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8.森罗万象·鲜血幽梦

8.森罗万象·鲜血幽梦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落雷谷最深处的堡垒里,那被风暴峭壁的寒风和低温加固的黑暗房间里,一场死战正在进行。

    “铿”

    锋利的爪子和战斧的锋芒碰撞,摩擦,然后在力量即将突破极致的时候分开。

    瓦拉纳的身影就像是最轻盈的斥候一样,在空中跃动,最后落在了被鲜血能量和圣光碰撞产生的能量风暴,撕碎的一塌糊涂的房间角落里。

    在森森暗影中,那两抹跳动的猩红色光芒,那是他的双眼,如黑夜里的鬼魅一般。

    他是个法师…但是在成为萨莱茵之后,法术已经不仅仅是他唯一能杀人的武器了,黑暗的能量改变的不止是他的灵魂,还有更表象的以及更深入的蜕变,他的躯体稍微感觉到了一丝疲惫,于是下一刻,瓦拉纳的左手食指轻弹,在另一侧防守的老弗丁,就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闷哼。

    面对这种同时控制着卓越魔法和武技的对手,再怎么认真和警惕都不为过,但由于缺乏和萨莱茵这群诡异的死灵作战的经验,老弗丁还是在一开始就着了道。

    在瓦拉纳的爪子刺破了他的皮肤,将他的血液点出的那一刻,老骑士以为这只是一次正常的伤害交换,但等到瓦拉纳使用独特的鲜血魔法,开始凭空从那个伤口里抽取他的鲜血的时候,老弗丁才知道,那个伤口,就是眼前这狡诈的鲜血精灵给自己埋下的最大的陷阱。

    这个吸血鬼!

    艾泽拉斯也有关于吸血鬼的传说,但那不断的被证明只是乡间愚夫们的低俗故事,那些以鲜血作为武器,以鲜血维持生存的怪物,从来都只是孩子们的睡前故事,不过在见识到了瓦拉纳的战斗方式之后,老弗丁震惊的发现…阿尔萨斯真的制造出了这种怪物!

    能操纵鲜血,还能从对手的鲜血里汲取恢复和持续作战的力量,最重要的是,他们宛如传闻中那样,行动敏捷而致命,出手阴狠而毒辣,偏偏从外形上又极具魅力,简直就像是最完美的黑暗猎手。

    伴随着瓦拉纳的手指轻弹,老骑士胸口的痛苦越来越明显,不过好在影之哀伤本体上具有乌瑟尔亲自灌注的鲜血力量,能有效压制这种鲜血的操纵,而且还有一个好消息,萨莱茵依旧算是死灵生物,所以圣光对他们依然有立竿见影的杀伤力。

    这大概是战斗开始到现在唯一的好消息了。

    老骑士深吸了一口气,他开始呼唤圣光缠绕在自己的伤口上,和狄克以及莫格莱尼偏向于破坏性质的圣光不同,老弗丁的圣光名为拯救,其治愈性虽然比不上维伦的神圣,但在眼下这种场合已经够用了。

    伤口在飞速愈合,鲜血魔法对于自己的影响也开始减弱,和萨莱茵作战,绝对不能受一点伤,否则战局就会被这些操纵鲜血的疯子完全控制。

    “嘁…不过是延缓死亡的到来,毫无意义!”

    在意识到鲜血控制的把戏被看破之后,瓦拉纳不爽的放下了跳动的手指,但下一刻,他的手腕翻转,四道菱形的血红色能量锥就朝着老弗丁刺了过去,圣骑士也不再被动挨打,左手并称双指,向下狠狠一划,一抹灼热的圣光之剑擦过黑暗,点亮黑暗。

    “砰砰砰砰”

    四声轻响,血锥爆开,瓦拉纳的身影也从弥漫的血色雾气里跳了出来,不只是一个,老弗丁注意到了半空中的瓦拉纳的身影虚浮的特质,他的眼睛在这一秒眯了起来,手里的战斧没有斩向前方扑过来的血王子,而是转身,圣光爆发,斜斩。

    “砰”

    战斧和指甲的撞击声又一次出现,而且战斧势如破竹的斩断了三根刀子一样锋利的指甲,朝着下方划了过去。

    老弗丁的战斗经验帮了他大忙,这一次致命的突袭被他挡了下去,而且由于蓄力的原因,仓促迎战的血王子明显处于下风,不过他并不慌乱,甚至带着一丝难以言喻的高傲,在斧刃加身的前一刻,瓦拉纳的脸上有一丝漠然的冷笑闪耀,

    “骑士,你挡不住我!”

    “哗啦啦啦”

    血王子的身体分裂成了好几道血色暗影,就像是恐惧魔王的化蝠一样,消散在了战斧带出来的呼啸当中,还有血王子那阴冷的声音,

    “听,那鲜血的滴答声,那是你死亡到来的征兆!”

    “呼”

    在老弗丁身后的防御死角,鲜红色的影子又一次跳了出来,十根爪子以及背后涌动的庞大的,狰狞的鲜血风暴,如丧魂镰刀一样,朝着弗丁的脖子砍了下去。

    “死亡如风…致命而又无声。”

    “休想!”

    就在爪子即将刺破皮肤的那一刻,老弗丁的左手猛然握紧,盘旋在他身边的10道紫色的弧光在这一刻突然爆开,来自被束缚的灵魂的咆哮和自我毁灭爆发出的紫色能量横扫全场。

    霸道,暴力,无可抵挡!

    猝不及防的瓦拉纳根本躲不开这一击,那紫色的灵魂能量爆炸横扫过他的身体,冲入他的灵魂,将他的灵魂撕咬,撕裂,让他的身体变得迟缓,探出去的两只手臂在这重击之下发出了咔咔的骨裂声,更要命的是,那一抹在紫色流光之后爆发的金色光柱。

    在这一刻,森罗万象的大门被老弗丁亲手拉开,影之哀伤隐藏起来的最强獠牙刺入了了萨莱茵的心脏里。

    “感受我灵魂的愤怒!”

    圣骑士爆发的这一刻,巨量的圣光汇聚在战斧和他的身体上,两抹灼热的光影在他背后闪耀,就是张开了双翼的神圣复仇者,就像是神话中铲除一切邪恶的圣武士。

    一道光影从瓦拉纳的肩膀,一路滑到了他的身体下方,灼热的锋芒刺入他的身体里,几乎要将他斩成两半,完全对立的圣光能量在他的身体里冲撞,燃烧,毁灭,让这个鲜血王子,爆发出了从开战以来最凄惨的哀嚎。

    “我不会…不会就这么死去!灵魂熔炉,霜之哀伤…我会,我会回来!等着吧!”

    “砰!”

    他的身体被老弗丁从另一侧斩来的斧头再次撕裂,一个触目惊心的X形伤痕,带着庞然巨力将他撞飞,将沿途的一切,那木桌,那装饰品,那些装着不知道什么液体的瓶瓶罐罐,都被这一次撞击彻底掀飞,撞碎。

    当房间里飞舞起来的尘土和灰烬消散的时候,瓦拉纳的身体嵌入了撞击尽头的墙壁里,他的双臂低垂到地面,鲜血从身体里流出,这个萨莱茵被击溃了,就连操纵自我的鲜血都无法做到。

    他的双眼无神的看着前方,那本被他翻看了无数次的书籍已经被撕破,漫天飞舞的书页在他眼前飘动,最后,那从未翻开的最后一页,如同落叶一样,落在了他的身体前方,被鲜血浸满,那个用黑色的素描笔花在那上面的背影也变得鲜活了起来。

    那个背影,那个每一次都会出现在回忆最后的女人…

    “瓦妮莎…我终于…终于记起了你得名字…我的爱人。”

    瓦拉纳的声音虚弱,苍白而又低沉,沙哑,就像是一个真正的亡灵该有的声音,老弗丁拄着战斧来到了他身边,伴随着影之哀伤的靠近,瓦拉纳感觉到了那股从战斧上传来的,对灵魂的牵引和贪婪。

    他艰难的抬起头,看着老弗丁,变得枯瘦而丑陋的脸上,那嘴角扯出了一丝满足的笑容,

    “我不会…不会再回到…哪里了,对吧?”

    “是的…你不会了。”

    老弗丁弯下腰,看着回光返照的瓦拉纳,他的左手放在了这个萨莱茵王子的肩膀上,

    “你的苦难,终结了!”

    “好!咳咳…谢谢…谢谢你,请把我,把我葬在…晴风村,葬在…我的瓦妮莎身边…谢谢…”

    “好!我答应你,你要在你的墓志铭上写什么呢?可怜人。”

    “就写…就写…亲爱的瓦妮莎…你的爱人,回来了…”

    “太漫长了,太漫长了…让我走吧,送我走…圣骑士,我看到她了,啊…我的瓦妮莎,你还是这么的…美,而我…已经,已经走得太远了…”

    “砰”

    瓦拉纳的双眼变得温柔而又宁静,他抬起手,似乎想要触摸到某一样能让他感觉到温暖的东西,但还没等到那手抬起,就像是失去了所有力量一样,猛然坠落,最后砸在了地面上,发出了低沉的碰撞声。

    而那一抹让人想哭的温柔,却永远的凝固在了那里,凝固在了这个黑暗的角落,一个距离他的家乡和他的爱人数万里之遥的域外。

    老弗丁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个带着满足的笑容离开的萨莱茵,他觉得他已经可以从容的面对一切,但是当这些苦难真正的,又一次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老骑士还是忍不住握紧了拳头。

    “我会结束这一切的…我发誓…”

    弗丁低下头,默念着圣文,手里的圣光跳动到了瓦拉纳冰冷的尸体上,下一刻,金色的火焰从那尸体上点燃,在黑暗里燃起了耀眼的光芒,而那已经被鲜血浸满的信纸,也在这救赎的火焰中,彻底的被点燃。

    就像是烟花散落,送一个迷途的精灵归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