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39.恩其拉的终末(下)

39.恩其拉的终末(下)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3?(???s?lù26>?k??$f??#?1я???$?Y???3Q?_?A?GW??F???,这座城市是艾卓·尼鲁布王国的蛛魔们在北风苔原,也就是它们统治的边境,修建的一座城市,那些能够使用魔法的蛛魔们,用极其高超的技巧,在这座被白雪笼罩的雪原上,堆出了这座金色的城市。\r

    据说在以前的岁月里,在阳光直接照耀下,这座城市就像是黄金涂成一样,壮丽异常。\r

    但现在,这座城市却被阴冷的气息和厚重的冰层包围了,是的,这其中居住着整个北风苔原时光中的精英亡灵,就连厚重的,被拆掉的城市大门的过道里,都布满了巡逻的高大憎恶。\r

    也许是更靠近冰冠冰川的缘故,这里的憎恶显得更加庞大,也更具有攻击性,一团团墨绿色的空气在这过道中蔓延,让人厌恶,恶心的绿色气体在这座城市里到处都是,而眼睛里燃烧着亡灵之火的蛛魔,骷髅甚至是巫妖,构装生物,看一眼都让人眼晕。\r

    这是一座无法容忍生命存在的城市,一座已经死亡的城市。\r

    在城市最中央的内城区,分布着三座通灵塔,在三个不同的方位,那原来是蛛魔的贵族们居住的地方,现在却被改造成了用于指挥下级亡灵的通灵塔。\r

    高阶祭祀安多拉斯有些烦躁的在自己的痛苦尖塔里来回游走着。\r

    这是一个身穿红色法袍的高等精灵,但他枯瘦的脸,和双眼中闪耀的红色光芒,却证明了他的身份,这是个亡灵。\r

    他曾经是奎尔萨拉斯的一名法师队长,死在了天灾入侵的战斗里,后来撤回了诺森德大陆,被分配到了恩其拉圣城,作为高阶指挥官,参与对北风苔原的入侵。\r

    对于成为亡灵这件事,安多拉斯表示很遗憾,但是在全身心都被霜之哀伤控制之后,他倒是觉得这样也不算一件坏事,他拥有了无尽的时间来探索魔法的秘密,本质上来说,他变成了类似于巫妖一样的生物。\r

    这群研究魔法的家伙大抵都是这幅样子,一旦找到了更值得研究的东西,生命是否存在,已经毫无意义了。\r

    不过最近,安多拉斯还算愉快的亡灵生涯遇到了麻烦。\r

    首先是头顶上的浮空城里纳克萨纳尔的大人物接到了另一座浮空城塔尔拉玛斯坠落的消息,要求安多拉斯分出一部分士兵前往北风苔原东部查看,这都算不上什么,但另一件事情就让人很不愉快了。\r

    纳克萨纳尔的大人物大概是觉得受到了威胁,下令整个恩其拉的魔力都必须汇聚在纳克萨纳尔的浮空法阵里,以便保证随时都可以升空,这个命令的直接后果,就是,安多拉斯的魔法研究不得不停滞了下来。\r

    这让他越发狂躁,尤其是离开了自己心爱的实验室整整2天之后,\r

    “那个该死的杂碎!我要切碎他!我发誓!”\r

    安多拉斯暴躁的在苦痛通灵塔的地面上来回走动,在成为亡灵之后,他对于高等精灵的种种奢华也不再追求,这座通灵塔的角落里布满了蜘蛛网,还有一些随处跑的小蜘蛛,更远的地方扔着一些骸骨,那些他的试验品...死去之后懒得去扔,最后就变成了那副样子。\r

    这里简直恶心死了!\r

    安多拉斯枯瘦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狠色,他拄着自己的绿色法杖大步走向通灵塔之外,他打定了主意,要去纳克萨纳尔一趟,自己对于改良瘟疫的研究已经到达了最关键的时刻,怎么能在这会停下来?\r

    他怀里揣着一个紫色的卷轴,这是通往纳克萨纳尔的传统钥石的一部分,只有集齐了其他两个通灵塔的卷轴,他才能前往那座浮空城,所以在这之前,他还得去一趟鲜血和凋零通灵塔,不过那两个蛛魔倒是挺好说话,他们这个种族沉闷的性格,让他们基本上不怎么会理会安多拉斯和那位贵客的矛盾。\r

    不过就在安多拉斯即将走出痛苦尖塔的那一刻,这个高等精灵法师突然回过头,红色的眼睛紧紧盯住了大厅角落,他握紧了法杖,用生涩尖锐的声音喊到,\r

    “谁在那里!滚出来!”\r

    当然,也不只是警告,还有随手甩出的一道硫磺烈火,在成为亡灵之后,身体里的能量更偏向于暗影和冰霜,但对于足够强的法师来说,其他系别的魔法也不是不能用,比如安多拉斯这种。\r

    但一个能在他眼皮底下潜伏这么久的刺客,又岂能是弱手?\r

    陶矢的身影在硫磺烈火扑过来之前,就从藏身的地方跳了出来,在头顶和旁边的墙壁上两次借力,轻盈的落在了地面上,她手里握着金色的荆棘刺剑,身上的皮甲换成了一套灰黑色的龙鳞甲,她的眼睛咪了起来,嘴角还有两颗小巧的獠牙探出。\r

    这敏捷的熊猫人刺客看着眼前的安多拉斯,就像是发现了猎物的猎手。\r

    “哇哦,一头熊人!”\r

    安多拉斯左手里的火焰涌动着,散发着炽烈的高温,这个高等精灵在成为亡灵之后,似乎变成了狂妄的性格,他看着陶矢,枯瘦的脸上闪过了一丝不屑,\r

    “什么时候,你们这些野兽也能光明正大行走在大地上了?滚回去抓兔子吧!”\r

    他手里的烈焰分开三股朝着陶矢抽打了过去,熊猫人刺客不断后退,而安多拉斯则更加猖狂,\r

    “瞧瞧,当你从阴影里被我发现的时候,你就死定了!你的脑袋会被我挂在恩其拉城墙上,警告那些愚蠢的外来者!这片大地属于天灾!永远!”\r

    “你真是太聒噪了!”\r

    陶矢的身影一闪,出现在了另一个方向,但她不但没有进攻,反而将刺剑挂在了腰间,那张柔和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嘲讽,\r

    “你应该看看身后!”\r

    安多拉斯没有机会回头了,因为一把由铁炉堡大师手制,达拉然法师附魔的暗色刀轮已经在他脖子上闪耀开来,伴随着那具失去了脑袋的尸体砸在地面上,失去了控制的硫磺烈火第一时间将那尸体完全包裹了起来。\r

    仅仅是几秒钟,被焚烧的尸臭的味道就充满了这座通灵塔,娜莎掂了掂手里的紫色卷轴,对陶矢做了个撤退的手势,两个人消失在了这黑暗的大厅里。\r

    几乎是同一时间,其他两座通灵塔里的死灵领主也被守望者和刺客们联手干掉,恩其拉圣城的亡灵同时失去了三个首领,几乎实在瞬间就暴动了起来,与此同时,伴随着三道冲入天空的烟火,地面的震动声也从恩其拉东南方的大地上响起,莫格莱尼亲自带队,血色十字军和白银之手,银色黎明,这三个圣骑士组织第一次全体出动,披着战甲的战马在雪原的地面上奔踏着,将厚重的大地上的积雪踩踏的如同一场移动的暴风雪。\r

    从天空看去,整个地面上都出现了一股金色的铁流,在漫天飞雪中,直指恩其拉的外墙,一群在恩其拉雪原上觅食的长毛象被惊动了,惊慌失措的向着四面八方奔逃,还有那些游弋在雪原上空的秃鹫,也被这弥漫的杀气震慑,惊慌失措的向着天空拍打着翅膀。\r

    莫格莱尼身穿重甲,手里高举着流光一样的灰烬使者,他的小儿子跟在他身后,手里也握着血色弥漫的灭战者长剑,在他们身后,是坚毅的洛丹伦的圣骑士,经过了分裂,误会甚至会敌对的互相伤害之后,这三支圣骑士再次合流。\r

    他们的信念仍然不同,但当他们联合在一起的时候,已经没有什么能阻止这支钢铁洪流的前进了。\r

    “给我...破开!”\r

    距离城墙还有数百米的距离,老骑士挥起手里的流光重剑,狠狠向下劈斩,一道贯穿天地的光刃从天而降,精准的斩在了恩其拉圣城城墙的正中心,伴随着地面的跳动,那被斩碎的飞沙走石涌动到天空,那一段城墙和背后混乱的亡灵,都在这炙热的光芒中被彻底毁掉。\r

    伴随着骑士团的冲锋,在阵地之外的侏儒工程师们,也开始快速的转动那些巨大的,黑色的钢铁火炮,将其对准了天空中已经开始移动的浮空堡垒纳克萨纳尔,在三天前的侦查结束之后,莫格莱尼就从老弗丁那里借来了这支侏儒炮兵,也是他们,在东部的战争中,用防空炮硬生生的轰破了浮空堡垒塔尔拉玛斯,现在,他们需要重现那一次的奇迹。\r

    侏儒的领袖,菲兹兰克少校手里握着望远镜,仔细侦查之后,对跃跃欲试的侏儒们喊到,\r

    “好了好啦!小伙子们,坐标87,90,65,都给我瞄准了打!好好教训那些该死的亡灵!”\r

    伴随着菲兹兰克的左手挥下,数十座被固定在地面上的防空炮同时开火,灼热的弹丸飞出炮膛,其中绝大部分都打中了纳克萨纳尔,但由于有了塔尔拉玛斯的教训,这座大号的浮空堡垒在未启动的时候也开启着魔法护盾,所以这些装满了烈性火药的炮弹爆开之后,并没有伤害到纳克萨纳尔的主体。\r

    不过这些炮弹的爆炸,却硬生生将浮空城市酝酿的反击打断了。\r

    站在纳克萨纳尔指挥中心,顶部平台上的玛维恩也被这震动弄得踉跄了一下,他恶狠狠的看着已经冲入了混乱的恩其拉圣城的圣骑士,又看了看毫无反应的三颗通信宝珠,这个阿尔萨斯的侍卫队长狠狠的甩了甩手。\r

    圣骑士们突袭很精准,就像是一只大手,卡在了玛维恩的脖子上,整个过程很迅速,就算这个高阶亡灵领主,现在就开始收拢亡灵军队,估计也来不及了。\r

    玛维恩看了一眼已经彻底被切开的战场,朝着背后那些诅咒法师喊了一声,\r

    “撤退!回龙骨荒野!给艾卓·尼鲁布的蛛魔发消息,让它们以最快的速度在冰封河岸集结!我要让这些圣骑士有来无回!”\r

    几分钟之后,又挨了一轮炮击的纳克萨纳尔终于艰难升空,不过就在玛维恩收回目光的那一刻,一道犀利的破空声就像是破开空气一样,迅速的洞穿了整个纳克萨纳尔周围厚重的魔法护盾,出现在了他的眼前,这位高阶领主只来得及低了低头,就听到乓当一声。\r

    他头顶上的萨隆铁盔被那一道光箭击飞到了空中,又摔在了地面上,坚硬的表面已经被击穿。\r

    这惊世骇俗的一击让玛维恩那颗早已经不再跳动的心放佛又感觉到了恐惧,他抬头看去,在遥远的雪原边缘,一个传送门正屹立在那里,一个冷漠的高等精灵手里握着华丽的战弓,刚才那一击就是他射出的。\r

    那精灵带着一个黑色的眼罩,仅剩的独眼里闪耀着猎手的冷光,他似乎对玛维恩逃脱了这一击感觉到不满,正要拉开弓弦,射出第二箭。\r

    玛维恩急忙后退,他可不想尝试一下第二箭,但身后传来的利器洞穿身体的声音又让他忍不住回头,那是披着墨绿色刀刃披风,手握刀轮的守望者,还有一个穿着龙鳞甲的熊猫人刺客,她们脚下,是那些操纵纳克萨纳尔的诅咒法师。\r

    在他扭过头的时候,最后一个法师被守望者割断了喉咙,无一活口。\r

    “噌”\r

    玛维恩抽出了腰间的寒冰双刃,伴随着黑暗魔力的涌动,十几具冰冷的尸体从玛维恩身边站起,他枯瘦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狞笑,\r

    “要在这里打一场吗?你们可挑错了对手!”\r

    “哦...那就由我来做你的对手吧,玛维恩,老朋友!”\r

    万里晴空之下,紫色的雷电流窜,听到那个记忆中熟悉的声音,玛维恩所有的情绪都消失了,他扭过头,看到了那个拄着雷电四溢的异形长剑,披着蓝白色毛绒大氅的身影。\r

    那双眼睛还是如同他记忆里一样普通,但其中散发的光芒,却让人不敢直视。\r

    “狄克...你终于还是来了,这个舞台少了你怎么行,可惜...我可能看不到结尾了。”\r

    “不要担心,玛维恩,你不会想看到天灾一败涂地的场面的,我会给你个痛苦...以回忆的名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