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7.强行征召

7.强行征召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平静的凄凉之地上,一场别样的“野炊”正在进行着。

    坦白来说,玛瑞斯并不喜欢自己这一次的使命,放下前线的战事,专程来凄凉的大地上寻找一个兽人,这怎么算不上一个美差,准确点说,他更不喜欢这种和战争无关的事情,尤其是和亡灵的战争。

    但他还是来了,隐秘通途已经从某种渠道得到了第一手的消息,纳萨诺斯·玛瑞斯,这个新晋的成员,因为战绩彪炳,技巧娴熟,所以被选为了隐秘通途的代表,参与到让人激动的“破冰”行动里。

    这对于玛瑞斯来说,简直是无上的荣耀,不仅仅在于可以实现他手刃阿尔萨斯的誓言,更重要的是,这代表着世界上最好的那一群猎手,对于自己的肯定。

    当一个人到达某一个高度之后,金钱和地位已经无法带来满足的时候,得到肯定就是一件让人愉悦的事情。

    但对于玛瑞斯来说,这只是个开始,因为其他的一些事务,隐秘通途可没办法抽出足够的人手给他,所以他得自己找队友。

    然后他就来到了这里,不仅仅是因为雷克萨是他进入秘银通途的引路人,更重要的是,如果说孤身作战的时候,有谁能让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猎手感觉到安心,那必然只有那么几个人,而雷克萨,就是其中之一。

    这和种族无关,纯粹是实力上的认可,以及对于品格的肯定。

    待他说明了来意,雷克萨的表情是有些慵懒的,他将手撑在下巴上,左手翻了翻眼前的烤肉,香味传出,然后将其递给了玛瑞斯,兽王拍了拍大棕熊米莎的脑袋,丢给它一块烤肉,然后才说,

    “真的确定是要对抗巫妖王,而不是因为一些乱七八糟的原因吗?”

    玛瑞斯点了点头,将手里的烤肉放在了瞪圆了眼睛看着他的豪猪霍弗身前,野猪满意的哼了哼,叼着烤肉走到了一边。

    “当然,瞧瞧这个,这上面还有你们的萨尔酋长的印信,你总该相信他吧?”

    纳萨诺斯从怀里取出了一封信件,递给了雷克萨,在对方一边看的时候,他介绍到,

    “这种信函在整个世界之内,只向每个势力发出了3-5份,联军这一次是下了血本了,高层的头脑还是很清醒的,我们和亡灵打消耗战,根本不是那些家伙的对手,想要赢,就要出奇制胜!他们需要艾泽拉斯最锋利的刀加入其中,我们也是其中之一。”

    雷克萨仔细的看完了那信件,将其还给了玛瑞斯,沉吟了一下,

    “还有谁?你刚才说是3个人,我们两个之外,还有谁?”

    兽王用手里的斧子修剪着指甲,看了玛瑞斯一眼,“提前说好,我不和猎物一起行动!”

    玛瑞斯摆了摆手,

    “怎么可能是猎物?本来我打算邀请我的导师,风行者家族的希尔瓦娜斯女士,但导师她最近的状况…恩,让人担忧,所以我选了另一个家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可能比我的导师还要优秀。”

    雷克萨这才来了兴趣,“比希尔瓦娜斯女士还要强?难道是最近风头很盛的罗格里奥·逐星?那个银月将军?”

    “不不不!不是他,他另有任务,我找的是耐辛瓦里,赫米特·耐辛瓦里。”

    纳萨诺斯耸了耸肩,“你要知道,那老疯子去了索拉查盆地狩猎,结果差点杀死了巨魔的豹神的配偶,为此惹上了麻烦,联军出面帮他解除了麻烦,但作为交换,他得履行自己的一分职责。”

    “仅仅是因为责任?”

    雷克萨怀疑的看着玛瑞斯,“我可不认为联军高层能困住赫米特那个老疯子,估计那几个大骑士亲自出手差不多,还有,那个老疯子不是宣称自己从不加入任何阵营的任何战争吗?”

    纳萨诺斯拍了拍手,站起身,转身如叶子一样跨上了自己的战马,“任何人都有爱好,赫米特也一样,除了狩猎之外,我们拿出了他无法拒绝的诱惑,总之那个艾泽拉斯唯一一个能在3000米的极限距离猎杀巨龙的老疯子加入了我们,你要不要来?”

    雷克萨也站起身,将自己脖子上的吊坠解下来丢给了玛瑞斯,

    “帮我报名,我处理掉这里的麻烦之后,就坐船去诺森德。”

    “什么麻烦?需要帮忙吗?”

    “一头偷偷摸摸的藏在这里的恐惧魔王罢了,我一个人搞的定,等我的好消息吧。”

    就在雷克萨和玛瑞斯相谈甚欢的同时,远在诺森德的嚎风海湾,这座遍布着森林和河流的肥沃之土上,兽人的西部要塞旁边的河流里,一个年轻人正在休息。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躺在小河边的草地上,手里捏着一些红色的果子,时不时给嘴里扔一个,品味着那种涩涩的甜甜的味道,看着头顶蓝色的天空,他忍不住回忆起了当初在破碎的德拉诺的纳格兰草原上的那些日子。

    那时候整个氏族都过的很辛苦,歌亚祖母很有智慧,但氏族里都是些年轻人,总是会惹出这样那样的事情,尤其是经常和哈兰的尼库雷们发生冲突,每一次都要歌亚祖母上门道歉。

    加尔鲁什并不害怕那些高大的德莱尼人,但他却不想看到老迈的祖母因为他的鲁莽而生气的样子,所以他每一次都会克制自己的力量,陪着老祖母钓鱼,或者听祖母讲过去的故事,那些日子每天都要干很多活,走很远的路去狩猎,但大家都很开心,很满足。

    每一次和那些不怀好意的对手作战胜利之后,老祖母总是会拿出不多的美酒让大家畅饮,那围着篝火唱歌跳舞的日子,真的让人很怀念。

    这倒不是说来艾泽拉斯之后的日子不好过了,萨尔酋长对他们很好,萨鲁法尔霸王也把他们几个当成自己的孩子看待,虽然肤色不一样,但大家在奥格瑞玛也没有受到歧视,最重要的是,这里的食物充足,不用再每天去狩猎,而是可以把所有的时间都用来打磨武技。

    不过加尔鲁什也有自己的烦恼,他得面对那个自己一直在刻意回避的男人了。

    他的父亲,格罗姆·地狱咆哮。

    小咆哮还记得自己小时候,经常会因为父亲的话题和别的兽人小孩打架,因为那时候,他父亲在德拉诺世界的名声很差,格罗姆是第一个喝下恶魔之血的兽人,有很多人认为,就是格罗姆带着整个兽人部族走向了堕落。

    所以在小咆哮心里,他的父亲其实是个很糟糕的家伙,是个屠夫,是个坏蛋,他把这种思绪埋在心底,实际上,如果不是有歌亚宗母的保护,小咆哮很可能早就跑出了氏族,当一个流浪兽人了。

    但是事情是有转机的,就在小咆哮14岁的时候,一个背着大斧头的人类角斗士来到了纳格兰大草原,在雷加的带领下,他见了歌亚宗母,和宗母谈了很久,然后小咆哮被领进了帐篷,看到了那个黑发的人类,以及那把被他拿在手里的斧头。

    那是他父亲的斧头,血吼,战歌氏族的酋长之手。

    那个叫拉戈什的人类告诉了他他父亲的故事,那个他从未见过面的人已经死了,死在了另一个世界,死在了和恶魔的战斗里,拉戈什告诉他,格罗姆并非人们想象的那样,是个屠夫,他是个英雄,他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找到了自己的救赎。

    拉戈什是来归还血吼的,这个黑发人类告诉他,另一个朋友委托他将这斧头交还给他,但加尔鲁什需要接受一个试炼,一个来自拉戈什的试炼。

    小咆哮选择了接受,兽人从不畏惧挑战,最重要的是,他第一次对于自己的父亲有了另一个印象,他觉得他得为他做些什么。

    “拿着它,然后对它发誓,永远不会用这把英雄的武器,做不荣耀的事情!”‘

    拉戈什这样告诉他,加尔鲁什照做了,然后拉戈什起身离开,他似乎从来不担心加尔鲁什会违背诺言,但实际上,在之后的3年里,小咆哮就像变了一个人,他做到了他的承诺。

    不过当他在萨尔和萨鲁法尔带领下,来到屠魔峡谷尽头的那座放满了鲜花的墓地前方的时候,他生平第一次哭了,就像一个孩子,一个17岁的孩子该有的样子。

    因为在那座记载了格罗姆终身事迹的墓碑之前,他第一次感受到了他父亲的一生,那充满了荣耀,充满了悔恨,做了很多错事,却也做了很多伟大的事情的一生。

    他觉得那就是他未来的路,那个男人,即便是死去了,也还在默默的为他指引着方向,他从未离开过他,哪怕隔着两个世界的距离。

    “嗨!加尔鲁什,你在这里干什么?”

    德拉诺斯的声音在小咆哮身后响了起来,战歌氏族的少族长没有起身,只是摆了摆手,意识自己的好朋友过来。

    几秒钟之后,穿着盔甲的德拉诺斯和穿着黑色法袍的约林·死眼就一左一右的坐在了加尔鲁什的身边,性格活泼的德拉诺斯拍着加尔鲁什的手臂,活动着肩膀,大声说,

    “刚刚萨鲁法尔霸王决定了,后天,等到崔依格大叔的军队过来,我们就要向龙骨荒野进发了,终于可以好好教训那群该死的亡灵了!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喂,那是你父亲!”

    加尔鲁什呲了呲牙,“别叫他“霸王”,那是那些人类给他的称呼,你知道的,他不喜欢那个称呼。”

    德拉诺斯甩了甩脑袋,“不!我觉得那个称呼很酷!好吧,这其实和我们都没什么关系了,刚刚我父亲给了我一封信,加尔鲁什,我发誓,你会对这个感兴趣的!”

    “什么?”

    小咆哮一咕噜从地面上做起来,看着从小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兄弟,几秒钟之后,约林清了清嗓子,从怀里取出那封信,给他们念到,

    “以奥格瑞玛大酋长古伊尔·霜狼的名义,加尔鲁什·地狱咆哮,德拉诺斯·萨鲁法尔,约林·死眼等三人,务必在黑暗之门25年10月17日之前,到达龙骨荒野龙眠高塔,代表奥格瑞玛参加“艾泽拉斯白银试炼”,黑暗之门25年9月30日。”

    约林的脑袋耸了耸,将信递给了一头雾水的加尔鲁什,

    “下面的我就不念了,那是整个艾泽拉斯所有势力的印信,总之,我们三个被强行征召了,去参加一个类似于“比武大会”的玩意,你不是一直想找那位神秘的拉戈什先生吗?像他那样的强大战士,肯定也会参加这样的比赛的。”

    “比武大赛?”

    加尔鲁什接过信封,大概看了几眼,然后皱着眉头说,“萨尔怎么会给我们安排这么古怪的任务?我们不是来打亡灵的吗?”

    “不!”

    德拉诺斯一本正经的摇了摇头,“我们是响应正义的召唤而来,为了这个世界的和平而战的伟大战士,当然战后也会得到应有的奖励,瞧瞧这片土地,加尔鲁什,你敢说这里不比纳格兰更美丽?更肥沃,部落就需要这样的土地!听我说,兄弟,别管萨尔酋长怎么想的,我打听到内部消息了,这一次所有势力都会参赛,我们三个要去抢个冠军回来…最少也得是前三!”

    “但为什么是我们?”

    加尔鲁什疑惑的看着德拉诺斯,“不管是萨尔自己,还是萨鲁法尔霸王,他们都比我们有资格多了,也强大多了。”

    “呃…这个我就不清楚了。”

    德拉诺斯耸了耸肩,“反正我已经跃跃欲试了,你来不来?加尔鲁什,咱们三兄弟从纳格兰来到艾泽拉斯,可是要给歌亚宗母争口气的,最少不能让萨尔酋长看扁了我们!”

    加尔鲁什看了德拉诺斯一眼,又看了看同样期待的约林,伸手将自己的战斧扛在了肩膀上,

    “我答应过拉戈什,不能用血吼做不荣耀的事情…但是,争冠军这种事,怎么也算不上不荣耀,我和你们一起去!免得你们被欺负了。”

    “滚!约林,揍他!”

    “啊…别打脸!别挠我!见鬼,我要反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