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1.卓顿海姆的挑战者

21.卓顿海姆的挑战者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如果非要说诺森德有什么土著生物的话,那么最具代表性的,应该是广泛分布于每一块区域里的维库人。

    在远古的时候,在伊米隆的时代更往前的年代里,他们几乎就是这片大陆上的统治者,不过伴随着时间流逝,就连他们的信仰,奥丁都失去了踪影,原本强大的维库人王国也因此四分五裂。

    不过这并不影响这些强大的生物在每一块区域里生存繁衍。

    就连冰冠冰川里也有强大的维库人氏族的存在,他们名为尤尔丁氏族,当巫妖王从大地之下,将那些早已经战死不知道多少年的尤尔丁勇士们复活的时候,这个强大的部族,也在生与死的漩涡中,最终投靠了阿尔萨斯。

    实际上,在这座遍布行尸和亡灵的大冰块上,尤尔丁氏族的死亡战士,才是最让人畏惧的存在,他们数目众多,他们力量强大,最重要的是,即便是从死亡中归来,这些维库人依然保留着自己好战嗜血的本性。

    这也许对巫妖王来说是个好消息,尤尔丁氏族将成为他的精锐军团,帮助他挡住一切冲入了冰冠冰川的对手,但对于其他人来说,这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坏消息了。

    一想到要和那些身高3米多,还被死亡能量加持的维库人作战,所有人都会感觉到头疼。

    复仇港,这座一直隐藏在无尽之海最北方的冰面上的一座小岛。

    这也是破冰的两个突入点之一,它的位置,是联军乃至整个文明世界的最高机密,唯有各个势力的统治者和联军的高层们知晓,甚至连那些在岛上活动的家伙们,都不知道。

    诅咒神教的探子遍布整个文明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这些甘愿在阿尔萨斯的王座面前俯首称臣的家伙们,根本没有一丝廉耻可言,但他们造成的危害,却远比那些正面战场的亡灵更大,更疯狂。

    在现在的东大陆,每天都有诅咒教徒被烧死在火刑柱上,但这根本不足以遏制他们的疯狂,双方的交战已经到了最紧要的关头,阿尔萨斯死了,他们也注定活不下去,为了活下去的权力,几乎所有人都疯狂了。

    “咔,咔”

    一身戎装的达利安坐在复仇港的码头上,用磨刀石不断的擦拭着“老大爷”的剑身,在他眼前,黑色的云层几乎就挂在头顶,幽白色的光芒从黑云的间隙中透露出来,更显得这片天空的诡异和阴沉。

    眼前的海面并不是一片碧波,而是苍白,一片厚重的苍白,这是一片被永久封冻的大海,荒芜和绝望化为不愿沉寂的风暴,在孤独的嚎叫中,将无法想象的低温笼罩在这冰封上,还有从天而降的落雪和冰雹,几乎一刻不停的在这天地里盘旋,这种极端的天气,就连阿尔萨斯的石像鬼们都无法进入这里侦查。

    这也造就了复仇港独特的环境,这里恶劣,这里疯狂,这里让人无法忍受,但这里足够隐蔽,这就够了!

    达利安的肩膀和脑袋上落满了雪花,就连他的眉毛和胡须都被冰霜冻住了,但他依然在沉默的打磨着自己的武器,然后时不时抬起头,看着天空,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就像是个一片白茫茫的场景里,一个孤独的守望者。

    年轻的战士眼睛上的那道伤痕给他带来的,是更冷漠的气质,尽管他本人是一个很好打交道的人。

    “呼!”

    又一阵致命的低温寒风吹来,达利安紧了紧自己的黑色大氅,就在这时候,一抹若隐若现的黑影在黑云之上快速前进,在幽白色的光芒中出现,然后又消失,笔直的穿越死亡的风雪,这个影子落入了达利安的视线,他放下了手里的磨刀石,然后从特质的腰带锁扣上取下一个兽皮制作的长管,将顶端的引线点燃,高举在空中。

    下一刻,一抹红色的火花冲上天空,在风雪里绽放出一团战旗一样的光芒,不到一秒的时间,那光芒就散开了。

    这是极其冒险的举动,但如果没有这种火光的指引,盘旋在冰冷天空之上的家伙,根本就不可能在这片冰封的海面上,发现复仇港的准确位置。

    几分钟之后,那抹黑色的影子如同黑色的闪电一样,从达利安头顶的黑云里窜了下来,仔细看去,才会发现,那赫然是一头巨龙,黑龙。

    黑龙的头顶上,还站着一个高大的维库人战士,他带着一个独特的角盔,那是维库人的头领们经常带的牛角战盔,但这个战盔的一只角,却被某种利器斩断了一部分,看上去多少有一丝诡异。

    那是达利安的熟人...一个他一直想要打倒的家伙。

    “这见鬼的天气!这见鬼的地方!”

    加文森特在距离地面还有十几米的地方的时候,就从黑龙头顶一跃而下,在他身后,那黑色的巨龙的身体在光芒中也逐渐显化,变成了一个一头黑发,面色冷漠,脖子上还带着一个特质的金属锁扣的人类女性,她蔑视的看了一眼达利安,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冷哼,就转身朝着复仇港被落雪堆满的城堡走了过去。

    “奥妮克希亚...”

    达利安的眉头挑了挑,他看着维库人,“她怎么会在这?”

    维库人战士摊开手,有些头疼的说,

    “要在不引起阿尔萨斯注意的情况下,穿过天空,那种高度只有巨龙能做到,她是我在龙眠神殿能找到的,唯一一头闲着的巨龙,安度因就把她暂时借给了我。”

    “好吧。”

    达利安并不在乎这些细枝末节,他抖了抖身体上的雪花,对加文森特招了招手,

    “跟我来,我们来说说你这一次要承担起来的东西。”

    维库人活动了一下拳头,将自己头顶上的断角头盔扶正,跟在达利安身后,他好奇的问,

    “怎么回事?听起来好像还有些别的东西?我接到的征招,上面只说是让我来打架的,而且是和维库人有关的事情。”

    达利安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走到码头边的一间房子边,推开门,来自房间内部的火盆让这里有了一丝温暖,两个人坐在桌子边,达利安从怀里取出了一卷兽皮,摊开,放在了加文森特的面前。

    “你听到的消息没有错,你的任务就是打架!但是需要一点点技巧!”

    “嗯?”

    加文森特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达利安,后者指着复仇港的正东方,对他说,

    “冰冠冰川的西部方向,被尤尔丁氏族把守着,他们依托他们的要塞城市巴拉加德和卓顿海姆对更西方的海面时刻进行着封锁,战力强大而且人数众多,复仇港的家伙们,包括我在内,我们只能进行突袭作战,但一旦遭受来自卓顿海姆的攻击,我们绝对没有办法在计划时间之内攻下暗影穹顶和奥多萨,那就意味着之前的所有准备都会付诸流水。”

    达利安扭过头,看着加文森特,“但卓顿海姆的维库人也不是没有缺点,他们在那座城市里有一个大型的竞技场,叫瓦拉哈斯比武大会,各族人都能参加,但却会被严密监视,只有你这样的维库人他们不会询问来历,最妙的是,在那竞技场上,任何十连胜的人都可以挑战尤尔丁领主,每一次挑战都会吸引众多的维库人前去观看…这就是你的任务。”

    战士加重了语气,

    “我们会在你身上安放定位石,它的作用是给舰队的炮击提供参数目标,最少1个小时的时间,你可以选择在战斗里拖住或者斩杀尤尔丁领主,斩断阿尔萨斯在冰冠冰川最西边的触手,而且你必须配合舰队攻击,让卓顿海姆乱成一团,给我们赢得攻下那两座黑暗卫城的时间!”

    “1个小时?…嗯,差不多够了,这听上去还不错,我喜欢竞技场…我什么时候出发?”

    达利安摸出自己的怀表,看了一眼,然后对加文森特说,

    “30分钟之后…我们一起出发!”

    听到时间这么紧,加文森特皱起了眉头,不过随后就又放松了下来,他拍了拍自己的肚子,

    “那快给我拿点吃的来,还有酒…我得吃饱喝足,才有力气做个挑战者…嗯,做个屠杀者。”

    就在加文森特在复仇港的港口大吃大喝的时候,在回音谷和风暴峭壁交接的地方,那一条深邃的隧道里,密密麻麻的矮人士兵正按照队形,一个小队一个小队的准备进入最后的预留阵地。

    穆拉丁一手握着战锤,另一只手里提着战斧,他穿着坚硬的战甲,头顶上还套着一个钢盔,站在他身边的范达尔不停的抽着烟,背后背着一把重斧,而安格弗则提着一把和他身高差不多的重剑,正在不远处不断的来回走,显然有些焦躁。

    矮人亲王靠在墙上闭目养神,耳朵里全是矮人士兵们盔甲撞击的声音,他在等待,等待着即将开始的血与火。

    范达尔抬起手里的怀表,借着隧道里的灯光瞅了一眼,低声说,

    “还有1小时27分钟…安加萨那边应该已经开始了吧。”

    穆拉丁的眼睛没有睁开,他就像是睡着了一样,他深吸了一口气,

    “是啊,正面战场十几万人为我们拖延时间…这责任,有些重大了。”

    “我打了一辈子仗,却唯独这次让我压力很大,你能理解吗?范达尔…如果我们输了,如果我们没能达到既定的目标,从而影响了整个战局,那我们就是…罪人了。”

    听到穆拉丁低沉的声音,范达尔握着烟斗的手猛然握紧了,而走到旁边的安格弗也有些目瞪口呆,大战即将开始,主帅却是这样的反应,这确实让人有些不怎么放心。

    不过下一刻,穆拉丁的眼睛就睁开了,这老矮人的眼神从未有现在这么明亮过,他看着前方封闭的洞穴大门,他缓缓吐出一口气,

    “但即便如此,我还是来了…我冒着可能成为世界罪人的风险到这里,可不是为了寻求失败的!”

    “5年前,我差点被阿尔萨斯杀死在那片雪原的…所以,今天我来了,我要告诉阿尔萨斯,当年他砍我的那一剑,现在是时候还回来了!”

    “这场战争,对我而言…仅此而已!”

    “呋…我从地狱里爬回来了,现在,我要把那杂碎送入地狱,你们,愿意跟我一起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