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6.高姆·冲入地狱

16.高姆·冲入地狱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影之国,又叫死之国,那里是维库人传说中灵魂会去的地方。

    在数万年前,海拉和奥丁还未交恶的时候,他们曾一起研究过这片神秘的阴影世界,那里似乎是艾泽拉斯伴生的一个半位面,就像是翡翠梦境和元素界一样,但相比那些世界,影之国的面积要小很多。

    而且那些死亡的维库人的灵魂,也会被神秘的力量送入那个地方,然后通过奥丁都不知道的某些神秘的方式,重新进入世界,完成生命和死亡的循环。

    实际上,那个地方现在还在运行着,而且它和每一个生灵都息息相关,但目前为止,不管是奥丁麾下可以接引灵魂的金色瓦格里,还是本就掌控着巨大部分影之国的海拉,好像都只对维库人的灵魂有兴趣。

    不管是矮人还是人类的灵魂,都没有被他们截留,也许是因为这些灵魂太弱,也许是因为其他原因,总之,不管是奥丁的英灵,还是海拉的克瓦迪尔,都没有见到一个非维库人之外的灵魂。

    而影之国的位置是神秘的,但是它在现世也是有大门的…而且就在风暴峡湾。

    当初海拉和奥丁闹翻之后,智慧之王洛肯勾结海拉,使用奥杜尔和影之国的规则,将奥丁束缚在了英灵殿当中,长达数万年的时间,但这只是海拉复仇的起点,为了让奥丁感觉到挫败以及压制,海拉特意将影之国的入口安置在了英灵殿正下方。

    名为霍斯瓦尔德的维库人大城市,那曾经是信奉奥丁的维库人居住的地方,但是在海拉的狂怒中,数以万计的维库人以生灵的形态被投入影之国,哀嚎着,痛苦的死去,他们的死灵至今还散布在这座已经被青苔和阴影笼罩的城市废墟里。

    在那已经被黑暗和迷雾笼罩了数万年的城市里,没准已经诞生了更邪恶的家伙,就连最勇敢的维库人,都不愿意踏入这里,据说当年收敛霍斯瓦尔德城的维库人尸骨,来建造坟墓,足足占据了一座大山。

    倒不是因为勇敢的战士畏惧那些死灵,而是这地方本身就是维库人历史上的一个伤口,代表着那段黑暗的岁月。

    不过今天,这鬼地方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就在海拉席卷着迷雾回归到霍斯瓦尔德的影之国入口之后,那黑色的通道被一层黑色的能量覆盖着,就要在现实当中合拢,但下一刻,一道混杂着紫色雷电的圣光强硬的撞入其中,硬生生将那已经快要合拢的通道再次撕开。

    那逸散的雷电在天空中形成了一个扩散性的电网,将空气完全击穿,让那一片天空都变得模模糊糊,就像是愤怒的天神的怒火。

    狄克确实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愤怒过了,在他不注意的时候,海拉…这个他从未想过与其发生什么交集的疯子,掳走了对他而言相当重要的两个人。

    怎么能不让他愤怒?

    雷电从天空直落而下,在砸入地面的那一刻,整个大地都震动了好几下,一个冲击性的凹陷出现在了霍斯瓦尔德城市废墟的中心,向四面八方扩散的冲击波将那些建筑物的废墟全部冲倒,变成了满地的瓦砾。

    狄克半跪在其中,缓缓从那已经被震裂了好几道缝隙的坑底站起身,海拉的咆哮声犹在耳边,在影之国力量的逸散之下,整个霍斯瓦尔德的死灵都从黑暗中出现,缓缓的,带着阴冷的气息朝着狄克包围了过去。

    还有那黑暗中响起的,让人毛骨悚然的喀嚓声,就像是某种巨兽咆哮的声音。

    但是狄克根本没有把这些越来越多的死灵放在眼里,他看着眼前不远处,那在光明和黑暗的交错中,正一点点变小的影之国的入口,一手提着逐风剑,大步朝着那个方向走了过去。

    天神之力的大氅在他身后无风自动,源于赤精的火焰之力和狄克的圣光混合在一起,伴随着圣骑士前行的脚步,越来越雄壮,最终,就像是在狄克身后升起的一轮小太阳。

    金色的阳光!

    就像是从天空降下的火焰光雨一样,从云端之上,无穷无尽的金色雨点,在越来越沉重的圣歌飘扬中,砸落在这片死灵之城,每一滴落下之时,就会像是真正的雨滴一样荡开,将其中的火焰,圣光和秩序挥洒到其他地方,那些但凡接触到这光点的死魂,都像是被扔进了火焰里的枯骨,伴随着身体发出的咔咔的燃烧声,在炙热的光芒里缓缓消散。

    还有那黑暗!

    那无处不在的黑暗,这片大地上最有力量的象征,在数万年的时光中,第一次被迫主动退去,狄克的意志坚如钢铁,在愤怒的杀意的驱动下,那光雨砸下的速度越来越快,地面再次开始震动,这方小世界都在呻吟,就像是无法承受这可怕的轰击一样。

    黑暗也在哀嚎,不管它其中混杂着什么样的生命,什么样丑恶的存在,都在这强制性的扼杀当中,在不断荡开的金色火焰当中,被燃烧殆尽。

    甚至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这大概是狄克在接受了雷电之核,晋入英雄之后,第一次如何彻底的驱动自己的力量,仅仅是不到15秒的时间,这座数万年都无人接近的死亡之地,就彻底变成了一片白地。

    一切的存在,不管是坚固,还是破损,一切的存在,不管是正义,还是邪恶,一切的存在,不管是可悲,还是可恨。

    都在那已经低沉到极致的圣歌中,在那从天空落下的光雨中,被彻底的扫除一空。

    这是毁灭的圣歌。

    但这绝对不是海拉的全部手段,实际上,狄克和海拉真的打一架,赢的几率很渺茫,但不是没有,这一点从狄克一剑削掉了海拉的一只触手就能看得出来,两者的差距并不是大到让人绝望,但如果战场是在影之国,那么狄克绝对输定了。

    那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打败的对手啊。

    那毕竟是冠上了死神之名的存在,是连奥丁都得全力以赴的存在。

    “嗷!”

    就在狄克彻底清除了霍斯瓦尔德的黑暗的那一刻,伴随着那影之国的裂隙再次扩张,一头庞然大物从黑影里跳了出来,朝着狄克就扑了过去,那是一头野兽,三个脑袋,蛇一样的脖子,熔岩犬一样的身体,但体型最少比熔岩犬大出10倍,就像一座小山一样。

    火焰,暗影和冰霜的污秽能量从它的三张大嘴里朝着狄克喷洒而来,当那完全不同的能量混合在一起的时候,其威力徒然增大,仅仅是一次吐息,就让眼前小半个霍斯瓦尔德城直接变成了污秽能量的海洋,而它的两只前爪抓在地面上,一次扑击,就在地面上带起了六条裂隙,还有无尽的龟裂。

    这全身骨白色,洋溢着不详,眼中满是残忍,死寂和冷漠的巨兽,是海拉的宠物,死之国的看门人,名为高姆的地狱三头犬。

    在过去的数十万年里,它一直为海拉镇守着死之国,无数维库人勇士想要从它身上取得荣耀,但几乎没有人胜利过。

    这头巨兽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成果,霍斯瓦尔德已经彻底被毁掉了,在它并不高深的智慧里,那个全身散发着讨厌光芒的家伙,肯定已经被无敌的高姆杀死了。

    但下一刻,一声冷酷的呼唤却从它的头顶传来,

    “丑陋的狗,看这里!”

    高姆的一只脑袋徒然转向天空,迎面而来就是一道两人合抱粗的光柱,充斥着无法想象的灼热和秩序,几乎是正面砸在了高姆的脸上。

    地狱犬发出了一声哀嚎,它的牙齿几乎都被这一击完全打掉了,但还没等它发动反击,一抹银紫色的光芒从它那不断摇晃的脖子上闪过,逐风剑两侧覆盖着锋利到无法相信的锋刃和跳跃的雷电,在这影子一样的速度加持下,在身后六片光翼的挥舞中,在所有祝福法术和无尽圣能的驱使下,以身为剑,能量爆发,这一击过后,腥臭的鲜血在他身后的空中狂野的喷洒而出。

    然后是高姆从诞生以来最凄厉的惨叫,这一击,将它的脖子撕开了一个深入其中三分之二的伤口,其中的骨骼,喉管,还有那包裹着迷雾的血肉,都被愤怒的狄克直接点燃。

    金银色的火焰在那伤口上跳动着,以邪恶为薪柴,以黑暗为火花,地狱犬的身体和头顶上就像是开了一个大号的金色火炬,它的身体跳动了起来,那是疼痛,那是恐惧…对死亡的恐惧。

    眼前这个长着六只翅膀,仿佛操纵一切圣光的怪物,他有杀死自己的能力!

    高姆疯狂了,被恐惧驱使的疯狂,让它将身体里的所有能量,朝着狄克所在的地方不断的喷洒,试图做出一个不会被攻击的防御圈,它巨大的身体,意义为傲的生命力,无比强大的力量,在极致的速度和极致的破坏力面前毫无意义。

    它甚至不敢转身逃开,它已经见识过了狄克的速度…逃不开的!

    会死!

    真的会死!

    地狱守门人,怕了…

    但它的恐惧,根本不能影响到此时的圣骑士,他就像是一颗狂舞的金色流星,拖着长长的金色尾炎,在高姆庞大的身体周围来回驰骋,就像是切入了血肉的热餐刀一样,不断的在高姆那坚固的皮肤上,留下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痕。

    他落在高姆的身体上,在火焰污浊喷洒下来之前,撕开了高姆背上的一整块血肉,然后化为雷光消失。

    他从天空砸下,手里的逐风剑连着剑柄一起没入高姆的腹部,然后在大地上奔跑,将高姆的皮肤撕开。

    他知道,哪怕被高姆打中一次,就会落得个轻伤甚至是重伤的下场,就像是一场在刀锋上的舞蹈,但他不在乎…因为这只狗,根本打不中他。

    在完整的进化到某个极致之前,比如生命力的极致,半神,身躯越庞大,就意味着会被攻击的地方越多,坦白来说,高姆虽然强,但距离半神还有些距离,它的自我愈合速度也很快,但比不上狄克破坏的速度。

    最重要的是,它选错了战场…数十万年待在影之国,它的身体已经被那暗影能量从里到外改造过了,那些暗影能量能让它的力量更强,能让它的吐息更有威胁,更重要的是,影之国弥漫的死亡,会极大的削弱狄克的速度,甚至影响到他的秩序和圣光的威胁,从而让它立于不败之地。

    但这头骄傲的野兽却选择在秩序世界和狄克交战…这里,是狄克的主场!

    狄克双手握着异型长剑,雷电之核狂野的在他的胸口里跳动着,这绝对是雷电之核进入他身体之后,跳动的最疯狂的一次,每一次震动,都会将庞大的力量传入他的四肢,那混杂着雷电之力的能量,在悄然的改变狄克身体里的能量分布。

    在高姆的第二颗脑袋被狄克直接斩断的时候,他整个人就像是包裹在了银色的雷电当中,他周围的空气都在这种极度的不稳定能量的渗透下,变得模糊,变得焦灼,而雷电…那是自然界最狂野,最难以驾驭的能量。

    高姆再也无法忍受了,它哀嚎着,拖着半断掉的脑袋,和仅剩的一只脑袋,哀嚎着朝着影之国的入口扑了过去。

    它要回去自己的地盘,要回去找它的主人,要去那个黑暗但却温暖能让它感受到温和的小窝。

    在它狼狈而逃的身后,那天空之上,已经被雷电包裹着,甚至双眼里都不断荡漾着蓝紫色的雷电光芒的狄克,冷漠的看着逃命的高姆,手里的逐风剑握在左手,其上荡漾的光芒,金色混杂,还有细长雷电的不断跳跃。

    就像是最冷漠的猎手,等待着猎物入网的那一刻。

    当高姆靠近影之国的入口,那已经完全缩小到看不到的入口突然扩大到了足以让高姆通过的程度的那一刻,狄克的身影伴随着霹雳一样的雷鸣声,消失在了原地,那地方的空间都出现了破碎的玻璃一样的断层。

    那一道银色的雷电划过高姆的身体,它的身体猛地一停,灼热腥臭的鲜血像是喷泉一样从它背后喷涌,它巨大的身体摇晃了两下,求生的欲望和最后一抹希望,彻底在高姆的最后两只眼睛里绽放,然后永远凝固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