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7.死者的力量·第一次退却

17.死者的力量·第一次退却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用这么一种说法,力量和速度,其实就决定着你所拥有的破坏力。

    当力量和速度叠加到极致的时候,你的破坏力也将上升到极致。

    狄克的速度很快,近乎雷电跳跃,但他的力量不足,这也没办法怪他,作为人型生物,力量本就不是他的强项,更无法和高姆这样依靠身体素质和天生的巨力吃饭的家伙,但MAX的圣能和近乎极致的速度,却已经足够他爆发出超强的伤害了。

    在那一道银色雷光闪过之后,高姆庞大的身体摇晃了几下,然后砸在地面上,就像是一座倾倒的山,让地面最后一次震动,腾起了污浊的灰尘和鲜血,地面上也因为重量的撞击,而崩裂出了好几道龟裂。

    然而却看不到狄克的影子,直到几秒钟之后,一抹耀眼的十字星芒在高姆体内爆开,将坚固但却满是伤痕的皮肤撕出了一个伤口,伤口四周带着被灼伤的痕迹,全身都是污血的狄克从其中走出,在他身后,那五颗比成年人还要高大的心脏在同一时间被切成了四块。

    再强大的生命力,也无法在这种伤势下存活,除非它不需要心脏来供能,但这是不可能的,除非已经彻底褪去血肉生物的桎梏,晋升到另一种生物层面当中。

    高姆还差很多…它的进化,本身就是带着拔苗助长的味道的,影之国成就了这头恶兽的威名,却也葬送了它的未来。

    圣骑士的左手向后一挥,金色的火焰从他手指中洒出,然后在他身后腾起,燃烧,放佛要烧尽一切黑暗和罪恶。

    狄克的身体在那火焰的映衬下显得有些踉跄,跳动的银色雷电已经从他身体周围消失,他的右手也有一丝不正常的扭曲和剧烈的颤抖,尽管最后一击杀死了高姆,但是从天空,以那种究极的速度冲入高姆的身体里,那种瞬间的冲击力,还是差点废掉了他的右手。

    英雄阶的躯体强度,还无法承受这样可怕的撞击。

    神圣复仇者衍生而出的6只光翼也第一次没有因为时间耗尽,就轰然破碎,这也宣告了一个事实,尽管拥有MAX的圣能,但如果精力不够充沛,还是无法做到完美的控制,就如同水龙头一样,哪怕连接着无尽的大海,但水龙头的大小,就决定了狄克一次能喷洒出多少圣能。

    现在看起来,在面对高姆这样的生物的时候,狄克的圣能使用率,还是有些偏低,实际上,如果不是高姆因为狄克的第一击突袭就被打乱了神智,没有选择被动防御,而是主动进攻,利用它庞大的身躯和近乎全屏攻击的魔法喷吐来和狄克打阵地战的话,高姆不一定会输,而且依靠它强到让人发指的生命力,绝对能撑到返回影之国。

    而不是在狼狈逃窜中,被狄克抓住机会,一击杀死,实际上,除了刚开始那一击和最后斩断的第二只脑袋,狄克对高姆造成的其他伤势,在高姆转身逃跑的时候,就已经愈合的差不多了,只是看上去吓人罢了。

    或者说,这头畸形而强大的野兽,并不是输在了战斗力上,而是输在了心志和智慧上。

    圣骑士深吸了一口气,一边快速呼吸着,一边伸出左手,一把抓住了眼前不断收缩的影之国入口,那本该是无法触及的能量,但偏偏被狄克抓住,伴随着秩序和圣光以及雷电的跳跃,狄克的左手使劲向下一撕。

    “砰”

    一声轻响,一个永固在原地的黑色凹陷出现了,它依旧在不断的试图收缩,但它持续的时候,已经足够狄克往返两个世界了。

    他的身体向前一步,整个人就像是被卷入了黑色的风暴当中,就像是一片叶子一样,不断的旋转,转的他晕头转向,直到脑子里一片空白的那一刻,狄克眼前一亮,或者叫眼前一黑,就看到自己出现在了一个诡异的地方。

    影之国,死灵的国度,只有灵魂才会到达的地方。

    他站在深可及腰的污水里,那水面冰冷,孤寂,让人窒息。

    但圣骑士的第一反应是抬起头,看着远方的天空,那应该不叫做天空,那是无尽的碧绿色和黑色笼罩的天际,偏偏又不是纯黑色,或者是那种厚重的黑色,而是在黑色的云层之内又混杂着白色的光芒,但是白色的光芒同样不真切。

    在这种白色,黑色和墨绿色混合在一起的光芒中,显得这方天空越发绝望,而且看得时间长了,放佛所有视线都要被吸入其中,就像是…就像是深海的水波一样,就像是曾经狄克抱着拉格纳罗斯的火焰之核坠入深海,从那深海里仰望天空的视觉。

    光线,都被扭曲了,而且入目之处,一片迷雾混沌,就像是,真正的,充斥着死亡的海洋,而他就是被扔进海底,任由腐烂的死尸,这是个没有希望的地方。

    绝望如同可见的阴影一样,在狄克身边哭嚎,试图将其真正的拉入苍白安静的地狱里。

    这种没由来的感觉,让狄克甚至忍不住后退了一步,水波荡漾,然后咔擦一声闷响,从他身后的水底里传来。

    圣骑士回头,他的视线穿过水面,就看到自己脚下那碎裂的骸骨,灰白色的,不知道在这里浸泡了多久的骸骨,看着那骸骨阴森的黑色眼眶,狄克的神色毫无变化,他将脚收回,默默的握住了逐风剑的剑柄,在背后天神之力的气息弥散之下,那骸骨慢慢的变化,变形,最终变成了一个在水中诡异的扭动,长着扭曲的触角,和柔软紫色身体,还包裹着角质的诡异怪物。

    恶心的复眼里,布满了阴霾的,残忍的,疯狂的光芒,这时只有在最险恶的地方,才会诞生的腐烂之花,是世界恶意的堆砌,充满着对于造物主的嘲笑。

    甚至狄克觉得这玩意不比古神那些恶心的造物强多少,但让人感觉讽刺的是,这种生物,居然出自曾经的泰坦造物的手里。

    那是章鱼,或者叫鱿鱼,噩梦鱿鱼,只存在于影之国,或者是严重的被死亡能量侵染的海域里。

    “噗”

    带着一抹光芒的逐风剑在空中划过一道闪亮的轨迹,精准的将那噩梦鱿鱼从头顶斩开,墨绿色的血液在这污水里荡起了一朵花,远方水面开始泛起了涟漪,狄克知道自己必须走了,虽然不害怕那些猎食者,但是,他没时间浪费在这里。

    影之国有一套自己特殊的规则,和世界上的其他半位面,包括主世界的规则完全不同,一进入这里,狄克就感觉整个世界似乎都压在了他的身上,原本心念一动,就能布满整个逐风剑的圣光锋刃,眼下竟然被压缩到了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程度,而且需要狄克投入巨大的圣能才能维持。

    这里简直就像是为他量身打造的禁锢地狱。

    不…不单单是他,还有其他人,否则即便是奥丁无法行动,依靠他麾下那些英灵军团,也早就打破了影之界的大门,将海拉的克瓦迪尔拆得七七八八了。

    狄克的身体在水中向前移动几步,然后化身雷电,只是紫色的雷电刚刚出现,就被硬生生的挤了出来,圣骑士的身体狼狈的从天空坠下,差点直接摔入污水里,在即将落入水中的时候,狄克背后被压缩到只剩下虚影的光翼拍动,让他的身体向前冲了一段距离。

    光翼破碎,圣骑士终于站在了几乎完全由白骨和沉没的船只碎片磊成的大地上,他心有余悸的回头看了一眼那漫无边际的混沌海水,以及水面上漂浮的厚重迷雾,似乎感受到了那迷雾中传来的嘲讽的视线。

    那不是海拉…在她的国度里,她完全不需要藏头露尾。

    狄克知道自己大意了,在天神之力的加持下,他的愤怒飞速褪去,在影之国迎战海拉绝对不是一件正常人应该做的事情,最少他得想出一个好办法来对抗这无孔不入的,对圣光力量压制到了极点的只属于死者世界的世界规则。

    但还没等他想出一个大概,在前方的平静的海面上,四道黑色的龙卷风暴从海面上升腾而起,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这如同肮脏的镜子一样的海面上,就在这一刻掀起了狂风暴雨,冰冷如冰的雨滴从天空砸下,只是短短一瞬间,就将狄克淋成了落汤鸡。

    但他没有移动,在这种许久未曾有过的狼狈当中,他看着眼前翻滚的海水,看着那如同摩西分海一般,从中央隆起,向着两侧移开的海面,那是一座巨大的白骨王座,各个种族的白骨,垒起了那王座。

    在左右两侧的副手,是两条完整的龙脊骨,顶端则安放着一头不知名的庞大生物的头颅,而在王座下方,是一片白花花的骨骼,就像是建在白骨之山上庞大建筑,仅仅是看上一眼,就足以让人的脖子痉挛。

    黑色的闪电从绝望的天空中斩下,在那冰冷的豪雨中,附在王座上的海拉,眼神冰冷的看着拄着长剑,站在原地的狄克,这个曾经的泰坦造物的身体已经完全被扭曲了,她的上半身还能看到人型生物的影子,但下半身完完全全就是章鱼一样的九只触须,那是毁灭和憎恨,贪食和仇恨,一切黑暗的凝结,她青面獠牙,曾经美丽的脸变得如同恶鬼一般,那双冰蓝色的眼睛里毫无感情。

    有的只是嘲讽和仇恨。

    她肩膀上背负着断裂的船只,就像是嘲讽那些敢于在她的国度随意航行的莽夫。

    也许她遭遇了难以想象的背叛和厄运,但她回馈给这个世界的,却是更加阴森的寒意和恶意,如果奥丁预见到了这一切,在数十万年前,那个一意孤行的守护者,还会不会做出那样背叛的举动呢?

    狄克抬头看着海拉,在这一刻,面对死神,他没有绝望或者恐惧,他看着她,内心一片平静。

    尽管他知道,自己可能很难逃脱了,也许不会死,但绝对得付出很多,才能勉强离开这个地方。

    而且希望…渺茫。

    “你杀了高姆…你杀了我的宠物,那是我最喜欢的宠物…尽管它是个蠢货,但是…”

    海拉伸出一根手指,在空中轻轻一拨,一道黑色闪电斩向了狄克,伴随着海拉嘲讽而低沉的声音,

    “那是我的宠物,也只能死在我的手里!你越界了,圣骑士!”

    “砰!”

    狄克挥起一剑,将那黑色的闪电在空中斩碎,漫天豪雨当中,他看着从高处俯视他的海拉,嘴角咧起了一丝笑容,

    “哦。我越界了…那又怎么样?你要亲手干掉我吗?”

    海拉的眉角挑了挑,她伸出鲜红色的舌头,舔了舔狰狞的嘴唇,伴随着她眼睛的跳动,迷雾,无尽的迷雾从海面上升起,还有她隐入迷雾之内的声音,

    “你这样的灵魂,骄傲,怜悯,放纵,不羁,自由而又自以为是的正义,啧啧啧,多么美味,多么绝望…至于我会怎么对你,你不妨…猜一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