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4.挥舞死亡的骑士

4.挥舞死亡的骑士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提里奥·弗丁。

    这是一个老兵的名字,他出生在洛丹伦最强大,最繁荣的那个年代。

    不过当他成年之后,却遭遇到了人生的第一个波澜,那也是洛丹伦王国的波澜,从南方汹涌而来的兽人打破了王国的宁静,在最危急的时刻,整个王国都有沦陷的风险,那是风声鹤唳的人类世界的最后一道防线。

    一旦洛丹伦失陷,就差不多意味着整个东大陆的沦陷。

    在那个时候,整个国家都在反击,弗丁也是其中之一,但和别人不同的是,在他的导师,最伟大的牧师阿隆索斯·法奥冕下的主持下,他成为了第一代的五位圣骑士之一。

    后来,战争结束,人类阵营在艰苦卓绝的几年反击之后,最终赢得了胜利,弗丁作为指挥官,得到了让人羡慕的爵位和声望,和他的兄弟一样,他曾以为那就是他一生接下来的平静的开始。

    弗丁在那一场战争里失去了很多,他最好的兄弟,同为第一代圣骑士之一的图拉扬将军,为了艾泽拉斯的存亡,带着军队冲入了黑暗之门,从另一侧关闭了它,将自己永远的流放到了另一个荒芜的世界里。

    但相比其他的第一代的其他圣骑士而言,老弗丁的人生经历显然更坎坷一些。

    遭遇了背叛,遭遇了误解,他仍然坚守自我的意志,最终被废除了圣光之力,虽然在后来又得到了圣光的眷顾,但显然,这是老弗丁人生的一个污点。

    在他被洛丹伦流放的那一段时期,关于老弗丁的一切记载都被抹去了,这也导致他的声望并不如其他圣骑士那么浓烈,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老弗丁和其他人一样,是个真正的英雄。

    英雄总有异于常人之举,能行常人所不能行之事。

    比如现在,在其他人都犹豫的时候,老弗丁站了出来,当他的左手握住那战斧的斧柄的时候,所有人都在诚挚的为他祈祷,不管阵营如何,不管之前是否接触过,但无人会否认,这一刻的老弗丁,真正配得上英雄这个称号。

    不是所有人都会为了其他人的利益而放弃自己的未来。

    也不是所有人,都会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和平理念,而会赌上自己的一切。

    “唔…”

    老弗丁握住影之哀伤那一刻,这狂野而贪婪的战斧就发动了反击,不只是灵魂层面,还有实质上的反扑,黑色的力量顺着他的左手涌上他的身体,那是来自伊利丹,塞纳苟斯和乌瑟尔三个顶级强者混合起来的力量,几乎在瞬息之间,就占据了老弗丁的半个躯体,他跌倒在椅子上,金色的圣光和黑色的雾气以他的身体作为战场,疯狂的交战着,争夺着。

    老骑士发出了一声痛呼,嘴角涌出了一抹血渍,但其他人都是见识过大风大浪的,并没有因此而慌乱,也没有试图鲁莽的去帮助他,现在这个时候,任何外部力量的注入,都会同时受到老弗丁的圣光和影之哀伤的能量的双重进攻。

    更严重的是,那会破坏正在形成的平衡,最坏的情况,可能会伤害到老骑士的生命。

    “坚持下来!弗丁!”

    莫格莱尼站在一边,双拳握紧,作为一起征战了数十年的老战友,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弗丁此时的心情,狄克也快步走到了老骑士的身边,他到现在都无法忘记,在纳克萨玛斯营救乌瑟尔的时候,当众人深陷重围,看不到一点希望的时候,老弗丁和莫格莱尼炸开墙壁,带着一缕光芒拯救众人的景象。

    这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前辈,更不用说,在游戏中的那一段岁月,老弗丁更是他的“老熟人”。

    “如果你出事,泰兰会杀了我的,所以…坚持下来,弗丁!”

    狄克看着老弗丁的眼睛,低声说,“那只是一把武器,武器永远只会因为挥舞武器的那个人而荣耀!告诉我,弗丁,告诉我你不会成为第二个阿尔萨斯,你不会像他那么软弱,被一把武器控制心灵,我一直相信这一点,坚持下来!”

    “你若是死了,我会少一个好对手。”

    萨鲁法尔也用自己的方式给老骑士打气,“我也很想要这把战斧,但被你抢先了,所以就用结果证明你比我更强…别让还在期待的人失望!”

    全身都在痉挛的老弗丁显然听到了众人的声音,他的眼珠不断的旋转着,在每个人身体上停留,最后紧闭起了眼睛。

    他在用这种方式告诉其他人,他还没输!

    他要带着这些祝福,去精神层面迎战这个对手,然后把它变成自己最锋利的刀刃。

    “我会撕碎你,我会掐死你,我会杀了你!滚开!”

    那个声音在他心里高叫着,碰撞着,就像是一个十足的恶棍那样,蛮横的试图将弗丁的意志撕成碎片,但老骑士的精神却坚如钢铁,他恍惚间仿佛看到了那个黑色的身影,却看不到它的躯体,只能看到一抹光影。

    晦暗,冷漠,残酷,恶毒,还有贪婪。

    这完全就和老弗丁的性格格格不入,还未曾靠近,老弗丁就感觉到了心灵里弥漫的寒冷和邪恶,还有一抹浓重的血腥味,这代表着这家伙的三种力量,同样和老弗丁的力量格格不入。

    完全就像是两个世界的存在。

    “你杀不死我!你无法撕碎我!而且这里是我的意识世界,你凭什么让我滚开!你这混蛋!”

    老骑士握起拳头,朝着那个黑暗的身影扑了过去,虽然在精神世界,他无法伤害到那家伙,但那种气势,却让周围弥漫的一切减弱了一丝,然后他就感觉到那个声音猛地安静了下来。

    “你能听到我说话?…真奇怪,那么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

    老弗丁松开了拳头,他看着眼前安静下来的黑暗躯体,“我要你服从我!”

    “不!我拒绝!”

    那个声音果断的拒绝了,“你的力量完全无法容纳我的存在,比我接触的第一个家伙差多了,我要找到最适合我的那个使用者,你…不行!”

    老弗丁呲了呲牙,但作为一个老兵,他没有放弃,而是快速的说,

    “那你休想从这里离开!我会永远困住你,你清楚的,我有这个能力!”

    “…”

    那个声音沉默了,片刻之后,他似乎做出了一些让步,

    “你的思维,很奇怪!我都说了,我不适合你,你的力量是…嗯,是拯救,而我代表死亡,明白吗?强行融合,只能让你感受到更多痛苦,我是一把斧头,我不会痛苦,你的脑子坏掉了吗?”

    老弗丁咧开了嘴,他看到了胜利的希望,这比他想象的要简单,影之哀伤的灵魂毕竟是刚刚诞生,思维方式还很简单,所以弗丁沉吟了片刻,开口说,

    “所有武器都意味着死亡。”

    “而我挥舞死亡,也是为了拯救,瞧,这并不冲突,至于痛苦,那不重要。”

    老骑士伸出了手,

    “所以在你找到更合适的人之前,服从我,我需要用你的力量,换取战争的结束,那才是真正糟糕的事务,再没有比它更糟糕的了。”

    几秒钟的沉默之后,老弗丁感觉到一股阴寒的能量慢慢缠绕在了他的手上,还有那个变得安静,但其中又压抑着一丝死亡躁动的声音。

    “…你说的,我不懂…但似乎有些道理,好吧,那就这样吧…我叫影之哀伤,你呢?”

    “我叫弗丁,提里奥·弗丁!”

    “轰!”

    下一刻,寒冷,邪恶,又带着浓厚的血腥味的能量在老弗丁身体周围爆开,那缠绕弗丁小半个身体的黑暗在这一刻褪去,混杂着圣光,硬生生的将周围的人挤开了几寸。

    而金色和黑色的光芒在老弗丁身体周围的最后一次碰撞,带起的光雾,将坐在椅子上的老骑士的身体完全淹没,几秒钟之后,那烟雾也散去了,一个高大的人影从烟雾中走出,他身上的盔甲破破烂烂,他苍白色的头发无风自动,还有那把被他握在手里的战斧…冰蓝色的,洋溢着死亡和黑暗能量的锋刃上,还诡异的存在着一抹金色的锋芒。

    完全对立的能量在这一刻达到了某种诡异的平衡,就此结合了起来。

    “你成功了?”

    莫格莱尼带着一抹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老弗丁,后者耸了耸肩,将平静下来的战斧背回身后,朝众人展示了一下他的左手,

    “不…不完全成功,但勉强够用了。”

    圣骑士的左手已经变成了混合着金色和黑色微光的诡异模样,那光影就像是流水一样覆盖在圣骑士的手掌上,在某个时刻,他甚至会出现一丝“透明”,可见白骨的透明,而几乎每一刻,都有两种能量对抗的光点洒下,就像是被磨碎的血肉。

    不断再生,不断的被摧毁。

    这就是影之哀伤说的“痛苦”,只要老弗丁一直持有这武器,这种死亡和圣光的对抗,就会一直存在,就像是那武器告诉他的,这将是极致的痛苦。

    “祝贺你,老兄!”

    萨鲁法尔也舒了口气,他看着老弗丁,朝他伸出了大拇指,“你是个真正的硬汉,你做到了其他人做不到的事情。”

    “嗯…看上去还不错。”

    狄克看了一眼那老弗丁那光芒敛去的手掌,点了点头,“那么就让我们进入下一个阶段吧…影之哀伤的灵魂还很虚弱,现在就让它去对抗霜之哀伤,显然不太现实,所以我们得“烹制”一道真正的大餐,让它变得更强壮!”

    圣骑士摊开双手,活动着手腕,

    “你们会喜欢这个过程的,我给它起了个好名字。”

    “千魂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