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0.黑暗的终结之日

20.黑暗的终结之日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死亡裁决在持剑者的意志下,冷酷的砍向了达库鲁的脑袋,巨魔用双手上带着的异形拳刃双手交叉,密不透风的挡在身前,精准的将这致命的一击挡了下来。

    “砰”

    碰撞的巨力从剑柄上传来,乌瑟尔的双手颤动,缠绕在手臂和身体上的死亡之力,将那足以撕裂身体的震动化开,巨魔阴笑一声,双臂向外挥开,两道耀眼的蓝色光刃在眼前的空气中绽放,这就是他的反击,犀利而又致命。

    乌瑟尔背后的黑暗蝠翼隆起,那光刃打在蝠翼上,让他后退了两步,而达库鲁则后退了三步。

    和普通的巨魔不同,此时,接受了巫妖王的黑暗之力的达库鲁的身体已经碰撞并且扭曲了起来,就像那些上半身极其庞大的巨魔蛮兵,但不同的是,达库鲁的身体是等比例放大的,所以看上去并不十分古怪,而显得异常庞大。

    和其他巨魔一样,他的腰是驼起来的,但即便如此,他也达到了5米的高度,在身高2米多的乌瑟尔面前,他就像是一个庞然大物。

    巫妖王赐予他的并不是单纯的死亡,还有操纵死灵和冰霜的能力,所以在他深沉的蓝色皮肤之外,那一层厚重的冰霜,就像是象征不洁的面纱,笼罩在达库鲁的身边,并不只是身份的象征,实际上,这层存在的冰霜效果更像是一个光环,每一次当乌瑟尔接近达库鲁的时候,都会被这层冰霜严重的降低攻击速度。

    这让他和达库鲁的战斗,从突袭战变成了一场残酷的拉锯战,黑暗和冰霜两种狂暴的能量在不到5分钟的时间里,已经成功的拆掉了整个达萨克隆要塞的顶层,而且伴随着战斗的进行,要塞顶端的平台和废墟正变得越来越大。

    任何进入这个战圈的生物,仅仅是交错的能量冲击,就能轻易的撕碎任何东西,不过即便是拉锯战,乌瑟尔也占据着上风,达库鲁的胸口有一个不断膨胀,不断跳动的伤口,那是被死亡裁决撕开的,距离他的心脏只有不到一指的距离。

    但那伤口中没有像鲜血流出,相反,滴在一片狼藉的地面上的,是黑色的脓血,显然,这是天启带来的折磨。

    “哈...哈...我才不会死在这个地方!”

    达库鲁喘着粗气,活动着酸痛的双臂,他忍受着在身体和灵魂上同时作用的痛苦,又看着眼前不发一言的死亡骑士,这个家伙的强大是他之前从未见过的,甚至...甚至比得上他第一次见面时候的阿尔萨斯,这个发现让达库鲁的身体都有些战栗。

    他一直认为自己站在必胜的一方,但在乌瑟尔出现之后,他这个想法已经隐隐开始动摇,但他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了,远的事情都不说了,就算近在眼前的,这个死亡骑士也不会这么简单的放他离开。

    “我已经走了这么远,我已经站在了黑暗这边,我不会输的!我不会...不会输!”

    “砰!”

    达库鲁的话还没说完,乌瑟尔背后的黑暗双翼猛地张开,就像是捕食的蝙蝠一样,朝着巨魔扑了过去,骨剑的剑锋布满了锋利的倒刺,甚至是只被这恶毒的武器划伤,其内部附带强烈腐蚀都会顺着伤口冲入身体,疯狂的肆虐。

    达库鲁已经尝过一次那种滋味了,他不想再尝一次,所以他选择了后退,伴随着达库鲁的双臂挥舞,冰蓝色的能量从他手心涌出,在身前构建了一道厚重的冰之墙,他当然不指望这道墙能挡住乌瑟尔,只需要争取一点点时间!

    是的,只要一点点时间!

    巨魔转身从怀里掏出一个精致的瓶子,那其中涌动着蓝色粘稠的液体,散发着魔力的味道,那是魔精,巨魔们自古以来的珍稀资源...当然,你最好不要打听这玩意是怎么制作出来的。

    他将那魔精远远的扔了出去,精准的砸在了达克萨隆要塞顶端后方的大火盆上,魔精倒入其中,那熄灭的黑色火盆在这一刻被点燃,幽蓝色的火焰在火盆上跳动,只是一瞬间,那火焰就窜的足有两米高。

    显然,这绝对不只是普通的火盆那么简单。

    “砰”

    达库鲁弄出的冰墙甚至连阻碍乌瑟尔前进都做不到,就在达库鲁回过头的那一刻,他身后的冰墙已经被无法承受的巨力击破,化为完全冰凌,洒向了四面八方。

    乌瑟尔看着达库鲁,双眼里闪过了一丝残忍,他的胸口腹部有一个明显的吸气动作,伴随着身后蝠翼在这一刻徒然消失,达库鲁意识到了不妙,但还没等他做出反应,一个完全由冰霜组成的骨龙的脑袋,已经出现在了乌瑟尔的头顶上方。

    伴随着死亡骑士吐出空气的动作,那冰霜巨龙也向前喷洒出了致命的冰霜,真正的冰霜,被转化的庞大死亡之力凝聚之后的寒冰之流,只是接触的那一瞬间,达库鲁举起的双臂就已经被冰封,那冰霜就像是有自己的生命一样,顺着他的双臂不断的向上蔓延,最终,在骨龙的头颅化为点点冰霜之花消散的时候,乌瑟尔背后的双翼再次出现,而达库鲁,除了还能活动的脑袋之外,整个身体都已经被封入了冰块当中。

    这和萨萨里安掀起的风暴还不太一样,以乌瑟尔对死亡的操纵程度,达库鲁根本挣脱不开。

    实际上,如果不是那层碍事的寒冰光环,他也根本支撑不到现在这个时候。

    “砰”

    “噗!”

    刚刚形成的冰块在下一秒就爆开,还有那一把洞穿了达库鲁心脏的白骨魔剑,乌瑟尔的身高加上臂长,加上剑刃的长度,正好让白骨剑锋刺穿了他的心脏。

    巨魔的神色在这一刻剧变,在感受到那股让他眼前发黑的痛苦之前,他听到了乌瑟尔的声音,那是他在开战以后,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

    “你怕了...那么就带着恐惧去死吧。”

    “砰!”

    达库鲁用最后的力气将乌瑟尔推开,那白骨魔剑也随之离开了他的伤口,但黑色的鲜血喷洒,那种滑腻腻的毒蛇啃噬心灵和身体的双重痛苦,让达库鲁踉跄了一下,跪倒在了地上,他张口吐出了带着内脏碎片的鲜血,他捂着胸口,他挣扎着,

    “不...我不会...不会...死。”

    “主人,主人...救...呃...”

    达库鲁巨大的身体砸在了这一片被寒冰和死亡覆盖的大地上,在他身后,乌瑟尔冷漠的收起骨剑,然而下一刻,他看到了那已经被点燃的幽蓝色火焰,以及空中不断震荡的力量。

    乌瑟尔背后的蝠翼隆起,将身体完全覆盖,然后急速后退,但...晚了。

    一抹幽蓝色的剑锋从空中挥下,尽管乌瑟尔已经躲开了那战斗的范围,但在那飞出的无形锋刃之下,他挡在前身的黑暗蝠翼,就放佛是遇到了热餐刀的黄油一样,被轻而易举的切开。

    死亡骑士左手持剑,右手横档,将死亡裁决挡在身体上方,和那无形的锋刃撞在一起,这一刻,乌瑟尔脚下的地面层层破碎,甚至埋入了他的脚弯之上,乌瑟尔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但最终还是挡住了这一击。

    “呋...乌瑟,我们好久不见了。”

    厚重而低沉的声音从空气中传出,一抹虚影破开空气出现在了达萨克隆要塞的顶端,那是带着统御之盔,穿着骷髅战甲的家伙,那是统御死亡的主人,那是这片大地曾经的王,实质性的死亡在他背后尖叫,而恐惧,伴随着他出现的那一刻,已经开始了哀嚎。

    整个祖达克的寒风都在这一刻刮了起来,就像是在欢迎自己的王驾临,他冰蓝色的双眼里倒映出乌瑟尔的影像,那是实质性的仇恨。

    他永远无法忘记,上一次,就是这个家伙,差点杀死了他,彻底的,连灵魂都完全泯灭。

    当然,还有那把该死的魔剑...

    到来的当然不是阿尔萨斯本人,那只是他借助达库鲁燃烧的魔精分化的幻影,但刚才斩出的那一剑,却是真正被他挥出的,否则以乌瑟尔现在的程度,根本不可能被一道幻影伤到。

    “阿尔萨斯!从上次分开之后,我可是一直很想你!”

    乌瑟尔的声音徒然变得激动了起来,一起激动起来的,还有他手里的魔剑天启,它感觉到了从霜之哀伤上传来的,同出一源的气息,它开始在乌瑟尔的手里疯狂跳动,那把剑里暗藏的贪婪灵魂正在影响乌瑟尔,在它完全臣服之后,这几乎是从未出现过的情况。

    它在命令他!

    它在驱使他,让他去和阿尔萨斯厮杀,它已经迫不急的,想要和自己的兄弟“重逢”了。

    想必远在冰冠堡垒的霜之哀伤,也是一样的冲动,但持剑的双方,却都不是会被这种情绪影响的人物,乌瑟尔抬起头,用冷蓝色的眼睛看着漂浮在天空里的阿尔萨斯,

    “你没有在纳克萨玛斯干掉我,阿尔萨斯,真可惜,那是你的最后一次机会了!我很快就会去“拜访”你,带着整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勇士,攻破你那该死的老鼠洞,把你抓住来,然后狠狠的勒死!”

    “我发誓我会做到!而且不会太久了!”

    这声音的每一个字都在咬牙切齿,这也难怪,这两个人之间的恩怨,已经很难用语言描述清楚了,不过面对似乎被情绪主宰的乌瑟尔,阿尔萨斯的反应冷淡很多,他回头看了一眼达库鲁的尸体,看着那被天启贯穿的伤口,巫妖王惋惜的摇了摇头,达库鲁期待着巫妖王能救他,但那个可怜的巨魔显然不知道,被天启杀死的家伙,从来都救不回来。

    他的灵魂,已经变成那把魔剑的玩物了。

    “真可惜,那是个很好用的卒子...不过也没关系,像他那样的家伙,我这还有很多...”

    阿尔萨斯的身影在空中慢慢变淡,他又回头看了一眼乌瑟尔,

    “庆祝这一场胜利吧,乌瑟,你们很快就没机会了...安加萨会成为你们最终的坟场,你我都知道这一点!”

    “我一直都知道,当你那可悲的灵魂饱受折磨的跪在我面前祈求饶恕的时候,我会残忍的拒绝你...是的,这就是这场战争最后的结局,你的,还有其他人的灵魂,都将是我的囊中之物!”

    “哈哈哈哈,你们正在和死亡同行,但很可惜,那是我的盟友!”

    阿尔萨斯的身影最终在低沉的笑声中消失不见,乌瑟尔站在那里很久,最终,他抬起头,从达克萨隆要塞的顶端,眺望整个祖达克,几抹火光在空中跳跃,那是燃烧的天灾浮空城。

    显然,还有好消息将会传来...他们赢了,这就够了,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