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5.猎杀·冰川中的捕猎者

5.猎杀·冰川中的捕猎者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冰冠冰川,顾名思义,这里是一片大冰川。

    悬浮在无尽之海北部的大冰块,不过距离大冰川形成到现在,早已经有了无尽的岁月,所以在这片冰川之上,还覆盖着厚重的冻土。

    可谓冰封万里,寸草不生。

    很难想象这个鬼地方会有生物存在,但其实,冰冠冰川上,除了有数目惊人的亡灵之外,还确实生活着很多生灵。

    尽管那些生灵的生命形态,都已经变得极其诡异,很难将其称之为真正的生灵了。

    在暗影穹顶,这个环绕整个冰冠冰川的黑色围墙最北端的黑暗要塞的外围,永寂的冻土积雪当中,两个诡异的“雪堆”正悄悄的在雪原上移动,它们移动的很有规律,基本上5分钟就向前挪动一次。

    从不拖延,从不提前。

    如果你靠的足够近,你还能听到一丝声音,被淹没在雪原寒风中的呢喃。

    “嗨,老爹,你不是说你这一辈子都只狩猎野兽的吗?怎么也会参加这一次破冰?”

    赫米特二世背着自己心爱的猎枪,那是由联军最好的工程学大师和铁匠们,准备为他设计制作的奈辛威4000型,整个世界都只有这一把,最好的萨钢打造,铁木托柄,自带魔法对焦,超远射程,伤害加深,连使用的子弹,都是大师们手制的穿甲爆裂弹,还能发射包括魔法弹药在内的绝大部分子弹,有效射程1500米,但即便是在2500米的距离里,其威力也足以爆掉一头最强壮的猛犸象坚硬的颅骨。

    赫米特二世表示,自己简直爱死它了。

    一个好猎人要懂得保养自己的武器,所以在这种极度严酷的环境下,赫米特二世还用一个精致的毛绒枪套,将自己的爱枪保护了起来,他此时穿着暗绿色的锁甲,带着保护眼睛的工程学护目防风镜,黑色合手的皮质手套,背后还覆盖着伪装色的绒毛披风。

    作为艾泽拉斯首屈一指的猎手和暗杀大师,赫米特二世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其实如果可以,他更愿意待在温暖的铁炉堡,或者闲适塞尔萨玛的别墅里,而不是在这个该死的冰天雪地里执行见鬼的侦察任务。

    但没办法,任务就是任务…尤其是在现在的背景下,他不得不收敛起了自己的爱好,而趴在他身边的,是一个一头白发的矮人。

    他的脸,和赫米特二世简直一模一样,不过相比赫米特二世的全副武装,这个老矮人的行装却简单的多,他穿着黑白色的猎装,左眼上带着一片特殊的单片眼镜,右眼干脆就那么暴露在足以将普通人冻僵的寒风中。

    那眯着的眼睛里,偶尔绽放出的一抹精芒,却好似一把锋利的刀,看向别人的时候,就好像用钢刀刮骨一样,这是个真正的狠角色。

    不过有一点,这个老矮人和赫米特二世做的一模一样,他背后的猎枪,也用枪套保护的严严实实,从那老道的手法就能看出,这也是个最好的猎手。

    一个真正的猎人!

    “二世…你总是学不会,狩猎的时候别那么话…会吓走猎物。”

    赫米特·奈辛瓦里瞥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叹了口气,“哎,你总是这么毛毛糙糙,就像你的枪法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进入顶级。”

    “我已经是顶级猎人了!”

    赫米特二世不服气的说了一句,然后就得到了他老爹严厉的目光,老矮人慢悠悠的问到,

    “哦?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你得到隐秘通途的邀请了?”

    “呃…这个还没有…但是我相信很快就有了!”

    二世咬了咬牙,试图从这问题上跳开,“只要我完成了这次任务,肯定就能被你们那个陈旧的组织吸纳的。”

    “所以…你现在还不是!没有被隐秘通途吸纳的猎人,哼,都是废物!”

    奈辛瓦里的眼睛又眯了起来,他看到了从暗影穹顶飞出去的一只白骨渡鸦,老猎手摸上了背后的猎枪,但还没等他拔出枪,旁边的赫米特二世手里的枪就响了。

    “嗖!”

    没有爆裂的鸣叫,只有一抹如风一样的声音,那是枪械自带的消音器发出的声音,那只翱翔的白骨渡鸦在空中拍打了一下翅膀,最终越飞越低,砸入了积雪里。

    2分钟之后,两个矮人将那在地面上挣扎的白骨渡鸦捡了起来,这只双翼巨大,全身骨白,和一般的渡鸦不一样,它的眼睛里,闪耀的是墨绿色的光芒,这种生物在冰冠冰川很多,性情残忍,以腐肉为食,由于长期接受黑暗魔力的侵染,这种生物对于死灵的气息很敏感,所以经常被亡灵们勇于传递信息。

    这里的信息,指的是非常重要的那种,普通的信息使用亡灵天灾内部的精神网络就可以实现互通,但这种互通是不安全的,稍微对灵魂有研究的法师,就能监测这种灵魂波动。

    “不错的一击!”

    奈辛瓦里仔细的看着在他手里挣扎的白骨渡鸦,二世的那一击完全没有破坏这只野蛮的野兽身体的任何部分,仅仅是通过子弹擦过翅膀的炙热,破坏了这野兽双翼的血管,让它无法继续飞行。

    这是只有顶级猎手才能掌握的技巧,也是最好的斥候们才能做到的细节。

    二世得意洋洋的抱着肩膀,躺在一处雪地里,看着自己的父亲从那渡鸦的脚爪上,取下一根加密的皮质卷轴,然后又把提前准备好的卷轴放入那脚爪的信筒里。

    这就是他们每天的任务,这种信息的更换,是由最睿智的法师们制定的计划,更改的信息完全符合逻辑,最重要的是,通过这种细节的更改,他们将缓慢的,神不知鬼不觉的,在防守严密的冰冠冰川里,撕出一条真正的防线缺口。

    那只不断挣扎的白骨渡鸦,在奈辛瓦里手中涌动的绿色能量的渗透之下,慢慢的变得安静了下来,显然,这不是一般的驯兽技巧,想要驯服这种野蛮的食腐生物,必须要有非常高超的技巧。

    常年和最危险的野兽打交道的奈辛瓦里,正是此道高手,他也是艾泽拉斯最强大的几个兽王之一,但很少有人知道这一点,因为奈辛瓦里的枪法,显然更出色。

    这个老猎人最出名的战绩,是在当年的兽人战争里,在龙喉兽人骑着奴役的红龙进攻米奈希尔港的时候,在3000米之外,精准的爆开了一条红龙的脑袋,那简直就是个不可复制的奇迹。

    “我其实一直不明白,老爹,我们每天做这些事有意义吗?”

    赫米特二世的防风镜一直在周围寻梭,放置危险的突然到来,和自己的亲人待在一起,这个冷酷的猎手的性格显然也活泼了起来,他好奇的问到,“阿尔萨斯难道就发现不了那些亡灵意外的调动吗?”

    老奈辛瓦里耐心的做完了手里的一切,拍了拍温驯的白骨渡鸦的脑袋,这丑陋野蛮的生物鸣叫了一声,然后在风雪中冲天而起,朝着冰冠冰川中部的维库人死灵的城市飞行了过去,直到那渡鸦消失在黑暗中,老猎人才转过头,对自己的儿子说,

    “当然有用!二世,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当年在希利苏斯狩猎那些虫子的旅程?”

    “当然记得!那是我第一次参加对英雄阶猎物的狩猎,很棒的经历。”

    赫米特二世摸着自己的胡子,他的胡子上有一对白骨色的箍环,那就是他在那一场狩猎里的战利品,一头英雄阶其拉虫的骨头制作的箍环,价值连城。

    但奈辛瓦里说的肯定不是那件事,老猎人有些神经质的左右看了看,确认了没有危险之后,才开口说,

    “那你还记得那些其拉虫是怎么联系彼此的吗?它们的社会形态!”

    “是层层分布的,上层只会接受直属下层的信息…对了!难道亡灵也是?”

    赫米特二世猛然明白了自己老爹说的意思,老猎人点了点头,耐心的解释到,

    “亡灵也是如此!阿尔萨斯只会接受来自他麾下那些统兵大将的信息,不到必要的时候,他不可能直接介入某个底层指挥官的思维里,亡灵的数量有数千万,他的精神再强大也不够用,所以只要不是涉及到数万人的大调动,阿尔萨斯根本不会发现。”

    老猎人内心的不安越来越强烈,虽然有些没头没尾,但顶级猎人具备的狩猎本能还是在提醒他,危险即将到来,所以他用一句话结束了这次闲聊,

    “记住了,二世,我们需要的,只是一个千疮百孔的防线,打消耗战,我们永远不是亡灵的对手,只能剑走偏锋,而我们…就是联军最锋利的那把剑!”

    说完,老猎人伸手将腰带上的特制手枪取了下来,又从腰带上拔出了自己的猎手手斧,低声说了一句

    “进入伪装,二世,做好战斗准备!”

    说完,老矮人向前踏出一步,整个人就凭空消失在了雪地上,这是猎人最顶级的敛息技巧-伪装,完美的和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简直是比盗贼的潜行,还要强大的技巧。

    赫米特二世楞了一下,但出于对父亲的捕猎技巧的信服,他也在第一时间进入了伪装,结果10秒钟之后,一道传送门就在几百米之外张开。

    一头穿着紫色法袍的巫妖,带着五个死亡骑士从传送门里走出,巫妖生涩而没有感情波动的声音在寒风中若隐若现,

    “搜查这里!死亡使者和血毒大人要保证这里的绝对安全!”

    只不过这巫妖的话还没说完,他眼前的五个死亡骑士就倒下了三个,两个被赫米特二世的双枪爆头,最后一个被一把锋利的手斧剁掉了脑袋,紧接着就是一股圣水浇了下去,这种中级亡灵的灵魂并不归属霜之哀伤统管,只会在死后进入灵魂熔炉等待复活,而圣水的直接浇灌,则可以完全破坏掉这些灵魂。

    最少可以破坏掉完整,这样一来,即便是复活之后,也只能成为最低级的行尸,根本不存在泄密的风险。

    不过这个巫妖还算靠谱,在遇到袭击的第一瞬间,没有想着反击,而是双手挥起,带着仅剩的两个死亡骑士,在破碎的白光中,用传送术离开了这个鬼地方。

    下一刻,他们的身体就在靠近暗影穹顶的地方出现。

    “该死的!果然有袭击者!回去!报告给死亡使者!”

    死里逃生的巫妖的命令刚刚说完,站在他身边的两个死亡骑士的脑袋就在一次爆开,被掀开大半脑壳的尸体砸在地面上,被圣水腐蚀的灵魂哀嚎着逃向了冰冠冰川最南方的灵魂熔炉。

    还没等巫妖反应过来,最后一颗子弹正中他白色颅骨的眉心,并没有贯穿,那种特制的子弹,在冲入他大脑的一瞬间,就将内部隐藏的压缩圣水倾泻了出来,于是这个巫妖连哀嚎声都没能发出来,其灵魂就被彻底的打散了。

    另一边,赫米特二世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老爹,奈辛瓦里半跪在地面上,手里托着一杆通体蓝色的华丽长枪,一抹青色的硝烟正从枪口闪出,扶手两侧有蓝色的泰坦能量的震动,顶端还有一个精密的瞄准器,在瞄准器之外,幽蓝的光芒透出空气,让这把兼顾着狰狞和精密的武器看上去分外瑰丽。

    “开…开什么玩笑!”

    看着老赫米特收起手里的猎枪,二世尖叫着扑向了他,准确的说,是那把枪,但被老矮人轻巧的闪过,二世抓着脑袋,一脸茫然,“这最少有5000米了吧?还能这么精准的点射?子弹的出膛速度也不对!最少比我的奈辛威4000快了5倍!老爹,你这是什么枪?”

    奈辛瓦里用一种看着最宝贵财富的眼神,抚摸着手里的猎枪,就像是抚摸着自己的辛多雷情人一样,

    “别拿你的玩具枪和这美人比,你不是好奇我为什么打破自己的戒条,加入了这一次的远征任务吗?”

    “就是因为它啊!二世,雄鹰之眼,继承了泰坦伟大力量的武器,猎人的至高圣物,为了它,别说是区区死灵,就算是和整个世界作对,那也是值得的!它就是我的灵魂,它就是我的生命!就是我存在的意义!”

    “如果说这世界上有什么东西是我必须得到的…那必然是它!”

    “可是你维持了100年的戒条?”

    “哦…忘了那愚蠢的戒条吧,二世,我们是猎人,赫米特家族天生为了狩猎而生!世间万物都是我们的猎物,狩猎野兽已经让我腻味了,你知道的,每次狩猎开始,我就知道了最后的结局,这毫无意义…更何况,还有这把枪…”

    老矮人摇了摇头,最后看了一眼风雪中的暗影穹顶,将手里的猎枪装回枪套,对身边的赫米特二世说,

    “这地方已经不安全了,但看上去亡灵们打算在这里搞一些事情,给雷克萨和罗格里奥,还有塞隆发信号…看上去小打小闹的无聊时光快要结束了,欢呼吧,二世,文明世界历史上最大型围猎,就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