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5.第一阶段,开始!

15.第一阶段,开始!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早在北伐战争开启的那个时候,狄克将意外得到的冰冠冰川海图交给了莫格莱尼,从而催生了具有传奇意义的“破冰”战的开始。

    不过这个颇具冒险精神的行动,其实一直是作为正面强攻的补充而存在的,直到第一次安加萨战争落幕之后,在联军高层意识到正面强攻打垮亡灵的成功性低到让人发指的情况下,破冰的优先性才被提高到了“随时准备”的程度。

    这种大型计划显然不可能说进行就进行,尤其是在它涉及到了整个文明世界的绝大部分高级武力的情况下,在真正开始攻击之前,必须进行一定的战术掩饰和牵制。

    巫妖王不是个蠢货,整个诺森德天空飞舞的石像鬼和地面上的亡灵,都是他的眼线,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老弗丁或者莫格莱尼这样的标志性人物突然消失超过1天的时间,消息就会传入阿尔萨斯的思维里。

    这不是最麻烦的,最麻烦的在于,冰冠冰川强大的防御决定了,只要阿尔萨斯提前做好了防备突袭的准备,即便是联军召集的好手们的数量再多3倍,也很难攻破这铁桶一样的黑暗王国。

    这就像是在鸡蛋壳上钉钉子一样的行动,需要的不仅仅是精密和精巧,还需要一定的运气,斩首计划一旦失去了先机,那些被送入冰冠冰川的战斗力,绝对会面临腹背受敌,甚至是团灭的悲惨前景,这是整个文明世界,包括狄克在内,都无法承受的损失。

    它意味着艾泽拉斯会失去整整一代人!

    不过当从联军本部发出的“行动”密令传送到特定的人手里的时候,分布在三个地方的秘密军队,就快速开始了行动。

    风暴峭壁和冰冠冰川交接的地方,这里是一座海拔极高的雪山,在雪山的最顶层,表面看去是一片厚重的积雪,但在积雪之下,却是一个用冰层覆盖起来的地堡,超大型的地堡,这也是曾经霜矮人的家乡-冰霜堡。

    不过现在,这地方居住的,却不再是那些皮肤冰蓝,还能操纵巨鹰的霜土矮人了,从冰霜堡隐藏的极好的入口走入其中,遍布着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的矮人卫兵,真正来自铁炉堡和暗炉城的矮人战士。

    再往内部走去,就会发现,这座地堡一样的城市,已经彻底的变成了一座大军营,矮人们在这里肆无忌惮的开着宴会,丝毫不担心声音传出去,厚重冰层的隔音效果很好,而且风暴峭壁常年笼罩的风暴,也会阻隔这种声音的传播。

    但在冰霜堡的最深处的大厅里,雷矛元帅范达尔和铜须亲王穆拉丁,以及黑铁将军安格弗,三位首领却正在紧急的研究着眼前的一张大地图。

    那是霜矮人的祖先们留下来的附近的地图,在冰霜堡的西南方,就是天灾的军事重镇回音谷,那是最靠近铁墙大坝的亡灵聚集地,那里也享受着来自冰冠冰川的魔法防御,但有一点巫妖王肯定不知道...霜矮人们留下了一条通往回音谷的密道,来作为必要的时候,让族人逃生的准备。

    其实这也不能怪巫妖王松懈,霜矮人已经在风暴峭壁生活了数十万年,那时候,回音谷和整个冰冠冰川还是一片荒芜,可以说,耐奥祖和阿尔萨斯的势力,其实就是在霜矮人们眼皮底下发展起来的。

    那条密道从来没有被动用过,但眼下,它很快就要派上用场了。

    “在安加萨的战火重新挑起之后,就该我们出场了!”

    穆拉丁粗大的手指在地图上划过,最后狠狠的点在了回音谷的位置上,“按照那些作战参谋的估计,我们最少要在10W亡灵的围攻下,坚持整整24个小时!我们要尽我们可能,为那些冲入了地狱的小伙子们吸引足够多的火力,好让他们的突进之路能更顺利一些。”

    “呋...”

    靠在壁炉边的范达尔?雷矛元帅拿下嘴里的烟斗,吐出了一口浓郁的烟气,低声说,“万幸是打阵地战...如果是野战战场,面对10W亡灵,我宁愿加入突击队!那和送死没什么区别了。

    雷矛元帅瞥了一眼穆拉丁,然后老神在在的说,

    “不过说起阵地战...突入回音谷不是什么难题,斥候回报说,那里也只有不到2万亡灵,最多一早上的事情,但我担心的是堡垒,没有一座坚固的堡垒,我们很难挡住10W亡灵的冲锋。”

    一脸凶神恶煞的黑铁矮人安格弗也点了点头,粗声粗气的说,

    “我们带来的大功率黑铁钻探机必要的时候,可以摧毁山壁,来封堵回音谷的入口,但我们同样需要一处休憩的地点,大战一旦开始,仅仅依靠士兵的阵线就太鲁莽了。”

    “如果索瑞森肯把炎魔之手借给我,凭借那把战锤无与伦比的火焰之力,我们完全可以塑造出一片火焰海,反攻到阿尔萨斯的寒冰王座都不是问题,那里还有这么多事情...”

    范达尔?雷矛忍不住诽谤了一句,结果立刻引来了脾气暴躁的安格弗的反击,这个黑铁矮人吹胡子瞪眼的喊到,

    “住嘴!那是我族圣物,岂能借给外人...再说了,那武器除了索瑞森陛下,谁都用不了,借给你们也没用!”

    “好了好啦,别吵了!”

    穆拉丁站起身,制止了这两个家伙的争吵,他抬起手指,指了指风暴峭壁的东北方,

    “狄克答应会借给我们一支土灵军队,有他们在,只需要2个小时,就能塑造出一座足够容纳所有士兵的堡垒,但这也会是他能给的极限帮助了,来了这么久,你们也知道那些土灵和钢铁军团的战争有多么激烈,所以剩下的事情就要靠我们了。”

    “我们要像一块磁铁一样,牢牢吸引住从黑暗大教堂赶过来的亡灵,如果我们失败,那我们就是...罪人了!”

    听到这话,气鼓鼓的安格弗又变得有些欲言又止,最后在穆拉丁眼神的询问下,安格弗便低声说,

    “坦白说…我有些怀疑这个突袭行动的成功率,这整个看上去,就像是一场豪赌,安加萨前线十万士兵,再加上我们,十一万这个世界上最精锐的军团,为一个不到300人的团体打掩护,然后他们要凭着自己的实力,跨过几乎被亡灵完全占据的冰冠冰川,冲入这个世界最恐怖的要塞里,在被牵制的大军返回之前,干掉世界上的黑暗之王…啧啧啧,听起来就像是三流骑士小说里的剧情。”

    这下,就连范达尔也放下了手里的烟斗,看着穆拉丁,显然,这位老成持重的元帅,也觉得这件事有些太过稀奇了。

    穆拉丁想了想,觉得自己应该给自己的副官们一点信心,于是便压低了声音,解释到,

    “起初我看到这份突袭的纸面计划的时候,我的反应和你们是一样的,觉得这太荒诞了,但直到我看到这些团队的带领者…我只说几个名字你们就知道他们的含金量了…马迪亚斯?肖尔是刺客们的首领之一。”

    “哦,肖尔!”

    范达尔点了点头,“军情七处的领袖,很有能力的刺客大师,我听说过他,还有呢?”

    “嘿嘿,还有咱们铁炉堡最好的猎手,奈辛瓦里?赫米特和他的儿子,老赫米特是猎手的首领之一,据说猎手的另一个首领是兽人那边的雷克萨!”

    “!那个差点杀死一头蓝龙的老疯子?”

    范达尔惊得烟斗都掉在了地上,安格弗也跟见了鬼一样,看上去老赫米特的“丰功伟绩”已经传遍了整个矮人王国了。

    “还有呢,我听说卡德加要亲自指挥法师们发动突袭…卡德加,你见过那个年轻的法师的,范达尔,就在当年燃烧平原的战场上,他现在也是一名英雄啦。”

    穆拉丁将自己的烟斗放在嘴上,又看向了安格弗,“听说你们暗炉城的黑铁酒吧,也有一位术士会参战…总之,这些人联合在一起都做不到的事情,11W大军也绝对做不到,这几乎是可以颠覆一个国家的力量了。”

    矮人亲王的手指在桌子上使劲敲了一下,

    “这是我们,整个文明世界能拼凑出来的最锋利的一把短剑,它亮出来的时候,就是和阿尔萨斯刺刀见血的时候了,我们要做的,就是当好这把剑的剑鞘!”

    “范达尔,你去督促侏儒们检查火炮和弹药!”

    “安格弗,你去确保黑铁钻探机都能运转!”

    “明天!就在明天,我们要给阿尔萨斯一个惊喜,把这鬼地方搅个底朝天!”

    冰霜堡的矮人们在穆拉丁的一声令下之后,立刻放下了手头所有的事情,开始准备即将到来的战争,而在遥远的嚎风海湾,这个诺森德大陆最东边的地方,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也终于走到了最后。

    乌特加德之巅,这座远古时期,维库人们辉煌的首都城市,那经历岁月洗刷的巨型大理石层层叠叠的组成了这座高耸入云,如利剑一样辉煌的建筑,但此时,这座城堡周围,已经被喊杀声和激烈的战场笼罩了。

    经过长达一个月的猛攻,来自另一片大陆的蔑魔维库人,在他们的勇士加文森特?斯科瓦尔德的带领下,终于将负隅顽抗的掠龙氏族的最后一个村落完全摧毁。

    眼下,气势如虹的蔑魔维库人,正在猛攻掠龙氏族最后的阵地,位于嚎风海湾最中央的乌特加德城堡,只要攻下了这里,掠龙氏族对于这片大陆的统治,就彻底宣告终结了。

    重新披上了盔甲的加文森特在战场上看上去就像是一头真正的蛮兽,他的盔甲充满了向外的锋利尖锥,整体呈黑铜色,搭配那个全覆式的阴冷战盔,挥舞着两把斩龙斧的他,就像是无可阻挡的屠杀者。

    挡在他眼前的,不管是掠龙氏族的始祖龙,还是叛逆维库人的精英武士,都在那两把斧头的狂乱斩击之下,被切成了三段甚至更多,血红色的怒气如火焰一样,在加文森特的身体上燃烧着,在他的战吼,在他的践踏,在他的冲锋之下,无人能挡住这头彻底发怒的野兽。

    就连厚重的城墙,也不行!

    “砰”

    加文森特合身撞飞了握着武器,挡在他身前的掠龙皇家武士,那和他身体一样高的家伙,如破烂的布娃娃一样,在半空中就失去了最后一抹呼吸。

    但这维库战士并没有停止冲锋,他就像一抹黑色的战斧,狠狠的撞在了眼前足有近10米高的红木大门上,那是通向乌特加德城堡内部的唯一一道大门。

    “砰”

    第一下撞击让那大门剧烈的摇晃着,但却没有破开,加文森特满是尖锥的战盔之下,咧开了一个嗜血的笑容,退后了好几步,再次发动冲击。

    这一次,他冲锋所到之处,地面的大地纷纷裂开,而在冲锋的尽头,当加文森特侧着身体,用肩膀第二次撞在那城门上的时候,红木的大门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咔咔声,然后从最坚固的中央裂开,最后出现了一个人形的空洞。

    “伊米隆,你这个懦夫,我来了!来面对我!来面对你的惩罚!”

    “奥丁的勇士!随我冲进这黑暗的堡垒里,净化他们!”

    “冲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