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33.号角之战·狄克传授的一切----为ruesparrow兄弟加更!

33.号角之战·狄克传授的一切----为ruesparrow兄弟加更!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海姆达尔的声音很平静,听上去就像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但给人的感觉,却很狂妄,尤其是那些性格易怒的,暴躁的战士们来说,更是如此,加尔鲁什身体上已经开始缠绕起赤红色的怒气,但是比他行动更快的,还大有人在。

    “光明之剑!”

    “正义审判!”

    马库斯和麦斯米兰眼神交流,一左一右的同时出手!还有躲在人群当中,毫不起眼的矮人猎手赫米特二世,几乎在两个圣骑士动手的瞬间,将自己背后那把明显经过工程大师改造的猎枪举在了手里,另一边的精灵游侠也拉开了长弓。

    不但如此,法师们几乎是齐齐摆出了禁锢魔法的吟唱术,刺客们也在第一时间隐入暗影。

    看似一切都把握的恰到好处,而旁观这一切的狄克,却用双手撑着下巴,出神的看着25个参赛者和海姆达尔的对抗,他自言自语着,

    “25对5,游兵散勇对抗真正的团队,数量和质量的对抗,我其实很好奇…在这个世界上,真正团队的力量,会强到一个什么样的层次?”

    真正的团队?

    凯尔萨斯听到了这声音,他饶有兴趣的看着已经处于被围攻之势的海姆达尔和他的小队,对于太阳王来说,他显然是听说过英灵殿的,他也从狄克那里了解过,那是守护者奥丁为整个世界的末日而组建的真正军团,是世界上最强大的队伍。

    他也很好奇,英灵殿的英灵,在压缩了实力之后,还会和传闻中一样,强大到无可撼动吗?

    “砰!”

    从地面升起的圣光之剑和空中砸过来的,包含灼热能量的能量战锤,空中飞旋的子弹,致命的箭矢,和周围涌上来的潜行者,海姆达尔的选择是…无视!

    一道划过天空的金色光芒,从守门人左侧,一直划过右侧,几乎覆盖了眼前180°的距离,那剑刃带起的锋芒,将光剑劈碎,将战锤打散。

    一副坚盾出现在海姆达尔身边,将子弹挡住,将箭矢拍飞,伴随着持剑盾的英灵一脚踩下,大地的雷霆晃动,那些潜行者甚至无法接近,而下一刻,一道冰环间不容发之间,在周围的地面上跳起,将潜行者和德鲁伊们完完全全的冻在了地面上。

    海姆达尔这一刻才拔出风暴大剑,起身纵跃,跳到了那些潜行者中央,单手挥起,刀锋闪现,两个倒霉的潜行者顿时倒飞了出去,斯温见势不妙,立刻从夜刃豹变身成为铁皮棕熊,双爪挡在前方,勉强挡住了海姆达尔的巨剑斩击。

    英灵们没说谎,他们确实把力量压制到了和众人一样的水平,但斯温的劫后余生还没持续1秒钟,两把长剑已经从背后扑出,一左一右刺入了她的皮毛之下。

    “嗷!”

    巨熊被这痛苦激怒了,她摇晃着身体想要反击,但当她狂乱的利爪扫向英灵的那一刻,两抹金色的光芒在空中跳动,英灵牧师轻轻一挥手,两层厚重的光盾就出现在了海姆达尔和那个英灵剑士身体周围,在斯温的狂乱攻击下,两个人毫发无伤。

    当她的爪子刚刚落下,海姆达尔就带着强势的冲锋,正面撞在了斯温的头顶,饶是以变身巨熊的形态,德鲁伊也被这一击打懵,而在她背后,英灵剑士的双刃马上就要落在她的肩头。

    赫米特二世的猎枪再次怒吼,用一发子弹逼退了那英灵剑士,但还没等他开第二枪,一道锋利的冰锥就朝着他的面孔刺了出去,马库斯从背后将矮人推倒,自己则张开了神圣壁垒,将那一道冰锥挡住。

    但不管是他还是赫米特二世,都惊出了一声冷汗。

    如果刚才再慢一秒钟,赫米特二世就要出局了。

    从参赛者主动发起攻击,到英灵的反击结束,短短5秒钟的时间,巴隆提前布置的阵型就被搅得一团糟,2个刺客,外加斯温重伤,赫米特二世险象环生,整个战斗的节奏快到了极致,看台上也时不时发出一声惊呼,明明是只有同等力量的对手,而且己方占据绝对的数量优势,但为什么会被如此轻易的击穿?

    凯尔萨斯眼中异彩连连,能坐在这里的,都没有笨蛋,狄克说的没错,这就是参赛者还无法战胜的对手!仅仅从团队配合而言,他们几乎是无敌的!

    五个人,没有一个人做出多余的动作,精密的就像是一台真正的机器,一旦开始运转,足以碾碎数倍的对手,凯尔萨斯几乎不敢想象,当他们完全恢复本来的实力的时候,这支英灵大军,会强到什么程度?

    但英灵们的反击还没结束,混乱的战场上金光一闪,加尔鲁什还没来得及举起战斧,一面盾牌就朝着他砸了过来,兽人战士急忙后退,那面盾牌和盾牌后方的英灵继续前冲,德拉诺斯要冲上去救援,但刚刚起步,风暴大剑带着无穷的威势砸了下来,还有麻烦的冰环以及几乎同时落下的三个诅咒。

    那个英灵法师似乎能使用所有系别的魔法,甚至包括术士的诅咒,但没有人认为这不公平。

    实际上,以25个人对抗5个同等力量的对手,这本身就是最大的不公平了。

    约林和法师们想要救场,顺带着将已经被海姆达尔的战队撕裂的越来越混乱的战局重新扳回来,但还没等到他们的第一个法术扔出,一团耀眼的光芒就在法师们周围爆开,完全没有伤害,但其中蕴含的圣光却附带着极其强烈的净化效果。

    那光圈范围极大,笼罩了小半个战场,这一记净化之后,约林和法师们聚拢起的魔法元素被净化一空,所有法术全部被打断,甚至包括他们身体上的魔法护盾,也在这一刻被驱散的干干净净!

    巴隆虽然眼睛看不见,但他能感知到周围发生的一切,这一幕也让他目瞪口呆!

    大型驱散术一般只用于战场上驱散持续性伤害魔法,这是他第一次知道,大驱散术居然还可以这样用…但是这个英灵牧师,驱散了这些护盾是准备…

    “糟糕!保护法师!”

    巴隆的喊声刚刚喊出来,海姆达尔和英灵剑士就带着冷笑声抛弃了自己的目标,那剑士似乎也能使用刺客的技能,伴随着阴影的闪动,剑士就出现在了约林的背后,海姆达尔身上光芒一闪,就以冲锋一样的速度撞开了沿途的所有人,如金色的疾风一样来到了英灵剑士身边。

    战士高阶技能·援护!

    没有了魔法盾,面对一个战士和一个刺客,法师们能怎么样?

    简直比羔羊还要惨!加尔鲁什,德拉诺斯,麦斯米兰这三个家伙要扑过去拯救法师们,但几乎是海姆达尔的剑刃风暴出现的第一时间,一团暗影色的能量团就在众人最密集的地方爆开。

    那呼啸的墨绿色能量就像是小蛇一样,冲入了周围每个人的身体里,这一刻,恐惧的情绪主宰了所有人的心智,周围的家伙就像是看到了最恐怖的事情一样,朝着四面八方扑了出去,连同那些失去了魔法护盾的法师和术士们。

    术士高阶技能·暗影哀嚎·群体恐惧

    由于要分散暗影力量,让更多人失控,所以这个技能的持续时间很短,可能只有2-3秒钟,但已经足够了,对于海姆达尔这样精通所有战士技能的英灵来说,3秒钟的时间,已经足够展开一场大屠杀了!

    恐惧这种催发内心情绪来摧毁对手的技能,对于战士和骑士这种意志坚定的职业者,效果是最差的,但就在加尔鲁什主动狂暴,解除了恐惧状态之后,他回过头的时候,却看到了被彻底卷入了金色剑刃风暴中的约林,以及那些躲闪不及的法师和其他人。

    他怒吼着朝着海姆达尔发动了冲锋,但下一刻,那该死的盾牌就又一次挡在了自己身前,还有从周围扑过来的寒冰,以及圣光组成的锁链。

    加尔鲁什从未如此憋屈过!

    不管他面对谁,得到的都是最少来自2个人的反击,就像是被困在陷阱里的野兽,不管往哪个方向扑,得到的都是冷酷的围捕,甚至是致命的反击。

    法师们的痛呼声让所有人都忍不住想要去救援他们,但就在这时候,一声枪响却让海姆达尔的攻势出现了暂缓。

    赫米特二世的子弹第一次洞穿了英灵牧师的神圣护盾,毕竟是同级的力量,不存在可以挡住几十发子弹的情况,而这个矮人猎人继承了他父亲的执拗,认准了猎物就绝对不放手,一根筋的死脾气,在这时候却收到了奇效。

    他连续朝着牧师射出了7发子弹,都是特制的穿甲破魔弹,到第八发的时候,英灵牧师的施法第一次出现了被打断的情况,这也是最精密的配合第一次出现失误。

    海姆达尔和持盾者第一时间放弃了已经落在手里的战果,朝着牧师回援,这动作就像是一记耳光,将狼狈的躲闪着英灵剑士攻击的巴隆从混乱中惊醒了。

    他强行撑起了护盾,沙哑的声音传遍了整个战场,

    “所有防御者!给我拦住他们!所有远程,给我攻击牧师!打断他们的配合!否则我们输定了!”

    “马库斯,混蛋,记住你的责任!”

    圣骑士用一记光明之剑逼退了英灵剑士,几乎是示弱疯狂的挡住了英灵剑士的进攻,斯温拖着重伤的身体,艰难的用爪子对抗着海姆达尔的斩击,德拉诺斯也在第一时间用身体抱住了那个持盾者英灵的左臂,站姿丑陋的一塌糊涂,但却极其有用。

    这个时间差被留出了来,奎尔萨拉斯的游侠不停的用破魔箭骚扰着英灵法师的施法,尽管每一秒钟都有人被法师的法术冻结,但那个时间差正被越留越大,赫米特二世的咆哮声混合着猎枪的怒吼,不断的在英灵牧师的身体上留下一抹抹跳动的火花,还有刺客们的刀锋,约林挣扎着扔出的诅咒。

    巴隆顾不得自己生疼的胸口那里的伤口,踉跄的用双手拖住了怒吼着扑向海姆达尔的兽人战士,抓着他的手臂骂到,

    “加尔鲁什,我知道你的兄弟快死了!但你TM的死也要死在冲向那个该死的牧师的道路上!你想不想赢!想赢就听我的!去攻击那个牧师!”

    加尔鲁什赤红着眼睛,那脸上被海姆达尔划开的伤口还留着鲜血,让它看上去狰狞的就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他盯着巴隆,就想要把他撕碎一样,但牧师看不到,

    “别忘了我们来这里是干什么的!”

    “只有你手里的血吼能破开那些英灵的身体!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

    “所以,见鬼的混蛋!去给我进攻那个牧师!”

    “啊啊啊!”

    加尔鲁什又看了一眼用手杖撑着身体,全身都被鲜血笼罩的约林,扭过头,一记荣耀之跃,从天而降,他手里被怒气包裹的战斧,那血吼!

    那战歌酋长之手,在英灵牧师的身体上留下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划痕!那是他们第一次真正伤害到这些英灵!

    这是他们第一次真正看到取胜的希望。

    狄克嘴角的笑容扩散开来,他舒缓的靠在椅子上,左手一翻,烟斗出现在了手心,朝着凯尔萨斯晃了晃,

    “真正的团队为了胜利,每个人都必须做好自己的事情,不能被个人的感情左右,尤其是在他们即将走上的战场,有可能所有人都会死,但该冲锋的时候,依然不能犹豫…时间紧迫,我们教不了太多,索性的是,他们学的不慢,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