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35.圣焰与死霜

35.圣焰与死霜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阿尔萨斯!”

    莫格莱尼狂怒的吼声刺破了凝固的宁静,他抽出背后的圣焰闪耀之剑,灼热的圣光在这一刻就像一道刺穿天地的光剑,让周围的一切都似乎要被点燃。

    这已经站在了圣骑士顶点的人物,这含怒一击的威势,让众人侧目,这带着复仇意志的圣光,单论攻击力,早已经超越了狄克的秩序,更像是艾泽拉斯文明世界里,最锋利的那把刀。

    面对这朝着面门斩过来的光刃,阿尔萨斯后退一步,双手握剑,向下一挥,前斩!

    黑色和蓝色的光芒,侵蚀和冻结的能量,从这剑刃上涌出,同样形成了一道弯曲的剑锋,毫不避让的和那光刃撞在一起。

    “铿,铿,铿...”

    巨兽的牙齿在碰撞,黑暗和光芒在对拼,这场战斗从一开始就进入了白热化,下一刻,光刃错开,金色和黑色的能量在空中泯灭,化为点点光雨从天而降,但这只是个开始,老弗丁紧随其后,又是一剑斩出,不过这一次,碰面而来的,是巫妖王身边的骨龙,它仰起头,冰冷的死亡吐息被光刃阻拦了片刻,然后越加疯狂的朝着地面喷洒。

    这是个恶棍,他根本不会在乎下方那些存在者,索性...这一次过来的,可没有弱者。

    “阿尔萨斯!来了就别想走了!”

    瓦里安双手中的双剑合二为一,整个人从座位上跳起,倒拖着萨拉迈尼,就像是一颗血红色的彗星一样,合身撞向了存在于龙眠神殿顶层的巫妖王,他的怒气保护着他的身体,撕破了死亡吐息的包围,锋利的上古神剑在空中抡圆了一圈,朝着阿尔萨斯的头顶斩了过去。

    他看着眼前这个已经被黑暗占据的躯体,那曾是他儿时最好的朋友,他的兄弟,但现在,留在这里的,只剩下了那具唯一熟悉的躯壳。

    怒火再一次被点燃,血红色的火焰在长剑上燃烧,但就在长剑落下的那一刻,阿尔萨斯的左手抬起,还有那抬起的脑袋,那双流动着冰蓝色光芒的冷漠双眸,

    “瓦里安,自投网罗!”

    “哗”

    龙眠神殿之外,狂乱的暴风雪就像是被某种意志操纵一下,化为了一头怒吼的冰龙头颅,从阿尔萨斯身后扑向了在半空中的瓦里安,后者斩出的愤怒一击将那冰雪巨龙破开,但迎面而来的,就是另一把黑色的重剑。

    那剑柄上的骷髅闪耀着蓝色的光芒,还有剑身上的符文,当它们亮起的时候,霜之哀伤斩下的速度更快,就像是死神当头挥下的收魂镰刀,那剑刃之后涌动的黑暗,让人不寒而栗。

    “砰”

    收剑格挡的瓦里安以比之前更快的速度倒飞了回去,阿尔萨斯的利刃上似乎缠绕着某种看不到的东西,他的盔甲已经被刺穿,他的怒气护盾也被斩碎,仅仅是一击,就将瓦里安这顶级战士打入了劣势里。

    阿尔萨斯看也不看坠落下去的瓦里安,随手斩出一剑,黑色的刀刃追着空中的国王就砸了下去,但在半空中,就被红龙女王挥手带起的炙热火焰泯灭,国王的身体在半空中舒展开,最后落在了地面上,他抬头看着如死神一样的阿尔萨斯,双眼里闪过了一丝不可置信。

    这家伙...这家伙到底有多强?

    “一群窃窃私语的,想要挑战死亡的老鼠?”

    阿尔萨斯将霜之哀伤拄在身前,冰霜女王辛达苟萨的身体穿过龙眠神殿顶层的装饰,展翅飞入了大厅里,和迎头冲上来的红龙女王打成一团,这头生前是仅次于玛里苟斯的强大蓝龙,在死后获得了更锋利的死亡长刀,最少在此时的龙眠神殿里,只有女王能和它一战。

    巫妖王冷漠而嘲讽的声音响彻整个大厅,

    “我猜,你们在商量着如何杀死我...我来了!来吧,来试着打败我!让我看看,你们的“勇气”...”

    “狂妄!”

    凯尔萨斯的身影一闪,再出现时,已经站在了阿尔萨斯身边,手里跳动着燃烧的逐日者之傲,但还没等到那灼热的剑锋刺向阿尔萨斯的身体,又一道传送术的光芒在空中亮起,人影还没出现,三团灼热的大火球已经冲向了凯尔萨斯。

    后者脸色一变,作为玩火的大师,他自然能体会到那火球中蕴含的能量,只能收剑回撤,下一刻,四个身穿黑袍的人影,就将凯尔萨斯团团围了起来。

    “帮忙!”

    老弗丁大吼一声,翻身跳下了看台,一头绿龙承载着他的身体,飞速冲向龙眠神殿的顶层,然后是莫格莱尼,萨尔,麦格尼,瓦里安,萨鲁法尔,几乎所有英雄都参与了进来,大法师罗宁和吉安娜也在传送术闪耀当中,冲向了顶空的大平台。

    当然,还有比他们更快的!

    “唰!”

    就在库尔塔兹的战锤砸向凯尔萨斯的身体的那一刻,耀眼的雷光在破碎的神殿顶层爆发开来,蓝色的厚重电流来回翻滚着,还混杂着近乎无穷无尽的圣光,硬生生将那四个突袭者逼。

    金色的火焰和雷光敛去,狄克拄着逐风剑的身影出现在了凯尔萨斯的身边,他眼光透过身前的四个人影,看到了阿尔萨斯,阿尔萨斯同样在看着他。

    眼神在空中对撞,甚至擦出了实质性的火花。

    “保护好自己!”

    狄克活动了一下手腕,破旧的阿格拉玛之盾出现在了他的右手上,他对凯尔萨斯说了一句,身影骤然消失。

    “砰”

    逐风剑和霜之哀伤撞在了一起,金色的圣焰,圣歌和黑色的死霜,丧钟在这一刻近乎同时响起,两个人的武器碰撞,面对面的站在那里,每一刻都有难以想象的能量在双方周围泯灭。

    “哈,狄克...你本该成为我最强大的勇士,你的黑暗风暴会让整个世界颤抖,但现在也不晚,来吧,加入我,一起征服这个软弱的世界!”

    阿尔萨斯的声音低沉而沙哑,就像是死亡该有的味道,他调转剑柄,毫不留情的一剑斩向了狄克的脖子,呼啸而来,那剑锋连同要撕破天空的黑暗之力被阿格拉玛之盾挡住,持盾的手没有一丝颤抖,圣骑士回敬了一剑,铺天盖地涌过去的圣焰不断的被巫妖王召唤的死霜泯灭,始终无法攻入他的身体。

    两个人招招不离对方的要害,最奇特的是,尽管是这样,两个人的交谈依旧没有结束。

    狄克的眼睛看着那双冷漠的双眸,

    “那你又是谁?是阿尔萨斯,还是巫妖王?”

    “有区别吗?”

    寒风混杂的声音传入狄克的耳朵里,圣骑士皱起眉头,

    “当然有区别,这决定着我的剑会刺入你的心脏,还是刺穿你的灵魂!”

    “呵呵呵”

    “砰”

    阿格拉玛之盾挡住的重击在这一刻力道猛然膨胀了近3倍,猝不及防的狄克被一击击退好几米,手臂也传来了阵阵酸痛,他看着眼前认真起来的巫妖王,后者身后的小半边天空都在这一刻被涌动起来的黑暗风暴彻底淹没,那个死者伸出手,朝他勾了勾,

    “来!试一试!”

    圣骑士呲了呲牙,活动了一下手腕,金色的六对光翼和秩序圣纹以及祝福法术出现在他的身体上,下一刻,雷光四溢,黑暗的天空,被撕开了一条裂隙。

    另一边,莫格莱尼手里的圣焰重剑一次又一次的砍中了眼前的死亡骑士,达索汉沉默的防御,偶尔也会进行反击,老弗丁则在和库尔塔兹进行着致命的搏斗,神殿顶层的平台并不算宽广,所以其他的战斗都被转移到了更远处的雪原里。

    萨鲁法尔的对手是重新被复活的死亡骑士瑞文戴尔,这个家伙正被最强大的兽人战士逼迫的只能防御,瓦里安的对手是带着血红色战盔,穿着血红色战甲的神秘死亡骑士,手持死亡战斧,和瓦里安打的有声有色,更远处的萨尔则在对抗神秘的亡语者女士,法系的战斗看上去更绚丽,但也更加致命,咆哮的元素和暗影能量已经将周围的雪原完全清空,双方的战场,是无人敢闯入的致命之地。

    麦格尼陛下和戴琳陛下的对手不见得比他们更强,但却是最麻烦的那个,冰冠堡垒的守门人,玛尔加洛领主巨大的白骨身体决定了它被诅咒的生命和强大的力量,一旦被放任,绝对会成为最让人头疼的麻烦。

    凯尔萨斯的战斗更疯狂,尽管他更愿意去和狄克一起对付阿尔萨斯,但眼前这个家伙却让他不得不用起十二分的注意力,当然,还有无法抑制的愤怒。

    因为他的对手是达尔坎...差点毁掉了奎尔萨拉斯的叛徒!

    敌人从来都不可怕,这就显得叛徒更加可恶!

    “达尔坎,我很高兴你能活到今天。”

    凯尔萨斯的脸色阴冷到了极致,元素凤凰奥庞大的身影在空中带起的狂暴火焰几乎要烧尽整个天空,他手里的逐日者之傲对准了冷漠的达尔坎,

    “我很高兴,能有一个亲手掐死你的机会!我不会错过的!”

    达尔坎伸手扶了扶自己的眼睛,尽管身为亡灵之后,他根本用不上这玩意,但他还是保留着之前的习惯,他骨白色的长发在空中飞舞,面对愤怒的凯尔萨斯,达尔坎的反应很淡定。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不成熟,凯尔萨斯王子...哦,不,我应该叫你,太阳王!”

    绿色的浑浊魔力在他手心跳动,他看着凯尔萨斯,耸了耸肩,

    “幸运眷顾了你一次,但你我都知道,它不可能永远眷顾你,所以...”

    “废话少说!死!”

    凯尔萨斯的愤怒混杂着冲天而起的火焰焚尽八荒,而冰冷的风暴却始终未能熄灭,巫妖王已经损失了太多下属,所以这几个仅剩下来的,就被给予了更多的“恩赐”,这让他们变得更加棘手,尽管可能不是这些英雄的对手,但如果只是拖延,那完全不是问题。

    更何况,还不一定不是对手呢。

    而罗宁和吉安娜两个强大的法师,却在联手对抗最神秘的那个带着黑色兜帽长袍的家伙,那家伙强大的让人发指,不管是冰霜,火焰,死亡甚至是诅咒,他信手拈来,每一次都能间不容发之间,将两个法师的攻击化解,甚至是反击,不...不不,不是在反击,而是在进攻!

    罗宁和吉安娜联手,竟然落入了下风!

    “罗宁!掩护我!”

    吉安娜双手住着法杖,站在围绕着她飞速旋转的狂乱暴风雪当中,就像是真正的冰霜女王一样,就像是控制着这方天地之下的冰风暴。

    罗宁听到了师妹的呼唤,他单手握着手里的法杖,左手猛然向前挥出,伴随着最后一个音节的停止,震动的魔法在他身边形成了十几个拳头大小的火球,然后呼啸着飞向了那个神秘的黑袍法师。

    不在乎杀伤,这种弹幕魔法,就是为了掩护,逼迫对面的法师不得不防御。

    但对手没有像罗宁想象的那样停止魔法的吟唱,他干枯的手指只是在空中轻轻一点,淡黄色的光芒涌现,另一个一模一样的,只是身体如影子一般的黑袍人出现在他身边,飞快的撑起了一面魔法护盾,帮他挡住了罗宁的火球弹幕。

    但这已经暴露了他的身份!

    整个世界,整个艾泽拉斯魔法界,能这样使用时间魔法的,只有一个人...罗宁愣在了原地。

    “唰唰唰唰唰!”

    吉安娜的法术也在这一刻完成,漫天遍野的细长冰锥,足有数百颗,在冰龙一样的冰霜之流的带领下,如发射的子弹一般,从无数个方向射向了那黑袍法师,同样是弹幕魔法,但是在原初之流和吉安娜的寒冰魔力的加持下,这种弹幕也变得致命了起来。

    那法师的身影在即将被无数冰锤刺穿的时候,淡黄色的时钟在他身体之后旋转,最终,在冰锥消散之后,一个新的黑袍法师出现在了原地,他的兜帽被冰锥刺破,露出了那兜帽之下的脸。

    干枯,消瘦,被死亡侵染,身上的法袍如记忆那般一尘不染,但那双冷漠的眼睛,却再也不如以前那么和善。

    “呵呵...安娜,罗宁,你们果然成长了很多,可以保护你们想要保护的东西了...但很可惜,我们如今...是敌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