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7.达卡莱巨魔的新朋友

17.达卡莱巨魔的新朋友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祖达克,巨魔语里的“众神之地”。

    这是霜巨魔达卡莱部落的领地,在艾泽拉斯远古时期,达卡莱巨魔就在这片冰天雪地的大地上繁衍生息,他们一度是艾泽拉斯所有巨魔部落里,保持传统最完善,数目最多的部落之一。

    而且和基本已经沦落到领土全失的阿曼尼巨魔以及裂颅巨魔不一样,达卡莱部落还保持着相当完善的社会阶层,甚至有自己独特的文明,整个祖达克从西南到东北,依次被划分为了耕地区,斗兽场和祭祀区,在漫漫时光当中,这里的巨魔生活的其实挺平静的。

    他们也是赞达拉巨魔的盟友,最坚定的那种。

    但是伴随着黑暗之潮席卷世界,达卡莱部落也未能幸免,无穷无尽的亡灵涌入祖达克,在这样的力量倾泻之下,达卡莱巨魔不断不持续的后退,最终完全放弃了最外层的耕地区,在斗兽场区域周围,艰难的抵抗着亡灵的入侵。

    如今,在一批卑鄙的投靠了亡灵天灾的巨魔的助纣为虐之下,第二层的斗兽场,也有沦陷的危险。

    而将视角扩大到整个诺森德,祖达克遭受的亡灵入侵力度几乎是最大的,三座天灾浮空城沃尔塔鲁斯,泽尔拉玛斯,科尔拉玛斯,分别被布置在祖达克南部区域,再加上一座已经完全被亡灵巨魔占据的要塞城市达克萨隆要塞,几乎一刻不停的在整个祖达克境内铺洒着亡灵瘟疫。

    这里也是阿尔萨斯非常重视的“兵源地”,因为在地广人稀的诺森德,要找到足够的尸体,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祖达克荒凉的雪原上,有一棵历史悠久的数目,据说那是第一代达卡莱巨魔的首领种下的,它的树冠足有一个城镇大小,在时光中不断流散,就像是最顽固的老头,不愿意屈从于命运的安排。

    这棵树被巨魔们恭敬的成为“希姆托加”,最接近自然的地方。

    眼下,一场重要的会面正在希姆托加的树荫下进行着,在这棵树之外的大地上,无尽的雪花飘散,就像是给这片大地蒙上的最深沉的阴影,冰冷而又沉默,一如死亡到来,无声无息。

    “洛阿神的声音又少了一位...”

    老巨魔戈拉亚还是之前那样有气无力,似乎下一刻就要倒毙的样子,他坐在松木椅子上,一炉特殊的熏香放在他身前,那熏香的灰色气息飘散在空中,被戈拉亚吸入鼻子里,放佛是和他做着特殊的交流。

    两个祭祀打扮的巨魔站在他左右,一个身穿绿色蛇鳞长袍,另一个则穿着灰色的长袍,他们是达卡莱巨魔的祭祀,但现在,显然已经站在了赞达拉大祭祀这边,而在他们对面,是一脸冷漠的乌瑟尔,黑锋骑士团的团长。

    击碎者金罗克,曾经的赞达拉祭祀守在希姆托加之外,来自雷霆之巅的力量,让他的身体发生了恐怖的变异,这个曾经瘦弱的祭祀,如今已经变得比任何蛮兵都要庞大,身体上还流散着蓝紫色的魔纹,他比之前更强大,但也更易怒,唯有戈拉亚的声音,才能让他安静下来。

    战神贾拉克和无敌的赫利东目前正在和他们曾经的同族对抗,那些达卡莱巨魔内部的问题,要比单纯的天灾入侵严重的多。

    那些达卡莱的祭祀和背叛者,犯下了在巨魔看来不可饶恕的罪名-窃取洛阿神的力量!

    所以戈拉亚要面对的是两个敌人,天灾和达卡莱,他应付不了,这就是乌瑟尔到来的原因。

    几分钟之后,冥想的老巨魔举起手,睁开眼睛。

    “3个月之前,神灵阿卡里为了保护达卡莱的神庙而战死,但达卡莱的背叛者,渎神的迦尔达拉亵渎了强大的洛阿神灵阿卡里的尸体,将阿卡里的神力和灵魂禁锢在他的身体里,试图以此来达到神灵之境,这是不可饶恕的大罪!”

    戈拉亚的目光向后扫了扫,被他阴冷的目光看到的达卡莱祭祀忍不住跪在了地面上,

    “还有你们!斯拉德兰和莫拉比,尽管你们饮下神灵鲜血并非自愿,但你们依然犯下了大罪,理应被处死!不过眼下局势糟糕,所以暂留你们一命,如果战后你们还没死,我会亲自主持你们的惩罚,你们将被悬挂在冰封悬崖之上,忍受寒风刮骨之刑,直到伟大的毒蛇之神西莱图斯和刚烈的猛犸之神猛托斯原谅你们为止!”

    听到这冷酷的声音,斯拉德兰和莫拉比同时舒了口气,这就意味着他们暂时留下了性命,但这种巨魔内部的事务,显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听的。

    “巨魔,不要再装神弄鬼了,说吧,我们该去哪里?又该杀多少?”

    乌瑟尔有些不耐烦的摩挲着魔剑天启的骨质剑柄,不时间传出的死亡气息,让巨树希姆托加一阵阵摇曳,甚至因此激怒了那头趴在树下休憩的神灵...巨魔的猎豹之神,名为哈克娅的强大生物。

    它抬起头,那足有十个成年人大小的头颅紧盯着乌瑟尔,双眼中流散的蓝色气息冰冷而神秘,这头雪白色的,全身布满了黑色斑点,身体上还有星光流散的巨魔神灵心情显然不好,作为保护祖达克的五头野兽神灵之一,它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同伴被信徒们杀死,或者是死在天灾的进攻中,这无疑让这位野兽神灵愤怒到了极致。

    眼下又嗅到了让它厌恶至极的死亡之力,哈克娅有些忍不住了。

    “好了,伟大的哈克娅,暂息您的怒火,他们不是敌人!”

    戈拉亚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朝着猎豹之神恭敬的弯腰行礼,这才让哈克娅停下了准备进攻的动作,老巨魔又回过头,面无表情的看着乌瑟尔,

    “强大的死亡骑士,你也一样,你的怒火在向着毫无意义的方向燃烧,我们不是你的敌人!记住这一点!”

    乌瑟尔没有说话,老巨魔又舒了口气,走到希姆托加的外围,指着西南方向那座在风雪里若隐若现的高大要塞,

    “那是达萨克隆要塞,达卡莱巨魔曾经最辉煌的城市之一,但眼下,那里已经被可耻的叛徒,达库鲁占据了,那个混蛋投靠了巫妖王,他以为他能赢得他想要的一切,但他不知道,他能得到的,只有败亡!”

    戈拉亚扭过头,看着乌瑟尔,

    “你能给他带去败亡吗?”

    死亡骑士领袖咧开嘴,“我能...但我能得到什么呢?巨魔,死亡让我们更加现实,荣耀已经离我们而去,所以我需要一个理由,虽然我很乐意给那些投靠巫妖王的混蛋们一个教训。”

    戈拉亚似乎早就考虑到了这种情况的出现,他不紧不慢的揉着自己的手腕,在时不时露出手腕之下的手臂上,一抹抹蓝紫色的闪电符文在他的皮肤上一闪而逝。

    显然,接受了强化的不止金罗克一个人,那是协议的一部分,而狄克,是个遵守协议的人。

    “我知道,你最大的愿望是摧毁那个黑暗的君王。”

    戈拉亚看着乌瑟尔冰蓝色的眼睛,“整个祖达克都会成为你的士兵!”

    乌瑟尔摇了摇头,“不够!我更愿意用自己的力量完成我的复仇。”

    戈拉亚的眼睛咪了起来,他的双手摊开,“这片大地如此贫瘠,达卡莱的财富虽多,但那对你来说毫无意义,强大的亡骨也都被巫妖王掠走,所以我很好奇,你想从这片大地里得到什么?”

    乌瑟尔嘿嘿一笑,他的眼睛瞥向了趴在树下的哈克娅,那种极致的肉体力量进展到极点,哪怕距离生命能量的顶点也差不了多少的存在,那种几乎就是为战争而生的躯体,他的眼底深处,闪过了一抹贪婪。

    恶意在聚散,猎豹之神哈克娅很明显感觉到了乌瑟尔的恶意,但它不在乎,死亡骑士虽强,但面对这种距离半神也只剩一步之遥的野兽神灵,还算不上一个有威胁的对手,能让哈克娅忌惮的,唯有乌瑟尔手里的白骨魔剑。

    它朝着乌瑟尔呲了呲牙,那是一个毫不掩饰的...挑衅,不过下一刻,乌瑟尔就收回了目光。

    他的贪婪完整的落入了戈拉亚的眼中,老巨魔沉声说,

    “你在谋求很危险的东西!乌瑟尔!那是连狄克都不敢染指的东西!”

    “我知道...”

    乌瑟尔打断了戈拉亚的劝阻,他挥了挥手,又指向了西北方,“我知道,洛阿是你们至高的信仰,我也知道,它们有超脱现世的力量,我自然不会去惹怒那些疯狂的灵魂,我要的是另一件东西!”

    死亡骑士的舌头舔了舔干枯的嘴唇,他压低了声音,

    “一个月前,亡灵天灾围攻西莱图斯祭坛,达卡莱巨魔为了抵抗亡灵,下狠手杀死了自己的毒蛇之神西莱图斯,并且将它的力量分给了很多战士,这是一件让人悲伤的事情,但是我知道,西莱图斯的尸体被你们收起来了...我要那具尸体!”

    “它在我手中会成为摧毁亡灵最锋利的兵器,而留在你们手里则一文不值,那些该死的巨魔还逼死了强大的阿卡里,不是吗?那头犀牛之神的躯体本才是最好的,但已经没有了,所以...”

    乌瑟尔看了戈拉亚一眼,语气异常坚定,“我只要它!西莱图斯的尸体。”

    “啧啧啧...”

    戈拉亚一边发出意味不明的轻笑,一边看着乌瑟尔,

    “你果然是个贪婪的混蛋...不过你说的不错,野兽神灵一旦被杀死,灵魂就会归于洛阿的群体里,我们留着那具尸体确实没有太大的用处,而且风蛇之神奎斯鲁恩也被她的先知暗算了...不过它只剩下了白骨,你应该也不嫌弃吧。”

    乌瑟尔眉头一挑,他不相信眼前这个巨魔会做出买一送一的好事,所以他直接问到,

    “那么...代价是什么?”

    戈拉亚挥了挥手,“我们是朋友,不是吗?我很愿意把那白骨送给你,但奎斯鲁恩的白骨被她的先知藏起来了,他就在奎斯鲁恩祭坛里藏身,他以为我们找不到他,太愚蠢了!”

    乌瑟尔挥起身后的血红色披风,地面的雪花在这一挥之下,洋洋洒洒的飞在空中,“让你的人带我去那里,我会帮你们除掉那些家伙,然后达萨克隆要塞归我们,剩下的就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了。”

    戈拉亚的眼睛里泛起了一丝笑意,

    “当然,成交!你会是达卡莱巨魔的新朋友,我毫不怀疑这一点!对了,那三座天灾浮空城...”

    “那将是黑锋的战利品,对抗巫妖王的桥头堡,所以...别打歪脑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