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亡者归来

2.亡者归来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冰冠冰川,这是一座漂浮在北海之上的巨型浮冰,它的面积比得上暴风王国最大的行省,已经变成了一块真正的陆地。

    但这是这个世界最恶劣的地方,不仅仅是环境,这里弥散的黑暗能量异常活跃,活跃到了正常的生命,根本无法在这块大陆上生存下来,而在耐奥祖的灵魂混杂在坚硬的寒冰中坠入这片大地之后,另一种邪恶就被唤醒了。

    在这个该死的黑暗之地。

    在冰冠冰川的最南端,一片荒凉的山脉被推平,在那地面上,修建着几乎环绕整个冰冠冰川的厚重城墙,黑色的,冰冷的,只在诺森德的土壤里才有产出的萨隆邪铁,一种对于黑暗能量延展,而对于光明能量抗拒的奇异金属,在当初耐奥祖的命令下,无穷无尽的,这片大地下被唤醒的那些亡灵,不知疲倦的挖掘着萨隆邪铁,送入位于冰冠冰川南部的熔炼场融化,砌成了这样的厚重城墙。

    这里所有的建筑都是尖锐的,高耸的,充满了攻击性的,蓝色的冰霜光芒在这些城墙上蔓延,拒绝着一切外来者的进入。

    而在这城墙的两道起点的终端,是一座高耸入云层的黑暗高塔,就像是刺入天空的黑剑,锋利的让人无法直视。

    它有被融化的痕迹,那是当年从天而降的光芒击中耐奥祖的寒冰的留下的痕迹,那一击差点打垮了整个天灾军团,但它们还是挺过来了。

    高塔的顶端,寒风汇聚,风雪摇曳,这是一个大平台,在这里几乎见不到萨隆邪铁的痕迹,是天然形成的平台,被雕刻成了一道道环形向上的阶梯,在那如骨爪一样刺向天空的平台中心,一整块寒冰被塑造成了王座的样子,而一块蔚蓝色的寒冰,正放在那王座之上。

    寒冰的表面落满了厚重的雪花,几乎掩盖了这冰冷的寒冰的表面,这里几乎没有生命存在,也根本不可能有生命存在,站在这里,可以俯视整个冰冠冰川,就像是世界的顶点,普通人哪怕接触到这里的寒冷空气,都会被冻成冰块,连1秒钟都用不了。

    突然,寒风停止了,雪花也停止了,整个世界都仿佛在这一刻按下了暂停键,不知何处而来的寒风,将那王座上的寒冰表面的雪花吹开,露出了蔚蓝色的冰块本体,一丝丝触目惊心的裂痕,在那寒冰表面蔓延着,就放佛,这块晶莹的寒冰,曾经被打碎了一样,让它看上去有些丑陋。

    但偏偏这种裂开的痕迹,却又给这块浑圆的冰块增添了一丝锋利,和意外的厚重。

    “咔...咔咔咔”

    轻微的破碎声从这冰块内部响起,就像是蜘蛛爬过地面的声音,又像是无数的小虫啃咬的声音,在这寂静当中,让人意外的有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而那个被冰封在这寒冰当中的人影,那带着冰蓝色的统御之盔,那是一顶半覆式的头盔,冰蓝色带着黑色的表面,闪耀着冷漠的光芒,在最上方,如同王冠一样,分裂出了五道如刀刃一样的尖刺,还有精致的骷髅坠饰。

    在王冠和头盔的接壤处,镶嵌着一块蓝色的泪滴状宝石,其中闪耀着整个世界的光芒,那颗宝石的来源已经无人知道,但不管是耐奥祖,还是阿尔萨斯,都是通过那宝石来控制整个亡灵天灾的行动。

    头盔下方的眼眶里,本是两抹紧闭的目光,在这一刻,那眼睛慢慢张开,露出了其中冰蓝色的冷漠双眸,然后在下一刻,两抹蓝色的冰焰流光,在他的眼睛边缘出现,渲染,然后流向两边。

    似乎是代表着某种意志的复苏。

    他坐在王座上,左手搭在王座的扶手上,而右手握着那把魔剑的剑柄,骷髅和羊角的装饰,还有点亮的七颗符文,蓝色的剑身,在那双眼眸睁开之后,这把剑也在轻微的震动着,似乎在为了自己的苏醒而喜悦。

    阿尔萨斯透过眼前破碎的冰层,他看到的不是他的脸,而是一张兽人的脸,那是耐奥祖,第一代巫妖王的影像,在他的灵魂被基尔加丹带走之后,他的力量还留在王座里,那是他留给阿尔萨斯的馈赠。

    两个世界的同行者,一个狡诈而残忍,另一个曾经正义和光明。

    他们在一起,组成了巫妖王,真正的巫妖王。

    耐奥祖的影像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强大的力量顺着寒冰涌了上来,将那倒映在冰块上的影像彻底撕碎,露出了阿尔萨斯那毫无感情的双眼。

    “咔...咔咔!”

    更快速的破裂声从王座之下升起,最终,在整个冰层的每一处,都充斥着裂痕的时候,整个冰块轰然破碎,将其中阿尔萨斯的身体彻底露出了出来,他穿着和统御之盔风格完全一致的萨隆邪铁制作的盔甲,布满了骷髅和黑色荆棘花的装饰,在双肘,膝盖,脚部和胸口的位置,精心雕刻的骷髅眼中有流动的光芒。

    “呼”

    阿尔萨斯从王座上站起身,他拄着霜之哀伤,大概是长久的沉睡,让他的身体显得有些晦涩,又也许是因为强大的力量让他有些无所适从,但不管阿尔萨斯此时心情如何,都改变不了,从他苏醒的那一刻起,整个世界最顶级的生物行列里,又要增添一人了。

    他将霜之哀伤拄在身前,抬头看着天空中停滞的雪花,伸出手指,轻轻一晃,天空中的雪花徒然落下。

    “呼...”

    阿尔萨斯抬起脚,踏入厚重的落雪的第一步,无形的力量将身前平台上的落雪完全拨开,并不是吹开,而是像是某种更高级的力量,将它们平滑的分开,巫妖王伸出手,在自己的腰腹部轻轻一抹,一团已经干枯的血肉组织被他抓在了手里。

    在沉睡的那一段时间,他感觉到了,就是这么个小东西在帮助他,更快的将耐奥祖留在王座上的力量吸收,融为一体,他能感觉到,这团血肉里蕴含着另一种强大生物的组织,他能感觉到其中混沌的力量。

    而且这力量也不止一次试图引诱他彻底从黑暗堕入混乱...可惜它低估了阿尔萨斯的意志。

    “克尔苏加德...”

    阿尔萨斯默念着这个名字,然后将那干枯的血肉组织随手一扔,那东西飘落在空中,被无形的力量冻结,然后在阿尔萨斯的注视中,彻底的碎成了冰沫,看上去就像是最美丽的白色雪花。

    “毫无意义!”

    巫妖王收回目光,他大步走向前,每一步都会让身体的凝固变得轻松,在最后一步踏上阶梯的时候,他已经和常人无异了,黑色的绒毛大氅在他背后吹起,让他的身影看上去分外高大。

    而当他走下那阶梯之后,天灾军团强大的亡灵领主们,正在下方的大厅中等候着他们的主人。

    诅咒教徒的新首领,亡语女士,在克尔苏加德带走了大部分诅咒神教的势力之后,留给亡语者女士的,是一个很破烂的烂摊子,不过好在文明世界从不缺少走投无路的恶棍,她大肆从恐怖图腾,黑石兽人以及海盗和黑暗世界招收下属,虽然质量和克尔苏加德时期差很多,但最少数量已经恢复了原本的水平。

    亡语者女士身边的是天启四骑士的首领,库尔塔兹领主,他身后跟着孤零零的达索汉,在谋夺莫格莱尼的行动失败之后,在纳克萨玛斯的坠落里,他们还损失了瑞文戴尔,现在天启四骑士已经名存实亡了。

    天灾军团的首席瘟疫大师,普崔塞德博士,这个家伙来历神秘,但可以肯定的是,在耐奥祖时期,他就已经投奔了巫妖王,而且这是个制作瘟疫的天才,他最近在研究恶心的软泥瘟疫,杀伤力巨大。

    还有阿尔萨斯的亲卫队长,皇家侍从法瑞克,那是对他最忠心耿耿的追随者,丛洛丹伦到诺森德,法瑞克几乎跟着阿尔萨斯打了每一仗,他也许不是实力最强的,但绝对是对阿尔萨斯最忠心的那一个。

    灵魂熔炉的管理者,众魂之父布隆亚姆,这家伙是个研究灵魂很深刻的魔法师,驻守在冰冠堡垒的灵魂熔炉,负责为阿尔萨斯制作石像鬼,以及为憎恶之类的构造生物注入灵魂,还有管理那些被霜之哀伤控制的灵魂。

    萨隆矿坑的天灾领主泰兰努斯,这个家伙本来是洛丹伦的将军,死后为阿尔萨斯控制着整个萨隆矿坑,是亡灵天灾武器和护甲以及熔炼厂的保护者。

    还有一位全身覆盖着黑色法袍的神秘人,没人知道他来自哪里,也没人知道他是谁。

    然后是一个高等精灵的亡灵法师,达尔坎,那个背叛了奎尔萨拉斯的家伙,他崇拜的是恶魔而不是亡灵,但是在海加尔山的失败之后,恶魔军团抛弃了这个可怜的家伙,阿尔萨斯杀死了他,却又赐予了他新的生命,来为巫妖王继续战斗。

    在这些首领之后,还有高大的玛洛加尔领主,博士那面目可憎的宠物,还有泰兰努斯麾下的高阶监工。

    最后是一个跪在地面上,瑟瑟发抖的,穿着肮脏的盔甲,头发散乱的年轻人类。

    雷诺·莫格莱尼...一个叛徒。

    “哦,瞧瞧这是谁...我忠诚的雷诺卿,即便是其他人都背叛了我的情况下,你依然千里迢迢的赶来效忠于我吗?”

    阿尔萨斯没有理会已经凋零了很多的天灾军团的领主们,他拄着霜之哀伤走到了雷诺身边,伴随着他的靠近,畏惧的雷诺,全身就像是被无形的能量拉紧,升空,最后被束缚在了阿尔萨斯面前。

    他想要说话,但嘴巴已经被能量封印,只能以求饶的眼神看着阿尔萨斯,后者放佛看懂了他目光里的哀求,他轻笑一声,举起了手里的魔剑,优雅的就像是以前那位王子殿下。

    “好吧,为了这份“忠诚”,我赐予你力量!你会成为我的死亡使者,雷诺·莫格莱尼,记住了,你只有这一次机会!”

    “噗”

    魔剑洞穿了雷诺的胸口,强烈的蓝色光芒在雷诺身体上来回跳动,让这个人类骑士无法抑制的颤抖着身体。

    他的丑态让阿尔萨斯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巫妖王转过身,看着自己麾下的领主,

    “玛维恩,瑞文戴尔,阵亡者太多了...准备好转生仪式,让我的战士们归来!”

    “告诉阿努巴拉克,集结艾卓·尼鲁布所有的蛛魔!去猎杀,去捕食!”

    “转告那些维库人,我记得那个家伙叫伊米隆...我会赐予他们第二次生命,让他们为我而战!还有那些达卡莱巨魔!”

    “曾经任我们宰割的敌人已经入侵了我们的领土...但这也没什么,集结我们的大军!让他们知道,什么叫血流成河!什么叫闻风丧胆!”

    “亡灵!天灾!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