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8.冰川下的秘密

18.冰川下的秘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伊米隆的王座大厅已经被两个顶级战士的碰撞弄得一片狼藉,王座,墙壁,装饰品,这里还能看到它原本肃穆的一切存在,都被破坏的不像样子,几乎就像是风暴过境之后的海边木屋一样。

    在这几乎被全部拆掉的大厅里,全身缠绕着血红色风暴,黑暗雾气以及跳动的黑暗闪电的伊米隆站在那里,他伸手将自己断掉的牛角战盔甩到一边,典型的维库人面孔上,还残存着刚才那一击的血渍,他呲着牙,白晃晃的牙齿在周围跳动的能量里,让他看上去就像是要毁灭一切的凶蛮战士。

    他手握重剑,血腥而强横的光晕在剑刃上不断跳动,在他身后,狂乱的风暴几乎要横扫周围的一切,伴随着他再度发起的冲锋,他双脚下的地面片片碎裂,地面上坚硬的石块,在这疯狂的冲击之下,完全不比脆弱的木板弱上多少。

    在时光中磨砺的石块被撕开,那碎片就像是子弹一样,疯狂的穿刺着周围的一切,这是最后一击了。

    而站在他对面,在大厅另一边的加文森特,在奥丁的赐福和神器的赐福之下,他的身体膨胀了两圈多,变成了真正的庞然大物,金色的光芒和血红色的火焰同样缠绕在他的身体上。

    这奥丁的勇士面对历史里的,时光里的英雄,根本没有一丝畏惧,他横举着双斧,斩龙者之锋也感觉到了这即将到来的那一击的能量,这神器在他手心不断跳跃着,伴随着自己的主人,发动了最后一次冲锋。

    “我...我不会输!”

    加文森特在冲锋之时,他的声音也如同怒雷一样在空气中炸开,

    “整个瓦拉加尔都在看着我,我不会输!我不会输给你!不会输给一个连信仰都放弃的懦夫!”

    “砰”

    双斧和重剑,承载着两个战士不羁的意志,承载着他们疯狂的愤怒,最终在金色和红色的风暴冲撞里,撞在了一起。

    两人的怒气壁垒,在这种力量的轰击下,根本不可能起到保护的效果,在武器碰撞的那一刻,怒气就像是旋转的飞矢一样,被消耗殆尽,紧接着,锋芒撞击。

    神器厚重的斧刃和伊米隆手里的音叉重剑碰撞,在加文森特的微调当中,精准的击中了前几次碰撞的那个位置,然后下一刻...

    “当啷!”

    黑色长剑的剑刃上出现了一抹裂痕,那清脆的声音让伊米隆脸色大变,但此时收招已经来不及了,他只能绝望的看着在双方碰撞的巨力里,那裂痕越来越大,最终被斩龙者之锋从中央斩裂。

    维库人战士手里的另一把战斧没有了阻碍,呼啸着擦过了伊米隆在这一刻毫不设防的胸口,血肉和内脏破裂的声音在大厅中响起,而下一刻,那断剑也被伊米隆狠狠的刺入了加文森特的胸口。

    “砰”

    最后一抹气势的碰撞,让黑色的大厅里爆发出了一团白色的音爆,碰撞中央,不管是地面的尘土,还是废物的碎屑,都被吹起,都被吹飞,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在这一刻停滞了下来,在战场的最中央,加文森特的头颅和伊米隆的脑袋分别抵在对方的肩膀上。

    被怒气催发的灼热的鲜血顺着双方手里的武器落在地面。

    “滴答,滴答”

    带着一丝金色的血液,在伊米隆刺入加文森特胸口的断剑上滑落,将伊米隆的左手染得血红,最后砸在地面上,而伊米隆完全被斩开的胸口,那被斩断的骨骼,那灼热的血液则直接滴打在地面上。

    “咳咳...你赢了,奥丁的勇士...恭喜你。”

    伊米隆后退了一步,很难想象,在这种伤势之下,他还要强行移动身体,会带来的极致的痛苦,但他却好像完全感受不到一样,伴随着他身体的移动,插在加文森特胸口的断剑也被拔了出来,维库人战士发出了痛苦的声音,试图前进,却又直接跪倒在了地面上。

    双手撑在眼前的血泊里,将那血液击散的到处都是,他的心脏又一次被切碎了,而且那把断剑上附带能量,极大的阻碍了奥丁赐福对于伤势的治愈,但好消息是,赐福仍在起效,所以他不会有生命危险,但必要的痛苦,是绝对免不了的了。

    对面的伊米隆后退了几步,艰难的靠在了唯一一面还完好的墙壁上,仅仅是从两人的姿态来看,伊米隆不像是失败者,但对于一名战士,尤其是武器大师来说,连武器都被击碎,这绝对是真正的失败。

    尽管这看上去,对他来说有些太不公平了。

    “如果你有一把好武器...我将毫无机会。”

    加文森特艰难的从地面上爬起来,他胸口那道贯穿的剑伤看上去触目惊心,他看着闭上眼睛的伊米隆,脸上原本的鄙视也消失不见,转而是真正的尊敬。

    战士们总是最直接的一群人,喜欢就是喜欢,没有理由,没有原因!

    “你果然是历史里最强的英雄!跟我回去吧,伊米隆,你不该死在这里,奥丁大神需要你这样的勇士!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

    “呵呵...也许对你来说,奥丁的重视就是一切,但我不是!”

    伊米隆的身体带着一丝触目惊心的血渍,从靠着的墙壁上滑下来,他靠在那里,双手摊开,放在地面上,手里的断剑也被放在一边,他的目光稍有些涣散,他看着眼前站起来的维库人,低声说,

    “我永远都忘不了在他消失之后,整个国家,我的国家,我的子民脸上的恐慌和绝望...我曾是他最诚挚的信徒,我对他的信仰完全不比你弱...但他抛弃我们了...你明白吗?战士,在那个风雨飘摇的时代,他抛弃我们了,抛弃了一直跟随在他身后的信徒...”

    伊米隆咳嗽了一声,那声音满是痛苦,内脏,心脏,血肉被斩开的痛苦,那是极致的痛苦,只能感受到生命的慢慢流逝,却无能为力的痛苦。

    “我不需要你的解释...我不需要那些软弱的东西...我只要一个答案!”

    “为什么!”

    “为什么他会抛弃我们,却又在这个时候重新出现?”

    “是我们做错什么吗?如果我们没有,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们...咳咳...我们...不是...不是蝼蚁,不是玩物!”

    说完这句话,伊米隆的声音沉默了下来,加文森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慢步走到这位国王身边,看着他,几秒钟之后,伊米隆将脑袋靠在墙壁上,这是他仅剩的力气了,他挣扎着问,

    “我会去英灵殿,对吧?”

    加文森特点了点头,

    “嗯,你会去的!我发誓!那里需要你这样的勇士!”

    “好...好,彩虹桥在我眼前张开...我看到它了...这太好了,终于...终于能知道答案了...来,送我一程!”

    伊米隆歪着脑袋,看着沉默的加文森特,他的脸上咧开了一个笑容,

    “看在我给你小时候带来那么多故事的份上...送我一程!我等不及了...”

    加文森特深吸了一口气,他举起了手里的战斧,而伊米隆闭上了眼睛,嘴角涌动着一抹异常平和的笑容,

    “安格博达写给我的歌,你会唱吗?”

    “北方神话?”

    “嗯,唱吧,让我在挚爱人的歌声里去远方...唱吧。”

    于是加文森特清了清嗓子,用低沉的声音唱起了维库人部落里流传的曲子,然后举起战斧,偏过脑袋,猛然斩落。

    “战火染不红你蓝色的眼睛,

    风迎面而来像冰,

    我们逃出森林,

    那山谷的回音让痛苦变轻,

    我耹听遥远的国王史诗,

    尘封的战场被人唤醒,

    那回忆被遗落在北方的故乡,

    我们下船,找寻靠近的神话记忆...一路走好,我在英灵殿等你!”

    -------------------------------------------------------------------------------------

    狄克并不知道伊米隆的战死,实际上,就算知道了他也不会在意,那毕竟只是个凡人,再勇猛,再可惜,那都是个凡人。

    对于他现在正在进行的事情来说,这件事完全没有太过重大的意义可言。

    此时他正行走在冰冠冰川的大地上。

    手持繁叶之影,以光线扭曲的形态,悄然无踪的在亡灵的国度里漫游,如果他晋入更高层次,没准他还可以大摇大摆的走进来和阿尔萨斯干一架,但现在的他,也许能保证自己不会死,但这种根本伤不到阿尔萨斯根基的事情,做起来简直毫无意义。

    他此行前来,是为了寻找埋藏在冰川之下的秘密,那个被阿尔萨斯亲口透露给他的秘密。

    狄克并非不知道自己这一次行动的风险,一旦被阿尔萨斯察觉到,甚至会影响到破冰的进行,但他不得不这么做。

    在龙骨荒野的战场上,如今的巫妖王阿尔萨斯曾告诉他,他已经知晓了狄克和曾经的阿尔萨斯的约定,那个关于狄克让阿尔萨斯藏起来,等待他的救援的约定。

    而且巫妖王说过,他已经将阿尔萨斯的灵魂剥离了,关于这点,狄克不太相信的,因为不管是黑暗面还是善良面,双面一体,伴随着他本人对于灵魂的理解越发深刻,他能判定,那只是巫妖王心口胡诌的话。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阿尔萨斯的善良,那被隐藏在黑暗背面的那一面…确实已经被藏起来的。

    至于他被藏在哪里?

    圣骑士弯下腰,带着手甲的手在冰冷荒芜的地面上抹了抹,感谢从前的记忆,他大概能知道那囚笼的位置。

    如果不出所料,应该就在脚下这冰川之下…更深层,更黑暗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