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40.黑暗里无人知晓的秘密·深渊潜航

40.黑暗里无人知晓的秘密·深渊潜航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安加萨的战争还在继续,但是相比一天前那种千军万马的热血战斗,当天晚上的战事烈度就降低了很多,而在第二天的阳光刺破天空的时候,战场正面只有第一天遗留的硝烟和惨烈,已经没有了刀剑撞击,魔法爆裂的景象。

    当然还有零零星星的战火撩起,但那只是双方斥候的较量,不管是联军还是亡灵,都需要一点时间来准备,就像是两头刚刚殊死搏斗过的野兽,得等待力量重新充斥身体,才能进行下一轮死战。

    尽管双方都恨不得立刻将獠牙刺入对方的血管里,给它致命一击,但全身的遍体鳞伤,却不得不容忍对面的家伙趴在那里,恢复着可以将自己杀死的力量。

    实际上,最初时的反击和那惊天一剑造成的战果,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大。

    只是给联军重新又赢得了一块战略缓冲地,弗塔根要塞和战歌要塞在亡灵天灾的第一波突袭里就被淹没了,不过现在,联军重新夺回了那两个地方。

    但也仅止于此,尽管莫格莱尼大骑士带着圣骑士集群,曾一度推进到了被斩破的安加萨的城墙附近,但阿尔萨斯显然也注意到了这地方的重要性,他无法允许那里失陷,所以那个地方的亡灵数量以及质量,都高到吓人。

    简直就是用血肉铸就的新城墙。

    莫格莱尼的复仇之心再旺盛,却也还保有理智,在炮火支援下,连续两次冲锋,都没能冲破亡灵的防御之后,大骑士愤恨之下,却还是只能选择退兵。

    不过这一战的意义,却远比得到的战果更重要,从战略上来说,弗塔根要塞和战歌要塞的失而复得,在联军原本的防线成为了第二道防线,而在两个要塞之前,则有一道新的防线正在快速成型,这让这一战的形式变得更加稳固,也让指挥官们喜上眉梢。

    而从心理角度来说,这一战的优势,毫无疑问打破了士兵们对于亡灵的畏惧,一个优秀的战士,不能畏惧自己的对手,这种负面情绪,会让原本能打出100分的实力,甚至连70分都发挥不出来。

    魔咒被打破的直接后果,就是整体士气的快速提升。

    但这也没有让联军高层沾沾自喜,战争开始前的那一段时间的劣势,几乎所有旁观过的人都无法忘记,那种黑色的洪流滚滚而来,碾碎眼前一切的景象,都能让人从沉睡中直接被惊醒,实际上,如果不是有黑锋骑士团的加入,那一战的结果就...

    所以在战争稍微平缓的第二天,统治者们就纷纷赶回自己的国家和势力,就在昨晚,一项决议得到通过,在亡灵战争结束之前,各国还会继续往这里增派更多的军队,来和亡灵死拼,以及保卫自己即将得到的胜利果实。

    这项决议里,还有一项很残忍的内容:在未来十年里,各国将不会有死刑存在了,所有的犯人,包括重刑犯和政治犯,将一律被流放到诺森德的各个战场上,如果不死,战争结束之后就会获得自由,如果死了...就当是赎罪了。

    值得一提的是,第一批到达战场的炮灰们,会是那些被库尔提拉斯抓到的海盗,那些纵横大海的老海狗们大概永远都想不到,他们中大部分人的归宿,会是这片阴冷昏暗的雪原。

    但没有人会为那些人渣鸣不平,在见识到了亡灵天灾的攻势之后,再心软的人,也已经变得强硬了起来。

    就像是如狄克所说,这是一场无法后退的战争,因为后退,就意味着死亡,没有第二种选择。

    加尔鲁什有些疲惫的坐在兽人防线上,他靠着冰冷的砖墙,那上面还残留着黑色的血迹,在不远的地方,一个被砸扁的骷髅丢在那里,黑乎乎的眼眶看着兽人战士,后者却没有看那玩意,而是有些漠然的看着天空。

    他刚刚从前线的战歌要塞回来,一晚上都在执行斥候的巡逻任务,最少砍死了7个死亡骑士和数不清的行尸骷髅,年轻的兽人第一次感觉到,原来挥舞战斧也是个力气活,到最后的时候,他甚至拿起了从战场上捡到的矮人火枪,最少那玩意杀起行尸来方便的多。

    “嗨,老兄,我找了你好久...”

    一左一右的人影从背后走来,坐在了加尔鲁什身边,是手臂上还缠着绷带的德拉诺斯,以及同样疲惫的约林,后者坐下来,从怀里取出三个橙子,一人一个。

    “啧...真酸!”

    德拉诺斯粗粗的拨开橙子的皮,将果肉塞进嘴里,下一刻,脸上的表情就抽搐了起来,他抱怨了一句,然后又用肩膀撞了一下加尔鲁什,

    “老兄,你看上去心情不好,怎么了?遇到什么难题了吗?”

    加尔鲁什看着远方战歌要塞的方向,叹了口气,

    “我今早在那参加了一场葬礼,就在昨天战斗开始的时候,留守战歌要塞的340名勇士,全部都...那是战歌氏族的内部葬礼,有老战士让我接过父亲的留下的酋长之位,让我继续带领他们,这让我很苦恼。”

    “你们也知道,萨尔建起了新部落,族人们生活也比原来好了很多,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成为战歌氏族的酋长,也许这会让新部落内部产生分裂...而且我发现,很多老战士,似乎都对萨尔不太满意...”

    约林的脸色严肃了起来,他点了点头,从小按照氏族的传统,保留的独眼里闪耀着智慧的光芒,

    “你考虑的有道理,加尔鲁什,之前我在暗影裂口交换术士书籍的时候,从哪些术士那里听说了不少关于龙吼和黑石兽人的消息,这些氏族没有经历过新部落的建立,他们还保留着对人类的强烈仇恨,他们中的一些人,对于萨尔的统治并不满意...坦白说,我觉得就该把那些家伙扔到这里来,让他们看看我们面临的麻烦。”

    “不过我倒是觉得,加尔鲁什你应该接受战歌氏族的酋长位置。”

    德拉诺斯揉着下巴,对自己的兄弟说,

    “倒不是因为那个位置有多么特殊,既然你已经发现了战歌氏族内部有分裂的征兆,你就应该承担你的血脉赋予你的责任!”

    他看着加尔鲁什,拍了拍他的肩膀,“现在就压制他们,总比以后我们兵戎相见好得多。”

    “呼,我再想想吧。”

    加尔鲁什把手里的橙子远远的扔了出去,朝着约林说了一句,“你从哪找到的橙子,真酸!”

    “嗨,你们三个!”

    从背后传来的声音让三个年轻兽人回过头,看到了一个骑在白色战狼上的兽人狼骑士,他朝着三个人挥了挥手,高声喊到,

    “快跟我来,萨鲁法尔霸王有事情找你们!”

    加尔鲁什急忙站起身,和自己的兄弟们跨上旁边驯服的战狼,朝着防线最深处赶了过去。

    “你们要执行一个特殊任务!”

    萨鲁法尔的胸口和手臂上还缠着绷带,上面有让人触目惊心的血迹,这是昨天他和天启四骑士的瑞文戴尔大干一场之后留下的伤口,总体来说,老兽人赚了,因为瑞文戴尔这倒霉的家伙又死了一次。

    在撤退的时候,被萨鲁法尔一斧子拦腰砍断,他的脑袋还作为战利品,悬挂在战歌要塞的城墙上。

    现在在这个大厅里,只有萨鲁法尔和对面的三个年轻人,以及一位没见过的人类法师,在交谈开始之前,一层厚重的结界就已经笼罩在了大厅周围,确保无人能听到他们的对话内容。

    “记住了,这次任务的内容是绝对的机密!”

    老兽人的目光在眼前三个人身上划过,那种机具攻击性的目光,让德拉诺斯的精神一下子振奋了起来,尽管和父亲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每次他露出这种表情的时候,就意味着真正的大事发生了。

    “任务的地点也是机密,具体的行程不能告诉你们,但你们到达之后,自然会知道...我只说一点!给我好好记清楚了!”

    “唰”

    三个人的身体挺直了,萨鲁法尔满意的点了点头,他加重了语气,

    “所有的试炼,所有的考验,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今天,你们将代表奥格瑞玛参加到这世界上最伟大的一次行动里,你们的行动结果,将直接影响到对亡灵天灾的战争结局,但记住一点:如果任务面临失败的风险,我需要你们以最快的速度撤回来!”

    看到加尔鲁什有要发言的想法,老兽人抬起手,制止了他,

    “听我说完,我不是在鼓励你们逃离战场,但这一点不光是我会说,联盟的伯瓦尔也会这么说,你们是下一代的希望,可不能白白死在那里,总之,这将会是一场荣耀之战,如果能活下来,你们这一辈子都会因此受益。”

    “好了,记住保密...德拉诺斯,你留一下,加尔鲁什和约林可以去整理行装了,今天下午前往新壁炉谷,那里会有船带你们去你们该去的地方。”

    两个年轻兽人朝着萨鲁法尔霸王行礼之后,转身离开,德拉诺斯则看着自己的父亲,他开口说,

    “我会保护好自己的,父亲,您不用为此担心!”

    “不,孩子!”

    萨鲁法尔坐在了椅子上,摆了摆手,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我要说的不是这个,当然,保护好自己是必须的,但还有更值得高兴的事情,我知道你一直很羡慕加尔鲁什的血吼,当然,在格罗姆活着的时候,我也曾羡慕过那个家伙。”

    “这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萨鲁法尔看着自己的儿子,就像是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一样的勇敢,一样的坚毅,他会是雷王氏族最好的继承者,想到这里,老兽人脸上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

    “不用再羡慕他了,我的儿子,我刚刚得到了消息,你通过自己的表现,为自己赢得了一把世界最好的武器...只属于战士的武器!”

    当天傍晚,在新壁炉谷的港口,背着简单的行礼的三个兽人站在码头上说着话,他们从下午等到了现在,却还是没等来接送的船只,而整个码头区已经被封锁,偌大的码头里只有这三个家伙,搭配本地冷飕飕的风,还有昏暗的夜色,一切都似乎变得不详了起来。

    “啊,这些人类办事真不靠谱!”

    加尔鲁什忍不住抱怨了一句,但他刚想要说第二句的时候,德拉诺斯的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

    “嘘,有动静!”

    兽人战士下意识的握住了自己的战斧,然后就看到一抹冷幽幽的光芒从不远处下方的海底里传了上来,周围平静的海面也开始翻滚,还混杂着低沉的翁鸣声,看上去就像是某种海洋巨兽即将爬出海面一样。

    三个家伙有点紧张,约林抬起手,给三个人加持了一面暗影防护结界,但下一刻,眼前的大海猛然被分开,一个怪模怪样的“大鱼”从海底升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那冰冷的海水泼了三个人一身,不过还没等到他们反应过来,那钢铁制作的大鱼的鱼鳍上,一道暗门就被打开了。

    “瞧瞧这是谁…三个兽人。”

    一身戎装的马修准将挎着指挥刀出现在了暗门的门口,他用不怀好意的目光打量着三个兽人。看着他们警惕防御的样子,嘴角泛起了一丝冰冷的笑容,

    “放在十年前,我的子弹已经刺穿你们的额头了,菜鸟们,这一次可不是算以前的帐的好时候,快来,就等你们了!”

    说完,准将侧开身,为三个人让开了一条道路,德拉诺斯看到了马修身后,正朝他微笑的巴隆,顿时放下心,然后第一个走上了这怪模怪样的工程学潜水艇的踏板上。

    等到三个人都进入之后,马修亲自关闭了阀门,整个潜水艇在一阵嗡鸣当中,再次潜入了海底,一切波澜都被抹去,放佛它从未出现过。

    “我们这是要去哪?”

    德拉诺斯好奇的对马修准将问到,后者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

    “坐在你们的位置上,菜鸟们,绑好安全带,一会可能会有点颠簸…至于我们要去哪…”

    海军准将回过头,瞥了一眼德拉诺斯,“我们要去的地方,叫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