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9.突破!龙骨荒野

9.突破!龙骨荒野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失去了信仰传承的维库人,是一个世俗的势力,必然会出现阶层的划分,不过和讲究礼仪和体面的人类世界,维库人的阶位划分就直白的多。

    谁更强,谁更能打,谁的阶层就越高。

    在伊米隆那个时代,嚎风峡湾的维库人国王和领主,都是那些最能打的家伙,这固然会让整个维库人社会偏向于野蛮和凶狠,但也保证了维库人的强横战斗力,实际上,如果不是当年遭遇到血肉诅咒,导致最后一任国王不得不让国民进入沉睡状态,恐怕早在亡灵天灾占据诺森德的时候,双方就已经开战了。

    不过现在,阿尔萨斯给了维库人摆脱血肉诅咒的希望,亡灵化的维库人虽然还是血肉之躯,但不管是力量还是意志,都会变得越发强大,这是维库人们希望得到的,为此,第一个被唤醒的伊米隆,主动的归附了阿尔萨斯。

    双方都知道这种归附只是暂时的,但是在面对同一个对手的时候,这种心怀鬼胎的“归附”,也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亚勒伯龙是典型的维库人城市,分为上中下三层,大地穴里都是沉睡的维库人先祖,伊米隆还没来得及唤醒他们,约林·死眼正带着巨魔法师和兽人术士,对那些处于生和死之间的维库人先祖进行最后的“处理”。

    中层是重新效忠伊米隆的维库人,他们已经被加尔鲁什和德拉诺斯带领的兽人步兵彻底打散,正在绝望的挣扎,兽人同样不会将他们全部杀死,后续开拓嚎风海湾还需要用到这些奴隶呢。

    而通往上层的道路却一直被封锁着,加尔鲁什带着士兵冲了三次,都被更精锐的维库人武士赶了出来,那是一条盘旋向上的石阶,那些持盾武士挡在那里,组成了城墙一样的防御,一名维库人士官手握长弓战刀,在他的指挥下,兽人的每一次攻击都会被轻易化解,几乎是万夫莫开的局面,加尔鲁什甚至一度想要放火烧掉这里,直到手持战斧的萨鲁法尔霸王走进来。

    “加尔鲁什,你去收拢那些战俘,这里交给我吧。”

    老兽人看着眼前被封锁的石阶,左手扬起,跟在他身后的精锐库卡隆战士纷纷举起了武器,做好了冲锋的准备,作为奥格瑞玛乃至整个兽人世界里最强大的武力,数量较少,但战力强横的库卡隆部队,可是艾泽拉斯最著名的几只部队之一。

    这些身经百战的兽人老兵冷漠的就像是会行走的钢铁,让人望而生畏。

    “是!”

    加尔鲁什有些不服气的看着石阶上那些防御的维库人,最终还是咬了咬牙,将手里沾满了鲜血的战斧背回了身后,转身走向了后方已经安静下来的战场。

    老兽人双手握住了手里的脊骨战斧,十根手指活动了一下,血红色的怒气从脚下升腾而起,飞快的将他包裹了起来,在进入怒气掌控的状态之后,萨鲁法尔并没有像年轻的一代那样,双目通红,相反,他的眼睛还是和之前一样明亮。

    这代表着即便是在极度的愤怒之下,他依然可以用钢铁般的意志,保持应有的理智。

    那维库人士官尖刺头盔之下,露出了嘲讽的笑容,他张开手里的铁弓,挑衅似的朝着萨法鲁尔霸王射出了足有小孩手臂那么粗的铁箭。

    “砰”

    呼啸而来的铁箭直接被一只拳头打飞,下一刻,萨鲁法尔双脚下的石块崩碎,老兽人的身体融入了怒气当中,就像是一道疯狂的怒气风暴,在地面上拖出了长长的影子,双手握着战斧拖在身后,用手臂和斜侧着的身体,犹如流星一样撞在了那一排厚重的盾牌上。

    “啪”

    最中心被撞击到的维库武士4米高的身体就像是被攻城锤正面撞到了一样,向后飞了出去,那厚重的盾牌上已经有了裂痕,而老兽人的身体停在原地,就像是一根血色的钉子,钉在了那一排防御的维库人武士当中。

    其他的维库人举着长枪,握着长刀朝他砍了过来,但在那些武器落在萨法鲁尔身上的前一刻,老兽人手里的战斧在巨大力量的加持下,在空中划过了一道足有270°的大旋风。

    就像是一抹血红色的闪电在空中出现,接触到的武器全部被斩碎,盾牌的碎片在萨法鲁尔周围飞散,那些维库人的咆哮被这一击硬生生砸回了肚子里。

    顺劈斩!这是一记几乎打出了完美效果的顺劈斩,在砍断了那些武器之后,老兽人张开嘴,一阵如钟声一样的咆哮发出,肉眼可见的音波轰到了周围每一个维库人的耳朵里,让他们的攻击暂缓了一瞬。

    威慑战吼!

    然后另一道血色光环在萨法鲁尔身边绽开,就像是一道凭空转起的呼啸旋风,在它停止的时候,站在萨鲁法尔身边的三头距离最近的维库人从腿部和腹部被砍断的尸体砸落在了地面上。

    旋风斩!

    腥臭灼热的鲜血铺满了身边的每一节阶梯,咆哮着冲上来的维库人士官的武器被萨鲁法尔用战斧砸飞,从地面上跳起,手里的战斧顺着他的脖子,胸口,腹部一路斩下,朴实无华的一击直接打出了斩杀的效果。

    在萨鲁法尔落地的时候,那个身穿重甲的维库人士官,几乎被连人带甲切成了两块。

    他摔倒在地面上的尸体甚至没能让萨鲁法尔停留一秒,老战士的武技并不惊艳,甚至不如加尔鲁什挥起血吼时候的那种惊心动魄,但偏偏就是这种朴实无华的武技,却轻易的破开了让加尔鲁什一筹莫展的防御战阵。

    他就像一把任由时光打磨的战刀,华丽的细穗和装饰已经被磨掉,但正是这样,才越发显得他的锋芒毕露,在他出鞘的时候,任何武器都得后退,任何对手都会胆寒。

    这就是高阶战士的威慑力!

    就是这一瞬间,给他跟在他身后冲锋的库卡隆战士赢得了战技,在又一次开始了冲锋的萨鲁法尔的带领下,那些高大的,精锐的维库人武士,几乎是瞬间就被乱刀分尸。

    这些在一次又一次的残酷战争中活下来的老兵们,几乎不用刻意的指挥,就能找到最适合自己的战斗方式,只用了不到五分钟,通往最上层的通道就被彻底打开。

    萨鲁法尔一斧子砍断了最后一道大门的锁,将其踹开之后,大步冲了进去,结果迎面冲来一支金色的长枪,几乎突破音速,老兽人下意识的一斧子砍了过去,混带着怒气的战斧将那金色长枪破开,势如破竹的将其打散。

    而直到这时候,萨鲁法尔才看清楚了眼前的那个生物,那是他没见过的生物,是带着翼盔,手持金色长枪的女性,像是维库人,但是却是灵体的形态,背后还有一双厚重的光翼,她全身闪耀着金色的光泽,看上去就像是人类的传说中的天使一样。

    光看外表,几乎和亡灵沾不上一丝的关系。

    “你是谁?”

    萨法鲁尔握着战斧,警惕的看着眼前这个生物,她虽然高洁,但正在做的事情却和她圣洁的外表完全没有关系,这家伙背后是一个大号的,正点燃着蓝色火焰的熔炉,肉眼可见的灵魂正被她从那熔炉里抽出来,灌注到那一排排厚重的石棺里。

    金色瓦格里的脚尖点在地面上,她看着萨法鲁尔,最终开口,声音沙哑而低沉,

    “希瓦娜,你可以叫我女武神,请离开这里!你们和阿尔萨斯的恩怨我无意插手,不要打扰我事情。”

    萨鲁法尔又看了一眼那些被灌注灵魂的尸体,他脸上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容,

    “这话…留给你的邪恶主人去说吧,你这恶心的生物!”

    “唰”

    老兽人再次冲锋,血红色的怒气带起的肃杀气息让这里的温度都降低了好多,但他的话似乎也激怒了眼前这个自称是“女武神”的家伙,在萨鲁法尔冲锋的那一刻,她的身体也化为一道光影,手里的金色长枪和萨鲁法尔的战斧砍在了一起,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声音。

    在让人头皮发麻的碰撞声中,希瓦娜阴冷的声音也同时响起,

    “他不是我的主人!愚蠢的好战生物,从这里滚出去!”

    萨鲁法尔的回应同样杀气四溢,“那你得先打赢我!”

    “砰!”

    一红一金两道身影向两侧退开,音爆云在刚才的撞击点出现,下一刻,两个家伙又更加疯狂的撞在了一起。

    金色的光芒刺穿了亚勒伯龙的顶层建筑,让这个阴冷的堡垒,在这一刻几乎充满了炙热的光芒,但其中混杂的血红色怒气,却又像是一层大网,将其死死的束缚在战场当中。

    萨鲁法尔的战力全开,荣耀冲锋,致死斩杀,每一击都会让那金色生物身体上的光芒黯淡一分,但他每一击攻出,却也会同样被无处不在的金色长枪洞穿身体,这已经不仅仅是双方战技的碰撞了。

    这更像是两头强大生物意志的碰撞!

    看谁先垮掉!

    加尔鲁什和德拉诺斯正在打扫战场,在金色光芒充斥了亚勒伯龙阴冷天空的时候,他们不约而同的停下了手里的活计,而约林气喘吁吁的从地下室里跑了出来,大声喊到,

    “我感觉到了暴躁的能量在顶层!霸王可能需要帮助!那是个很强大的家伙,我感觉到了!”

    “走!”

    德拉诺斯从地面上捡起两把战刀,就朝着最上层冲了过去,加尔鲁什和约林跟在他身后,但就在他们冲上顶层阶梯的那一刻,整面墙壁都在瞬间垮塌了下来,萨法鲁尔的怒吼声让三个家伙脸色大变,但下一刻,一个金色的影子就从战场里飞了出去,将三个小伙子砸翻在地面上。

    那是一个带着翼盔的金色瓦格里,穿着金色的战甲,背后还有一对光翼,看上去就像是个灵体,但却又有实体的身体。

    此时,她已经凄惨到了极致,身体上无处不在的金色光芒已经暗淡了下来,连后背的光翼,都变得虚弱无力,手里的金色长枪已经从顶端断裂了三分之一,在她腹部的盔甲上,一个清晰的拳印印在那里。

    三个家伙抬头看去,在还未消散的金色雾气中,萨鲁法尔霸王的身体佝偻着,他的战斧已经完全碎掉了,那碎片就洒在周围地面上的血液里,老兽人抚着柱子,全身都是鲜血,但他的眼睛里却有一丝战斗之后的惬意。

    “啊!你们来了!把她捆起来,给那些圣骑士送过去,他们会有兴趣的!”

    老兽人咬着牙说,

    “换点好东西回来,然后告诉战士们,我们赢了!”

    “龙骨荒野的道路已经打通!明日一早,启程前往安加萨大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