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37.天谴之门大战争

37.天谴之门大战争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饱经时光风霜的龙眠神殿在今天遭到了可能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破坏。

    阿尔萨斯和辛达苟萨的组合,几乎是轻而易举的破坏了巨龙的防御,将龙眠神殿顶层的建筑彻底破坏,原本华丽的一个无顶平台,彻底的被黑暗的能量,腐蚀成为了一片废墟。

    几根柱子孤独的屹立在砖石的废墟当中,硬着落雪,那冷风从顶部的破损吹入大厅里,还有那一抹从天空洒下的光芒,将这一切都烘托的异常悲凉。

    这并不意味着龙眠神殿不够坚固,实际上,在完成承受了一位半神的全力攻击之后,还能维持现在的情况,已经足够说明这座建筑物的稳固了。

    雷光穿越顶层的空洞,落在了神殿大厅当中,落地时,圣骑士的步伐稍有些不稳,他胸口的伤痕在慢慢愈合,但化身雷电的举动,却又让它再次崩裂开来,但流出的却不再是鲜血,而是一抹抹蓝色的电芒,看上去分外骇人。

    狄克没有理会胸口逸散出的蓝紫色能量,他快步走到有些心神无措的莉亚德琳身边,低声问到,

    “怎么回事?”

    高等精灵抓住了狄克的肩膀,她的盔甲上还残留着战斗的痕迹,阿尔萨斯带来的不只是天灾军团的高端战斗力,还有破门而入的死亡骑士和巫妖,这显然是一次有预谋的斩首行动。

    更显然的是,它失败了,面对刚刚修整完毕的艾泽拉斯的参赛者,还有那些来观看比赛的巨龙以及联盟部落的高层,只能说,阿尔萨斯失算了,他带来的死亡骑士和巫妖精锐们,近乎全军覆没。

    “安娜受伤了,并不是很严重,但她的精神很恍惚,在回到大厅之后就晕倒了。”

    莉亚德琳靠在狄克的身边,担忧的看着昏迷的法师大小姐,维伦亲自拄着法杖,左手上浮动的圣光在法师大小姐身边来回跳动,圣骑士看到了吉安娜脸上那一抹掩饰不住的痛苦和绝望,忍不住将头转向了站在一边的罗宁。

    但在看到这位达拉然领袖,也就是吉安娜的师兄的现状的时候,就连狄克也被吓了一跳。

    法师大小姐只是昏迷和手臂的灼伤,但罗宁就像是刚刚从死里逃生的战场里逃出来一样,华贵的法袍被强大的魔力撕成了好几块,他狼狈的坐在那里,身上披着一件红色的斗篷,那应该是瓦里安给他的。

    大法师原本梳理的整整齐齐的头发,此时也变成了鸡窝一样的乱发,上面还有被火焰和冰霜肆虐过的痕迹,最惨的是他的左手,那显然是被维伦紧急处理过的,但依然能看到手臂上好几道深可见骨的惨烈伤痕,他的脸上,还有一道火焰薰过的焦黑。

    但更严重的是他的精神,整个人都呆滞了,双眼失去了焦距,那表情,完全不是像是一位睿智而高贵的大法师,狄克坐在他身边,低声问,

    “到底是什么情况?”

    这一声似乎将罗宁惊醒了,他的眼神重新鲜活了起来,但下一刻,其中就开始涌动起愤怒和仇恨,以及悲伤混杂的复杂,

    “阿尔萨斯...那个混蛋!”

    罗宁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他的双手握紧了,拳头上崩起了青筋。

    “他复活了...他复活了导师!他亵渎了那位老人的灵魂!”

    狄克的眼睛在这一刻瞪大了,手里的烟斗也掉在了地上,

    “安东尼达斯大师?!”

    狄克的表情在这一刻变得难以诉说,他几乎是立刻就明白了吉安娜晕倒的原因,在大小姐心目中,安东尼达斯就像是她的另一位父亲,狄克的嘴巴动了动,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终,他从地面上重新捡起那个黑木烟斗,凝视了片刻,所有的思绪,还是化为了一抹叹息,

    “这真是...真是太糟糕了...”

    半分钟之后,维伦的微闭的眼睛张开,他在人群中扫视了一圈,最终和狄克目光相交,

    “不算太糟,吉安娜女士的精神遭到了严重的冲击,可能需要一段时间的修养,这一段时间,不要让她参加战斗。”

    “嗯”

    圣骑士点了点头,他看了看四周,这里只有一些在刚才的突袭中受伤的伤员,完好无埙的战士们几乎没有一个人在这里,他将目光转向了莉亚德琳,

    “其他人呢?”

    “他们在安加萨战场,亡灵发动了总攻!”

    高等精灵女士从椅子上取回了自己的长剑,她的语气充满了肃穆和沉重,“弗塔根要塞和战歌要塞没能撑过最初的十分钟,超过1500名战士...当场战死。”

    “照顾好安娜和这些伤员!”

    狄克伸手止住了莉亚德琳要挎在背后的长剑,对她摇了摇头,“等我们回来!”

    说完,圣骑士看向了维伦,双眼里闪耀着某种坚定和杀意,

    “大师,要和我一起上战场,一起保护这个世界吗?”

    维伦的左手向外一挥,一抹柔和的圣光融入了罗宁的身体里,他额头上的圣纹也在熠熠生辉,虽然苍老,虽然已经被时光铭刻了无法忽视的记号,这个和善而又固执的德莱尼老头哼了一声。

    “我虽然老迈,但还没有好脾气到被欺上门还能忍气吞声。”

    狄克点了点头,他抬头看向头顶破碎的天空,身体化为雷光消散在原地,罗宁也强撑着身体站起身,对维伦说,

    “大师,我来送您上战场!”

    另一边,安加萨,这片占据了龙骨荒野五分之一的冰冻荒原上,这一刻已经被黑色的浊流完全沾满,从天空看下去,那密密麻麻的全是红色和蓝色的光点,那是亡灵之火,只看一眼,那数量就让人眼晕。

    就像是从名为安加萨的水坝里涌出的河流,洋洋洒洒的在龙骨荒野上肆意流淌,靠近安加萨大门的两座堡垒,那花费了巨大心力制作的堡垒,就像是洪水中的沙塔一样,只阻拦了不到一刻,就被彻底冲散,那河流在联军防线被阻拦住,但还是拼尽全力的在朝着更远方流动。

    这就是亡灵天灾,他们所到之处,皆为一片绝望的荒芜。

    就像是某种不详的征兆,龙骨荒野的天空也变得黑暗,寒风呼啸着吹起,就像是最锋利的钢刀,刺入了还在坚守的战士们周围,在一方是寂静无声的死灵,它们不会呐喊,不会咆哮,被砍倒也不会哀嚎,这是最沉默的军队,就像是沉默的湖水,能淹没沿途的一切。

    守在最前线的士兵们靠在联军搭建的厚重的临时城墙上,那是矮墙,三人高,没有魔纹的篆刻,唯一的好处就是足够坚固,来自龙骨荒野的寒冰还在这墙壁之外覆盖了一层冰霜,让那些最低级的行尸无法攀爬,但对于更敏捷的食尸鬼和骷髅战士来说,这就不算是什么了。

    这些士兵都是各族的真正精锐,他们守在每一道防线之前,用手里的武器,毫不留情的将爬上防线的食尸鬼穿刺,在他们咬到第一个人之前,将它们砍碎,或者直接抛下去,还有高大的士兵操纵着灌满了火球的大型木桶,用小型投石机,将那木桶抛向天空。

    神射手或者火枪手们,会在那木桶即将落入地面的那一刻,将其射爆,灼热的火焰就那么挥洒在了这片大地上,每一次都能烧死最少几十个行尸,而手持战弓的射手们,已经不再随意的开弓,面对亡灵那种拥挤的,密布的阵型,他们甚至不需要瞄准,但现在,战场的局势需要他们做更重要的事情。

    狙杀亡灵的低级指挥官,只有那样才能让这些该死的死者陷入暂时的混乱,才能给那些在矮墙前方奔驰的骑士们创造破敌之机。

    但眼前的亡灵有多少?

    几万?几十万?还是几百万?

    当对手的数量超过某一个极限的时候,对于智慧生物而言,那几乎就失去了意义,守在前线的士兵甚至刻意不去看远方的大地,他们害怕,害怕看到了那一晚望不到边的黑压压的亡灵天灾涌过来的场景,会让他们彻底失去对抗的勇气。

    法师们聚在一起,吟唱着超大型的组合魔法,这种魔法往往具有非常强烈的大规模杀伤性效果,而在他们身边,侏儒的工程学火炮正在怒吼,这些聪明的小个子们使用了清场效果更好的霰弹,每一发炮弹落入战场当中,都能将一块区域彻底的清空,将坚硬的冻土炸开,这连续不停的炮击让整个地面都在不断的跳动,那燃起的硝烟让这片已经被死亡主宰的战场更像是地狱一样。

    但还是那句话,眼前的亡灵有多少?无穷无尽!

    巨龙的咆哮声撕破天空的宁静,他们威力十足的吐息,一次次的犁过地面,在黑暗的潮水当中,划出一片又一片的无人区,灼热或者腐蚀的龙息将整个战场切得支离破碎,这种可怕的杀伤力,曾一度有效的阻止了亡灵天灾的突进,甚至帮助地面的军团将防线不断的延伸。

    但是在天空中密密麻麻的石像鬼和数目庞大的骨龙升空之后,巨龙的处境也变得艰难了起来。

    他们的威力强大,他们力量无可撼动,唯一的问题在于,他们的数量太少了。

    “白银之手!冲锋!”

    埃里戈尔高举着手里的银色长剑,金色的圣光包裹在他和身后的圣骑士们身上,低级亡灵根本无法靠近他们,就会被灼伤,这些圣骑士就像是一道道利剑,从防线与防线的衔接中刺出,将不断向前的亡灵海切开,而跟随在他们身后的兵部军团,则负责将这些亡灵消灭。

    在另一方的战场上,兽人们也采用了同样的方法,不过他们更疯狂一些,在牛头人科多兽骑兵的强势碾压之下,任何靠近防线的亡灵军团都会被重新挤回战场中央,加尔鲁什骑在自己的战狼上,狂吼着扑向眼前指挥的死亡骑士,在靠近那家伙的时候,这年轻的兽人从战狼上一跃而起,双手中的血吼在空中划出了一道晦暗的血色光芒。

    当光芒敛去,死亡骑士无头的尸体砸向了地面,而他的脑袋,则被兽人远远的抛了出去。

    “跟我来!”

    加尔鲁什朝身后喊了一声,就骑着战狼继续向前突进,他的试炼被打断了,没关系,这里还有他的战场,还有他的战争。

    但就在加尔鲁什砍死了第二个死亡骑士的那一刻,深沉的阴影从天空照入他的身后,兽人猛地抬起头,就看到了他头顶的天空中,漂浮的那一座黑色的天灾浮空城,和纳克萨玛斯一模一样的狰狞的四角型堡垒,还有绿色颅骨的装饰。

    在浮空城下方的魔法阵正在快速闪耀,显然,它已经找到了目标,下一刻,就要朝着加尔鲁什倾斜出致命的魔法。

    兽人战士在这一刻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在另一边的德拉诺斯狂吼着朝着加尔鲁什的方向扑了过去,他无法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兄弟死在这里,但下一刻。

    “轰”

    墨绿色的厚重能量,如死亡的利剑一样,刺破苍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