞姆也有些厌倦砍杀对手的味道,不是因为他变得虚弱,而是因为,也许是在某一场屠杀之后,这个维库人认为这种欺凌弱小的行为,根本无法给他带来应有的荣耀。

    所以在下一次“狩猎”的时候,面对那些土灵里的老弱病残,面对自己那些冷酷的即将举起战斧的同胞,伊格瑞姆犹豫了一下,同样举起了战剑。

    但他没有砍向土灵,而是将周围被死亡和血腥占据的同族们砍翻在地。

    当那些惊恐的土灵问他为什么要帮助他们的时候,伊格瑞姆说出了自己接下来的生命里一直在坚持的信条。

    “为了杀戮而杀戮...为了征服而征服...这种事情毫无荣耀可言,它们只会带来耻辱和悔恨...是的,我后悔了,我该活的像个战士,而不是一个屠夫。”

    “滚开!小崽子!”

    激烈的战斗声将狄克从回忆里唤醒,他看到了那个老迈的战士,正被放弃了防御的安度因逼得不得不打起了防守反击,并不是伊格瑞姆太弱了,而是被安薇娜的能量灌注之后,小王子最大的劣势已经被扳平。

    当安度因放弃维持纳鲁之盾,而将全身用不尽的圣能注入逐风剑当中,那金色的长剑带着灼热的高温,每一次挥舞,甚至都能在地面上留到一道剑痕,而且作为狄克唯一的弟子,他学习到的东西,可比一般的圣骑士更多了。

    审判,愤怒之锤,圣光锋刃,甚至是很类似于神圣复仇者的圣能爆发,在小王子真正被圣光笼罩着冲锋的时候,即便是伊格瑞姆,也只能选择避开他的锋芒。

    他老了...

    但他还没老的连剑都举不起来!

    就像一头被激怒的老狮子,面对狂妄的朝着他咆哮的小狮子,他选择了继续向前。

    他是老了,他的力量不如以前,他的骨头都在这种激烈的战斗下颤抖,他的脚步也开始虚浮,但那又怎么样?

    有谁能毁灭一个不愿意向时光屈服的意志?

    前冲,侧身,旋转,盾击!

    当门板一样的真理守护者正面撞过来的时候,被抓住了一丝破绽的小王子只能后退,但下一刻,他的身体就像是被击中的棒球,在巨力的冲击下,整个人都狼狈的朝着外面滚飞了出去。

    还带起了安薇娜大人的一连串的惊呼。

    “呼...呼...”

    这一击让伊格瑞姆的身体发出了难以承受的呻吟,他双手拄着真理守护者,将盾牌和长剑抵在地面上,他大口的呼吸着,看着狼狈的晕头转向的站起来的安度因,他双眼里浮现出了畅快的表情。

    看着这一幕,狄克有种猜测,也许当年,伊格瑞姆孤身留在奥杜尔的雪原上,帮提尔和那些逃离奥杜尔的泰坦造物抵抗后方的追兵的时候,他也是这样的。

    那是提尔联合阿扎达斯和艾隆纳亚盗取了诺甘农圆盘之后的事情了,担忧自己的背叛被发现的洛肯狂怒的掀起了要毁灭提尔和那些逃亡者的大军,但在风暴峭壁的前路上,一个高大的身影,手持誓言践行者,拄着真理守护者挡在那些追兵面前。

    那是洛肯的火焰巨人,钢铁维库人和霜巨人,伊格瑞姆这边,只有追随他的那些蔑冬维库人,在风暴峭壁的漫天雪花中,两只数量完全不成正比的军队撞击在了一起,那才是提尔的故事里最绚丽的那一抹火花。

    邪恶和正义,谎言和真理。

    伊格瑞姆完美的履行了他在提尔面前发下的誓言,战至最后一人,没错,在最后,他所到之处,在那些胆寒的邪恶仆从只能战栗着逃跑,哪怕那只疯狂的军队只剩下了伊格瑞姆一个人。

    但他一个人,就像是一堵无法越过的城墙。

    不过洛肯在追兵被阻拦的时候,就释放了古神的邪恶副官,等到伊格瑞姆千里迢迢的赶到东大陆的时候,只看到了那一座墓地,提尔之陨。

    象征秩序的守护者死了,但伊格瑞姆还坚守着他的誓言,他守在那座墓碑那里,足有数千年,直到他感觉到生命的虚弱,才启程,要为自己的誓言寻找一个真正的继承者。

    又是数千年过去,无数人手持誓言践行者来到先王之墓,却没有一个人能得到伊格瑞姆的承认。

    也许这个强大的战士并不是没有找到合适的继承人,他只是不愿意承认自己老了,仅此而已。

    “来!最后一击,来!”

    伊格瑞姆用誓言践行者拍打着真理守护者的盾面,发出了清脆的撞击声,他气喘吁吁,他的身体在漫长的等待中走到了最后,他只期待,在这份誓言转移之前,来一场最后的,酣畅淋漓的战斗。

    不论生死,不论胜败!

    安度因也被激起了少年特有的骄傲,刚才那一击打在毫无防御的他的身体上,尽管有圣能在流动,但不管是狄克还是安薇娜的圣能里,治愈的效果都太低了,所以眼下,他鼻青脸肿,他嘴巴里还有鲜血的味道。

    但小狮子也不在乎这些,不管是菲拉斯的竞技场,还是潘达利亚的昆莱山,可没有一个地方,能带给他这种真正的战斗才有的热血。

    小王子双手握紧了逐风剑的剑柄,再一次鼓动起安薇娜带给他的无尽圣能,整个人就像是光芒闪耀的圣武士一样,大步冲向了固守在原地的伊格瑞姆。

    看到这一幕,狄克眼睛咪了起来,从安度因的圣光里,他感觉到了一丝丝属于力量精髓的味道,看起来,这一战给小王子带来的收获,要远比他想象的多得多。

    他活动了一下肩膀,这一击之后,这一战就会结束,他也是时候离开这里了,整个破碎群岛上有很多东西值得他去寻找,而且他的时间不多,在风暴峡湾的士兵全部转移到北风苔原之后,他就要加入北伐的序列了。

    目标当然不是阿尔萨斯,准确的说,最终目标不是阿尔萨斯,奥杜尔和尤格萨隆,那才是让狄克真正头疼的事情。

    思维只是一瞬间,咆哮的安度因和咆哮伊格瑞姆已经在两团光芒当中撞在了一起,那光芒融合,膨胀,最终爆开,伴随着一声轻灵的碰撞声,誓言践行者在高空远远的飞了出去,倒插在了狄克的脚下。

    它在不住的悲鸣,似乎再为上一任主人而担忧,直到狄克的手抚摸在这剑柄上,它的悲鸣声才慢慢敛去,狄克甚至从中感觉到了一丝服从。

    也许只要他愿意,他也可以参加这个试炼...不过,没必要了。

    圣骑士走上前,翻转的圣光雾气在最后一刻爆开,将这大厅渲染的异常壮观,在狄克所到之处,圣光柔和的分开,仿佛再为自己的王让开一条道路。

    “呼”

    狄克肩膀一沉,安薇娜坐在了那里,她抱着肩膀,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笨蛋,你的弟子比你还要笨!加持了本大人的力量,竟然还打不过那个老头。”

    “他还只是个孩子而已。”

    狄克摇了摇头,弯下腰,分开金色的雾气,伊格瑞姆和安度因倒在地上,两个人都没有明显的伤口,只是分别躺在两边喘着气,伊格瑞姆的情况更糟糕一些,狄克将其扶了起来,然后甩出一条圣光锁链,将安度因也从地面上抓了起来。

    “他通过试炼了吗?”

    狄克问。

    “咳咳...他未来会成为一个好战士的。”

    伊格瑞姆闭着眼睛,“现在让我看看你的承诺!”

    圣骑士耸了耸肩,扶着伊格瑞姆走入了身边的那道雷电传送门当中“如你所愿,像你这样的战士可不应该死在床上,战场才是你的归宿,安心在那里休息一段时间,等你清醒的时候,还有更多战争等着你参加呢!”

    安薇娜则留在墓穴里,她变成了成年人大小,然后把插在地上的誓言践行者以及真理守护者握在手里,显然,这两把武器并不认可它,所以落在安薇娜手上,也只是沉重的凡铁。

    太阳之灵玩了一会就觉得没意思了,她走到坐在台阶上休息的安度因面前,将长剑和盾牌递给了安度因,一脸嫌弃的说,

    “给,小笨蛋,你的战利品!”

    安度因对待这武器可没有安薇娜那么随意,他站起身,擦了擦手,然后接过黯淡下来的誓言践行者和真理守护者,入手颇为沉重,但却有种心神相连的感觉。

    这是他人生中的第一份战利品,这让他一时间忽略了神器代表的意义,不过真理守护者落在安度因手上,却也没有和狄克的正义之火,凯尔萨斯的逐日者之傲那样,立刻就转换形态,还维持着原本的形态,那是它在伊格瑞姆手里的形态。

    也就是说,安度因仍然未能获得它的认可,应该是他使用了不属于他的力量通过了试炼的原因,想要让这神器完全承认他,安度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

    不过这并不重要,他的时间还有很多,他的故事也只是刚刚开始。

    狄克将几近晕厥的伊格瑞姆留在了雷神之巅的平台上,莱登和雷神留下的力量在这里翻滚,这里是那些赞达拉巨魔和达斯以及德米提尔接受改造的地方,他们的改造还未完成,但已经濒临尾声,等到他们从泰坦能量中清醒的时候,将会有完全不同的未来。

    而就在狄克跨过传送门,回到墓穴的那一刻,他敏锐地感觉到了这短短几分钟里,墓穴的气息变化,逐风剑回到了他手心,金色和银色的光芒在这一刻充斥整个暗淡的墓穴当中。

    他感觉到了威胁!

    “谁在那里!”

    狄克的喊声刚刚响起,两条粗大的,布满了吸盘和邪恶角质,覆盖着灰色的阴影之力的触须就一左一右刺破了列王之墓的地底,那是如此的巨大,将狄克躲闪的空间完全覆盖。

    然后圣骑士就听到了小王子传来的惊呼声,

    “救命!不...”

    “唰!”

    金色的十字星芒在黑暗中亮起,放佛在空中带起了一道十字锋刃,将那巨大的恐怖触须完全切开,全身上下都包裹着秩序和雷电之力的狄克从其中冲了出去,正好看到安度因和安薇娜被触须卷着拖入黑暗的深渊的那一幕。

    “海拉!混蛋!放下他们!”

    狄克暴跳如雷的挥起左手,银紫色的雷电在他手臂上跳动着,在瞬间就汇聚成了一道雷光风暴,混杂着秩序和圣光的能量就如同一道冲天而起的银色的圣剑,在挥起的那一刻,洞穿了头顶的厚重土地,然后一路斩下,将整个先王之墓都搅成了一片废墟。

    “哈哈哈...这个小可爱会成为我最强大的暗影天使,谢谢你给我带来的礼...啊!!”

    海拉的凄厉哀嚎声混杂着断尾之痛消失在了山体断裂的轰鸣声和那影子一样的黑暗敛去的尾声里,伴随着这一幕的褪去,笼罩在英灵殿和海面上的迷雾和那些雾中的死灵,在这一刻飞快的消散,就放佛,回去了它们应该回去的地狱里。

    紫色的雷霆在顷刻间覆盖了整个风暴峡湾的一大半天空,从盾憩岛的废墟中直冲而上,恍如一道爆裂的雷柱。

    在那大海上飞速消散的迷雾之后,一抹愤怒雷光,刺破天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