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9.阿格拉玛之盾(上)

19.阿格拉玛之盾(上)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维库人是个神奇的种族。

    你可以讨厌野蛮而粗鲁的他们,你可以肆意的谩骂他们的傲慢和无礼,但你不能否认这些维库人的强大,以及他们对于战斗的执着,他们的生命就像是火焰,追求的永远是肆意燃烧的那一秒种。

    在过去的时光中,海拉的克瓦迪尔和奥丁的瓦拉加尔进行过无数次战争,每一次战争都能催生无数可歌可泣的神话和英雄人物。

    但唯独这一次,这战争结束的很突然。

    按照维库人贤者们的诉说,神之战争一旦发生,没有数年的时间是不可能结束的,但这一次只持续到了2个月不到,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海拉就撤去了迷雾的包裹,将一切影之国的力量收了回去。

    这种情况让战士们很愕然,但他们很快就为这种停止找到了理由和借口:这一定是海拉看到了他们的勇武,觉得自己的那些邪恶仆从无法对抗这样勇士,才选择了“投降”。

    是的,这种不战而退,在维库人们看来就是投降,他们鄙视这种行为。

    但不管怎么样,战争结束了,这毋庸置疑,那些勇敢的战死者的灵魂,被充满荣光的瓦格里接引到了瓦拉加尔当中,那片时光永存之地,在那里,得到了更强大身躯的英灵,永远无休止的进行着宴饮,英雄们高声歌唱,拼酒,然后在奥丁的比武场里分出胜负,闲来无事的时候,还可以去神灵的猎场里,通过猎杀那些凡人根本无法对抗的野兽,来磨练自己的战技。

    他们和他们英勇的父辈们坐在一起大吃大喝,在战争到来的时候,则在奥丁的指引下战斗,这种生活在维库战士们眼里,就已经是真正的天堂了。

    那些幸存下来的武士,甚至还会羡慕那些在战斗中战死的同族,那意味着他们得到了奥丁的认可,而像神之战争这样的机会可并不多,也许终此一生,这些勇武的战士,都再没有机会能进入瓦拉加尔了。

    所以在遍布着死亡的战场上,幸存下来的维库人战士和那些即将回归英灵殿的英灵同族们拥抱告别,准备带着他们的祝福和战争留给自己的印记,回去自己的部落,期待下一次神之战的发生。

    但就在这一刻,一轮金色的小太阳吸引了所有战士的注意,那太阳紧随在迷雾消散的那一刻出现,还有地面的震动以及巨兽的嘶吼,就像是在这已经归于平静的战斗之后,另一场战斗再次开始。

    那是霍斯瓦尔德,影之国的入口,海拉的邪恶之地!那里发生的战斗几乎是立刻就吸引了那些维库人战士的目光。

    数百个强壮的维库人提着武器,跟着各自部族的勇士,从还遍布着血肉和硝烟的战场上朝着霍斯瓦尔德跑了过来,当他们看到几乎完全被摧毁的霍斯瓦尔德废墟的时候,所有人的脚步都变慢了。

    因为眼前这被影之国的力量笼罩了数万年的废墟,此时就像是被无法想象的攻击横扫过去了一样,之前阴冷的城市已经变成了一地瓦砾,之前那些遍布城市的死魂也彻底失去了踪迹,还有那些盘踞在黑暗中的邪恶生物,也不见了。

    似乎它们从未出现过。

    而且这里充斥着阳光一样的味道,这是就那道出现在天空中的金色阳光造成的,那种味道维库人们很熟悉,英灵们身上往往就带着类似的味道,那是神圣的味道,这里...被净化了!

    但这么大一座城市废墟,能在这短短几分钟之内被完全净化,这真的是凡人能做到的吗?

    维库战士们交换了一下眼神,彼此内心都有了一个答案,这是神迹!

    没错,肯定是奥丁大神不满意邪恶的海拉对于他的子民的亵渎,才亲自降下光芒净化了这里。

    空气中还弥漫着金色的光点,在眼光的照耀下,这片曾经的黑暗之地,显得异常绚丽,在这种肉眼可见的神迹的感召下,维库人们决定深入废墟,如果能找到一些证明“神迹”存在的东西,带回部落里,就更加能证明奥丁的伟大。

    尽管这伟大并不需要太多证明。

    不过当战士们进入废墟当中之后,他们倒是真的发现了类似于“神迹”一样的东西。

    高姆,这头传说中的影之国恶兽,他那巨大的,已经完全失去生命气息的身体,横置在废墟的最深处,那如同小山一样的身体倒在腥臭的血泊当中,那传说中每一次呼吸都要带走一条性命的巨兽,那狰狞的,标志性的三个脑袋,只剩下了还完好的那一个,另一个拉耸在它的身体上,那扭曲的角度表明这脑袋已经被砍断了三分之二,最后一个脑袋,在距离战场数百米的地方被发现。

    它死了...冰冷的尸体证明了这个足以让维库人的社会震动的事实。

    它的眼睛里已经失去了最后的神采,但那其中残留的恐惧,却足以让在场的维库人战士,联想到这头巨兽死亡之前的恐慌。

    高姆作为海拉的宠物,影之国的守门人,早已经被所有的维库人知晓,就连那些小孩,都知道高姆是世界上最恐怖的巨兽,在过去数不尽的时光当中,无数勇士试图在高姆身上取得自己的荣耀,但他们都失败了,他们都死了,死在了高姆的反击里。

    维库人一度认为高姆和海拉,就是影之国存在的实质性证明,甚至认为高姆就是影之国的一部分,是永远不可能被打败,更不可能被杀死。

    但现在,这个事实摆在了这些手足无措的战士们面前。

    它真的死了。

    当第一个勇敢的维库人勇士走上前,那涂满了战争油彩的脸上还带着一丝紧张,他举起手里的战斧,吐气猛喝,一斧子砍在了高姆的尸体上,即便是死亡之后,高姆的皮肤依旧坚硬,但失去了庞大生命力的加持,那之前根本无法被现世兵器破坏的皮肤,在勇士的挥砍下,出现了裂痕。

    而高姆依旧沉默,这已经证明了一切,高姆死了!影之国的守门人死了,于是,第一声欢呼响起,高姆的死亡,成为了这场短暂的战争里,奥丁胜利的真正实例,他们胜利了!

    于是,所有人都开始欢呼。

    他们将高姆的鲜血涂在自己身上,来试图获得“神灵”的赐福,在勇士们的指挥下,这些维库人从附近采集来了各种各样的物资,准备做一架大型的牵引装置,来将高姆的尸体运回部落,作为勇武和历史的证明。

    信使们带着高姆的牙齿出发,回去部落宣布这个伟大的消息,没准还会因为高姆的尸体最终归属权,发生一次大规模的斗殴,没有人去关注谁杀了高姆,除了奥丁,还能有谁呢?

    不过真正干掉了高姆的家伙眼下也没有时间去看看那些事情,一抹紫色的雷光刺破天穹,出现在了瓦拉加尔的入口处,雷光消散,狄克的身体踉跄了一下,他用逐风剑抵住了即将倒下的身体,弯腰大口的呼吸着现世的空气。

    他的右手捂在腹部,那里有一片诡异的伤口,那是影之国规则的残留和他身体里恢复正常的能量的对冲,并不难以忍受,但却会消耗他大量的精力,不过这种情况很快就得到了缓解,当他在被圣光包裹的地面上走出三步之后,那股隐隐作疼的痛苦已然消散。

    狄克的脸色还有些苍白,他的手里还捏着繁叶之影。

    是的,在纳格法尔号的幽灵炮弹落下来的时候,他竭尽全力的躲开了炸弹爆炸的地方,然后用繁叶之影进入了光线折射的状态,阿塔玛水晶又一次展示出了自己优良的特性,尽管在影之国规则的束缚下,这种敛息状态只持续了不到10秒钟,就被海拉掀起的能量震动击破,但在那一刻,他也找到了之前特意留下的两界通道,在海拉的力量彻底扩散之前,险之又险的从影之国里撤离了出来。

    不过海拉的力量还是撞击在了他的身上,但回到秩序世界,海拉就无法对狄克造成碾压一样的威胁了,所以这伤势并不致命。

    眼前是奥丁的英灵殿,准确的说,是英灵殿上空漂浮的苍穹要塞瓦拉加尔,英灵殿的一部分,这座苍穹要塞几乎完全由金色著称,在夺目的阳光披洒之下,这座到处都布满了翼状雕塑和各种神话战争浮雕的要塞,就像是漂浮在云端之上一样,在狄克前方的云端里,黑色的,钢铁制成的至高之门矗立在那里,璀璨星光的光芒在其中来回流动,恍如神迹一般。

    “咔咔!”

    两声武器交击的声音,守卫在瓦拉加尔宫殿门口的两名高大的维库人英灵,他们的皮肤散发着金银色光芒,冰冷的雷铸身躯,手握绑着红色绶带的长枪,交叉挡在了狄克的面前,他们身材高大,几乎是俯视着狄克,但伴随着狄克的靠近,他们的身体却开始颤抖。

    “英灵…钢铁维库人。”

    狄克看着眼前的英灵,这些拥有维库人灵魂的钢铁维库人,恐怕到永恒的死亡来临的时候,都不会知道,所谓的晋升,只是奥丁用泰坦设备,驱逐了他们的血肉诅咒,又给他们换上了一套钢铁维库人的身躯罢了。

    这些“英灵之躯”在泰坦守护者统治这个世界的时候,不知道制造了多少,最少在奥杜尔当中,那没有被激活的钢铁维库人的身体,根本无法用数量来计算,除此之外,还有意志熔炉和造物主引擎当中,也储存着海量的,没有被激活的钢铁维库人。

    不过狄克现在好奇的是,奥丁是用什么办法祛除掉血肉诅咒的?

    “你…你不能进去!奥丁…奥丁大神正在举行胜利的欢宴…你不能!”

    “嗯?”

    狄克从鼻坑里发出了一声质疑的声音,伴随着他的目光落在这两个仍然想要阻拦他的泰坦造物身体上,他们冰蓝色的眼眸里闪耀的光芒越来越剧烈,似乎是内心在做着某种艰难的抗争,但最后,3秒钟之后,他们收回了交叉的长枪,为狄克放开了道路。

    尽管只是暂代的大守护者的权限,却依然不是这种泰坦造物体系里,最下层的士兵可以抵抗的,狄克无法用权限压制海拉,是因为海拉目前的状态已经诡异到了无法用泰坦造物来衡量了,但是最少在秩序体系里,没有哪个低级守护者,能将自己的武器对准狄克。

    那是权限上的碾压,只要还处于这个体系,就必须要受到其钳制。

    狄克摇了摇头,将逐风剑背回身后,快步走向瓦拉加尔内殿,但是在这条洁白的,两侧布满了金色瓦格里雕塑和维库勇士的雕像的洁白长道的尽头,一个高大的身影正挡在那里。

    他有近5米高,穿着厚重的青铜色盔甲,手里拄着一把金色的,篆刻着魔纹的风暴大剑,背后还背着各种武器,腰上绑着一只骨质的号角,就像一个武装到牙齿的钢铁堡垒,他挡在这条洁白步道的最前方,在狄克最终停下了脚步的时候,海姆达尔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只有战士和英魂能进入这个地方…那么你是勇猛的战士,还是不屈的英魂?”

    “我谁都不是,让开!我要见奥丁。”

    圣骑士压抑着内心的怒火,左手摸上了背后参差不齐的剑柄,看着根本不为所动的海姆达尔,他的声音也变得冰冷起来,

    “或者我揍你一顿,我一样能见到他!我刚干掉一个守门人,也许我该再干掉一个…这样就不会有蠢货再拦着我了!”

    海姆达尔豁然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睛和那些钢铁维库人的冰蓝色不同,那是淡黄色的眼眸,让他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普通人,但这一刻,当灼热的怒气从他身体里升腾起来的时候,绝对没人会把他当成普通人,然后他将风暴大剑举起,竖在眼前,

    “你可以试一试…但这个尝试,代价高昂!”

    两个人的气息在这洁白的步道上碰撞,激起的小风暴将周围的白色云朵一扫而空,而且还在呼呼的继续扩大,直到另一个威严的声音加入其中。

    “好了…今天不再适合战斗,海姆达尔,将客人带过来…让我见见我那位老朋友,到底选择了个什么样的继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