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0.命运之网?死亡之网---为☆堕落の天使兄弟加更!

10.命运之网?死亡之网---为☆堕落の天使兄弟加更!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滴答…滴答…”

    从岩层最上方滴下的水流,敲打在已经有些风化的石台上,那石台底部,蛛魔工匠们精心雕刻的,关于尼鲁布虫人的历史图画已经有些模糊不清了,在岁月的流逝中,再伟大的文明也会变得苍白,从繁荣到沉寂,可能是数千年,亦或者是数万年。

    但在时光长河中,它们渺小的就像是随波逐流的尘埃,毫无意义。

    就像是曾经雄伟的城堡,在千万年后,也会被风沙变成一堆堆残垣断壁,时光,这才是最伟大,也是最无情的存在。

    艾卓?尼鲁布的最深处,那是一座完全悬空的高台,蛛魔们用匪夷所思的技巧,用无数根蛛网,将那沉重的平台悬挂在黑暗寂静的空中,周围的一切都被挖空,下方则直通入最冰冷的地底河流,就像是深渊一样安静。

    没有快乐,没有悲伤,没有绝望,没有回忆,什么都没有…那才是深渊的真正含义。

    “呼…”

    趴在石台上休憩的阿努巴拉克发出了沉重的呼吸,就像是一阵风暴卷过这沉寂的平台,上面没有一丝尘土,在过去的无数个岁月里,这里总是会点燃数万根用巨兽们的油脂制作的蜡烛和熏香,将这黑暗的一切,照耀的如同神国一般明亮。

    即便是黑暗中出生,死去的生物,也会对光明有超乎寻常的执着。

    在它幼年的时候,用呼吸吹灭那些蜡烛,是它最喜欢的玩耍,尽管每一根蜡烛熄灭,都意味着看管这些不能被熄灭的蜡烛的侍从,将会承受一次鞭打,那是法令严苛的尼鲁布王国里最痛苦的刑罚之一,蛛魔长老们对于敢于违反法令的家伙,从不手软。

    在安卡赫特的行刑大厅,那用暗影能量交织的长鞭,只需要一鞭,就会让最强大的蛛魔武士彻底失去对身体的控制,那种滋味绝对没有人愿意尝试第二次。

    不过即便是最严苛的蛛魔长老,对于阿努巴拉克的行为,都会选择无视,因为它的身体里,流淌的是尼鲁布最高贵的血脉,生来就意味着它会成为整个黑暗王国的主宰,那个地下世界的王者。

    以及最强者!

    神秘的亚基虫人帝国早已经消失在了时光当中,但它留给蛛魔们的馈赠在千万年之后,仍未泯灭,阿努巴拉克就是这种馈赠的产物,地穴领主,曾经亚基虫人帝国的真正贵族阶层,尼鲁布蛛魔王国的统治者家族。

    关于地穴领主的纯正血脉有多么强大,这里已经无需赘言,仅仅是一个客观的事实,就足以说明这一点,在阿努巴拉克成年之后,它的食谱里,包括整个诺森德所有的生物…是的,也包括巨龙。

    以巨龙为食的生物,仅仅是想一想,就足以让人不寒而栗了。

    但即便是这样的强大,在耐奥祖的黑暗大军席卷整个诺森德的时候,在艾卓?尼鲁布遭受攻击的时候,却依然遭遇到了失败。

    阿努巴拉克还记得那一战,他带着整个蛛魔王国最强大的一支军团,从地底直接袭击寒冰王座,他们一路突袭,没有什么都能挡住地穴领主的无穷蛮力,在阿努巴拉克的利爪之下,耐奥祖的所有仆从都遭遇到了可耻的失败。

    直到他来到那座寒冰王座之前,全身浴血,却有着近乎无敌的战姿,面对那个被封印在万年冰块中的苍老灵魂,阿努巴拉克以国王应有的姿态发出了挑战。

    那一战耐奥祖从灵魂层面进攻它,提克迪奥斯正面牵制,其他恐惧魔王侧面围攻,但即便是在那种情形之下,阿努巴拉克也战斗到了最后一刻,他击杀了最少3头恐惧魔王,他的嘶吼和狂暴,让提克迪奥斯都为之惶恐。

    但最终,他还是倒在了寒冰王座之前…那一战,是辉煌的,是一位国王应有的葬礼,本该是一切的终结。

    他本该就那么带着荣耀死在那里,然后被尼鲁布蛛魔铭记于历史的方尖碑之上,但当他沉重而无敌的身躯再次站起的时候,一切的荣耀都离他而去了。

    冰霜覆盖在他坚硬的甲壳上,黑暗充斥在他的身躯里,生命已经离他而去,但死亡却主宰了他,他不得不向那个更强的灵魂俯首称臣,然后带着同样被复活的部下,杀回了自己的王国。

    就和阿尔萨斯所作的如出一辙…但阿努巴拉克的经历显然更疯狂一些,当他重新踏入还在顽强抵抗亡灵天灾的艾卓?尼鲁布的那一天,悬空王座上的所有蜡烛都熄灭了…

    是的,这就是那些蜡烛存在的意义,只要它们还在燃烧,尼鲁布蛛魔的文明之火就还存在。

    那些蜡烛的熄灭,再没有了幼时的顽劣笑意,从未像那一刻一样沉重。

    阿努巴拉克看着这一切的发生,甚至加入其中,没有悲伤,没有绝望…只有一颗不再跳动的心脏,和冰冷沉默的灵魂。

    从那一天起,地穴领主永远的闭上了嘴巴,他变得安静,就像是一只虫子应有的姿态,在黑暗中潜伏,在黑暗中捕猎,因为那个黑暗意志的命令,在整个世界掀起一场场血肉风暴。

    他已经没有了荣耀,他也不再需要那东西了。

    在如今一片黑暗的艾卓?尼鲁布的废墟当中,没有人会来打扰阿努巴拉克,他依然是这里的主宰者,在这一片被熄灭了希望之火的王座上休息,养伤…没准也会思考,也会回忆,但无人知晓。

    “咔…咔咔”

    前方的王座步道上传来了脚步声,喊杀声,还有对于那封闭的石质大门的碰撞声,这声音由远及近,彻底打破了这悬空王座的安静,趴伏在王座上的阿努巴拉克抖了抖身体,本体的力量在四肢上流动,下一刻,如小山一样的身躯从石台上站起。

    覆盖着蓝色厚重冰霜的尖角在空中摇晃了一下,然后那双冰蓝色的冷漠眼眸就此张开,低沉的呼吸声…就像是北地最阴冷的风暴,横扫过了周围的一切,悬空王座都因此覆盖了一层精英的冰霜,然后又在阿努巴拉克的前肢滑动下,撕出了一片片蓝色的雪花。

    他的前肢粗壮,锋利,如同深蓝色的攻城锥一样,前方的角质比岩石和钢铁还要坚硬,他就是依靠这前肢的锋芒和巨力,可以轻易的撕碎那些不够小心的巨龙的脖子,那前肢上,还套着两个蛛魔工匠制作的臂环,篆刻着古老神秘的蛛魔符文,而他头顶尖锐的长角上,也有无数冤魂的咆哮,当他站起身的时候,整个悬空王座的空气,都变得危险了起来。

    这就是阿努巴拉克,最强大的地穴领主,亡灵天灾最锋利的那一把重斧,在它的压迫之下,众生都要畏惧的臣服。

    今天…新的挑战者,来了!

    “砰”

    前往悬空王座的石质大门被推开了,那两扇从尼鲁布文明初现时就存在的巨型石门在无可抵御的巨力之下,向着内部砸了下去,溅起了无数的碎屑和尘土,在黑暗的尘土飞扬当中,三个人影出现在了那入口的微光里。

    老弗丁横举着微微颤栗的影之哀伤,脸色冰冷的洛瑟玛?塞隆和同样冷漠的罗格里奥?逐星一左一右站在他身边,迈克斯纳巨大的身体挡在大门之前,艾卓?尼鲁布的蛛魔亡灵正在疯狂的攻击着这头狼蛛之母,但在迈克斯纳同样疯狂的砍杀之下,它们处于绝对的劣势。

    尽管不如阿努巴拉克那么强大,但迈克斯纳能被曾经的克尔苏加德专门安排在浮空堡垒纳克萨玛斯当中,就足以说明了它的威慑力和战斗力了,值得一提的是,在迈克斯纳头顶,老矮人布莱恩?铜须正紧抓着狼蛛头顶上的骨刺,时不时从手里甩出一团爆炸物,来抵挡那些从天而降的黑色蛛魔。

    作为探险家,老布莱恩不应该出现在这种突袭的战场上,但他强大的好奇心又一次害了他,等到他发现已经无路可退的时候,这头让他心惊胆战的瘟疫狼蛛,反倒成为了布莱恩最好的防御手段。

    在死亡和恐惧之间,布莱恩还是手脚并用的登上了迈克斯纳的头顶,但接下来的战斗,就真的是他无法参与的了。

    “嗖”

    洛瑟玛打招呼的方式总是如此特别,在和他不久之前的“朋友”重逢的时候,黑暗游侠抬手就是一记势大力沉的奇美拉射击招呼了过去,那雕琢的异常完美的白色骨箭在空中闪耀着黑暗的光芒,数百米的距离几乎是一闪而逝,那呼啸而去的长箭,其速度甚至将声音远远的抛在身后。

    但阿努巴拉克只是伸出前肢轻轻一挥,一抹火星就在他的前肢上爆开,在黑暗中显得如此的明亮,他不但力量强大,还拥有同等体积的生物,根本不可能具备的反应速度,这两者合二为一,造就出了地穴领主阿努巴拉克这样一个真正的强敌。

    “轰”

    金色的圣焰刺破黑暗,带着老弗丁的身体,穿过了悬空王座周围,那在黑暗中几乎完全看不到的密集蛛网,就像一抹金色的流光,在光芒敛去的那一刻,一抹金蓝色的妖异锋芒在阿努巴拉克的头顶亮起,老弗丁的白发被吹拂的向后飞扬,他的身体就像一个凸出的圆弧,在空中跳起的那一刻,将所有的动能,所有的力量,都完美的汇聚在了影之哀伤的战斧上。

    “砰”

    巨大的前肢和战斧撞在一起,一抹斩痕出现在了阿努巴拉克那战痕斑斑的前肢上,还有那神秘的臂环,也被这一击完全破碎。

    地穴领主的四肢站立的悬空王座的地面上,四条裂痕出现,在老弗丁持续施加的巨力压制之下,那裂痕开始向着四周蔓延。

    这承载了尼鲁布蛛魔数万年文明的王座,也在这一战里,开始了崩溃,就像是早已经崩溃的蛛魔王国的历史。

    “嗖”

    橙色的光影四溅,阿努巴拉克的脑袋在这一刻被那光箭撞击的向外偏斜,在他头顶的甲壳上,一个冲击性的凹陷已然出现,光箭撞碎了他坚硬的外壳,黑色的血液从其中流出。

    在不远的悬空王座的边缘,一脸冷漠的罗格里奥?逐星,已经再次拉开了手里那把精致华丽如艺术品一样的星光长弓,在弓弦被拉开的那一刻,又一道绚丽的橙色光箭自动出现在罗格里奥的双指之间。

    带着黑色眼罩,脸上还有刀疤的高等精灵游侠,沉默而没有太多的存在感,但当他拉开弓的那一刻,就连阿努巴拉克这样的存在,就会感觉到一阵阵沸腾的威胁。

    “嗖嗖”

    光箭飞出,同时飞出的还有另一支白骨长箭,死亡并没有让洛瑟玛变得软弱,相反,这个游侠领主,在死亡的磨砺下已经越加坚韧,就像是一道真正被磨亮的刀锋,正高举着划向阿努巴拉克的脖子。

    地穴领主想要躲闪,但在弗丁和影之哀伤的阻拦下,它格挡的动作明显变形,光箭擦着他的眼睛刺入了脸部下方的甲壳里,而骨箭则刁钻的顺着甲壳之间的衔接处,从地穴领主的腹部钻入,大半个箭身,都刺入了他的身体里。

    仅仅是战斗开始的号角,就让这场战斗彻底进入了白热化,在昔日诞生了尼鲁布蛛魔第一任国王的王座上,最后一任尼鲁布蛛魔国王也许也会陨落在这里。

    啊,一个文明的开始,一个文明的暗淡,

    国王的鲜血,将洒满破碎的王座,

    在彻底毁灭的黑暗里,没准也会迸发出希望之光。

    总之,世事无常,谁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