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3.崇高的自我牺牲

3.崇高的自我牺牲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金色的雷光闪过空气,花朵型的光焰在空中甭散,随后就是一阵轻微焦灼的味道,在萦绕的光雾慢慢散开的时候,狄克出现在联军本部指挥所的门口,手持武器的圣骑士看清楚了狄克胸前配带的几枚徽章,立刻挺直身体。

    “欢迎您!伟大的秩序骑士!”

    “嗯!日安,勇士们。”

    他和卫兵打了个招呼,能看到他背着一个长条形的木盒子,那灰色的木盒子上面,用银色的锁链缠了好几圈,行走间能看到那锁链上跳动的金色符文,似乎每一刻都在扭曲和重塑。

    “空气里弥漫着黑暗的味道,我能感觉到你带来了不怎么好的东西。”

    狄克刚刚走出几步,一个悠然的声音就在他身后响起,圣骑士回过头,看到了刚刚从战马上跳下来的老弗丁,老骑士看样子是刚刚巡逻归来,他抱着头盔,将马鞭丢给自己的侍卫,然后大步走了上来。

    老弗丁走上前给了他一个拥抱,然后拍拍他的肩膀,

    “这里所有的人都得感谢你,狄克,欢迎回来!”

    狄克咧开嘴笑了笑,随后,老骑士的目光就落在了狄克身后的木盒子上,他伸出手想要接触一下,却被狄克闪开了。

    这个动作让老骑士的眼睛眯了起来,他压低了声音,

    “秘密?”

    狄克看着他,摇了摇头,

    “不,危险!”

    十分钟之后,远在弗塔根要塞驻守的大骑士莫格莱尼姗姗来迟,最后一个推开了会客室的大门,内部已经等了最少7个人,全是联军真正的高层。

    而在7人当中的桌子上,摆放着那个木盒子。

    银色的锁链已经解开,失去了束缚,内部涌动的黑暗的尖啸,几乎在震动每一个人的神经,那些对于这种气息敏感的人,比如能量偏向于拯救的老弗丁,更是坐的远远的,还在不停的用手指揉着额头。

    显然,这东西给他带来了很大的困扰,莫格莱尼一走进大厅,被他背在身后的圣焰燃烧重剑就忍不住跳动了起来,这一幕让大骑士停下了前进的脚步。

    圣剑的意志在告诉他,眼前有危险!

    “谁能告诉我,这玩意是什么?”

    莫格莱尼谨慎的用圣能压制了躁动的灰烬使者,然后抬起头,在众人脸上扫了一圈,最后将目光落在了坐在萨鲁法尔身边的狄克身上,加重了语气,

    “狄克?”

    圣骑士没有说话,他站起身,吐了口气,

    “好了,人都到齐了,那我就直说了吧。”

    “在进入诺森德的时候,我就在思考一个问题,我相信,在座的所有人,都遇到过这个问题,在上一次龙眠神殿的遭遇战里,萨鲁法尔霸王杀死了天启四骑士之一的瑞文戴尔,莫格莱尼干掉了库尔塔兹,瓦里安王等人联手拆掉了马洛加尔,但是我们也看到了,就在昨天,瑞文戴尔又出现在了安加萨的战场上。”

    “霜之哀伤里存贮着这些家伙的灵魂,对于死魂来说,只要灵魂还在,就能重新复活,所以即便是我们一次性杀死了阿尔萨斯麾下所有的悍将,不到2天的时间,我们又得重新面对他们,阿尔萨斯损失的,不过是一些黑暗魔力,在冰冠冰川的魔力节点的补充下,这玩意他根本不会缺。”

    狄克的眼睛落在了桌子上的木盒子上,

    “破冰已经迫在眉睫,要提高成功率,我们就得想办法削弱天灾,其前提就是得阻止那些高阶亡灵一次又一次的复活。”

    “所以,我带来了这个!”

    “啪!”

    狄克的手杖拍在了木盒子的上方,那盒子从顶部裂开,向着四个方向摊开,露出了被架在其中的冰蓝色战斧,在布满了禁锢符文的盒子被打开的那一瞬间,实质性的黑暗能量朝着四面八方疯狂的扑了出去,张牙舞爪的就像是一头刚刚被释放的魔鬼!

    “唰唰唰唰”

    黑暗能量袭来的那一刻,弗丁,莫格莱尼,维伦,伯瓦尔四个人身体周围的圣光护盾同一时间主动激活,萨鲁法尔和凯恩·血蹄的怒气如火焰一般涌动了起来,坐在他身边的沃金左手一挥,一道暗影冲散了眼前张狂的黑暗,珊蒂斯将军握住了腰间的木质护符,她闪耀的月光也将黑暗完全焚烧。

    奎尔萨拉斯的代表罗格里奥·逐星用匕首切开了黑暗,赞达拉老巨魔戈拉亚完全无视,任由那黑暗靠近他的身体。

    “这一点都不好笑!如果是其他人,我早就把他投入监狱了!”

    莫格莱尼的语气很恼怒,但当他的目光落在那冰蓝色的战斧身上的时候,他接下来要说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这战斧怎么…怎么和…”

    “和霜之哀伤很像,对吧?”

    狄克的声音很轻柔,但却稳定的传入了每个人的耳中,“是的,它就是仿照霜之哀伤制作的武器,甚至连功能都差不多…吸收灵魂,收纳灵魂,将灵魂之力增强自我的力量,最重要的是,我们可以用它阻击霜之哀伤!”

    圣骑士的左手落在了那不断在灵魂层面咆哮的战斧的斧柄上,可以看到那战斧不断的嗡鸣,试图跳出他的掌控,却秩序之力的弥散,却将其完全压制了下来。

    狄克将其放在眼前,双眼里满是冷漠的欣赏,

    “它贪婪,但斩破一切虚妄就是它的目的!”

    “它邪恶,但言说以暴制暴就是它的声音!”

    “它愤怒,但涤荡诸世之恶就是它的使命!”

    “当森罗万象的千魂地狱在它身后展开的时候…”

    “就算是神!也要在它面前颤抖!”

    狄克将战斧放回桌子上,声音也变得低沉了起来,却又如同这把不断咆哮的战斧一样,震撼人心,

    “我叫它影之哀伤,正义之影,为邪恶落幕之时,绽放的无尽哀伤!”

    圣骑士看着一片安静的大厅,舒了口气,

    “我为它的出现解决了九十九个难题,所以现在只剩下了一个问题…你们谁,愿意挥舞它?”

    没人回答,尽管这把战斧的力量确实让所有人都很心醉,但任何一个有理智的人,都能看到这份心醉背后隐藏的风险,萨鲁法尔霸王指着那把斧头,他的语气稍有些疑虑,

    “霜之哀伤让阿尔萨斯从圣骑士变成了死亡骑士,那它…影之哀伤,会不会有同样的风险?”

    “坦白说,我不知道!”

    狄克坐在了椅子上,双手撑在双膝上,降下巴埋在手掌里,“我能持有它,是因为我是它的创造者之一,但即便如此,它还是不愿意服从我,所以它会给他的新主人带来什么,我也不清楚,但有两件事我可以肯定。”

    “首先,已经拥有了类神器级武器的人无法驯服它,这一点乌瑟尔和我已经尝试过了,类神器本能的意志会阻止我们接受这样一把武器。”

    “其次,不管是战士,还是游侠,不管是圣骑士,甚至是牧师,只要能驯服那个贪婪的灵魂,就能持有它全部的力量,但是对于自身的影响肯定是有的,这毕竟从属性上来说,就是一把彻头彻尾的魔器,我无法真正确认它是不是会改造我们本身的力量。”

    沃金的目光从战斧上收回,他的左手一直转动着一串精致的白骨念珠,在听到狄克的说法之后,他开口说,

    “在我父亲还在世的那一段时间,我从他那里,学习到了很多巫毒法器的制作方法,其中有一种方法是先造出一把魔器,然后为它寻找一个不算太强的主人,让魔器控制那使用者…我虽厌恶这种做法,但如果这种牺牲是必须的话,我们倒不妨可以…”

    “不行的!”

    这一次开口的是牛头人酋长凯恩,这个大块头的尾巴在地面上甩了甩,看向影之哀伤战斧的目光里满是忌惮,对于崇尚自然的牛头人来说,这种邪恶的武器根本不应该出现。

    不过从指挥官的角度,他倒是由衷的希望这把武器能像狄克说的那样派上用场,他为沃金解释到,

    “沃金酋长,你来的较晚,没有和阿尔萨斯正面交过手,他手里的魔剑对于灵魂的侵蚀几乎是无时无刻都存在的,如果将这样的武器交给一个意志薄弱的家伙,如果真的面对霜之哀伤,他强大的力量根本帮不到他,他很可能在第一时间就被击溃意志。”

    “所以,狄克骑士的意思也很明显了,要持有这战斧,就必须先通过这种考验,最少证明自己不会在这种意志层面的对抗中败下阵来,这一点甚至比自身的力量更重要。”

    沃金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了,他也看到了这个问题的棘手,在座的所有人,会有一个人站出来响应这种可能会赔上一切的豪赌吗?

    “我有一个问题,狄克。”

    一个声音从众人身后传了出来,是老弗丁,这个圣骑士解开了自己左手的战甲,他活动着手腕,站起身,看着狄克,

    “这武器会影响使用者的思考吗?”

    狄克看着老骑士,“只要真正驯服它,就不会被影响…但弗丁,你确定要尝试吗?其实在我看来,你不是最合适的人选,圣光和死亡的对立,会让你控制它的难度更高。”

    “但总得有人试一试,我觉得我很合适。”

    老弗丁摊开双手,“我迫切的想要结束这一切,我迫切的想要回到壁炉谷,看着我的家乡和我的国家重建,并亲自参与到其中。”

    老骑士深吸了一口气,“我的圣光之名是拯救,攻击力并不如莫格莱尼,也比不上萨鲁法尔霸王,他们对局势的帮助更大,而我对于联军的帮助唯有我的经验,但我更愿意亲手结束这一切,我们已经在这件事上浪费了太多时间了,也牺牲了太多,泰瑞纳斯先王,乌瑟,库尔塔兹,达索汉,还有那些因此而死的战士…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

    在众人的注视中,老弗丁走到了桌子边,他的脸已经不再年轻,唯有那双眼睛还熠熠生辉,他的手掌接触到了影之哀伤跳动的斧柄上,还有他带着一丝疲惫的声音,

    “我因为这该死的战争已经失去太多了,而且你们知道的…我已经很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