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6.国王和战士

16.国王和战士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伊米隆坐在王座上,他的左手撑在倾斜的脸边,脸上带着红色的牛角重盔,看不到他的表情。

    但从他不断在王座扶手上跳动的手指来看,在最后的堡垒被攻破,在挑战者即将到来的时候,伊米隆的心情…居然还不错。

    这是一座并不奢华的大厅,唯一和贵重沾边的,就是伊米隆的木质王座前方,那条红色的绒毛地毯,那完全是由手工制作的,是在伊米隆在数千年前成为国王的时候,由他的子民送给他的礼物。

    维库人崇尚力量,一国国王,必然是最能打的那个,伊米隆也是如此,他甚至比维库人传说中的一些英雄更强,但他也许是个好战士,却不是个好国王,或者说,不是个好运气的国王。

    在…嗯,大概距今一万五千年前,那时候整个大地还没有分裂,伊米隆是嚎风海湾所有维库人里最能打的那么几个,当时维库人正和灰熊丘陵的熊怪们打得如火如荼,守护者们纷纷失去音信,导致这些本该和平相处的生物,都变得狂野而愤怒了起来。

    伊米隆就是在那种情况下,和无数维库男人的选择一样,走上战场,为氏族和国家而战。

    在那一代老国王战死沙场之后,伊米隆因为强大的武技和无畏的勇气,被选为新国王,在刚刚登基的那一段时间,伊米隆的运气很好,在他的带领下,嚎风海湾的维库人气势如虹的将熊怪们赶回了他们的老家,那是持续了数百年,甚至是千年的战争。

    也是在那不断取胜的战争里,伊米隆陛下的威名远扬,几乎所有的氏族都向他宣誓效忠,当时的掠龙氏族,象征权力的古老号角就被安放在乌特加德之巅的城墙上,每过十年,伊米隆就会亲自吹响这个号角,召唤诸族领袖前来议事,这在当时绝对是个了不起的成就。

    在伊米隆之前,几乎没有那个国王达到过这个成就,考虑到维库人的政治里,满是拳拳到肉的对抗,我们自然能得出一个结论:

    伊米隆在一万五千年前,绝对是这颗星球的凡人种族里,最能打的那个!

    但就在和熊人战争的末期,伊米隆决定翻阅山脉远征的时候,一个意外出现了。

    血肉诅咒快速的在维库人的国度里蔓延,那是一种神秘的瘟疫,它让出生的孩子变得畸形而弱小,这种诅咒其实在伊米隆出生的时候已经出现了,但在那段战争岁月里,它蔓延的越发庞大。

    伊米隆尝试了各种各样的方法,甚至不惜亲自中断和熊人的战争,带着军队外出寻找已经失去联系的奥丁,来寻求帮助。

    但很可惜,那时候,奥丁已经被困在了英灵殿,伊米隆一无所获,在这种诡异的,传播的越来越快的诅咒之下,伊米隆的国度岌岌可危,在这个时候,伊米隆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奥丁的信仰不但帮不了他们,而且还让整个国家的气氛变得恐慌而骚乱,甚至连前线的战争都出现了失败,于是国王为了扭转这种颓势,他站了出来,号召族人抛弃对奥丁和对泰坦的信仰,转而崇拜先祖。

    在他的铁血手段之下,整个国家飞快的从恐慌中走出,有了新的信仰的支撑,重新变得骁勇善战的维库人,终于取得了对熊人作战的最后胜利,那胜利一直维持到今天,哪怕是一万五千年之后,灰熊丘陵的熊人,也不敢随意越过雪山。

    勇猛,顽强,无畏,不屈,这几乎是伊米隆一生的写照,但随后在他统治的末期,血肉诅咒的大爆发却彻底摧毁了他的统治,伊米隆为了保证血脉的纯粹,下令杀死那些畸形的儿童,这一举措在他的国度里掀起了一场逃亡风暴。

    没有人敢违抗伊米隆的命令,但也没有父母愿意杀死自己的孩子,于是大逃亡出现了,根据探险家协会荣誉会长布莱恩?铜须的说法,那些逃亡的维库人,正是东大陆第一批人类的先祖,当然,狄克还知道,东大陆北部和南部的人类祖先,其实来自两个地方,还有奥达曼的那些追随提尔渡海的维库人氏族。

    但即便是这样残酷的手段,伊米隆最终还是没能打赢自己生命里的最后一战,在最后,血肉诅咒几乎席卷了他的王国,为此,伊米隆不得不带着子民选择了进入沉睡,而他挚爱的妻子,女巫安格博达王后,则选择成为大墓穴亚勒伯龙的守护者,为自己的丈夫守陵了近万年的时间。

    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在被唤醒之后,伊米隆为了摆脱血肉诅咒,选择和巫妖王结成了同盟,但彼此也是貌合神离,现在,属于奥丁的信仰,那在当年被他彻底抛弃的信仰,又一次回到了这片土地上。

    听啊,那还有他们的勇士宣战的声音。

    伊米隆发出了低沉的笑声,他的左手偏移,在王座旁边轻轻一捞,一把如同音叉一样的沉重黑色巨剑,就落在了他的手里,那是他一万五千年前使用过的武器,今天,它将再次饱饮鲜血。

    伊米隆从王座上站起身,那高大的身体让他看上去就像是一头真正的红色巨人,他的盔甲是血红色的,只是简单的包裹着双臂,双腿和胸口,外露的皮肤上有野性的战纹,胸前的橘红色胡须,被自己的妻子束成了好几个鞭子,给他巨大的弯曲牛角战盔下,那张冷漠的脸,增添了一丝柔和。

    让这张脸,顷刻间就变得生动了起来。

    就在他站起身的那一刻,一个声音在大厅之外响起了,

    “王!一切都准备就绪了!请跟我离开这里,这里已经不安全了!”

    一个背着重锤,穿着蓝色盔甲的高大维库人将领走入了这大厅里,他的双眼里闪耀着绿色的光芒,身体上还覆盖着厚重的冰霜,显然,这是一个亡灵化的维库人,但即便是死后,他对国王的忠诚也丝毫不减,他单膝跪在地上,对背对着他的伊米隆大声喊到,

    “入侵者已经突入了战利品大厅,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不…我忠诚的斯卡迪,我不会离开我的城堡。”

    伊米隆低沉的声音响起,他的左手在王座背后的墙壁上,轻轻的抚摸着,那里有历代维库人国王留下的谏言,最后一行,是伊米隆在沉睡之前,亲自刻在那里的。

    “我为我的国而战,不管是生前,还是死后!我将所有的荣耀都留在那里!”

    手指感觉到了粗糙的刻痕,伊米隆的声音沉默了,而斯卡迪,这个孔武有力的掠龙将军焦急的说到,

    “王,我们的失败只是暂时的!我们只需要去到灰熊丘陵的沃伦德,那里的领主还忠诚于您,只要我们到那里,您随时可以召唤大军,我们再重新打回来,就像是一万年前我们做的那样!这个国家不能没有您!”

    “斯卡迪,你知道外面那群同族的来历吗?”

    伊米隆转过身,从怀里取出一枚篆刻着瓦拉加尔圣纹的徽记,扔给了斯卡迪,后者将其握在手里,然后看着自己的国王。

    “这…这是…这是奥丁的…”

    “没错,这是奥丁的信仰,奥丁的徽记…他们回来了,很好!”

    伊米隆的战剑柱在地面上,他的声音越发嘹亮,“去吧,斯卡迪,护送我挚爱的安格博达离开这里,去沃伦德等我的消息,不要再和阿尔萨斯有任何的联系,奥丁参战了,那个黑暗之王没有希望了,你我都知道奥丁有多么强大!”

    “但我要留下来…不是以国王的身份,而是以战士的身份,我要留下来,我要亲自问一问奥丁,当初为什么要抛弃我们!为什么要放任自己的追随者遭受这样的噩梦!这是我必须做的事情!”

    国王伸手将自己胸口别着的,代表国王象征的金色徽章取下来,顺手扔在了一边的地面上,他深吸了一口气,

    “你知道的,我忠诚的斯卡迪,我等这个机会,已经等了一万年,我不打算再等下去了…还是说,你打算阻止一个战士追求自己的目标?”

    掠龙将军沉默了,片刻之后,他站起身,恭敬的朝伊米隆俯身致敬,

    “陛下,我从未后悔追随过您,能在你麾下作战,是我这一生最大的荣耀!”

    “您先走一步,我随后就来!毕竟,我不能让您孤独的前往另一个战场,您需要士兵,而我,就是最好的士兵!”

    “好,斯卡迪…去吧,做完你该做的事情,保护好安格博达,别让她做傻事!然后告诉她…我爱她…去吧!”

    掠龙将军的脚步声慢慢远离,伊米隆闭上眼睛,双手拄着黑色长剑,站在王座之前,就像是一尊冰冷的雕像,但血红色的火星,已经开始在他脚下点燃,只需要一个引子,那愤怒之火就会烧毁眼前的一切。

    他在等待,这个国王,这个战士在等待…等待奥丁意志的到来。

    那个被他信仰,又被他抛弃的意志,他要质问他,他要痛骂他,他要挑战他!只为自己的子民,遭受到的一切。

    “咔咔咔”

    盔甲碰撞的声音,在伊米隆的王座大厅响起,带着重盔的加文森特一个人走入了这孤独而冰冷的大厅里,战士手里提着两把浸满了鲜血的斩龙斧,他看着眼前那个持剑而立的人影,他停下了脚步。

    “伊米隆…我是听着你的传奇故事长大的,在蔑魔氏族的历史里,你是我们最伟大,最强的国王和勇士之一,关于你的故事,老人们讲述三天三夜也说不完…但我从未想过,我有一天会以这样的姿态见到你。”

    加文森特的声音有一丝黯然,他看着眼前闭着眼睛的伊米隆,似乎是在等待他的回答,几秒钟之后,维库人之王睁开眼睛,打量着如重装堡垒一样的加文森特,

    “那么…我该为此荣幸吗?孩子。”

    “铿”

    两把斩龙斧在伊米隆面前绽开,将斧刃上的鲜血洒在了那红色的地毯上,让其变得更加鲜红,加文森特的声音冷了下来,

    “我是奥丁大神的勇士,他让我将你带回去…你最好现在就跟我走,伊米隆,我可不想用锁链…”

    “砰!”

    加文森特的话还没说完,一只包裹着赤红色火焰风暴的拳头,就如同上方坠下的流星一样,正中他脸上那布满了尖锥的战盔上。

    这一拳势大力沉,直接将加文森特的头盔打飞了出去,砸在了地面上,那完全由精钢制作的厚重战盔的边缘,已经被这一拳砸出了一道裂痕,简直触目惊心。

    而加文森特也一脸震惊的从地面上狼狈的爬了起来,以他的视力,只是堪堪捕捉到伊米隆的身影,就被直接揍飞了出去,而站在他对面的伊米隆一手提着黑色重剑,另一只手甩了甩,那血红色的愤怒风暴如实质一样,在他拳头上跳动着。

    伊米隆歪着脑袋,看着从地面上爬起来的加文森特,他的声音里满是惊讶,

    “怎么?现在奥丁挑选勇士的水准下降的这么厉害…你这样的孩子,也能被称为勇士?”

    “呵呵,孩子,你最好认真一点…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如果这就是你的真实水平,那么奥丁…恐怕就要失去一位勇士了,你要知道…我不仅仅是国王,在那之前,我可是最好的…”

    “砰!”

    几乎是刚才情况的翻版,伊米隆的话说到最后,他的长剑就横举在身前,间不容发之间,挡住了全身燃烧着赤红色火焰的加文森特,维库人战士咧开嘴,嘴角还有一抹血迹,他看着伊米隆,双眼当中几乎要燃烧出实质性的火焰,

    “最好的战士?真巧…我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