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8.歧途兄弟·达利安和雷诺

28.歧途兄弟·达利安和雷诺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黑暗的冰雪没有温度,就像是仇恨的焦土没有希望,它只会冰冷的缠绕在每一个身陷黑暗中的倒霉蛋的脖子上,用滑腻腻的恐惧提醒他,他进入了一个不该来的地方。

    “铿”

    愤怒之刃第七次和血红色的符文重斧砍在一起,两把重武器在接触的片刻,就又分开,交战的双方带着鲜血般的火焰怒气,和风暴一样的黑暗能量交错而过,拼命的将武器砍在对方的身上,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

    这是在黑暗穹顶外围的冰原上,雷诺也许肩负着守卫这座卫城的责任,但在现在这一刻,在看到了达利安之后,他便放弃了那份重任,就连阿尔萨斯在精神世界里的咆哮而充耳不闻,任由失去指挥的亡灵们,被斯温和那些勇敢的年轻人肆意的冲散,砍杀。

    也许…他从未在乎过。

    达利安一脚踹在试图突袭他的精锐食尸鬼的身体上,将那恶心的黑暗造物的大半个脑袋都踢碎了,英雄战士的一举一动都带着疯狂的破坏力,肉体强度不到一定层次,面对这样的对手,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从黑暗的天空中洒下的冰冷雪花,也在这一击的气势里,被倒卷着冲入周围的空气中,实际上,在英雄阶的双方完全释放了自己的力量之后,来自天空和地面的寒风落雪,早已经无法再介入这场疯狂的战斗里。

    两个人的目的从一开始就很明确,杀了对方…或者被对方杀死。

    而在他对面,雷诺胸前的覆冰盔甲上,也多出了一条粉碎和撕裂的伤痕,但死亡主宰了他的身体,给了他不该有的恢复力,所以在两个人重新凝望彼此的时候,他胸口上的伤痕已经被黑色的雾气包裹,源自霜之哀伤的死亡力量快速修补着那已死的躯体的裂痕。

    “我们身体里流着一样的血…雷诺。”

    达利安深吸了一口气,他双手握住了手里不断嗡鸣的血色重剑,他的左臂上有一道盘旋的黑色伤口,仅仅是一分钟不到,那伤口就已经开始溃烂,在高阶战士的身体压制下,它还没有扩散开,而他的盔甲,那坚固的盔甲,也已经在之前毫不手软的碰撞中,被腐蚀的不像样子了,犬牙交错的黑色灼痕,代表着这战斗进行的频率。

    他看着对面那个已经陌生许多的家伙,看到了他脸上那一抹阴毒的笑容,还有那愤恨,达利安不知道这愤恨来源于何处,最少在他的记忆里,这个世界从未亏欠过雷诺任何东西。

    他为何愤怒?又为何怨恨?

    “那又怎么样?你又想对我说教吗?我的弟弟!”

    相比达利安的冷静,死亡使者·雷诺更近乎于在用一种发泄式的方法,将自己的力量毫无保留的宣泄出来。

    他手里的战斧在空中旋转过一道混杂着黑色和血光的痕迹,斜斜的指向对面的达利安,他的声音嘶哑而轻狂,就像是…那具躯壳之下的灵魂已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完全陌生的灵魂,实在是让人喜欢不起来。

    “你们放弃了我,你们背叛了我…现在,我找到新的力量了,我会摧毁你们珍爱的一切,那个该死的世界,我会摧毁它…就像我即将杀死你一样!”

    达利安摇了摇头,他的回答就如同他手里的剑一样,毫不退缩,战士的身影在雷诺的视界里化为一抹跳动的红色影子,如闪电一样窜到了他的身前,但雷诺也不再是之前的他了。

    他没有选择对抗。

    “砰”

    势若奔雷的斩击在死亡骑士身前出现的冰墙上留下了一道撕裂的痕迹,让那刚刚出现的厚重冰墙,以一种破碎般的方式,朝着四面八方碎开,但这给死亡骑士赢得了那一刻时间,以及反击的机会。

    “我是挥舞死亡的使者!我是雷诺·死亡使者!见证你的死亡吧!混蛋!”

    当两个人的视线再度接触的时候,带着狞笑的雷诺双手中的重斧,萦绕着鲜红色的血腥光芒,以一种开天辟地的气势,朝着达利安当头斩下,腐蚀的能量缠绕在他的身体上,扭曲的表情在他脸上凸显,让他看上去就像是一头真正的怪物。

    这一击撕破了空气,带起的气势撞在达利安的脸上,甚至有了生疼的感觉,但战士面对那即将斩破身体的利刃,他的反应淡然,甚至有一丝无法相信的冷漠,就好像是,他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的生死一样。

    这显然不是正常的…这是高阶武技·致命平静!

    在强行屏除了其他所有情绪的干扰之后,达利安的内心进入了无法想象的绝对冷酷,他反复计算着那战斧落下的轨迹,最终在战斧加身的前一刻,左手上腾起的赤红色怒气在原本的基础上又一次爆开,就像是完全包裹着拳头的重锤一样,精准的敲在了符文战斧的斧刃上,让那战斧落下的角落偏移了一丝。

    完全躲开了致命部队,而他的另一只手在这一刻放开剑柄,任由愤怒之刃落入积雪当中,然后握紧了拳头,将剩下的力量完全灌入了那重拳当中,从下方冲天而起。

    “噗”

    “砰”

    利刃撕开鲜血怒气,重拳砸在雷诺的下巴,兄弟两人在各自的攻击之下,朝着天空和大地分开,雷诺在这一击冲天炮式的打击里,整个身体都就在这一刻笔直的离开了地面,狼狈的向后翻滚了出去,而达利安更惨一些,避开了致命处不代表不受伤害,实际上,当他翻滚出去的时候,灼热的鲜血已经在冰冷的雪原上,留下了一条触目惊心鲜血之路。

    “咳咳…你玷污了身体里的血,雷诺,我会终结这个错误的,就在这里,就在今天!”

    达利安拄着愤怒之刃从地面上站起,他那锈迹斑斑的盔甲最终被完全划开,从脖子到腹部,一条血肉横翻的伤口,最严重的胸口甚至能看到一抹血肉相连的白骨。

    这几乎已经是真正的致命伤了。

    但从达利安的眼神里,却看不到畏惧和退缩,他是真正的战士了,他已经学会了忍受痛苦,适应痛苦,甚至是享受痛苦,这刺入骨髓的伤痛,只能让他变得更狂野,手臂上的血滴在坠落到空中的时候就被身体里的怒气点燃,那达利安身体周围腾起的怒火更加鲜红,就像是真正的鲜血在燃烧,甚至扭曲了空气。

    真正的燃血而战!

    雷诺没有回答,实际上他也无法回答,达利安的那一拳打碎了他的下巴,让那张枯瘦的脸都变得更扭曲,所以他选择了更直接的回答方式,手中的战斧倒退在身后,视若奔牛一样冲向了达利安,在冲锋尽头,他眼中光芒一闪,隐藏在身后的左手猛然探出,暗红色的死亡能量从达利安脚下的冻土里窜了出来,像是蛇一样缠绕在了他的脖子上。

    那暗红色的能量在雷诺的操纵下形成了鬼爪,将达利安举起到了空中。

    死亡战技·窒息之握!

    但就连雷诺也不指望这一招能困住达利安多久,他需要的只是一个机会,在达利安的重剑斩碎缠绕在身体上的窒息鬼爪的时候,雷诺的重斧再一次呼啸着撞在了他的利剑上,而雷诺的另一只手里凝聚出雪白色的能量刀刃,就像是匕首一样,刺向达利安的腹部。

    战士一拳轰出,将那雪白色的能量匕首杂碎,又去势不减的冲向雷诺的胸口最后被死亡骑士的冰冷左手抓住了不断前冲的手臂,下一刻,雷诺的胸口出现了一个明显的吸气动作,伴随着他双眼里闪耀着邪恶的笑意,完全由冰霜组成的冰龙脑袋出现在了他的头顶上方。

    “轰”

    极寒的冰霜之流从那冰龙张开的嘴巴里喷了出来,几乎是当头将达利安一切躲闪的空间全部封锁,只是接触的瞬间,那极度严寒的吐息,就在达利安身体表面,覆盖了一层厚重的冰霜。

    雷诺胜券在握,霜之哀伤给予他的黑暗能量简直无穷无尽,他看着逐渐被封冻起来的达利安,甚至有时间扭头看了看暗影穹顶,那座卫城似乎已经被完全攻陷了,但没什么关系,只要干掉了达利安…他有的是时间去重新点亮那魔力符文。

    无所谓的,只要干掉了达利安!干掉这个几乎毁掉了他前半生的混蛋,一切都值得了!

    “够了!”

    “砰”

    肉眼可见的声浪在达利安的一声怒吼中,将眼前持续流转的寒冰吐息完全击碎,连带着战士身体上厚重的冰块,都被震得碎裂,在这种几乎是面对面的战斗力,战吼的威力被发挥到了极致。

    雷诺的眼前一懵,他头顶的冰龙就被达利安挥起的长剑,一击斩碎,已经被压制下来的愤怒,在这一刻又完全腾起,并不如之前那么狂放,显然是因为达利安也在这漫长的战斗之后虚弱到了极点。

    但下一刻,伴随着雷诺感知的恢复,他下意识的在手中凝聚出一把冰锥,向前穿刺,那是洞穿了身体的微微阻碍,然后他看到了最后的光影,就是带着燃烧的火焰的长剑,摧枯拉朽的斩碎了身体周围的黑色护盾,然后在达利安冰冷的双眼之下,划过他的脖子。

    微凉,微冷…就像是记忆中,那一年在提瑞斯法林地落下的雪花…他带着怀特迈恩和达利安在圣光修道院的院子里尽情玩耍,泰兰有些害羞的躲在走廊里,他们的父亲正坐在不远处喝着茶…一切都那么美好。

    为什么…为什么会走到现在这一步呢?

    死亡并不能给带给他答案,在被黑暗吞噬的前一刻,达利安压抑着痛苦和一抹无法掩饰的悲伤的声音,传入他最后感知里。

    “雷诺,我的哥哥,我来…带你回家。”

    “回…回家!”

    下一刻,冰冷的黑暗将他彻底吞噬,达利安痛苦的倒在了地上,他的肺部被刺穿了,他将那扎进身体里的冰锥拔出来,远远的扔了出去,愤怒之刃被他丢在一边,他看着雪原上空最深沉的黑暗,冰冷的雪花从天而降,呼啸的寒风在他身体周围旋转,这是一片没有希望的大地,在不远处,躺着他的哥哥,被他亲手杀死,彻底杀死的亲生哥哥。

    他讨厌这里…他没有任何喜欢这里的理由…他现在只想回家…

    “那就回家!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