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30.海拉的真正故事

30.海拉的真正故事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阿格拉玛之盾到手,感受着这片古朴的盾牌上传来的让人平静,让人安心的气息,狄克松了口气,却并没有转身离开。

    他看着奥丁走上钢铁王座的背影,沉吟了片刻,突然开口说,

    “你刚才问我愿不愿意统治世界,我说不愿意,是因为我不愿意统治一个没有任何庇护的世界,奥丁,你知道的吧?万神殿,已经...”

    奥丁的身体停了一下,他回头看着狄克,

    “原本只是猜测,但是看到你...我就知道,我最糟糕的猜测,成真了。”

    大概是狄克的话,勾起了神王的思绪,他干脆不再走上王座,而是盘腿坐在了地面上,在自己的下属面前,奥丁大概从未露出过这样的神情。

    很孤独,但又得咬牙坚持,他从身后摸出一个酒壶,银质的,非常精美的酒壶,他往嘴里灌了口酒,摸了摸自己岩浆一样的胡子,低声说,

    “其实在莱失踪的时候,我就意识到了事情不太对劲了。”

    “我虽然和莱彼此之间有些矛盾,但在管理艾泽拉斯这件事上,我们的态度是一致的,莱被泰坦赐予了管理世界的重任,他的性格也决定了他不可能抛下这件事,但他就那么失踪了,那十几年的时间,整个奥杜尔都乱成一团,提尔大概也意识到了某些不对劲,一直游离在奥杜尔之外,还有洛肯...那个叛徒!”

    奥丁的独眼里闪过了一丝厉芒,狠狠的说,

    “如果我的生命里有一件事情是让我最后悔的,那么绝对就是我放过了洛肯那个混蛋,在可怜的希芙死于意外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不对,但那时候我忙于研究影之国的规则,为我预料最坏的情况做打算,等到我发现真正的不对劲的时候,整个奥杜尔都站在了我的对立面上。”

    “希芙是托里姆的妻子?”

    狄克插嘴问到,奥丁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那是一位被泰坦制作出来的美丽守护者,托里姆赢得了她的芳心,但她在一次霜巨人的暴动中死去了,托里姆很伤心,那位掌控风暴和雷电的守护者,也从那时候起敌视霜巨人之王霍迪尔,守护者出面制止了他们的战斗,托里姆负气出走...但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洛肯干的,那个婊子养的杂碎!”

    奥丁的拳头狠狠的砸在地面上,坚硬的奥杜尔的材质制作的地面,被打出了一个冲击型的凹陷,

    “我要亲手杀死他,掐死他,抽出他的骨头,那恶心的阴谋家!”

    狄克拄着阿格拉玛之盾站在地面上,他看着奥丁,这家伙可是所有守护者的战争首领,除了提尔之外最强大的那个,他好奇的问,

    “那你为什么没有那么做?洛肯还不是你的对手吧?还有洛肯为什么会变成那样,你都不好奇吗?”

    “我很想那么做,相信我,在最后一场会议的时候,我甚至想要冲出座位,当场干掉那个恶心的家伙!但不能,其他的兄弟都在看着我,还有可怜的米米尔隆,他被一场爆炸毁去了躯体,当时连我也因为那是意外,在一番争吵之后,我离开了。”

    奥丁的情绪有些低落,这大概是他第一次表现出这样的神情,并不是因为狄克的此时的大守护者身份,而是因为狄克和他共同抱有着一个天大的秘密。

    心里有秘密的人,都是孤独的,奥丁更是如此。

    “我抛弃了他们,泰坦在上,我把他们留给了尤格萨隆,他们不是那个古神的对手,但我在他们最需要的时候,我因为愤怒而离开了...等我发现了一切都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晚了,那是很久之后的事了,海拉也背叛了我,那个睿智的,曾称呼我为父亲的孩子,她最终还是和洛肯站在了一起,屈服于她内心的黑暗。”

    “呋...一切都晚了,英灵军团成型了,但我失去了我的兄弟,我的女儿和我的责任,我辜负了泰坦们的期待。”

    奥丁闭上了眼睛,“莱对我也很失望吧?”

    “不,实际上,莱登主动要我来找我。”

    狄克将阿格拉玛之盾背负在背上,活动了一下手腕,对有些沉默的奥丁说,“莱登被自己的造物袭击,又被亚煞极的意志纠缠了数万年,直到最近才堪堪休息,他让我来找你,继续履行守护者的职责,他...对你比对他自己更有信心。”

    “实际上,在解决掉海拉之后,我就要去奥杜尔了,虽然这样说有点不恰当,但是我不希望我放出的是一个牢骚满腹的战争领袖...还有,对于海拉,你后悔过吗?”

    “后悔?”

    奥丁摇了摇头,“我知道我亲手将她转化为第一个瓦格里有多么的痛苦,但我不后悔,这是泰坦造物必须要承担的责任,穷遍奥杜尔,也只有海拉和她的姐妹们有这个能力长久的往返于影之国和现世,一面是她的感情,一面是这个世界的未来...所以我不后悔。”

    “海拉和维库人走的太近了,她甚至把自己视为凡人的一员,但我们不是...我们是守护者,灾难来临之时,我们得站在那些凡人面前,哪怕我再讨厌他们,我也要这么做,这是我的责任,也是海拉的责任。”

    “海拉认为我失去了感情,变得冷血,维库人也不愿意牺牲自己进入影之国,海拉为了他们而选择了和我对抗,她看上去像是受害者,但你现在也知道了这个秘密,你认为,在这种压力之下,我还有更多的选择吗?”

    奥丁摆了摆手,

    “她要恨,就让她恨吧,她最大的错误不是怨恨我,她不该被仇恨蒙蔽了理智,和洛肯联手,影之国的规则让那孩子变得扭曲,你说的也没错,是我害了她,也许当初,我该亲自履行这个职责。”

    “但你最少可以告诉她真相,告诉她你也是被逼得...至少,至少你们的关系不会这么恶劣!”

    “那样做有意义吗?”

    奥丁反问到,“万神殿毁灭的消息,甚至可以击溃莱的理智,你认为海拉能承受那个秘密吗?不,她不能...她甚至可能会因此坠落的更快,你是特殊的,狄克,你大概无法理解万神殿对于泰坦造物的意义。”

    奥丁坐回了自己的王座,体型变得巨大而威猛,他的独眼盯着狄克,似乎是警告,又似乎是劝解,

    “你明白吗?狄克,你也是守护者了,还是暂代的大守护者,当灾难来临的时候,你知道该怎么做吗?”

    圣骑士转过身,大步走向内殿的宫门,他随意的向后摆了摆手,然后又回过头,

    “我知道,相信我,我一直都是这么做的,对了,影之国的规则解除之后,你能离开这里了吗?”

    奥丁摇了摇头,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脚下,

    “除了我之外,其他人都可以离开,奥杜尔的能量羁绊在这里,洛肯他害怕我,怕到了骨子里,在没有解除那里的束缚之前,我只能待在这里,哪里都去不了。”

    狄克点头,朗声说,

    “进攻奥杜尔的时候,我需要你的英灵军团,你也知道那里残留的钢铁军团的数目有多少,我虽然得到了莱登的赐予,但那数量远远不够。”

    “可以!海姆达尔会帮你的,艾尔也会过去。”

    奥丁把玩着手里的冈格尼尔,伸出了一根手指,

    “我只有一个要求,我要洛肯,把他给我带到这里!我要亲自惩罚那个背叛者,让他生不如死!”

    圣骑士做了个OK的手势,然后大步走出了宫殿,化身一抹闪亮的光芒,消失在了彩虹桥上,奥丁靠在巨大的钢铁王座上,扶着冈格尼尔,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

    大殿里的空气一片安静,沉默的让人快要窒息,许久之后,伴随着奥丁的一声低吟,空气又开始流动,放佛连它们,也在畏惧这位首席管理者。

    与此同时,在风暴海湾蔑潮港的港湾里,灰色的浓雾将这个海港聚拢的严严实实,这里也是海拉的传统势力范围,居住在这里的维库人部落名为蔑潮部落,他们生活在迷雾笼罩的阴冷之地已经有数千年了。

    这些维库人是信奉海拉的异族。

    尽管海拉当年为了维库人的存亡和自由,与奥丁闹翻之后,被强行改造成了瓦格里,但是现在,在漫长的时光中,大多数维库人已经遗忘了海拉为他们做的一切,除了一小部分人还铭记着这一切,蔑潮维库人就是其中之一。

    他们像是崇拜奥丁一样,崇拜着海拉,因此被海拉赐予了可以在迷雾中随意行走的权力,而蔑潮港这里,更是肩负着一项非常重要的任务。

    它是海拉的那艘运送灵魂的战舰,纳格法尔号在现世唯一的港口,很长一段时间里,那艘战舰就是从影之国驶出,在蔑潮港停留,然后以一种奇妙的方式,游荡在神秘的地方,收取那些地方的维库人灵魂。

    安度因用自己的方法打听到了这个流传在维库人群体里的传说,普通人也许会以为那只是传说,但真正进入过影之国的小王子却知道,那不是传说...纳格法尔号是真实存在的。

    现在那艘船,就在自己不远处的海港里停靠着。

    只有进入那艘船,小王子才能获得再次进入影之国的机会,理智告诉他他得再等一等,但手里已经完全变样的真理守护者和誓言践行者却仿佛在催促他去做这件事一样,他无法抗拒这种使命。

    安度因躲在迷雾当中,在他身后有两具已经严重雾化的维库人尸体,从一击致命的伤口来看,显然刚刚死亡不久,淡淡的血腥味混杂在迷雾当中,这种雾气并不如影之国的雾气那么凶暴,没有规则的冲撞,只是看上去恐怖罢了。

    就在他深吸了一口气,准备潜入更深层的时候,一双大手从背后捂住了他的嘴,禁锢着他向后退去,安度因拼命挣扎,但无济于事,直到1分钟的奔跑之后,他才被放下来,然后第一时间扭头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人。

    维库人战士朝他咧了咧嘴,加文森特还是那么丑。

    不过旁边站着的微笑的狄克,却让安度因眼眶里的泪水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对不起,导师,我没能救出安薇娜...”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孩子。”

    狄克伸手揉了揉安度因的脑袋,他看着迷雾中的那艘船,双眼里闪耀的光芒让人不寒而栗,“是时候终结这个错误了,走!我们去找海拉算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