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5.战士和萨满

25.战士和萨满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狄克站在冰霜堡的冰层之上,一个人眺望着风暴峭壁的北方。

    在满是黑色翻滚的天空之下,他看不到奥杜尔,那太远了,但他知道,奥杜尔就在那里,在那个方向,那里必然也会是他某一段生命里的终点。

    每个人生命中都有必须要完成的事情,那些事情的名字,叫使命,狄克知道,自己的使命就在那里,那座关押着上古邪恶的泰坦之城,一切开始和终结的地方。

    他将烟斗叼在嘴上,咕哝了一声,

    “智慧无价”

    “呋…”

    稠厚的烟气从嘴里呼出,然后被冰霜堡周围的冷风吹散,还有不断飘落的雪花在他身边飞旋,这让他看起来就像是一座雪中雕像一样,在不远的地方,霜矮人们的巨鹰斥候已经出发,他们肩负着每天的狩猎任务和侦查任务,在穆拉丁到来之后,霜矮人的生活模式确实发生了变化。

    他们正在以另一种形式适应这座冷漠的山谷,在这里,弱者是生存不下去了,霜矮人们正在竭尽全力摆脱弱者的地位。

    这就是生命,当它出现在某一个地方之后,就不会轻易的消散,而是会竭尽一切的活下来,然后是活的更好,最后是改造周围的环境。

    狄克喜欢这个世界,不仅仅是因为它有更精彩的生活,更因为这个世界花样繁多的一切,不管是景色,还是生命。

    “我从布莱恩那里听说了你的故事和你为铜须家族,为我和我的兄弟做的一切…狄克,铜须的朋友,谢谢你。”

    稍有些虚弱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是穆拉丁。

    麦格尼在早些时候已经离开了冰霜堡前往龙骨荒野的前线,闲不下来的布莱恩则在霜矮人的带领下,去观察那些万年前留下的遗迹了,狄克也快要离开,他没有太多的时间放松。

    有时候,太被器重就意味着要付出很多,被一个世界器重,就意味着要承担普通人根本想象不到的压力。

    好消息是,狄克已经习惯了,坏消息是,狄克可能还要承担很久。

    “你有什么打算呢?”

    圣骑士盘腿坐在了冰冷的冰层上,在他身前不到半米的地方,就是冰霜堡山脉的边缘,看一眼都会让人头眼发晕的万丈悬崖。

    穆拉丁嘿嘿一笑,也盘腿坐在了狄克身边,他手里捏着一个银质的小酒壶,双眼里多少有些茫然,五年的时间改变的东西太多了,连洛丹伦这个人类强国都灭亡了一次,又重建了一次,这个世界的变化太大,穆拉丁决定自己还需要再观望一段时间。

    但似乎没有太多时间留给他了。

    面对狄克的问题,他喝了一口酒,然后闭着眼睛说,

    “先去找阿尔萨斯报仇,然后…然后回铁炉堡。”

    “不管这里的霜矮人了吗?”

    狄克笑眯眯的又问到,“你肯定知道,如果没有了你的威慑,他们不出一年,就会被钢铁矮人再次击溃,一个种族的新生可不是短短五年就能完成的。”

    “呼…坦白说,我有些茫然,我不属于这里,哪怕我装作是个霜矮人,但我还是个铜须,内心已经有隔阂了…他们也不会离开这里。”

    穆拉丁低着头,有些沮丧,显然是已经和自己的“同族”们谈过了,看上去结果并不怎么好。

    但狄克却根本不在乎,在他现在的层次看来,一个数量只有不到2万人的小种族,几乎算不上一个问题,他悠然的看着远方天空中飞行的蓝色始祖龙,又吸了一口烟斗,在烟雾中,对穆拉丁说,

    “你看到我们和钢铁军团的战争了,对吧?”

    “嗯,很残酷,实际上,如果不是你麾下的土灵闯入了我们存放鹰蛋的地方,我们的斥候也根本不会现身,那不是霜矮人可以参与的战争,太残酷了,我甚至觉得,那根本不是现世凡人的战争…更像是,神灵之间的战争。”

    穆拉丁又灌了口酒,也出神的看着远方风雪飘扬的战场,霜矮人在战场之外默默的观察着这一切,他几乎是旁观了这战争从开始的激烈到现在的焦灼,虽然失忆,但毫无疑问他的战士本能还在,他能看出那战场上有多么的危险。

    “这只是开始…你应该看过斗兽表演,刚开始的时候斗牛士总是会不断的挑拨公牛的情绪,让它愤怒,让它焦躁,等到它适应了那种不正常的情绪之后,真正的杀招才会到来。”

    圣骑士拍了拍穆拉丁的肩膀,

    “带着霜矮人离开这里吧,带他们去丹莫罗,如果他们不愿意走,就让他们在这里看着一切,静静等待,这里很快就会成为地狱的…真正的战争,就要开始了。”

    矮人战士沉默了片刻,他看向狄克,

    “我倒是很好奇,你究竟是谁?你真的是一个5年前还不名一文的凡人吗?在我还游历艾泽拉斯的时候,你不应该这么默默无闻的。”

    圣骑士站起身,朝着穆拉丁露出了一个神秘的笑容,

    “嘘,这是个秘密,对了,听说你是个不输于麦格尼陛下的锻造大师,刚好我有一件东西需要你帮忙,闲暇的时候可以去一趟K3,你会对它感兴趣的,相信我!”

    穆拉丁点了点头,就在狄克转身离开的时候,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于是就对狄克喊到,

    “先别走,狄克,我带你去看个东西,听说你们最近就要和巫妖王决战了,这绝对会对你们有帮助的!”

    狄克回头,好奇的看了一眼穆拉丁,然后跟着他坐上白色巨鹰,在灰色的天空光影之下,向着冰霜堡的西南方飞了过去,没过几分钟,狄克的眼睛就睁大了。

    就在他下方,在透过云层之下的地方,有一座山谷,那是被亡灵占据的山谷,最重要的是,这个山谷几乎就在冰霜堡山脉的正下方,最重要的是,这座山谷位于冰冠冰川冰冷的围墙之内!

    一个天然的突破口!

    圣骑士立刻意识到了这个被他完全忘在脑后的地方,而穆拉丁大声对狄克喊到,

    “这里…这里被霜矮人们叫做回音谷,是冰冠冰川和晶歌森林,以及风暴峭壁三方接壤的地带,从冰霜堡里有一条小路可以通往这附近,那是霜矮人先祖留下的密道,如果你们需要,我可以把它开放给你们!”

    圣骑士的眼睛里闪过了一道精芒,穆拉丁的礼物来的太及时了,“破冰”本来只有两个登陆口,而且都距离冰冠堡垒太过遥远,现在有了回音谷,勇士们甚至只需要骑马就可以在20分钟之内冲入冰冠堡垒的附近!

    简直是个天生的,最完美的奇袭地点!有了它,原本还有风险的奇袭计划,成功率立刻就高出了一大截。

    “你帮了我们大忙了,穆拉丁,这简直是最好的礼物,刺入阿尔萨斯心头的一把钢刀!”

    “哈哈哈,别客气,帮你们就是帮我,别忘了,我和他也有一笔账要算呢!”

    矮人战士和狄克的笑声在风中传出去老远,这是他们的幸运,也是阿尔萨斯的不幸。

    就在狄克和穆拉丁挥手告别的时候,在另一边,一场偶遇才刚刚开始。

    瓦里安走在龙眠神殿的大厅里,他带着一丝惊叹的目光,看着周围墙壁上的浮雕,那是巨龙们的能工巧匠,记录的关于这个世界过去的故事,其中的绝大部分,在人类世界甚至没有只言片语的流传,那是文明诞生前的史诗。

    任何一个被允许进入这里的人类,都会因此而惊叹不已。

    安度因背着自己的盾牌跟在父亲身后,他在龙眠神殿附近已经住了有半个月了,作为暴风王国在这一次战争中的代表,小王子身上压力其实并不大,因为他不是具体的指挥者。

    联盟的总指挥官是提里奥·弗丁骑士和伯瓦尔公爵,还有来自暗夜精灵的珊蒂斯·羽月将军,矮人的范达尔·雷矛元帅,莫格莱尼大骑士等等战场老将,在他们的指挥下,联盟最近的战事进行的非常顺利,艾卓·尼鲁布的危险正在快速降低,尤其是达拉然和卡拉赞的法师团联手封锁了龙骨荒野所有蛛魔王国的出口之后,联军已经有5天没有遭受过突袭了。

    前进基地弗塔根要塞,也在迦拉克隆之墓附近建立起来,那里将是安加萨会战的预设战场。

    瓦里安作为国王,当然不会闲到特意过来观赏巨龙的历史,实际上,他也是带着和麦格尼国王一样的心思来到前线的,作为一名战士,他必须亲眼看到双方的对比才能安心。

    但是在这一趟战场之行的最后,瓦里安和安度因准备离开龙眠神殿大厅的时候,却遇到了最不想遇到的那些人。

    萨尔穿着那套古朴的盔甲,和萨鲁法尔霸王以及部落的一众指挥官从另一侧走入大厅,正好和瓦里安以及安度因打了个照面。

    小王子立刻就注意到了他父亲放在了腰间剑柄上的手,还有瓦里安王气势的变化。

    “萨尔酋长…好久不见了。”

    瓦里安高声打着招呼,但他的手并没有从剑柄上移开,萨尔也被这突然的遭遇弄得楞了一下,萨鲁法尔侧过身,不偏不斜的站在了瓦里安和萨尔的中央,这个老战士卡位非常准,如果瓦里安发动冲锋,必然会被他拦下来。

    不过下一刻,兽人酋长深吸了一口气,掠过了萨鲁法尔的保护,他那双眼蓝色的眼睛看着瓦里安,同样高声回答到,

    “日安,瓦里安王。”

    兽人酋长的手里,同样握着武器,毁灭之锤…那把曾击败了洛萨元帅的武器。

    “我听说你们修建前进基地的工作进行的非常不顺利…”

    瓦里安看着萨尔,语气平和的说,“要不要我派士兵去帮忙?”

    萨尔的眼睛眯了起来,然后笑呵呵的说,“不用劳烦联盟的勇士了,只是些许阻碍,部落的勇士很快就会克服它们,在这片土地上,那不值一提。”

    安度因感觉到了气氛的凝滞,他抬头看着跟在萨尔身后的贝恩·血蹄,那是他在破碎群岛旅行时结识的好朋友,贝恩也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他只能用眼神回应安度因:两位首领的见面,这真的是个意外!

    而萨鲁法尔身后的加尔鲁什,在看到瓦里安的那一刻就愣在了原地,他忍不住摸了摸背后血吼的斧柄,年轻的兽人战士无数次想过他和拉戈什见面的场景,但却没想到,拉戈什的身份居然如此惊人!

    但这些,都没有影响到两位首领之间的交锋,瓦里安听到了萨尔的拒绝,他呵呵一笑,

    “那我们就来说说其他地方的事情,关于你们和龟缩在悲伤沼泽的那些黑石兽人残军的频繁联系,还有那些被暮光高地的怪物打的丢盔弃甲的龙喉兽人,你在做一件危险的事情,萨尔,告诉我,你是要重组旧部落,然后掀起一场新的战争吗?”

    语气徒然变得强硬,萨尔也不是易与之辈,但他没有回答,这一次是萨法鲁尔霸王反唇相讥,

    “我们并不是要掀起战争,只是面对一个气势汹汹的对手,我得提前做好准备,比如军情七处在石爪山脉和凄凉之地的活动,那似乎并不是暴风王国的传统领土吧,瓦里安陛下,我其实很疑惑,为什么我们不能停下这些无聊的小动作,然后像个真正的战士一样打一场呢?”

    “还是说,你怕了?”

    萨法鲁尔这句话说出来,瓦里安的眼神立刻变得危险了起来,一抹红色的怒气火花在瓦里安手掌上一闪而逝,但很快,萨尔就开口了,

    “好了!原谅萨鲁法尔吧,瓦里安王,他只是个战士,也只会用战士的角度思考问题,我们为什么不放下彼此的仇恨,先联手度过眼前这一关呢?内讧只会让阿尔萨斯更高兴,没人希望他高兴,不是吗?”

    “呼…”

    瓦里安舒了一口气,左手从剑柄上移开,他对萨尔点了点头,

    “你说不错,萨尔酋长,现在确实不是个讨论过去仇恨的好时机,那就等阿尔萨斯的威胁被去掉之后,我们再来好好算算过去的帐,关于我的父亲,我的王国,和你的先辈之间的恩恩怨怨,鲜血和鲜血,荣耀和荣耀。”

    萨尔的面色一变,还不等他说话,瓦里安就将目光转向了萨鲁法尔,

    “萨法鲁尔霸王…你知道的,我也是个战士,所以…我会在战场上和你好好打一场的,相信我,那不会太远了。”

    说完,瓦里安带着安度因掠过部落的指挥官们,向大厅之外走去,在路过加尔鲁什身边的时候,瓦里安低声说,

    “小子,别辜负这把武器!”

    “我一直记得那个誓言,但如果是在战场上,我不会留情的,拉戈什…”

    “…不需要,在战场上遇到我,那会是你噩梦的开始,所以别死在这里了,小子,我还等着从你手里拿回血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