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9.突破!寇普雷萨

29.突破!寇普雷萨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当黑暗到最深处的时候,往往就是光明诞生的时候。

    当第一缕光刺穿黑幕,黑暗的时代终结了。

    狄克的身影如光芒的游龙一样,在满是亡灵的大地上穿过,他身后拖着庞大到极致的圣光,那灼热的,那疯狂的,燃烧一切的金色圣焰,将他所到之处的一切,都彻底点燃,留下了一条厚重的灰烬之路。

    暗影穹顶的主攻者是达利安,奥多萨的带领者是普拉格,莫德雷萨则由德莱尼守备官玛尔拉德负责,狄克的目标就是这最后一座黑暗卫城,寇普雷萨。

    不过和其他三座卫城不同的是,狄克没有援军,他只有一个人。

    一个人冲击一座城,听上去不可思议,不过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一切还似乎没有那么糟糕。

    人手很紧缺,尤其是在前方战场压力最大的现在,联军高层几乎把每一个能用的家伙都用到了极致,而且要保证打阿尔萨斯一个措手不及,对于四座黑暗卫城的攻击,必须保证同一时间开始,尽可能以最快的速度结束。

    突袭,时间最短,才是突袭的精髓。一旦某个环节出现了纰漏,阿尔萨斯反应过来,他只需要不到10分钟,就能拼上所有的底牌,将那些围攻卫城的年轻人彻底碾死。

    所以必须一环扣一环,现在看上去,整个突袭进行的非常顺利。

    如果不是风暴峭壁那边的战场无法抽离更多的人手,狄克甚至都打算带着魔古军团强攻安加萨,但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泰坦造物有自己的一套行事观,狄克固然可以强行命令他们加入凡人的战争,但却极有可能导致内部的分裂,尤其是对于阿扎达斯,海姆达尔,艾隆纳亚这样的高阶守护者们来说,他们甚至会选择抗命,在面对奥杜尔的威胁的情况下,这种强行命令显然是得不偿失的。

    不过重点还是在眼前,圣骑士双手握着逐风剑,身边的呼啸的神圣战锤在空中飞旋成一阵话里的金色风暴,将周围涌上来的死亡骑士和憎恶们统统逼退,然后又挥起长剑,一道金色的刀刃就像是空中亮起的锋芒一样,将身前20米之内的亡灵一扫而空,就像是割麦子的镰刀,快捷而致命。

    眼前的寇普雷萨卫城连接在黑暗的围墙中央,那顶端的锋利尖刺,让这座钢铁堡垒看上去就像是一头蛰伏在黑暗里的庞然巨兽,狰狞,阴暗,而又强横。

    不过和其他的卫城不一样,这座要塞与其说是防御设置,不如说是一座大门,联通冰冠冰川西南和南部区域的大门,一头15米高的巨型缝合怪物,手持重斧的守在那大门的中央,不允许任何人通过。

    那绝对是阿尔萨斯用风暴巨人的骸骨拼起来的最庞大的亡灵生物,移动缓慢,攻击却又无比致命,对于这样庞大的生物来说,它巨大的身体就是最强的防御,他用这头巨兽守在这里,比任何军队都用的多。

    现在,它是狄克的麻烦了。

    圣骑士不愿意耽误时间,他的身体化为雷光,在周围亡灵悍不畏死的扑过来之前,就消失在了原地,随后,一道金色的光柱冲入黑暗的云层当中,在那其中分裂,演化,最后在狄克的操纵下,以漫天光雨的形式从天空中砸了下来。

    灼热的雨滴就像是从天而降的天火,在和冰冠冰川的黑暗空气碰撞的那时候,在空中带起了明亮的火花,像极了一场华丽的流星雨从天而降,拖着金色的尾巴,砸在地面上,将那些冲过来的亡灵毁灭的同时,在大地上激起了一阵阵冻土的风暴。

    而在这辉煌的光雨之中,狄克的身影则如同金色的战天使一样,同样拖着狭长的尾炎,合身砸向了那头固守在寇普雷萨大门外的构造亡灵,他穿着自己铸造的银色盔甲,右手里倒拖着的逐风剑上跳动着雷霆和金色的光刃,他面前的亡灵巨人也感受到了危险的到来,它咆哮着举起黑色的重斧,仅仅是那斧头,就有3米多长。

    它开始移动,每一步都会在地面上带起地震一样的震动,如果这生物真的出现在战场上,狄克无法相信,需要多少普通士兵的性命,才能换回这家伙的灭亡,它太庞大了,仅仅是这一点,就足以让它成为真正的生命杀手。

    “轰”

    狄克的左手并称双指,狠狠向下一划,巨型的圣光之刃从天而降,朝着那奔过来的亡灵巨兽当头砍下,那家伙将手里的战斧举起,将灼热的光刃挡在头顶,但下一秒,空中的圣骑士就双手握住了逐风剑,在空中划过了一道完美的圆弧,剑刃上燃烧的圣光再次化作光剑横斩了出去。

    它无法防御这一击,只能任由灼热的光刃切入它的身体,腰部的三分之一都在这一击之下被泯灭,燃烧的圣焰附着在它的伤口上,那种针对性的能量对抗着他身体周围涌动的黑暗,在空中激起了一团团耀眼的光芒。

    它的动作迟缓,面对狄克这样灵活的对手,简直就像是遇上了天敌。

    圣骑士不打算和他再纠缠下去了,他的身影一闪,手中的逐风剑砍入这怪物的左臂,在鼓动起身体里圣光之后,更灼热的圣刃在骨骼断裂的声响里,擦过了这怪兽的手臂,将它持斧的左臂彻底卸了下来。

    那怪兽甚至因此失去了平衡,但下一刻,狄克的身影出现在寇普雷萨的黑暗城墙之上,他右手拄着逐风剑,左手张开,金色的闪雷在其中不断交错,拉长,最终形成了一道雷光四溢的金色长枪。

    这是他在托里姆的攻击里学会的,那个同样掌握着雷霆之力的守护者,经常会使用这样的雷电长枪进行远程攻击,狄克也打算学一学。

    他的手臂向后举起,身体微微后仰,双眼眯起,下一刻,绷紧的身体猛然弹开,手里圣光长枪就在雷光四溢当中,刺过空气,呼啸着飞出,一秒之后,那刚刚直起身体的亡灵巨兽的脑袋就在金色的闪雷飞舞中,彻底爆开。

    它呜咽了一声,发出了最后的悲鸣,然后如一座小山一样,无力的栽倒了下去,在黑暗的地面上,砸出了一阵飞扬的尘土。

    “不错的一击!这招叫什么?”

    一个放佛被寒冰封冻的声音在狄克身后,通往寇普雷萨最深处的通道入口里响起,狄克回过头,看到了那个背负着墨绿色披风的矮个子人影从黑暗里走出来,他的手里提着一把冰蓝色的战锤,厚重的寒霜覆盖在他的盔甲和他的胡子上,让他看上去就像是个真正的战争堡垒。

    他毫无感情的双眸看着眼前的圣骑士,就像是看着一个陌生人,

    “我从未想过,狄克,有一天我们会以这种形式,在这个该死的地方相遇…我们分跨在死亡的两侧,我知道你想要做什么,但你得先打倒我,我的弟子!”

    狄克的左手微微一动,逐风剑在手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那一把银光四溢的战锤,充斥着圣光的水晶锤面上,照应着狄克的脸,和那双有一丝怀念的眼神,

    “库尔塔兹先生,我从未忘记过,当年在十字军堡垒里,你教我使用战锤的场面,我从未忘记过我们一起对抗亡灵的场景,我的导师,我很抱歉在你身上发生的一切,我可以保证,从今往后,你不会再遭受这种不该承受的痛苦了。”

    狄克手里的战锤轻轻滑下,下一刻,劈天盖地的圣焰在他背后窜起,还有那金色的光雨,圣歌飘扬,圣骑士抬起的目光里满是坚定,

    “我会让你解脱…给你真正的自由!”

    “呵呵…我等这一天已经太久了,来,狄克,我最骄傲的弟子,来让我看看,你的武技走到了哪一步?”

    库尔塔兹伸出手,将自己的墨绿色披风向外一丢,双手握住了点点符文亮起的战锤,黑暗死亡的能量在他背后腾起,席卷着漫天的雪花,将整个寇普雷萨城墙之上的积雪一扫而空。

    比黑暗更浓重的黑暗,比光明更光明的光影,两个即将开始生死大战的对手,偏偏又像是比武场里即将开始比武的双方,双手握住战锤,放在身前,目光交汇,一道冰冷,一道坚定。

    寒冷的冰风夹裹着飞舞的雪花从天空吹过,将两个人战甲之外的衣袍轻轻吹起,两个人点头示意,就像是5年前在十字军堡垒的演武场上。

    但已经不再是弟子和导师,而是对手,光明和黑暗,生命和死亡。

    从未如此清晰,从未如此残酷。

    礼节做完,下一刻,两个人脚下的钢铁大地同时崩碎,在黑暗的嚎叫和圣歌的吟唱当中,两把战锤撞击在一起,一黑一白,将那冰冷的寒风和落雪彻底吹散。

    战锤这种武器,除非是已经走到了武技的巅峰,否则永远都不可能变得轻灵起来,双方只是不断的碰撞,格挡,再碰撞,砸击,能量对冲,气势越来越猛烈,两个人就像是约好了一样,几乎同时放弃了防御,以最凶猛的姿态朝着对方进攻。

    金色的火焰和黑色的冰花不断的向着四面八方吹袭,在这力量和力量的对抗里,库尔塔兹感觉到了越来越沉重的压力,他看着狄克,那个圣骑士,那个5年前出现在北疆战场上的圣骑士。

    就像是一颗划过天空的流星,彻底的照亮了周围的黑暗,而且这还只是传奇史诗的开始,库尔塔兹知道,他相信,眼前这个圣骑士会终结这黑暗的悲伤岁月,将过去和现在,统统带入一个未知的未来。

    可惜,他…看不到了。

    “砰”

    库尔塔兹的战锤破开狄克的神圣壁垒的那一刻,正义之火也印在了库尔塔兹的心口,黑暗的能量被击溃了一瞬,而在这一瞬之间,熊熊燃烧的圣光之潮从狄克背后席卷而来,将库尔塔兹彻底淹没。

    老矮人没有挣扎,甚至主动停下了进攻,他将战锤拄在身前,就像是一尊雕塑,似乎是根本感觉不到周围舔舐着身体的金色烈焰,他的头发在燃烧,他的胡子在燃烧,他的灵魂在燃烧。

    他看着狄克,看着站在那里为他祈祷的狄克,轻轻的挥了挥手,就像当年在南海镇送狄克远征海加尔山那样。

    “我要走了…去矮人的天堂,或者是继续回到那个阴冷的地狱,结束这一切吧,狄克,我相信你能做到…勇敢的走下去,把自己烧成一团熊熊燃烧的,永不熄灭的烈火,照亮这个世界前进的黑暗。”

    “好想再喝一口雷霆麦酒啊…好想再回去塞尔萨玛的酒馆…那记忆里的家乡,那记忆里的歌谣…我…回家了…”

    狄克孤单的站在原地,看着这个曾经热情的邀请自己喝酒,又教自己武技的老矮人在金色的烈焰里彻底消散,他半跪在地上,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罐子,将库尔塔兹的骨灰倒入其中,小心翼翼的装回了储物指环里。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头也不回的化为雷光,消散在了这个黑暗的地方,然后就是一道更明亮的太阳长枪刺过黑暗,刺入了寇普雷萨的黑暗大厅里,灼热的金色圣焰,疯狂跳动的雷霆闪电,这一刻,在狄克无法压抑的愤怒当中,将这黑暗的堡垒彻底毁掉。

    钢铁融化,黑暗消散…这也许是开始,但更像是结束的序曲响起的钟声。

    为天灾而鸣的丧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