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34.灵魂熔炉·最后一道防线

34.灵魂熔炉·最后一道防线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阿莱克斯塔萨站在龙眠神殿的顶层,这雍容华贵的女王的左手靠在废墟一样的石柱上,这是被阿尔萨斯和辛达苟萨上次的突袭破坏的高塔顶层,她绽放着星光的双眼放佛能穿透空间和时间,她看着黑暗的冰冠冰川,似乎听到了那一声最后的,绝望的,充满了凶狠和阴毒的龙吼声。

    龙骨荒野的落雪在这一刻突兀的厚重了很多,似乎也在为这一声龙吼做一个悲伤的注脚。

    女王闭上了眼睛,就在刚才,她见证了同时代的一位生命坎坷的同胞的最后陨落。

    “辛达苟萨死了!她死在了5个凡人手里…”

    生命缚誓者的声音传遍了高塔顶层,那声音让正在忙碌着准备一样东西的玛里苟斯手里的活计停了一下,但随后,蓝龙之王就继续开始了操纵法力线的编制。

    女王有些诧异的回过头,她看着自己的兄弟,那记忆中最狂躁的玛里苟斯,此时就像是中了沉默术一样沉默,他背对着阿莱克斯塔萨,不停的用手指缠绕着空气中的魔力线,让它一点一点的缠绕,一点一点的积累。

    这世界上最狂暴的魔力,在玛里苟斯手中,就像是最温和的线团,任由他改变着形状。

    几秒钟之后,女王的声音再次响起,

    “如果你想为辛达苟萨复仇,去吧,玛里苟斯,没人会怪你…”

    “不”

    老蓝龙冷漠的吐出了一个字,然后摇了摇头,“我的妻子在一万年前就死了…那个生物只是个可悲的剪影,阿尔萨斯也只是个迷失于命运里的可悲者,我…我应该放下仇恨,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我已经浪费了一万年,我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够了!我的兄弟!”

    阿莱克萨塔斯的左手放在了玛里苟斯的肩膀上,老蓝龙的身体在微微颤抖,显然,他不如他表面上看上去那么平静,

    “我们是亲人,你的愤怒和悲伤瞒不过我…去吧,不要把愤怒压抑在心里。”

    红龙女王闭上眼睛,声音低沉的就像是一个真正的姐姐,“我们马上就要开始新的战争,马上就要面对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心灵控制者,在那之前,你必须清空你所有的负面情绪…阿尔萨斯伤害了你,去复仇吧,这一次,我们站在你这边!”

    玛里苟斯沉默了,但片刻之后,他又重新开始编制手里的魔力,

    “不…还不到时候…阿尔萨斯会看到我的愤怒的…还不到时候。”

    另一边,就在狄克带着圣骑士和死亡骑士们冲入冰冠堡垒的同时,在冰冠堡垒的西方城墙的二层黑色铁塔的边缘,一行人也在急匆匆的奔赴自己的战场。

    侏儒术士普拉格是他们的带路者,他骑在自己的愤怒卫士恶魔的肩膀上,不断按照手里的光团的指引,在这黑暗的,犹如迷宫一样的地方,在一座根本没有前路的黑暗铁壁之前寻找着什么。

    在他身后,是肩膀上飞舞着金色凤凰,身穿赤红色法袍的凯尔萨斯,手持原初之流的吉安娜,背负着龙之召唤和A.L.的的莉亚德琳,提着一根古怪的羊头法杖的罗宁,以及背着守护者之杖的卡德加。

    一水的顶级法师。

    这些艾泽拉斯对于魔法最有研究的法师们聚集在一起,自然也不是来观光的,一切都来源于普拉格带回的消息。

    关于霜之哀伤联系在一起的,收拢着无尽残魂的邪恶之地,阿尔萨斯隐藏最深的秘密堡垒,他的力量之源-灵魂熔炉!

    “给我点时间,我就快要找到它了!”

    其在恶魔肩膀上的普拉格擦了擦脸上的汗水,他手里的光团是取自自己那位老朋友的一部分灵魂和记忆,在事权从急的情况下,普拉格也不得不做起了这看上去就有够邪恶的勾当。

    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足够的耐心,逐日者之王的眉头向上一挑,他的左手有些不耐烦的摩挲了一下手里的逐日者之傲的剑柄,这种姿态不像是凯尔萨斯会有的姿态,能让这位总是极其理智的统治者如此焦躁,必然是一件真正的大事。

    “我放弃了对阿尔萨斯复仇的机会…可不是看你在这里耍宝的,术士!”

    2分钟之后,逐日者之王彻底失去了耐心,他冰冷的声音让普拉格忍不住捏了捏手里的灵魂团,大概是用力过猛,那灵魂在他手心里飘然飞散,普拉格的眼睛都瞪大了,但是在下一刻,那紫色的灵魂却没有立刻消散,而是在某种力量的牵引下,渗入了众人左侧那紧紧闭合,毫无缝隙的萨隆邪铁墙壁里。

    这下,所有人都知道该怎么做了。

    “啊!在那里…我就说…我就知道…怪不得那家伙说只有自己的灵魂才能打开那扇门!原来是这样!我们要顺着他灵魂回归灵魂熔炉的方向走!我真是…太愚笨了!”

    普拉格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就要上前去寻找那大门,结果已经不愿意浪费时间的凯尔萨斯猛地上前两步,左手贴在了那墙壁上,他眉头一皱,对众人说,

    “后面有诡异的空间,都退后,我来炸开它!”

    说着手里就出现了一团恐怖的熔岩火球,但下一刻,却又被卡德加阻止了,这个老成持重的法师大声说,

    “冷静一下,太阳王,这样蛮横的破坏它,可能会有危险!”

    “危险?”

    已经彻底失去了冷静的凯尔萨斯猛然回过头,那俊美的双眼里,流淌出的是一抹危险的疯狂,很显然,这堵墙之后,有某种让他无法容忍的东西的存在,他对那东西的恨意,甚至超过了阿尔萨斯!

    “我跨过了千万里的距离,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这一刻!达尔坎那个险些毁掉我的国家,害死了我的父亲,差点毁掉我的一切的混蛋就在这堵墙后面…为了杀死他,我不在乎任何危险!”

    “轰”

    凯尔萨斯的话音刚落,两团旋转着飞出的,丝毫不比他手里的熔岩火球差上多少的大火球正面砸在了他身边的钢铁墙壁上,灼热的温度,将那钢铁彻底融化开了一个能允许一人通过的通道,那通道边缘还有快速降温的,呈液体状滴下的钢铁汁水。

    提着羊头法杖的罗宁一脸冷漠的走上前,在走到凯尔萨斯身边的时候,他对太阳王说,

    “真巧…为了这后面的存在,达拉然也不惜任何危险。”

    罗宁低头进入了那隧道里,然后是同样冷着脸的吉安娜,莉亚德琳,最后是凯尔萨斯,一脸莫名其妙的卡德加在进入通道之前,拉着术士普拉格低声问到,

    “这堵墙后面有什么?为什么这些最优秀的法师跟疯了一样?”

    普拉格看了卡德加一眼,这位大法师这些年都待在德拉诺世界,对于艾泽拉斯发生的一切并不熟悉,不过本着多一个朋友还是好的原则,市侩的术士便为他详细解释到,

    “达尔坎是勾结恶魔入侵了银月城的精灵叛徒,我听说以原本奎尔萨拉斯的防御,亡灵是不太可能攻陷那座城市的额,但达尔坎在城市里引来了恶魔,导致银月城现在还是一片废墟,大量的恶魔在那里盘踞着,太阳王的父亲也是因此而死在了阿尔萨斯的剑下…所以对太阳王来说,达尔坎是比阿尔萨斯更可恨的家伙,他追逐复仇情有可原,呃…实际上他正常的时候,是个慷慨而睿智的统治者,我很愿意和他打交道。”

    “那罗宁和吉安娜呢?我看他们最近一直都不怎么高兴的样子。”

    听到卡德加的询问,普拉格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他一边在黑暗的隧道里行走,一边问卡德加,

    “你不是也是出身达拉然的大法师吗?难道你都不知道达拉然和阿尔萨斯的恩恩怨怨吗?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才对!”

    “呃…我和他们稍有些…间隙吧,而且也是开战前才回到达拉然的,达拉然被阿尔萨斯攻陷我知道,但罗宁不是个会因为仇恨而失去理智的人,我几乎是和他一起长大的,我知道这一点!”

    “那是因为你不知道最新消息!”

    普拉格有些抓狂的指着眼前这个糊涂蛋,大声说,“阿尔萨斯复活了战死的安东尼达斯大师,把他的灵魂奴役了!现在你明白罗宁先生和吉安娜殿下的愤怒来源于何处了吗?”

    “啊!这个该死的混蛋!”

    卡德加听到这个让人震惊的消息之后,平和的脸上也露出了愤怒,尽管他因为麦迪文的原因,和达拉然走的并不是很近,再加上最近一段时间,他一直停留在破碎群岛,处理苏拉玛的残余事务,是真的没有时间关注其他。

    但当年他初进达拉然的时候,也是深受安东尼达斯的照顾的,对于那位可敬的老人,他内心也非常尊敬,他也知道罗宁和吉安娜是把安东尼达斯当成父亲来看待的。

    现在,阿尔萨斯竟然奴役了安东尼达斯的灵魂…难怪他们愤怒成现在这样。

    “阿尔萨斯…难以想象,这个星球上竟然出现了这样的家伙!真是让人难以忍受!”

    卡德加摇了摇头,他快步走上前,和罗宁以及吉安娜站在一起,他低声对他们说,

    “抱歉,我刚才不知道…”

    罗宁看了他一眼,“卡德加,忘记麦迪文和达拉然的间隙吧,我只问你一个问题,我们…达拉然现在需要你的帮助…你愿意帮我们吗?”

    “当然!”

    卡德加拍了拍罗宁的肩膀,稍有些苍老的脸上满是同仇敌忾,“我义不容辞,至于其他事情,先让大师的灵魂安息再说吧。”

    “好!”

    冰山一样的罗宁点了点头,十几秒钟之后,众人走到了一个分叉口,眼前是三条路,普拉格走上前,详细的给法师们解释到,

    “左边是灵魂熔炉,安东尼达斯大师就守在那里,最右边是倒影大厅,根据我的老朋友临死前说的,达尔坎在那里替巫妖王看管那些真正的强大灵魂,中间是萨隆矿坑,那个地方基本上不用去,那是阿尔萨斯为他的精锐军团打造武器的地方。”

    普拉格挠了挠头,补上了一句,

    “据说灵魂熔炉和倒影大厅都和霜之哀伤有某种联系,所以我们最好把两个地方都毁掉!”

    “嗯…我确实嗅到了达尔坎的臭味!”

    凯尔萨斯舒了一口气,他手里的一块水晶在身前砸碎,一个传送门在原地打开,另一边,吉安娜也张开了一个传送门。

    全副武装的精灵破法者,最精锐的火翼卫队,还有来自辛德拉的奥术师们从凯尔萨斯的传送门里走出,另一边则是达拉然的战斗法师,以及魔剑士。

    凯尔萨斯朝罗宁比划了一下,

    “我们走右边,我会尽力消灭那些高阶死灵,坚持到阿尔萨斯死亡为止,祝你们好运,达拉然的复仇者,以及,替我向安东尼达斯大师哀默。”

    罗宁点了点头,

    “也祝你一切顺利,太阳王…今天,达拉然和阿尔萨斯,注定要倒下一个!”

    普格拉不知道自己该去哪边,他在奥多萨的任务结束之后赶来报信,也只是出于投机者的投机心理,现在看上去两个大粗腿他只能选一个了,最后凯尔萨斯帮他做了选择。

    “跟我来,术士,你的情报我很满意…战争结束之后,你随时可以去奎尔萨拉斯领取你应得的东西…现在,该是让叛徒品尝到惩罚滋味的时候了,你对灵魂很有研究,对吧…一会帮我个忙,把那个混蛋的灵魂给我抽出来!”

    冰冷的语言让普拉格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左右看了看,整个世界最强大的那些力量,都在用自己的方式讨伐阿尔萨斯,看上去那个曾经威胁世界的黑暗之影,注定今天就要倒下了。

    此时,普拉格最庆幸的就是,自己站在了胜利这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