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1.圣光的复仇·传奇的根基

11.圣光的复仇·传奇的根基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踏入这座阴寒洞穴的第一感觉,不是冷,不是畏惧,而是压抑!

    极度的压抑,这洞**外,就放佛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一步踏入,厚重的压力就让巴德忍不住弯下了腰,格里伏塔的胸口,更是跳出了一抹暗色的火花,巨魔急忙把那个已经自燃的木质雕塑扔在了地面上,看着它飞快的燃烧成灰烬。

    这不正常!

    就算是普通的木头,也不可能这么快就烧完!

    “看到了吧...我可没骗你们!”

    格里伏塔从背后的破皮袋子里视若珍宝的取出两个精致的,扭曲的巨魔护符,递给了巴德一个,然后又看了看森夏,“你就不需要了吧?你身上的生命能比三十个人加起来还要多,这些死亡气息根本伤不到你。”

    森夏根本没有理会格里伏塔的揶揄,他左手抽出了死之吻,右手下垂,五根黑色的藤蔓从指尖探出,看上去分外诡异,这一幕看的巴德头皮发麻,索性直接扭过头,但这一扭,却发现了不一样的地方。

    “看那!”

    巴德喊了一声,三个人的目光纷纷投向昏暗的洞穴中央,那里的狰狞的冰刺里,躺着一把金色的战锤,正散发着微微的光芒,那战锤看上去精致极了,表面还有洛丹伦王国的徽记,一抹流光流过战锤的表面,还会散发出银色的光芒和精致的符文,一看就知道,那是一把顶级的魔法武器。

    “就是它!”

    森夏的声音里,有一抹隐藏不住的惊喜,他大步上前,却被格里伏塔拦住了,老巨魔骂了一声,

    “嘿,混蛋!你这样会害死所有人!”

    “嗯?”

    森夏看着他,老巨魔有些畏惧,但他还是梗着脑袋,大声喊到,

    “这里有你看不到的东西!很危险的东西!见鬼,不要这么鲁莽!”

    说完,在巴德的帮助下,老巨魔从背后的皮袋子里取出了一个小型香炉,捧在手里,巴德把一些紫色的香料撒在其中,然后将其点燃,很快,刺鼻气味的熏香就布满了整个洞穴,森夏眯着眼睛看了洞穴里的东西一眼,就默默的后退了一步。

    正如格里伏塔所说,在空气中,那些看不到的地方,一抹抹暗色的,或者是雪白色的气体生物,正绕着那把战锤来回旋转,在战锤最前方,还有一个已经形成了实质性的巨型雪白色的生物,没有下半身,只有上半身,那双眼睛里满是对三个人的恶意,手臂下方还倒垂着十根剃刀一样的锋利手指,灰色的雾气在那冰刀之间流转,一看就不是个好惹的家伙。

    “那是什么?”

    巴德有些不安的握住了自己的校官佩剑,格里伏塔则默默的从腰间取了一把骨质匕首,叹了口气,

    “死亡和冰霜能量的具象,见鬼的!这东西我只在赞达拉祭祀那里见过一次,没想到这里也有。”

    “灵体吗?”

    森夏问了一声,老巨魔点了点头,“嗯,最麻烦的灵体,只要被划到,就会被死亡能量侵染,很可能会丧命!那见鬼的锤子是什么?真的值得我们付出性命去拿吗?”

    森夏摇了摇头,从储物指环里取出了三个卷轴,自己撕开一个,剩下的丢给了巴德,他将那卷轴在自己的刺剑上一抹,一团金色的圣焰就出现在了刺剑的表面,让它看上去就像是一根火柱,灼热的气息也冲散了周围的阴冷,让人忍不住感觉舒服了很多。

    “哦!见鬼,你这一下浪费了最少500金币!”

    巴德瞪大了眼睛,看着手里的精致卷轴,“永久加持的高级神圣武器!上次在热砂港,这卷轴卖出了545枚金币的高价!”

    “浪费?不,一点也不浪费!”

    森夏瞅了一眼巴德,“你还不知道你在为谁服务,可怜的家伙,只要能拿到那把战锤,你想要多少钱都有!不过那个时候,你估计就不在意钱的问题了,这世界上有很多东西,是没办法用钱来衡量的,你眼前的,就是那些东西中的一样。”

    “所以,那东西到底是什么?”

    格里伏塔随手撕开卷轴,给自己的骨质匕首上一抹,然后又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了好几把武器,一个接一个的抹了过去,他的问题让森夏一愣,随后,黑魔王就露出了一个饶有兴趣的笑容,他干脆坐在了地上,

    “你确定你们要知道吗?”

    巴德有些犹豫的拽了拽格里伏塔的手臂,作为一个曾经在黑暗世界行走的盗墓贼,他很知道黑暗世界的一条真理,知道的越多,小命丢得越快。

    但格里伏塔却浑不在意,老巨魔用一种理所当然的口气说,“你以为你还能走得脱吗?巴德,你的胆子越来越小了,我猜,如果我们不知道这个秘密,走出这个洞穴之后,我们就会突然“失踪”吧?我说的对不对?黑魔王!”

    森夏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玩味,他弹了弹剑刃,“主人没那么说,但我本来是这么打算的,有些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尤其是...没有价值却又容易泄密的家伙,不过...”

    黑魔王伸出鲜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故意拖了个长音,“不过我现在手下就缺一些像你们这样有“技能”的家伙,帮我的主人处理一些他不方便处理的事情,愿意换个东家吗?”

    “先告诉我,那东西是什么?”

    巴德被格里伏塔点明了自己没注意到的事情,语气也变得糟糕了起来,不过森夏却不在意,他指着那把战锤,低声说,

    “传奇武器,听说过吗?”

    说完,他扫了一眼巴德和格里伏塔懵懂的脸,有些意兴阑珊的摆了摆手,“以你们的层次,估计也很难了解到那个层面的事情,我就直说吧,这世界上,能被称为传奇武器的,不足十指之数,伟大主人手里的逐风者之祝福,那是整个风元素位面的精华集结,去年在暗炉城铸成的炎魔之手,则蕴含着古老炎魔的力量,还有现在外面风头正劲的大法师卡德加手里的守护者之杖,那更是无数任守护者力量浸润过的武器,还有外域之王伊利丹手里的月刃,那把武器很神秘,但绝对强横,那是邪焰之力的体现。”

    森夏一脸神往的说,

    “除此之外,据说奎尔萨拉斯还收藏着一些传奇武器,但那也只是传闻,你们眼前放着的...”

    “是传奇武器?”

    巴德双眼发亮的看着那把战锤,主动补全了森夏的话,却被黑魔王否定了,

    “不,那只是传奇武器的原胚!在神圣和堕落之间徘徊过的载体,这经历赋予了它特殊的象征意义,再加上它本身优异的品质,这让它有了一丝成为传奇武器的可能!”

    “只是可能?”

    格里伏塔有些遗憾的看着眼前的战锤,但很快又遭受了森夏的嘲讽,

    “只是可能?你们根本不明白它承载的意义!要对抗巫妖王,就得先对抗霜之哀伤,再没有什么比这把阿尔萨斯用过的战锤更合适的了。”

    森夏眯起了眼睛,从地面上站起身,冷笑了一声,“阿尔萨斯当年在这里堕落,他永久的将存在的一部分遗失在了这里,这可是没有几个人知道的秘密,我们今天的冒险,则意味着另一段传奇的开始!亲眼见证了历史...你们还有什么不满意的!给我起来,闲聊时间结束了!”

    巴德和格里伏塔不得不站起身,两个人紧紧握住了手里被附魔过的武器,森夏冷漠的看着身边的死亡具象,低声说,

    “我来清出一条路,你们跟紧了!在我和那个家伙作战的时候,你们带着它离开这里,吉布斯会以最快的速度带你们去停泊在风险湾的黑魔王号那里,不用管我,记住了吗?”

    巴德和格里伏塔点了点头,然后森夏发动了冲锋,他的冲锋和战士们的冲锋还不太一样,得益于狄克给他的那颗核心,他现在基本上已经变成了一个非人类,冲锋的时候,身影几乎在落满了雪花的洞穴里,带起了一连串的残影。

    手里的刺剑随手挥出,一团金色的光影就洞穿了那些小型死亡具象,高级神圣武器的附魔能量,正是这些负能量生物最大的天敌,被洞穿的死亡具象就像是被刺破的气球一样,散落在空气中。

    突进的速度非常快,巴德和格里伏塔得快步上前,才能跟住他的脚步,很快森夏的嘴角咧开一丝狞笑,右手挥起,五根黑色的藤蔓就从四面八方冲向了那个死死守在战锤头顶的死亡具象。

    但在藤蔓接触到它的那一刻,这家伙全身流动的雾气徒然变得锋利起来,将那藤蔓切开,那大家伙也像是被激怒了一样,主动朝着森夏扑了过来,黑魔王手里的刺剑和那家伙挥起的手指碰撞,发出了钢铁交击的声音,而森夏本人则面色一变,整个人都被剑锋上传来的巨力击退。

    狼狈的后退了好几步,森夏右手一甩,一面黑色的木质大盾飞快的出现在了他的手臂上,他朝着巴德和格里伏塔喊了一声,

    “快去!”

    喊完,他自己就再次朝着那个家伙冲了上去,血腥橡木给了森夏难以想象的巨力和恢复力,正如格里伏塔所说,他的生命能决定了,死亡气息很难入侵他的身体。

    他的战斗风格更近乎狂野,根本不在乎死亡具象那十根锋利的爪子刺穿身体的痛苦,硬生生用手里的木盾和刺剑,在那具象的身体上,留下一个又一个燃烧着金色火焰的孔洞。

    巴德和格里伏塔都不是擅长战斗的家伙,他们心惊胆战的看着森夏和死亡具象那非人类的对抗,但是在森夏的提醒下,他们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责任,巴德深吸了一口气,压制了内心的恐惧,手里同样附魔的长剑胡乱挥砍着,总算是清理出了道路,而格里伏塔更是使出了最后的力气,一下子扑到了那锋利的石台边缘,不顾身体被石面切开的痛苦,扛起战锤就往洞穴之外跑,但是没跑几步,他身体上另一个木质的护符就开始了更疯狂的燃烧。

    这让老巨魔亡魂大振,他差点扔掉了手里的战锤,对森夏大喊到,

    “这玩意上面有东西,它在影响我的神智!有个声音,是阿尔萨斯!见鬼!”

    森夏此时正用自己的身体将那头奔向老巨魔和巴德的死亡具象死死缠在原地,艰难的回应到,

    “带它...出去!吉布斯那里...那里有隔绝的容器!别犯傻...阿尔萨斯可不会接受...你们的效忠!”

    老巨魔看了森夏一眼,拽着巴德就没命的往外面跑,此时整个洞穴都在某种强大意志的怒吼中开始崩溃,危险的冰锥从他们头顶上砸下来,还有一块块崩裂的巨石。

    “走!快走!别管他了!”

    格里伏塔和巴德艰难的在落石和冰锥的冲击里,连滚带爬的跑到了洞穴的入口,下一刻,整个洞穴轰然垮塌,如果他们再慢一秒,就得死在里面了。

    吉布斯飞快的冲上来,抓着亡魂大冒的巴德的衣领,高声喊到,

    “东西呢?带出来没有!”

    格里伏塔像是扔烧红的铁块一样,把那战锤扔了出去,吉布斯看到那战锤,急忙将背后一直背着的深红色木盒子打开,将战锤扔了进去,然后小心翼翼的用银质的锁链将其捆了起来,背在背上,又看了巴德一眼,

    “走!”

    说完,就一马当先的冲入了已经开始晃动的雪原里,巴德在后面高喊到,

    “等...等等!你的船长还在里面!”

    “别废话了,快跟我走!他不会有事的!倒是我们,不赶快走,恐怕...就走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