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8.新生代的荣耀

8.新生代的荣耀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嚎风海湾,维库人城市亚勒伯龙,一场攻坚战正在进行。

    交战的双方,是兽人的远征军和驻守亚勒伯龙的维库人,远征军指挥官萨鲁法尔霸王已经决定攻入龙骨荒野,嚎风海湾北部的城市亚勒伯龙,就是他们的最后阻碍,只要攻克了这里,通往龙骨荒野的海路就正式打开了。

    生活在嚎风海湾的维库人氏族名为掠龙氏族,他们在当年大地分裂之前,就已经失去了自己的传统,不再信奉奥丁,而是逐渐演化为了世俗的文明,有了国王,有了领主,实际上,如果诺森德真的有主人,维库人应该算是其中之一,这些家伙在这里生活了数万年,早已经遍布了整个诺森德。

    掠龙氏族的国王叫伊米隆,据说是历史上最强大勇士,他早就死了,但最近,他似乎又活了过来,占据了已经荒废的乌特加德城堡,重新在嚎风海湾开始了自己的邪恶统治。

    不过这家伙很倒霉,北伐战争开始之后,首先是老弗丁带领的白银之手圣骑士联合库尔提拉斯海军,攻破了乌特加德城堡的匕鞘湾的防御,一路将战火烧到了乌特加德城堡的附近,为此,伊米隆不得不从整个嚎风海湾呼唤着自己的族人,才将老弗丁的军队压制在了瓦德加。

    但好不容易等到老弗丁和他的军队撤走,更善战的兽人和部落的士兵却又来了,然后是见鬼的风暴海湾的维库人同胞,他们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杀死伊米隆,将奥丁的信仰重新散播在这片大地上。

    他们的首领是英灵勇士加文森特,目前驻扎在瓦德加的港口,封锁着古代维库人的首都,高大的,雄伟的乌特加德城堡,在海湾南部的大地上,寸土必争的和掠龙氏族的主力进行着残酷的战斗。

    但他们的战争更像是信仰战争,对于土地的渴求几乎没有,风暴海湾还有大片大片的空余地带等着他们开发,而且奥丁对于这片飞地也没有太大的兴趣。

    所以战后该怎么处理这里的维库人,那就是萨尔要头疼的问题了,而此时挡在兽人军队面前的亚勒伯龙,算是伊米隆在嚎风海湾北部的军事重镇,这里汇聚着大量的维库人和一些已经从死亡中清醒的维库人死灵。

    是根绝对难啃的骨头。

    “约林,你带着骑兵去冲散他们!”

    全副武装的加尔鲁什·地狱咆哮用血吼砍掉了一头进攻他的红色始祖龙的脑袋,一脚将那尸体踹下了高台,然后回头对自己的兄弟们喊了一声,带着黑色眼罩的兽人术士约林·死眼点了点头,挥手洒出了一团硫磺烈火,将眼前的死灵焚烧殆尽,然后骑上座狼,带着兽人狼骑兵,从侧面切入了有些混乱的战场。

    这里是亚勒伯龙的大平台,只要攻克这里,就意味着兽人拥有了一条可以肆意进攻的通道,这里的战斗也是最激烈的,加尔鲁什和他的兄弟们,带着一支军队,正面进攻着这里。

    另一边,萨鲁法尔大王的儿子德拉诺斯则举着盾牌,将大盾挡在身前,防御那些维库人的飞斧,另一只手里挥舞着单手战斧,狰狞的战斧上满是肮脏,腥臭的血液,在他的带领下,沉默的兽人步兵跟在身后,就像是一道墙壁,不断的挤压着那些乱哄哄的维库人的躲闪空间。

    这些从亚勒伯龙冲出来的维库人根本没有阵型,他们就像是一帮粗鄙的强盗一样,乱哄哄的骑在庞大的始祖龙上,在首领的带领下,就朝着兽人军队扑了过来。

    就像是来送死一样!

    不管是德拉诺斯,还是加尔鲁什,虽然从小就是在捕猎中长大,但歌亚宗母一直在向他们传授粗浅的兽人战斗的经验,以及强调团体的力量,在重归奥格瑞玛之后,萨鲁法尔霸王,还有萨尔,雷加等等老兵,都会教导他们关于战斗的阵型控制,总之,他们是合格的士兵。

    虽然在个体力量上逊色于这些维库人,但是在这种不同兵种的配合当中,同样的数量,兽人已经稳占上风,面对一辈子都在战场上度过的萨鲁法尔霸王的狠辣指挥,对面的维库人就像是一群待宰的羔羊,根本组织不起有效的反击。

    但是在局部战场,面对那强大的维库人领袖的时候,阵型似乎又不重要了。

    劫掠者因格瓦尔,这家伙是守卫亚勒伯龙大平台的维库人首领,他穿着冰蓝色的厚重盔甲,带着满是尖刺的战盔,手里挥舞着一个成年人类大小的战斧,每一击都能打碎一个兽人战士的盔甲,运气不好的当场就会失去生命。

    这种残酷的虐杀不但影响着兽人的士气,而且在因格瓦尔冲向德拉诺斯带领的步兵阵线的时候,只花了3分钟,就在兽人战士的防御中,硬生生破开了一条路。

    “劣等生物!”

    因格瓦尔咆哮着举起了战斧,正要将被他砸翻的兽人切成两段,一道影子出现在了他战斧的前方,是德拉诺斯,这个沉稳的年轻兽人,他将手里的铁盾拄在身前,双手支撑着盾牌,正面扛住了因格瓦尔的斩击。

    “砰”

    一声闷响,德拉诺斯手里的盾牌表面,出现了一道触目惊心的裂痕,年轻的兽人战士被击退了好几步,棕色的脸上一阵潮红,维库人的巨力真不是开玩笑的,仅仅是一下,德拉诺斯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臂都快要断了。

    “啊哈,一个好对手!看看你能接住我几下!你们这些小矮子!连我肩膀都到不了的垃圾!”

    因格瓦尔也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狂笑着朝着德拉诺斯扑了过来,不过就在他接近德拉诺斯的时候,另一个身影从旁边的战场上扑了出来,一斧子砍在了他的盔甲上,巨大的力道让因格瓦尔的动作变形,让德拉诺斯躲过了这一次力道十足的斩击。

    “别想伤害我的兄弟!你这只有蛮力的蠢货!”

    加尔鲁什从地面上一跃而起,双手握住了手里的血吼,整个身体向后仰,以雷霆万钧的力道,朝着因格瓦尔的脑袋砍了下去。

    他的双目血红,身体周围涌动着强烈的怒气,显然是已经进入了暴怒的状态,手里的血吼包裹在血红色的气息当中,显得格外的狰狞,来自格罗姆的良好血脉给了加尔鲁什更强劲的力量,以及对于怒气更精准的掌控。

    艾泽拉斯的战士家族有很多,最出名的是曾经的巨魔杀手托尔贝恩家族,传说这个家族的怒气天生就对巨魔的超强再生有强烈的克制作用,所以被称为巨魔杀手。

    这也证明了怒气在进入高阶和血脉的层次之后,是有很明显的区别的,有的倾向于进攻,有的倾向于防御,格罗姆的血脉绝对是战士血脉中最顶级的那种,它给加尔鲁什带来的好处就在于,超快速的怒气激发,以及主动狂暴的二次加持,对于一个战士来说,再没有什么比这两样叠加在一起更可怕的了。

    “铛!”

    因格瓦尔的战斧和血吼撞击在一起,从武器上传来的巨力让因格瓦尔高大的身体后退了一步,但加尔鲁什没有后退,他的身后在空中坠落,但下一刻就被德拉诺斯用盾牌接住了。

    萨法鲁尔家族的血脉同样是顶级的战士血脉,德拉诺斯双眼变得通红,脚下用力,将厚重的石块踩碎,将全身的力量都汇聚在了盾牌上,在这种力量的推动下,加尔鲁什的身体以更快的速度冲向了因格瓦尔。

    “当!当!当!”

    三次疯狂的连续重击,让劫掠者的身体一直退到了刚才战场的中心,加尔鲁什的身体在地面上蓄力,起跳,地面的石板在这一刻几乎出现了一个冲击性的凹陷,兽人的双臂在这一刻膨胀了最少一圈,他身体周围的血红色怒气炸裂的就像是一头巨龙。

    主动狂暴,这种可怕的状态已经施加在了加尔鲁什的身体上。

    因格瓦尔刚刚试图举起战斧格挡,但伴随着黑暗的能量在他身后涌动,如同黑蛇一样缠上了他的躯体,劫掠者艰难的回头,看到了拄着骨杖,用仅剩下的一颗眼睛朝他冷笑的约林·死眼。

    “别想伤害我的兄弟!混蛋!”

    约林喊出了和加尔鲁什一模一样的话,左手猛地握紧,缠绕在因格瓦尔身体上的黑暗魔能在这一刻完全爆开,伤害倒是并不大,但却让因格瓦尔所有的防御都在这一刻被除掉了。

    而他面对的,是从半空中砍下来的那一抹血色锋芒。

    “噗!”

    因格瓦尔的那一抹狰狞在一道几乎贯穿身体的血红色线条当中,凝固在了脸上,他的身体摇晃了一下,噗通一声跪在了加尔鲁什面前,兽人看着这具尸体,手里的血吼猛然斩出,劫掠者的脑袋像是被打飞的棒球一样飞向了空中。

    “现在我们一样高了,混蛋!”

    因格瓦尔的脑袋砸在双方交战的地面上,就像是最后一个打在战鼓上的音符,本就处于劣势的维库人强盗们仅有的士气在这一刻终于崩溃了,他们开始后退,而在加尔鲁什走上前之前,那些维库人后退的速度更快。

    甚至近乎逃跑。

    “部落的勇士,随我冲锋!打垮这些胆小鬼!”

    加尔鲁什高举着血吼,德拉诺斯第一个跟着他冲入了那遍布着尸体和鲜血的平台,在他们身后,部落的士兵鱼贯而入,亚勒伯龙的第一区已经被攻克了!

    萨鲁法尔霸王全程目睹了这一战,他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表情。

    然后从旁边的督军手里接过了自己的脊骨战斧,这个老兽人抬头看了看亚勒伯龙高大的建筑,就像是一座封存于时间中的高塔,在那高塔上,有一个邪恶的视线正在注意着他,萨鲁法尔霸王早就注意到了这道视线,但他根本不在意,

    “孩子们的战斗结束了,剩下的,让我这个老头子来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