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9.米斯希尔萨?阿奈尔

19.米斯希尔萨?阿奈尔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冰冠冰川并非一块实质性的大冰川…呃,这么说也不对,没准在它刚刚出现的时候,它确实是一整块,但在这么久远的时间推移之后,它的内部也出现了某些无人知晓的秘密改变。

    知道这些秘密的家伙,整个世界上加起来都不会超过5个人,狄克就是其中之一,不过他的知识并非来源于严酷而疯狂的冒险,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越长,参与到大事件里的次数越多,狄克越发现,自己脑海里的那些知识,才是他最宝贵的财富。

    行走在被阿尔萨斯时刻关注的冰冠冰川上,他不能使用任何力量,因为那样会被巫妖王注意到,他只能默默前行,不过得益于此时已经无尽强大的身体,他的速度并不慢。

    很快,他就悄悄靠近了冰冠堡垒,但那里,并不是他的目的地,而是在堡垒正前方的冰层…那里有一个不起眼的地陷,内部的蓝色冰块透在大地之外,还有那一抹深邃的黑暗…代表着这地方似乎通向无尽的深渊。

    狄克站在这地陷之外,他抬起头,看着冰冠堡垒高耸入天空的黑色尖塔,他摇了摇头,

    “你以为你藏得万无一失…很可惜,你遇到了我。”

    他低声说了一句,然后左右看了看,周围满是毫无理智的行尸以及骷髅,这地方什么都缺,唯独不缺少这些见鬼的东西。

    圣骑士上前一步,在光线扭曲的情况下,一步踏入了那仅仅能允许一个人进入的地陷里,他的身体在飞速下坠,周围的温度越来越低,显然是已经靠近了冰冠冰川的最深处,还有那弥漫起来的黑暗,甚至是比黑暗更深沉的一些东西。

    狄克的左手开始变得温热起来,这证明了这里还存在着其他更危险的东西。

    温度变得更加阴沉,但从地下吹来的风,代表着他距离这似乎深不可测的洞穴的最底层更近了,在听到地下河的哗哗作响之后,狄克的双手猛地探出,死死的扣在周围坚固的冰层里,他的身体也在这一刻停下了急速的下坠,这种足以让凡人骨骼完全断裂的动作,在圣骑士看来,仅仅是一次微不足道的尝试。

    他的身体在黑暗中转了几下,然后跃到了黑暗里的冰层上。

    周围的黑暗在他看来,几乎和白昼没有区别,很快,他就注意到了远方黑暗中,那一抹让人震惊的建筑,像极了泰坦造物的风格,但雄伟的大半建筑,都被厚重的冰块,冰封在寒冰当中。

    而且在那些尚未封冻的地方,能看到一些熟悉的家伙正在巡逻。

    无面者!归属于古神血肉和意志的延伸,即便是在冰冠冰川,这片荒芜之地的最下方,尤格萨隆的力量依然存在…实际上,狄克最少知道尤格萨隆在这见鬼的地方有两个“传教点”。

    是的,这也是狄克曾担忧千喉之魔和巫妖王勾结在一起的原因,因为他的触角,早已经伸到了这片黑暗王国里,最少有三个高阶无面者在暗地里计划着什么,其中一个就在狄克眼前不远处的大殿里。

    阿尔萨斯也许知道这一切,也许不知道,但他没有对此做出应对。

    这里叫纳扎纳克,古神语里“遗忘深渊”的意思,这些知识存在于狄克的脑海里,他只是稍微看了一会,就收回了眼光,那些无面者很棘手,但不是他的目标,最少现在不是。

    圣骑士转过身,朝着大殿另一侧的黑暗中快步走去,他要在这里寻找一样东西,一样被巫妖王丢弃的东西。

    很快,在黑暗中,狄克找到了那样东西,就在冰冷的水底,在那泥沙之下,有那么一样东西,正在散发着冰冷的光芒,就像是一颗拳头大小的,被寒冰封冻起来的宝石,但它闪耀着比宝石更深沉,更阴冷的光芒。

    其内部包裹的是一颗心脏!

    一颗灰白色的,已经没有了血液,也不再跳动的心脏。

    圣骑士凝视着这东西,几秒钟之后,他伸出了手,但就在接触到那冰封心脏的前一刻,一个柔弱的,带着一丝胆怯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

    “你不该碰它的!”

    狄克的手猛然停在了空中,距离水面仅有不到一指的距离,他回过头,在黑暗中,他看到了那个说话的声音,那是一个孩子,一个躲在冰川后方,小心翼翼的探出脑袋,看着他的孩子。

    双眼里还有一丝畏惧和惊恐,狄克注意到了他身体的虚幻…那种不正常的虚幻,代表着一个事实,这个孩子,是个幽灵。

    他已经死了。

    “呋…”

    狄克吐出一口气,他站起身,转过身,看着那孩子,朝他招了招手,但那孩子却把自己的身体藏得更深,甚至连脑袋都收了回去,显然是拒绝和狄克做进一步的交流,圣骑士没办法,只能轻声问到,

    “你是谁?孩子,怎么会在这里?”

    沉默…直到几秒钟之后,那孩子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带着一丝儿童特有的胆怯

    “我…我叫米斯希尔萨?阿奈尔,我…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除了那些很丑很恶心的怪物之外,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人类,我看到你从上面落下来…你是故事里的盗宝者吗?为什么会来这?这里除了冰块之外,一无所有!”

    孩子就是孩子,尽管刚才还很怕,但这会就又对狄克的来历好奇起来,圣骑士咧开嘴笑了笑,他低声说,

    “我是个圣骑士,来自白银之手…你知道白银之手的,对不对?我猜,你还想加入白银之手,这是你的愿望,对吗?”

    “你怎么知道!”

    阿奈尔的声音变得惊奇了起来,这一次他勇敢了很多,从藏身的冰块之后走了出来,那是个只有7,8岁的孩子,穿着一件蓝色的小马甲,里面是白色的衬衣,还有条蓝色的裤子和小皮靴,最引人注目的是他的头发和眼睛。

    一头金发,以及一双海蓝色的眼睛,很漂亮的孩子。

    但狄克看到这孩子的相貌的时候,双眼最深处,却忍不住浮现出了一抹愧色,以及一抹低沉的伤感,但也只有几秒钟,当狄克再抬起头的时候,他脸上已经是一片笑容,他朝阿奈尔一伸手,一块白银之手的徽章就落在了阿奈尔的脚下,那孩子费力的将这徽章拿起,仔细看了看,然后走了过来。

    “我还以为你是坏人呢!但你真的不应该动那个东西,我亲眼看到他把它扔了,就扔在这里,他说他不需要那个东西,他说那东西只会让他变得软弱!”

    小孩子的幽灵将徽章还给了狄克,在接触到狄克身体里的圣光的时候,阿奈尔露出了一丝痛苦的表情,然后他飞快的藏起被灼伤的手指,惊恐的看着狄克,似乎生怕圣骑士看到他的异样。

    但狄克没有,他完全收敛了圣光,然后伸手在阿奈尔的头上拍了拍,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阿奈尔的异样,而是将话题转向了另一个方向,

    “你说他?他是谁?”

    阿奈尔似乎因为狄克的行动很高兴,他哼了一声,指着那颗心,然后张开双手,用很夸张的表情对狄克说,

    “是王子!不不不,他现在是国王了,这冰块之上的土地的国王!可威风了!但是就是不喜欢说话,还有对他的对手都很残忍,不过这颗心是王子还没成为国王的时候,就扔下来的。”

    说完,这孩子很骄傲的拍了拍胸口,“是我亲眼看着王子把他扔下来的。”

    狄克微微皱起了眉头,他看着阿奈尔,好奇的问,

    “王子是阿尔萨斯?”

    “是的!”

    阿奈尔点了点头,不过很快又摇头,“但你不能在这里直呼国王的名字!他们都叫他巫妖王,我也是这样叫的!不过他们都很笨,而且他们不喜欢和我玩,但没关系,我有他们都没有的宝贝!”

    阿奈尔说着说着就有些忧伤,狄克立刻意识到,阿奈尔说的是那些游荡在冰川之外的亡灵,但很快,他又高兴的拍了拍手,就像是对大人炫耀自己的小孩子,他指着那颗心对狄克说,

    “这就是我的宝贝,王子丢了它,就说明王子不需要它了,那它就是我的了,我得为王子保护好它,没准王子哪天就又需要了!”

    狄克点了点头,朝着阿奈尔笑了笑,然后又问到,

    “那你是怎么来这里的?你还记得你家在哪吗?”

    这个问题让阿奈尔挠了挠头,他以小孩特有的懵懂说到,

    “我忘了…不过我记得我应该有个老爸,他很严肃,白胡子,喜欢穿白色长袍,很有威严,但是对我很好…我应该还有个姐姐,她也对我很好,但是她喜欢的人离开了,所以她总是躲在房子里哭…我们家很大,有很多仆人…对了,我记得我家叫…洛丹…什么来着?我忘记了。”

    “洛丹伦!”

    狄克提醒到,阿奈尔立刻点了点头,

    “是的,就是这个名字,我们家就叫这个,没准是个庄园的名字,咦,你也知道洛丹伦,你去我家吗?”

    圣骑士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呃…实际上,我是你姐姐的…嗯,朋友,她一直在找你,她很担心你,这样吧,你先跟我离开这里,等到我和国王的战争结束之后,我就把你送回你姐姐那里,怎么样?”

    阿奈尔立刻露出了警惕的神色,他摇了摇头,后退了一步,

    “我不相信你!除非…除非你拿出你认识我姐姐的证据!”

    这下轮到狄克挠头了,几秒钟之后,他说,

    “你姐姐叫卡莉雅,对吗?”

    “呃,好像是这个名字,但我印象中很多人都知道,这个不算!”

    “你姐姐继承了你父亲的习惯,她喜欢穿白色的长袍,外出的时候,还喜欢戴面纱,她最喜欢的食物是鱼子酱和东达隆米尔的浆果,最喜欢的书是《老侏儒与海》!”

    “这些…我记不清楚了,不算!”

    “好吧,她喜欢的人叫普瑞斯托爵士!”

    “这个没错!但还不够!”

    “好吧!你这小混蛋…你姐姐胸口有个蝴蝶一样的胎记,腹部还有个小伤口,那是你小时候玩游戏的时候不小心刺伤的!这下够了吧?”

    “…够了是够了…但是我觉得,我是不是该叫你…姐夫?”

    “…闭嘴!安静的等我做完事情,然后跟我离开这个鬼地方!见鬼的米奈希尔!”

    几秒钟之后…

    “阿奈尔..”

    “嗯?什么事?狄克骑士,你需要帮忙吗?”

    “不…我只是想说,对不起,我来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