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36.战争之轮的偏斜

36.战争之轮的偏斜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铿”

    缠绕着圣光和雷霆的逐风剑,正面向了阿尔萨斯的手臂,但却被萦绕着黑暗气息的霜之哀伤挡住,那把魔剑一直在诡异的嗡鸣,每一次刀剑相交的时候,狄克都能感觉到有一种诡异的吸引,就像是要把自己的灵魂吸出来一样。

    但这把魔剑显然是低估了狄克的意志坚定程度,作为一个在古神的胃液里浸泡过,被雷霆和圣光融化过,又强行聚拢起来的家伙,圣骑士的意志早已经坚如钢铁,而且在秩序圣纹的庇护下,这把并没有缠绕混沌气息的魔剑,根本无法影响到狄克的意志。

    但问题也出在这里!

    在圣光的认可之前,秩序之力还可以对亡灵有额外的伤害,如同圣光一般,但在真正继承了秩序的力量之后,这种高于世界的能量,对于非秩序生物,比如古神,比如煞魔,会造成近乎MAX级的伤害加强,但偏偏对于其他生物,却再没有了伤害的加持。

    缠绕剑刃的银色流光,只能让圣光锋刃更加灼热,再没有了那种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霸气。

    这让狄克的大脑里几乎变成了一团浆糊:阿尔萨斯,这个操纵了艾泽拉斯最庞大的黑暗势力,杀死了数以百万计的生命,唤醒了数以千万计的亡灵的黑暗君王,居然…居然也会被秩序之力判定为“秩序生物”?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狄克举起阿格拉玛之盾,用肩膀和手臂顶着盾牌,将阿尔萨斯挥出的一击冰霜之镰挡在身体之外,周围的圣焰就像是风中烛火,在黑暗的冰霜之镰横扫而来的那一刻,几乎要被寒冷的能量熄灭,但最终还是挺了过来,只是一直围绕在狄克周围的神圣壁垒,却被一击击破。

    这一击的沉重,让他的身体也忍不住矮了一下,而在他身体后方,一道疯狂的裂痕,已经出现在了龙骨荒野的雪原上。

    这两个家伙的每一击都会附带常人无法想象的能量攻击,周围的地面算是遭了殃,从狭窄的龙眠神殿一路追打到这里,周围的大地上已经布满了裂痕,地面的厚重积雪被能量融化,露出了真正的冻土地面,但即便是坚硬的冻土,在MAX的圣能和同样近乎无穷无尽的黑暗能量的冲击下,也已经碎裂成了一块一块。

    让人触目惊心。

    “大人物…你看上去,并没有传闻中那么强嘛!”

    圣骑士收起逐风剑,顺便将阿格拉玛之盾放回了储物指环里,双手中银光一闪,长柄战锤正义之火出现在了他的手中,金色的灼热将那水晶制作的锤体完全点燃,就像是一杆熊熊燃烧的火炬。

    狄克将其抗在肩膀上,朝着阿尔萨斯嘲讽了一句,但实际上,他已经打起了十二分的警惕,并且悄悄联系在K3主持“大局”的安薇娜,圣骑士说谎了,阿尔萨斯…很强!最少在安薇娜到来之前,他不是他的对手。

    这家伙绝对已经进入了半神!看起来在这个时间线上,耐奥祖留给阿尔萨斯的遗产要比历史上多很多,或者换句话说,耐奥祖的灵魂被基尔加丹带走,却把力量留给了他。

    没有了历史上的合二为一,保持着自身纯粹的阿尔萨斯,要比历史里更强!

    “是吗?”

    阿尔萨斯嘴角隆起了一个危险的弧度,“那么这一击…如何!”

    “唰!”

    霜之哀伤被抬了起来,剑锋上燃烧的蓝色火焰在这一刻猛然熄灭,狄克的心头狂震,身体立刻就要化为雷光消失,但几乎就在那霜之哀伤抬起的瞬间,圣骑士身体周围的空气里的温度就下降到了一个让人无法承受的地步。

    封冻!

    无与伦比的封冻!

    这一刻,伴随着空气一起被封冻的狄克也明白了阿尔萨斯的力量,是寒冰!比吉安娜的寒冰更深入极点的寒冰。

    圣骑士挣扎着,但根本脱离不开,他身体里无穷无尽的圣能在这一刻化形为金色的火焰,熊熊燃烧,试图将那寒冰融化,但不行!

    无往不利的灼热圣光,可以轻易融化钢铁的圣焰,可以顷刻间点燃一座城市的火焰,连同那跳动的火焰本身,都被封冻了起来。

    在狄克的视线被层层叠叠,快速蔓延的寒冰完全笼罩的那一刻,阿尔萨斯的轻笑声传入了他的耳中,

    “瞧啊,最伟大的骑士,黎明骑士,秩序骑士…哈哈哈,我说过了,你们在面对你们根本无法理解的力量。”

    他漫步走到封印狄克的大型冰块前方,背后的黑色披风在风雪中划过,但凡他走过的地方,地面上的雪都会隆起,就像是为自己的国王让开道路一样。

    冰蓝色的长剑被他握在手里,骨白色的头发,在统御之盔后方轻轻飘起,让它看上去就像是参加一场舞会一样优雅…很难说这个词恰当与否,但实际上,此时的阿尔萨斯,却真的没有那种十恶不赦的刽子手的感觉。

    他就像是一位真正的国王,行走在自己的国土上,惬意而又凛然。

    阿尔萨斯站在那冰块前方,看着眼前已经蒙上了一层冰霜的冰块,他伸出手,轻轻的将眼前的冰雾擦掉,露出了狄克那双锋利的眼睛,其中似乎还酝酿着反击的风暴,但被封冻的时刻,一切都封冻了。

    甚至是希望。

    那是半神的力量,就如同奥丁曾为狄克讲述过的,世界是建立在规则之上的,阿尔萨斯已经触及并且掌握了规则,但狄克还没有…或者说,他掌握的还不够。

    “在奎尔萨拉斯的太阳井,你第一次差点杀了我。”

    阿尔萨斯看着狄克,声音冷漠,他手中的霜之哀伤的蓝色火焰正在疯狂跳动,显示着巫妖王内心并不平静。

    “那时候的你,还弱小的如同一只随手就可以捏死的蚂蚁!但即便是那样,你还是硬生生从我手里夺走了一个国家!”

    “那些精灵会感谢你,但我…我只会恨你!你让我感觉到我一无是处!你这个混蛋!”

    “呋…”

    阿尔萨斯舒了口气,平缓了一下心情,尽管亡灵并不需要呼吸。

    他的眼神里涌动着快意的光芒,

    “在达拉然大平原,你和乌瑟尔那个家伙联起手,啧啧啧,坦白说,那时候我真的被吓到了,你知道吗?当乌瑟尔的骨剑洞穿我的心脏的那一刻…我被吓到了,我以为我会就此死去,一切皆无!”

    “但我最终还是活下来了…哪怕是被施舍着活下来!”

    巫妖王闭起了眼睛,大概是回忆起了某些不太好的记忆,下一刻,他的眼睛再次张开,变得漠然至极,就像是在看着一只无足轻重的蚂蚁。

    “现在,这是我们第三次交锋了…狄克·唐,一个卑贱的平民,一个神秘的传奇,一个试图“拯救”我的家伙!”

    阿尔萨斯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他靠近这冰块,一拳砸在冰块上,就像是一巴掌抽在狄克脸上,他恶狠狠的说,

    “我不需要被拯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他”的约定!藏在里面?哈哈哈,他永远没有机会藏在里面了!”

    “我把他流放到了一个真正的地狱里,想要救他?”

    “可以!”

    “噗”

    锋利的霜之哀伤刺穿冰块,带起了一连串的冰屑,最终穿透了狄克的胸口,从另一侧穿出,那剑锋上,还带着一抹已经封冻的血迹。

    阿尔萨斯的嘴角,还有一抹深沉的嘲弄,

    “去地狱里拯救他吧!在你死后,我会给予你新的生命,是的,你最终还是会成为我最锋利的那把剑!在没有谁比你更合适了…你曾经守护的这个世界,你曾经珍爱的一切,都会被你亲手毁掉!”

    “这就是我给你的惩罚!狄克·唐,这就是你最终的结局!”

    阿尔萨斯的左手向后一抽,冰蓝色的魔剑从冰块当中抽了回来,他伸手将长剑上已经干涸的血液擦去,最后回头看了一眼狄克,然后大步向前,寒冷的风暴又一次汇聚,巫妖王向后摆了摆手,

    “秩序骑士…不过如此…!”

    但他确实低估了一些东西…也低估了很多人。

    当一抹金色的火花顺着他用霜之哀伤切开的冰块,渗入圣骑士已经快要被冻僵的身体的下一刻,那些被封冻在大型冰块当中的圣焰,又一次开始了跳动。

    微弱的跳动,然后在千分之一秒之内,恢复到了最强的状态,甚至比之前更强!

    “咔…咔咔…”

    一道裂隙在那看似不可撼动的冰层上出现,然后快速蔓延,裂隙耸动的声音在怒卷的冰风暴当中并不起眼,但不代表它不存在。

    “狄克…狄克…你还好嘛!人家看到那个坏蛋捅了你一剑!你是不是快死了?”

    “呋…大意了…好险…幸亏是心脏…安薇娜,把你的力量,给我!”

    阿尔萨斯走出近百米之外,他突然有些疑惑的回头看了一眼已经快被要厚重的风雪笼罩的冰块,来自精神里的危险本能,有了一丝震动,但他环顾四周,这片远离龙眠神殿的荒原上,却没有什么能够威胁到他!

    除了…狄克!

    但那家伙,已经死了,被他亲手杀死的,难道…

    阿尔萨斯停下了前进的脚步,他转过身,打算回去再看一眼,但就在这一刻,比之前莫格莱尼那道光刃更疯狂,更宏大的光柱直冲云霄,那种灼热,那种让阿尔萨斯脸色大变的气息。

    他下意识的举剑横档,但闪电的速度有多快?

    “砰!”

    从光柱中化为金色电芒的狄克,双手握着熊熊燃烧如火炬一般的战锤,倒提在身后,将整个身体里所有的精气神都汇聚在了这一击里。

    数十米高的十字星芒在阿尔萨斯胸前绽放,耀眼的圣光在这一刻彻底撕碎了阿尔萨斯身后的黑暗天幕,就像是推动到最高点的攻城锤,带着无可阻挡的威势从天而降,就像是雷霆划过天空,就像是第一抹刺穿黑暗的光芒,整个荒野的风暴也在这一刻停息了瞬间。

    而灼热的圣光,更是如同圣光之潮一样,彻底的,永久的改变了这地方的地形。

    纵使是巫妖王,纵使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生物之一的黑暗君主,也在这包含着圣光的愤怒的一击之下,像是手无寸铁的普通人一样,狼狈的被轰飞了出去。

    而且不仅仅如此,巨量的圣光透体而过,留在了阿尔萨斯的身体里,尽管这样的对力能量的冲撞不会要了他的命,但那种折磨,绝对会让他刻骨铭心!

    “噗!”

    阿尔萨斯拄着霜之哀伤从地面上爬起来,张口吐出了带着丝丝圣光的黑暗之血,其中还有触目惊心的内脏碎片,他所在的地方,已经彻底被融化为了一块荒漠,就连坚硬的冻土,也在这一刻被彻底粉碎,其中蕴含的水汽也被蒸发,甚至出现了琉璃色的凝固物体。

    狄克的面色苍白,他同样拄着正义之火站在原地,气喘吁吁,他的右手抚着胸口的伤痕,那一击穿过了他的心脏,但经过莱登亲自植入的雷电之核在他体内已经变成了一团雾气状的东西,这一击并不致命,但更麻烦!

    被搅动的雷霆有些失去控制,狄克身体里的能量平衡有再一次被打破的危机。

    两败俱伤,不…阿尔萨斯和狄克的伤势都不严重,只是看上去恐怖罢了,真要比较的话,稍有些大意的狄克,落入了下风,但并不明显,MAX的圣能还可一战!

    “呵呵…我承认我小看了你!”

    阿尔萨斯伸出带着黑色铁甲的手掌,将嘴边的血迹擦干,他看着狄克,脸上有了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容,

    “但这样才有意思…今天就到这里吧!下一次见面,你…和你的世界,都会归我了!”

    辛达苟萨的咆哮声响彻苍穹,那冰霜女王的龙角被打断了一根,身体上也还燃烧着熊熊烈火,但能完整的飞出来,就代表它和红龙女王的这一战,最少它没输!

    圣骑士几乎是目送阿尔萨斯离开,并不是他不想打,也不是因为畏惧…而是因为另一个消息,莉亚德琳从精神链接里传回来的消息。

    “狄克…快回来!安娜,安娜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