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0.巴德少校的新冒险

10.巴德少校的新冒险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龙骨荒野是一片荒凉的雪原,世人皆知这里,是因为巨龙们在这里有一座龙眠神殿,更是因为当初阿尔萨斯就在这片荒野里找到了堕落的魔剑霜之哀伤。

    但这座亘古不变的雪原里还埋藏着别的秘密,正等待着有缘人前去发掘。

    但是在这片足有人类王国一个大行省的荒野里,寻找到一件具体的东西,这不仅仅要依靠运气,还有足够的,绝对深刻的寻找宝物的经验。

    所以如果你需要在这里寻找到一件特定的东西,找一个正规或者是不正规的探险队,绝对是最合适的选择。

    而巴德·奈德雷克和他的“寻宝者”小队,绝对是黑暗世界里,最擅长这一方面的团伙,尽管巴德老兄已经抓住了安度因王子的大腿,成功的把自己洗白了,但是有些事情,还是他永远无法摆脱的。

    在一片呼啸沉重的暴风雪里,巴德和他的“寻宝者”小队正裹着黑色的熊皮大氅,艰难的在风雪中行进,这是这片雪原最常见的天气,也是任何寻宝者们最讨厌的天气,暴风雪不但会阻碍视线,最重要的是,可能会掩盖很多标志性的参照物,让人迷失方向。

    如果可以,任何有经验的家伙,都不会选择在这种天气出行,巴德也不会,但他不得不这么做。

    伴随着艰难的前行,巴德老兄黑色大氅之下的军服上,那一颗银色皇冠分外显眼,那是少校的军衔标志,而在皇冠之外,还有一把黑色的匕首,这代表特殊行动部队,显然,在上次参加了秘密物资的运送之后,巴德老兄以坐火箭的速度又升官了。

    现在是一名充满荣光的陆军少校了。

    但他宁愿不要这个位置,在他身边,是艰难的跟着巴德一起前进的一个黑头发的女性,那是埃尔达拉上尉,巴德少校的勤务兵,还有身后的一排尉官,那是巴德的“寻宝者”团伙的老成员,都被招安了。

    而在这支冒着风雪前进的队伍里,还有两个特殊的家伙,他们的打扮和其他人一样,但面对这让人连眼睛都睁不开的大风雪,他们的身体却不像巴德那样低沉着,相反,他们的身体挺得很直。

    森夏回头扫了一眼背后的士兵,看到了那个悄悄的趴在雪地里,想要趁机逃跑的家伙,他冷哼一声,带着黑色手套的左手向后伸出,一只黑色的藤蔓从指尖窜出,就像是毒蛇,飞快的在空中跳跃,在那个逃跑的家伙还没反应过来之后,就将他的脖子缠住,像拖死狗一样,将其拖到了船长的脚边。

    那藤蔓收缩着,将那个不断挣扎的家伙提到了半空中,那厚重的兜帽在挣扎中被掀开,露出了那张蓝色的脸,还有那一截断掉的獠牙,还有那双充满了狡诈和畏惧的眼睛,这逃跑的家伙,赫然是个巨魔!

    “噌”

    下一刻,华丽的刺剑出鞘,锋利的剑尖点在了这家伙的脖子上,那一抹灰白色的剑尖上,时不时闪过一抹绿色的光点,代表着这把剑见血封喉的剧毒,巨魔立刻不敢再挣扎了,他甚至狼狈的举起了双手,示意自己屈服了。

    “有一个老鼠想要偷跑,他以为他跑的掉...巴德少校,这些人都是你找来的,我觉得你该给我一个解释!”

    巴德没有理会森夏语气的阴冷,而是怒气冲冲的看着那个巨魔,

    “该死的,老格里伏塔,你那装满了劣质朗姆酒的脑子里是怎么想的?在这种天气,这个该死的地方,你就算跑出去也会被冻死!你不是答应入伙了吗?”

    狼狈的巨魔被森夏甩在了地上,想要起身,又被大副吉布斯的腰刀架在了脖子上,跟着森夏船长也不是没有好处,尽管他吝啬,他恶毒,他睚眦必报,他斤斤计较,但他最少对亲近的人很慷慨,狄克大人手里稍微漏一点好东西,都足够这个粗鄙的海盗享用一生了。

    最少现在,老吉布斯的腰刀,对这群曾经下三滥的黑市渣滓们的威胁,还是很强的。

    “狗娘养的巴德,你之前说的可是一笔大生意!”

    名叫格里伏塔的老巨魔趴在地上,朝着巴德骂到,“是大生意!是你说的,而现在我正走在这片除了他娘的雪和尸体之外,什么都没有的鬼地方!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这地方有什么TM的宝贝?你和你的雇主都TM是一群混蛋!老子不干了!”

    格里伏塔的话,让巴德和他身后的家伙们都变了脸色,森夏的眼睛也咪了起来,这是个很危险的信号,熟悉黑魔王的人都知道,这代表他生气了。

    “好了!别说了!”

    巴德一打眼色,一个矮人从他身后冲出来,用一瓶麦酒,把老巨魔喋喋不休的嘴堵了起来,少校看向森夏,低声说,

    “森夏船长,让我和这个蠢货谈一谈吧,这次的目标,可少不了他的帮助。”

    “那么说,他是有价值的?”

    森夏的手从剑柄上移开,又瞅了他一眼,只是一个动作,就让巴德的额头留下了冰冷的汗水,和黑魔王打交道简直要人命,他擦了擦汗水,点了点头,

    “除了那张嘴之外,很有价值!”

    “给你们5分钟!”

    森夏甩了甩自己的绒毛大氅,转身将自己的船长帽戴在头上,和吉布斯走到了风雪的另一边,巴德这才松了口气,他蹲在地上,示意矮人把酒瓶拿开,然后一巴掌抽到了格里伏塔的脸上,又抓着他的衣领恶狠狠的说,

    “老混蛋,你给我记清楚了!你想死就一个人去死,别TMD的连累我们!你知不知道刚才那个家伙是谁?那是森夏!南海的黑魔王!你这混蛋!你迟早会被你这张嘴害死!”

    格里伏塔还没反应过来,巴德的勤务兵就半跪在他身边,将一把闪亮的,带着倒刺的匕首刺进了他的手里,手段快准狠,显然是之前已经玩过无数次了,老巨魔当即哀嚎了起来,埃尔达拉却根本不为所动,这姑娘从小跟着巴德在黑暗世界厮混,单论心肠,她可比巴德硬多了。

    “给我听着,你这个奸商,巴德没骗你,这一次确实是大生意,但是却是要命的大生意,那位大人物的特使只是问我们需不需要帮助,我随口报了你的名字,当天下午,你这家伙就被从奥丹姆直接送到了诺森德,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埃尔达拉美丽的眼睛里露出了让人不寒而栗的光芒,格里伏塔的哀嚎声也弱了下来,显然,之前的一切都是伪装,这个奸诈的家伙,只是想通过这种手段,来弄清楚这一次是要干什么。

    但他却踢到了铁板上,差点被森夏一剑穿心。

    “那你们的军衔是怎么回事?”

    老巨魔盘腿坐在了地上,也不嫌弃天气冷,更不在乎手掌上的伤势,从内衬的衣服里,撕下一条布,就开始包扎伤口,一边包,一边问,

    “在那两个法师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就知道这次的事情不简单,但我还是想问,你们到底给谁做事?据我所知,巴德老兄你一个月前还是上尉吧?”

    听到这个问题,巴德舒了口气,指了指天空,

    “真正的大人物...我说我和我的兄弟们需要一个合适的身份行动,然后第二天就有人把这套衣服送到了我们的帐篷里...整个“寻宝者”都洗白啦!格里伏塔,老朋友,看在以前我们合作的挺好的份上,好好做好这件事,你想要的一切都会有!”

    “还有,管好你那张破嘴!”

    5分钟之后,整个队伍再次启程,而天气似乎也很给这些家伙面子,2个小时之后,暴风雪停息,不远的地方,那布满了落雪的山脉轮廓,出现在了这些家伙的眼睛里。

    巴德放下手里的望远镜,又从怀里取出一份已经残破的不像样子的地图,自己看了一遍,又皱着眉头递给了格里伏塔,老巨魔不说话的时候,还是个非常棒的向导和探宝者的,他蹲在地上,用神秘的符号写写画画,又从怀里势若珍宝的拿出了一副灰白色的骨质骰子,反复摇了4次,才做出了判断。

    “向东北方走!洛阿神告诉我,我们要找的东西应该在那里!”

    森夏怀疑的看着老巨魔放佛变戏法一样的动作,他看向巴德,后者对他露出了一个放心的表情,

    “老格里伏塔虽然看上去不靠谱,但是在过去的30年里,但凡他领队的探险,最后都成功到达了目的地,这是只有我们圈子里的人知道的秘密。”

    “嗯。”

    森夏点了点头,不再说话,沉默的跟在一行人身后,向着山脉东北方前进,这一路上并不太平,但是在第三头巨大的冰虫被森夏的触须吸成了肉干,第四头冰虫被吉布斯的大口径改造手枪干掉之后,那些从碎冰之下冲出来的巨型冰虫就一哄而散了。

    就此,一个隐藏在碎冰和冻土之下的,散发着阴冷和黑暗的洞穴,出现在了一行人的面前。

    老格里伏塔忍不住后退了一步,他的脸上再没有了那种独特的奸诈,相反,那是一片惊恐,

    “不...不能进去!这洞穴里有诅咒!还有...还有死亡!无法言喻的死亡!我们会死的!”

    “噌”

    “咔”

    森夏的刺剑再次抵在了格里伏塔的脖子上,吉布斯手里的两把手枪黑乎乎的洞口,也顶住了老巨魔的额头,另一个枪口若有若无的在巴德一行人脚下晃动。

    “进去!要么现在就死!”

    森夏的表情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实际上,如果不是需要这帮家伙来破解下面可能出现的陷阱,以他现在的性格,又怎么会和这些胆小鬼磨叽这么久。

    “冷静!冷静下来!”

    巴德挥舞着双手冲入了格里伏塔身边,满头大汗的对森夏喊到,

    “冷静一下,森夏船长,我进去!我进去,把你那危险的剑放下来!”

    然后他又对格里伏塔说,“我陪你一起去!见鬼,想想你能得到的东西!见鬼!你敢潜入祖阿曼偷祭品的胆子呢?”

    老巨魔不为所动的喊到,“你这个蠢货,这里和祖阿曼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祖尔金招惹的只是动物之灵,而这里...这里是真正的死亡...不过,要进去也不是不行!”

    格里伏塔的目光停留在了森夏身上,他的眼睛里露出了一抹狠色,“你!森夏,你得跟着我们一起进去,这种环境里会滋生的邪物,不是我和巴德能应付的!你要是不进去,我们百分之百会死在那里面!”

    森夏看了一眼格里伏塔,又看了看巴德,最后深吸了一口气,还剑入鞘,冷漠的脸上咧开了一丝笑容,

    “好!我和你们进去,但要是耽误了主人的事情...你们就会明白,就算是死亡,也远远不是结束!”

    巴德和格里伏塔顿时打了个冷战...他们突然意识到,这笔大生意背后的来头,似乎有点大的出乎他们意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