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1.王座上的国王---为霜牙之爪兄弟加更

11.王座上的国王---为霜牙之爪兄弟加更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砰”

    地穴领主交叉前肢的一次疯狂重击,让整个巨大的悬空王座都震动了起来,地面上的裂痕在这一击之后,朝着四面八方冲了出去,带着强烈的黑暗能量,就像是冲击波一样,被砸到的话,不会致命,但绝对会因此降下闪避的速度。

    而在和阿努巴拉克这样的对手交战的时候,降低闪避的速度,毫无疑问就是自寻死路。

    弗丁一转身从原地跳开,但下一刻,地穴领主的双眼里闪过了一丝锐利的光芒,已经划过空气的前肢,再一次向上拉起,在空气中暴起的呼啸当中,攻城锥一样的前肢,交错着斩向了跳起到空中的老骑士。

    黑暗的能量在这一刻,几乎完全从地穴领主的身体里爆发出来,弗丁那闪耀在半空中的圣光,第一次被正面压制,他的脸色在这一刻变得极其严肃,手里的战斧在空中划过一个弧形,落在了自己的双手里,间不容发之间,挡住了阿努巴拉克前肢的一次横斩,身体周围弥漫的圣光都被这势大力沉的一击完全斩碎。

    还有那被阿努巴拉克用天赋魔法,从地面上召唤的大地之刺,在刺入弗丁身体的前一刻,就被一道呼啸着,如同一击重拳般冲过来的光箭从中央斩断,也让老骑士躲过了一次重伤的攻击。

    但因为这救场的一击,让罗格里奥的攻击节奏出现了一丝偏差,原本被光箭封锁的左半场顷刻间失去了完整的顶点防御,地穴领主抓住了这个空档,硬吃了洛瑟玛的一记黑箭,巨大的身体带着背上破碎的甲壳,向前猛地一翻,就近乎凭空消失在了悬空王座的厚重石块当中。

    地穴领主天赋技能?潜地攻击!

    老骑士此时还身在空中,根本无处借力,但看到阿努巴拉克潜入地面的这一瞬间,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张开了最强状态的神圣壁垒。

    下一刻,三道石质的,锋利如爪子一般的刀刃就从他身体下方刺了出来,迅捷,爆裂,其上闪耀的锐利光芒和实质性萦绕的黑暗杀气,几乎要完全洞穿整个悬空王座。

    地穴领主天赋技能?穿刺重击

    “砰!”

    石质刀锋和神圣壁垒撞击,来自地穴领主的无尽蛮力和黑暗能量加持的伤害,让厚重的圣光组成的防御,从老弗丁脚下开始碎裂,速度极快,眼看着那黑暗的石质锋芒就要刺入他的身体,老骑士的咆哮声也在这绝命时刻爆发了出来。

    “休想!感受我灵魂的愤怒!”

    “轰”

    影之哀伤赋予老弗丁的十块灵魂碎片在这一刻完全爆开,紫色的灵魂力量如闪耀的重锤一样,在老弗丁意志的控制下,狠狠的砸向地面的石质刀锋,几乎是从顶部开始,也将那锋利的刀刃一点点的磨碎,摧毁,甚至透入悬空王座的地下,击中了躲藏在其中的地穴领主。

    阿努巴拉克的痛呼声伴随着他的身体重新出现在王座地面上,他头部的甲壳,在影之哀伤的森罗万象能量的爆发下,已经被近乎完全击破,就连锋利如王冠一样的长角,也被截断了三分之一,看上去狼狈到了极致,而紫色的灵魂残片,还在他的灵魂中不断的撕咬着,尖叫着,对他产生更深刻,更致命的影响。

    但他冰蓝色的双眸里,因为痛苦而产生的愤怒和杀意,也带动着被黑暗能量完全笼罩的粗大前肢,朝着刚刚落地的老弗丁,又是一击刺了出去。

    这一次老骑士没有防御的时间了。

    “噗”

    坚固而锋利的前肢洞穿了那层自住防御的圣光,从老骑士的腹部穿了过去,就在地穴领主带着肆意而痛苦的狂笑着,想要向前一步,完全洞穿老弗丁的身体的时候,呼啸的,在空中带起了狂放的黑色风暴的骨箭从他背后射了过来,还有一声脆响。

    黑暗游侠为了射出这一箭,硬生生将手里的黑蔷薇战弓拉断了,带着手甲的手指也在这一刻被割出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他的双臂微微颤动,显然是因为力道过大。

    这也证明了这一箭的强大,那呼啸的暗影风暴让阿努巴拉克感觉到了致命的威胁,他不得不放弃了彻底杀死弗丁的打算,转身用前肢挡住了那一击黑箭的进攻,但骨箭没有和以前一样被弹飞,相反,它在空中飞速的旋转,最终带着身后形成了螺旋状黑色风暴的气势,完全贯入了阿努巴拉克的前肢里。

    紫黑色的,已经不再流动的血液从那开放性的大伤口里喷出,阿努巴拉克巨大的身体在这一击之下,也后退了两步,但这只是个开始。

    下一刻,属于洛瑟玛的黑暗能量在地穴领主最坚固的前肢中爆开,黑色的能量就像是粗大的锁链一样,层层叠叠的绕着地穴领主的前肢,将其缠绕了起来,最终形成了一个巨型的暗影团,完全将他的前肢笼罩了起来。

    最少在那暗影能量完全消失之前,地穴领主的前肢就这么被废掉了,更重要的是,黑暗的能量总和腐蚀脱不开关系,这一团黑箭能量同样如此,地穴领主在这种全方位的腐蚀中发出痛苦的咆哮,身体翻转着就要再次遁入地面,但迎面而来的黑色剑刃和从背后袭来的灼热圣光,却硬生生的将他的躲闪完全打断。

    就在长箭出手的下一刻,洛瑟玛就反手抽出背后的黑色凤凰重剑,如疾影一般朝着阿努巴拉克冲了过来,他是艾泽拉斯最出色的游侠,在必要的时候,短兵相接他甚至不会比一名战士弱上多少。

    甚至在技巧方面要更胜一筹,而来自阿尔萨斯的死亡又强化了他的躯体,让这游侠领主的近战更具有威胁性。

    “砰”

    洛瑟玛甩出手里的锁链,那锁链飞快的缠绕在阿布巴拉克不断挥舞的另一只前肢上,他将锁链抛给了从另一侧艰难的冲过来的老弗丁,整个人就像是攀岩的猴子一样,顺着阿努巴拉克的身体,就窜上了它的后背。

    锋利的黑暗重剑,擦着地穴领主被森罗万象爆开的甲壳,就刺入了他的额头当中,这一击犀利异常,地穴领主真正感觉到了威胁,它不断的后退,但每一次前肢挥起,就会被老弗丁死命拉住的锁链破坏攻击动作,每一次攻击都能被洛瑟玛险之又险的躲开。

    而这庞然大物的挣扎,更是让他的蛮力发挥到了极致,整个悬空王座都在不断的摇晃,震荡,周围的蛛丝不断的被崩裂,似乎下一刻就要完全断裂,就像是汹涌的大海上摇晃的小船,倾覆的危险就在众人身边。

    不能再拖下去了!

    “塞隆!弗丁!禁锢住它!我需要2秒钟!”

    罗格里奥半跪在不断摇晃的悬空王座上,他手中的星光战弓已经被他拉到了极致,这把辛多雷精灵从上古之战时期,就一直保有的传奇长弓名为索利达尔?群星之怒,据说是当年上古之战里出名的神兵利器,无数凶残的恶魔都在这战弓下失去了生命,它的威名赫赫。

    今天,它的不知道第多少位使用者,罗格里奥?逐星发誓,他要以阿努巴拉克的生命,来献祭这张长弓,让他的名字,真正配得上这把传奇的武器!他要证明,凯尔萨斯给他的信任,绝对不会被浪费!

    一切,将归于这一箭!

    “以群星之名!我赐予你永寂的死亡!”

    “唰!”

    光影四溅,耀眼的星光从罗格里奥手中的长弓里绽放,那一抹星芒在进入空气的第一秒,就隐入空气当中,在靠近阿努巴拉克身边的时候,它才带着漫天的星空轨迹,从空气中出现。

    老弗丁手里的锁链已经在两者的博弈里被拉伸到了极致,尽自己所有的力量,束缚着地穴领主的抗争,就在这一刻,阿努巴拉克真正感觉到了第二次实质性的死亡加身,他所有的潜力和力量都在这一刻完全爆发出来。

    周围空气中飞舞的无数猩红色的小飞虫,都在阿努巴拉克的怒吼声中,朝着弗丁和洛瑟玛涌了过去,就像是血红色的云团一样,而那绷紧到极致的锁链也在那星光投影出现的那一刻,被地穴领主的蛮力硬生生挣断!

    剧烈的震动将老弗丁震出老远,在落地的时候,脚步都是一个踉跄,后退了好几步,才勉强停下脚步,最后一步甚至直接踏碎了脚下的石块,但老骑士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腹部的伤口还在流淌着鲜血,不过这时候已经是该拼命的时候了!

    刺刀见血,要么阿努巴拉克死在这里,要么他们死在这里,绝对不会有第二个结局了!

    老弗丁抬起头看去,就在刚才那一击,他发誓,他看到了阿努巴拉克的前肢砸倒了那团爆裂的星光…但下一刻,那星光并没有如同之前的光箭和骨箭一样被砸碎,地穴领主的前肢,就像是没有碰到任何东西一样,从那星光投影里闪了过去。

    罗格里奥这一箭…绝对不正常!

    “砰!”

    地穴领主的双眼正中央,一团星光混杂着血花爆开了,地穴领主的脑袋被打的向上扬起,第一露出了粗短的脖子下方的柔软皮肤。

    妖异的战斧混杂着灼热的圣光,在半空中挥起了一道耀眼的光幕,擦过了地穴领主的脖子,就像是一片巨型的金色刀锋,硬生生嵌入了阿努巴拉克的喉咙里。

    洛瑟玛也在那破碎的鳞片上伸手向前滚动,在他落入地穴领主破碎的额头甲壳的那一秒,手里包裹着黑色光雾的重剑,齐根没入了他甲壳之下的血肉里。

    “砰”

    阿努拉巴克的身体向外摔了出去,这是这强大的生物,自开战以来,第一次露出这样狼狈的姿态。

    三个对手已经筋疲力尽,只需要他站起身,一记重击,也许就能将他们的生命终结,但很可惜,他已经站不起来了。

    大脑被完全破坏,失去了保护的灵魂正在被贪婪的影之哀伤撕咬和汲取,这种伤势之下,即便是强大的地穴领主,其生命,也已经走到了真正的尽头。

    他趴在那里,和周围一片狼藉的悬空王座,就像是摔在了破碎王座里的国王,但即便如此,他的眼睛也没有落在自己的对手身上,仿佛一如既往的对他们的不屑。

    在他慢慢黯淡下来的视野当中,那悬空王座对面的石台上,那在艾卓?尼鲁布的战争里,唯一没有被破坏的那些蜡烛,黑暗的,没有被点燃的蜡烛,似乎在这一刻都被点燃了。

    那温暖的,神圣如神国般的光芒当中。

    他似乎又回到了幼时的那一切。

    在那越来越模糊的影像中,阿努巴拉克似乎看到了一个全身披着紫色夹克的小甲虫,在神圣的烛火之间来回爬动,他黑白分明的眼睛里,还能看到对于世界的懵懂和好奇,他小心翼翼的爬上神圣烛台,左右看了看,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将那一抹烛火吹灭。

    在慢慢暗下来的世界里,阿努巴拉克,这堕落的国王,还能看到那小甲虫眼睛里的一抹调皮和不带一丝杂质的笑容。

    “呵…死亡之网…咳咳…命运之重…”

    “尼鲁布…灭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