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4.铜须·两段人生

24.铜须·两段人生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布莱恩作为铜须三兄弟里年纪最小,性格也最活泼的,看到尤格·风暴之心的那一刻,当即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三两步跑了过去,紧紧的将不知所措的尤格抱在怀里,老矮人的眼泪横流,情绪几乎无法压抑,也不需要压抑。

    麦格尼也快步走了过去,站在自己兄弟身边,尤格…呃,不,穆拉丁的表情依然木然,但并不是因为他心无波澜,实际上,在刚才他叫出麦格尼和布莱恩的名字的时候,他已然记起了之前的一些事情。

    包括铁炉堡和矮人王国的事情,但是所有记忆在他陪着一个王子进入龙骨荒野之后就消失了。

    穆拉丁摇着脑袋,拼命的想要回忆起那一段空白,但熟悉的,头疼欲裂的感觉又浮上了脑袋,那种痛苦让他想要放弃,但他不愿意那么做,和之前无数次服从于痛苦不一样,在看到了自己的亲人之后,穆拉丁不愿意再任由那记忆消散。

    于是他开始反抗!

    反抗自己脑袋里嗡嗡作响,尖叫的痛苦,然后越来越疼!

    “啊!”

    穆拉丁推开了布莱恩,并不是讨厌,而是害怕伤到他,这个矮人抱着脑袋,跪倒在地上,发出了野兽一样的吼叫声。

    “啊!别靠近…别靠近我!”

    怒气在身体上涌动,麦格尼看到这一幕,立刻要上去帮忙,却被穆拉丁艰难的阻止了,狄克也站起身,走到了穆拉丁身边,几乎是在同一时刻,脑袋里的痛苦达到了极点,就像是撞击着城门的攻城锤一样攻击着他的理智。

    穆拉丁倒在地上,挣扎,挣扎!

    “噗”

    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矮人陷入了昏迷,但身体还在抽搐。

    “砰!”

    冰岩大厅的大门也在这一刻被推开,手持武器的霜矮人看着倒在地上的穆拉丁,顿时急了眼,朝着手足无措的麦格尼和布莱恩喊到,

    “你们对我们的国王做了什么!该死的骗子!”

    “我们没有!”

    布莱恩抱着穆拉丁的身体,他根本不顾地面上的血迹,他朝着那些激动的霜矮人喊到,但后者根本不相信,推搡着想要把穆拉丁抢回来,但麦格尼和布莱恩又怎么可能放弃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的兄弟?

    场面混乱极了!

    在这时候,狄克的左手抬了起来,一道神圣冲击,直接击碎了头顶厚重的冰层,在上面留下了一个手心大小的破洞,寒风从其中吹入,整个混乱的场面顿时一静,圣骑士冷着脸大喊到,

    “你们没看到你们的国王正在流血吗?放开他,我能治好他!他现在需要的是医生,而不是战士!”

    这一声怒吼让激动的霜矮人们冷静了一些,在白天发生的战斗里,狄克的强大已经给所有人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尤其是他最后一刻用金色的闪光压制了整个大地暴动的景象,那一幕简直如同从天而降的神灵一样。

    但霜矮人并不会因为畏惧就选择屈服,他们倔强的围在穆拉丁身边,无声的抗议着,看着那些士兵因为害怕而颤抖的身体,却又强行咬着牙守在穆拉丁身边,狄克舒了口气,语气舒缓了一些,

    “他真的需要帮助,这样持续的失血,会要了他的命!”

    “我们也有医生,用雪莲花配合冰泉水,就能压制尤格的旧伤!我们以前都是这样治好他的!”

    一位霜矮人的长者,慢慢走入大厅,手里捧着一朵新鲜的,白色的莲花草药,显然是刚刚采集的,但狄克却摇了摇头,

    “你们的草药能拯救他的身体,但我能救他的灵魂,你们也看到了,他很痛苦…他需要我的帮助。”

    霜矮人长者楞了一下,麦格尼也走上前,将自己的兜帽摘了下来,露出了那张和穆拉丁极其相似的脸,他真诚的看着霜矮人长者,大声说,

    “我不认识你们,但我可以保证,躺在你们怀里的,就是我的弟弟,我血脉相连的人,我相信狄克能救他,我们没有恶意!”

    几秒钟之后,霜矮人长者咬着牙,示意士兵们放开了穆拉丁,他看着狄克,严肃的说,

    “外来者,尤格对我们的意义绝对不只是一个国王那么简单,虽然你很强大,但不要试图伤害他,否则整个霜矮人王国的所有人,都会是你不死不休的敌人!”

    狄克点了点头,然后半跪在地上,他深吸了一口气,左手涌出了银色的秩序之力,他的圣光治愈性很差,但秩序之力对于任何精神攻击引发的后遗症都有一定的恢复效果,他很熟悉穆拉丁的故事,他知道,此时这位山丘之王的失忆,正是因为当初阿尔萨斯拔出霜之哀伤的时候,那种爆发的死亡冲击到了他的精神造成的。

    实际上也确实如此,当银色的光点顺着穆拉丁的头颅进入他的身体的时候,他身体的抽搐很快就平息了下来,而在霜矮人长者用雪莲花和冰泉水制成的草药被饮用之后,穆拉丁身体内部的伤口也很快愈合了。

    狄克的治疗还在继续,布莱恩则好奇的见着那位霜矮人长者不似作伪的关切表情,好奇的问到,

    “穆拉丁是怎么成为你们的国王的,我很好奇这一点。”

    霜矮人长者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在意称呼的问题,而是低声说,

    “在霜矮人最黑暗的那一段时间里,尤格给了我们希望!”

    “我记得那是在5年前,洛肯的钢铁矮人们发现了冰霜堡的秘密,他们派遣大军攻占了这里,我们的同族被杀害了很多,最后的霜矮人也被迫迁徙,但我们的力量太弱了,失去了冰霜堡的庇护,我们在危机四伏的风暴峭壁根本活不下来,所以我们只能往其他地方逃跑,就是在晶歌森林和风暴峭壁的交界处,我们发现了当时奄奄一息的尤格,他当时被埋在雪堆里,几乎都要冻僵了。”

    “是你们救了他?”

    麦格尼也加入了这场对话,霜矮人长者点了点头,双眼里露出了唏嘘的表情,“当时尤格的身体已经差到了极致,我们用最后一点雪莲花勉强治好了他的外伤,然后带着他一起逃离,不过3天后,我们就被追上来的钢铁矮人包围了…我当时以为我们就要死了,但就是在那个时候,尤格醒了,他甚至来不及询问,就被迫加了入决死的战斗里,但他却像是发怒的野兽一样强大,那些钢铁矮人根本挡不住他的冲锋,哪怕用最简陋的石棍子,他也带着我们,一群无家可归的难民,战胜了那些穷凶极恶的家伙!”

    “我们在山地平原生活了一个多月,尤格养好了身体,也学会了我们的语言,他很聪明,甚至比任何一个霜矮人都要聪明,还要强大,他很快就成为了我们的首领,然后他决定带着我们杀回冰霜堡,我们无路可走了,于是我们响应了尤格的号召,一路攻打钢铁矮人的据点,又救出了很多兄弟姐妹。”

    霜矮人长者看着呼吸已经恢复正常的穆拉丁,带着一丝难以言喻的骄傲,继续讲述着穆拉丁在风暴峭壁的传奇故事。

    “那一天,我记得很清楚,尤格带着近千名被解救的霜矮人,站在冰霜堡的大门口,他手里握着自己打造的战锤和战斧,发誓要帮我们夺回冰霜堡,来报答我们的救命之恩…你们也许不知道,霜矮人在整个风暴峭壁里,算是最羸弱的种族了,我们不如钢铁矮人那么残暴,不如钢铁巨人那么强大,不如维库人那么敏捷,我们是弱势的弱者,我们数万年活的就像是老鼠,只能在风暴峭壁的最边缘苟且偷生。”

    “就连整个冰霜堡,都是为了避难才建设的,从没有谁,从没有哪个领袖像是尤格这样,不愿意向整个风暴峭壁低头,从没有过,而那一天,他带着第一次开始反抗,开始战斗的霜矮人冲入了冰霜堡,他勇猛的让人难以置信!”

    “国王陛下是最强的!”

    另一个守卫穆拉丁的霜矮人卫兵大声说,“那一战我就在国王身边,他一个人最少杀死了200名钢铁矮人,那些家伙最后被他杀得吓破了胆子,像是最胆小的鼹鼠一样逃跑了!”

    “他教会了霜矮人反抗和战斗!”

    霜矮人长者看着麦格尼和布莱恩,最终叹了口气,“我们最终恳求尤格留下来继续带领我们,他无处可去,便同意了,于是这5年里,我们有了自己的士兵,甚至是自己的军队,还夺回了整个冰霜堡山脉,但我知道,尤格很多时候,都会压抑自己的痛苦。”

    “他的内心在渴望见到自己真正的亲人和家乡,他已经为我们做的够多了,现在…不管他做出什么选择,我们都只会诚挚的祝福他,但他将永远是霜矮人的国王,这一点毋庸置疑,我们甚至会把他永远记在我们的传承里。”

    而与此同时,在穆拉丁的沉睡当中,他也在经历着自己的过去,那一段被他彻底遗忘的过去。

    他以一个非常奇怪的第三方视角,旁观了自己经历的一切,包括在龙骨荒野偶遇阿尔萨斯,包括王子执意寻找被诅咒的魔剑,包括自己陪同他一起前往霜之哀伤洞穴,自己研读那剑刃上的符文,以及阿尔萨斯不顾阻拦,拔出了霜之哀伤长剑的那一幕。

    还有他被阿尔萨斯击伤,又在雪地里混沌的清醒,忘记了一切的逃跑,最终越过了龙骨荒野的边境,在那里和巨虫厮杀,又逃入了晶歌森林,最终坚持不住,倒在了通往风暴峭壁的雪地里。

    然后就是被长者救起,再然后的故事,他都了然于胸。

    虽然只有五年,但却漫长的如同一生都已经过去一样,穆拉丁咆哮着,怒吼着,他从第三方的视角里看到了冰冠冰川,看到了那个手持魔剑的身影,看到了他脸上的不屑,看到了他背后的黑暗。

    “啊!啊啊啊!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穆拉丁翻身从石台上跳了下来,他就像是一个战士那样警惕的打量着四周,然后就看到了激动的麦格尼,布莱恩,霜矮人长老,还有那个站在他们身边的人类,从他身上散发出的那股很特殊的气息,似乎正是将自己从睡梦中唤醒的气息。

    “你记起来了吗?穆拉丁?我的兄弟!”

    麦格尼看着他,布莱恩和长老也紧张的看着他,穆拉丁扫过众人的眼睛,最终看着自己的双手,让人如同五年前一样有力,他抬起头,嗯了一声。

    “我想起来了…一切,我的亲人,家乡,铁路堡和风暴峭壁,还有…我的仇人,我的过去和我的未来,那些我必须去做的事情,一切都想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