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5.深入骨髓,无药可救

25.深入骨髓,无药可救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当你非常迷恋某种东西的时候,那种感觉叫“瘾”。

    这是源于内心的欲望和骨子里的需求,就像是吸烟,明知道不健康,但却怎么也无法停止。

    在魔法世界,这种瘾,有时候不但会损害健康,甚至会危及生命,连灵魂都无法幸存。

    比如魔瘾。

    魔瘾,准确来说,是对于魔法,魔力的渴求,所有的施法者都有或重或轻的魔瘾症状,但强大的法师会用坚定如铁的意志来克制这种魔瘾,一般来说,人类法师在这一方面做的非常不错。

    精灵法师们就要差一些。

    不是说精灵法师们的意志不如人类,这其实是个体质问题,精灵法师基本都是嗜魔体质,这种体质会让他们的魔法控制和魔法强度大大提升,但与之一起提升的,还有对于魔法的渴望。

    这种体质是源于万年前的上层精灵,当这些暗夜精灵的统治者们还是黑暗巨魔的时候,接近了永恒之井,并且被其中涌动的魔力逐渐改造身体,直到他们成为最初的精灵,嗜魔体质的隐患就存在于他们的身体里了。

    在艾萨拉女王时期,上层精灵们的魔法文明达到了极致,能用魔法完成的事情,他们从不屑与用人力完成,这让他们更加文明,却也让他们对于魔法的依赖更加严重,当时由于永恒之井的存在,这些源自星球最深处的纯粹魔力完全能够满足他们身体对于魔力的需求,自然不会酿成大祸,但是在永恒之井爆炸之后,这个问题却变得越发致命了起来。

    辛德拉精灵就是个极端的反面教材,他们甚至不得不通过汲取恶魔身体里的魔力,来维持自身对于魔法的渴求,最终把自己变得人不人鬼不鬼,就连阿坎多都没办法良好的治愈他们,只能将堕落最严重的那一部分精灵送到了伊利丹那里,接受恶魔猎手的改造。

    恶魔猎手之王对此很满意,辛德拉精灵对于魔能的高度适应决定了他们只要能咬牙挺过最艰难的时期,就能成为强大的恶魔猎手,但这对于精灵本身却不是一件好事。

    奎尔萨拉斯的高等精灵也有魔瘾症的存在,实际上,在原本历史里,凯尔萨斯的子民就是因为太阳井被毁灭之后,无法抑制自身对于魔力的渴望,大量堕落为失心者,这才逼的凯尔萨斯不得不铤而走险。

    而在这个历史里,凯尔萨斯得到了狄克的帮助,有惊无险的得到了阿坎多这种神物,总算将濒临毁灭的凤凰王朝救了回来。

    值得注意的是,不管是辛德拉还是奎尔萨拉斯,可都是当年上层精灵的后裔。

    而在破碎群岛,还生活着这世界上最后一批纯血的上层精灵,居住在苏拉玛的夜之子,夏多雷,他们在艾萨拉统治时期就居住在了苏拉玛这座艾萨拉王冠上的明珠城市里,按道理说,作为艾萨拉女王的忠实拥护者,在女王开始使用恶魔法力的时候,他们应该一起服从,但是,这些还算睿智的上层精灵,在那种情况下,选择的是拒绝。

    是的,苏拉玛的上层精灵没有参合到艾萨拉女王和起义的暗夜精灵的战争里,他们选择独善其身,在最终永恒之井大爆炸之前,和皇帝少昊一样,这座城市也用自己的方式,拯救了他们自己。

    他们用一颗名为阿曼苏尔之眼的神器,在城市之外撑起了巨大的紫**法结界,保护着整座辉煌的苏拉玛在那场天地崩裂的大灾难里幸存了下来,但是事情进行到这里,出现了一点点意外。

    那座护盾升起之后,就再未降下来,统治这座城市的大魔导师艾利桑德认为这样可以更好的保护她和这座城市的子民,然而…她忽略了一点,或者说,她根本不在乎。

    魔瘾!这个生来就伴随着精灵一族的身体里的恶魔,在这一万年里,已经彻底击垮了她的人民,甚至包括她自己。

    “哦,太阳在上,瞧瞧这里,多么华丽,多么壮观!”

    大法师罗曼斯坐在一艘夜精灵小船上,船头点缀着紫色的魔法灯,在城市里壮观而美丽的水道中航行,就像是在一座水上城市里遨游一样。

    卡德加没有回应,但从他不断看向周围建筑的眼睛里,也看到了一丝惊讶,人类是很难想象这些精灵在万年前最繁盛的时候,建立的那些不可思议的建筑物是多么的壮观,就连被毁掉的银月城,在保存完好的苏拉玛面前,也只能是小巫见大巫了。

    罗格里奥·逐星坐在小船的最后,沉默的用一把匕首,修剪着自己手里的羽箭,这个冷漠的独眼精灵对周围的一切都不感兴趣,他沉溺在自己的世界里,专注而又危险。

    他是负责保护大法师罗曼斯的,在真正的魔法大师上层精灵面前,以魔法为傲的辛多雷精灵,其实也算不了什么了,他们现在是弱势。

    苏拉玛继承了上层精灵所有建筑物的特点,高大,雄壮,威武,而且异常优雅,圆锥和柱体的白塔林立在这座深紫色的城市里,幽静的街道上也少有行人,而且布满了华美的灯珠,几乎每个街区都有精心布置的花园和交错的树木,看上去优雅极了。

    只是当所有人抬头的时候,都能看到那一层遮住了天空的紫色厚重的魔法护盾,它保护着这座城市,也使其内部的魔法浓度高到了一个让人几乎忍受的程度。

    卡德加甚至觉得,自己随手扔出一点火星,就能在这种魔法浓度之下,燃起一场大火,也不知道这些相貌古怪的上层精灵,这一万年来是怎么度过的。

    大概是看到了卡德加不断的在观察街道上行走的那些上层精灵,罗曼斯低声解释到,

    “看到他们瘦弱的脸和麻杆一样的肢体了吗?那是被大量魔力侵蚀的症状,还有他们蓝紫色的皮肤,这些上层精灵简直疯了,他们在这种高浓度魔力里生活了一万年,也许再过一万年,他们就要变成完整的魔力生物了,这太可怕了…”

    卡德加看了罗曼斯一眼,他低声问到,

    “在太阳井还存在的时候,你们不是也…”

    “不一样的。”

    伴随着船只的靠岸,辛多雷老法师整了整自己的长袍,从船上站起身,对卡德加说,

    “即便是在太阳井全开的时候,奎尔萨拉斯的魔力浓度,也未曾到达这里的三分之一,所有东西太多了,都不会是一件好事,魔力也一样。”

    说着,老法师用了一个形容词,“他们的魔瘾已经深入骨髓了…说实话,我对这场谈判的前景已经越来越不看好了。”

    卡德加无言的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在那河道边的街道角落,一个瑟瑟发抖的夜之子平民正蜷缩在那里,闭着眼睛,痛苦的用双手抓着手臂,似乎很冷,罗曼斯说那是魔瘾发作的场景,那个人快撑不下去了,但一路上,这样的景象卡德加最少看到了不止10次。

    在前往觐见大魔导师艾利桑德的道路上,卡德加不断的在思考,这座城市,到底是怎么样了,它怎么会落到这种程度。

    秩序大厅,这在卡德加看来是个很讽刺的名字,这座城市已经没有秩序了,不过这和他没有关系,所以他选择了沉默,拄着自己的守护者之杖,跟在大法师罗曼斯的身后,走入了那冠冕堂皇的大厅里。

    在这里,身穿奇特盔甲,手握魔剑的魔剑士守卫在走廊上,在走廊尽头,是一个高大,但却同样瘦弱的夜之子精灵,从他的装饰打扮来看,这似乎是一位首领,趾高气昂,那双眼睛里,几乎看不到一丝的尊重,似乎面对的,并不是和他一样的智慧生灵。

    “止步!外来者!”

    魔剑士首领伸出手,制止了众人的前进,他扫了他们一眼,低沉的声音说,

    “艾利桑德大人正忙于处理政务,没有时间见你们,但她看到了你们的请求,也给出了答复。”

    他从怀里取出一卷卷轴,丢给了卡德加,头也不回的说,

    “萨格拉斯之墓就在苏拉玛正南方的海面上,那座岛上除了恶魔什么也没有,这是你需要的地图,小心点,外来者,你这样羸弱的家伙,在那岛上很可能连一天都活不下去!”

    卡德加收好了地图,没有在于魔剑士的傲慢,然后他就看到那魔剑士叉着腰,看向了罗曼斯,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看到了这魔剑士眼睛里的一丝…嘲讽。

    “至于你们,啧啧,下层精灵,艾利桑德大人对你们的提议毫无兴趣,阿坎多拯救不了苏拉玛,我们也不需要拯救,有暗夜井存在,苏拉玛固若金汤,所以,带着你们的“善意”回去你们的穷乡僻壤吧…哦,对了,也许你们可以在苏拉玛逛一逛,夏多雷很慷慨,即便是面对你们这样卑贱的下层精灵。”

    “你…!”

    卡德加忍不住上前了一步,这魔剑士的口吻太欠揍了,但却被罗格里奥伸出的手挡住了,大法师罗曼斯更是深吸了一口气,握着拳头压制了自己的愤怒,然后扔下了一句话,大步转身离开。

    “但愿你们别后悔,夏多雷,魔瘾正在摧毁你们的身体和你们的意志,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

    “狗一样的发言!只有弱者才不敢接受魔力的赠予。”

    魔剑士大声对离开的罗曼斯说,“躲在你们的阿坎多那里瑟瑟发抖吧,记住我,我叫鲁尔,苏拉玛首席剑士,伸出你的手套,我们可以比一比看谁的意志会被击溃?”

    一路上的魔剑士,都和他们的首领一样,用嘲讽的目光看着这一行人,直到走出秩序大厅之后,卡德加愤怒的骂到,

    “简直是不可理喻的野蛮生物!他们对这些乱象就当做没看到吗?”

    和卡德加的愤怒不同,罗曼斯的反应很平淡,甚至有些平淡的过头了,“不要理会他们,真正的上层精灵就是这样,傲慢而又自大,尤其是他们中的统治者。”

    老法师叹了口气,

    “不过这样也好,我们算是尽到了我们的义务,阿坎多的拯救就留给还有救的人吧,他们,无药可救了!”

    罗格里奥·逐星没有参与到这场对话里,相反,他的左手一翻,一把流动着橘色和蓝色星光的战弓出现在了手上,斜斜的指向了三个人背后的阴影,在他拉开弓弦的那一刻,一根完全由光芒组成的箭矢,架在了这把华丽的过分的战弓上。

    “谁在那里!”

    逐星的独眼里满是肃杀,2秒钟之后,一个沙哑的声音从阴影里出现,

    “我看到了你们递交给艾利桑德的信函,我只是为了确认,你们真的拿到了阿坎多?那可以治愈魔瘾的奇迹之树?”

    罗曼斯扭过头,看着那个带着白色兜帽,从暗影里走出的女性夜之子,他修饰的非常漂亮的白眉毛挑了挑,

    “你又是谁,艾利桑德的仆从吗?”

    那个夜之子抬起头,还是那一张消瘦的有些恐怖的脸,她没有笑,很平淡的说,

    “这城市里不光有艾利桑德,我就是我,一个想要试试不同的生活方式的人,有兴趣去天涯酒馆坐坐吗?我对阿坎多的消息…有些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