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36.王冠之上,暗影之下

36.王冠之上,暗影之下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安加萨战场的喧嚣还影响不到冰冠堡垒内部,不过和那热火朝天,愤怒之火几乎要燃烧天穹的战场相比,这座冷如骨髓的堡垒里发生的战斗,却一点也不逊色。

    老弗丁带着圣骑士摧枯拉朽的占领最底层的平台,刚刚复生的玛洛加尔领主已经落入了绝境。

    据说这是在耐奥祖开发骸骨亡灵的实验里诞生的扭曲生物,用一千个被他击败的亡骨,在灵魂熔炉的不息火焰中铸造,诡异而强大,就像是凡人梦魇里那种无可言明的恐惧的具象。

    它有四个完全不同的白骨脑袋,有人类的,有兽人的,精灵的,还有一个不知名生物的,他的身体只有上半部分,那些就像是随意搭配的骸骨在内部膨胀的亡灵之火的聚集下,以一种混乱的形式排列在他的胸口,在他背后,还有四根弯曲,锋利,灰白色的,蜘蛛一样的爪子。

    它并不落地,而是用一种常人无法想象的方式悬浮在地面上。

    它是冰冠堡垒的看门人,也是试图进入更深处的勇士们必须打败的对手!

    它的嚎叫在所有人心头震动,毫无疑问,这是个强大而棘手的家伙,为了对付他,老弗丁和萨鲁法尔这两个顶级的强者,又一次选择了联手。

    这头狰狞的骸骨巨兽双手握着自己的白骨战斧,每一击都会在被压缩的越来越狭小的战场上留下一道冰蓝色的刺骨烈焰,不多时,整个战场都几乎被这种伤害灵魂的火焰包裹了起来,这种烈焰的存在,杜绝了普通士兵进攻它的可能-但凡是灵魂不够强大的存在,在这烈焰里几乎连5分钟都撑不下去。

    它巨大的身躯死死的挡住了通往更后方大厅的冰封通道,似乎是还在履行自己看门人的职责,但实际上,在战场另一侧的寒冰之墙已经被利刃斩开了一个满是裂缝的裂隙,显然,这个看门人已经失败了。

    但要把这头巨兽留在战场上显然也不现实,这玩意对于士兵们来说,简直就是个死神!必须要有人肩负起除掉它的重任。

    “我来牵制!”

    老弗丁左手向后一挥,手握萦绕着紫色灵魂光芒的黑蓝色战斧悍勇的冲进了那蓝色的烈焰里,厚重的圣光在他身后不断膨胀,形成了四面护盾,帮他抵挡住了那不断侵袭的灵魂火焰。

    玛洛加尔的白骨重斧在第一时间朝着冲过来的老弗丁斩了下去,那战斧在半空中的时候,就点燃了一抹抹幽蓝色的锋刃,但老弗丁不闪不避的举着战斧正面怼了上去。

    两者的身躯完全不在一个层面,就像是朝着巨人发起挑战的老鼠,但老弗丁的脸上毫无畏惧。

    “砰”

    两把武器交击在一起,老弗丁身体里的灼热圣光在这一刻完全爆发,那耀眼而辉煌的光芒被这重击打散,如光雨一样洒在周围的蓝色烈焰上,两种完全不同的能量碰撞,让老骑士身边幽蓝色的烈火在这一刻就像是遭遇了从天而降的重压一样,在这一刻差点就被熄灭了。

    而玛洛加尔领主势不可挡的冲锋,也在这一刻被强行停止了,这一次停止,就给了一直游荡在战场边缘的致命刀刃趁机而入的机会。

    “吃我一斧!”

    实质性的音波束成一团,从半空撞向玛洛加尔领主的脑袋,这头无脑的巨兽被这战吼轰了个正着,身体摇晃了一下,就在这致命的停滞里,血红色的身影就像是投石机里飞出的巨石一样,在空中划过了血色的弧线,手里的脊骨战斧抡圆了,精准的砍在了它四颗脑袋中央。

    怒气流过萨鲁法尔的双臂,本就锋利的边缘的战斧边缘,血红色的光芒更加阴沉,致死打击带来的强横冲击力,让他差点就把玛尔加洛领主的脑袋全部砍开,但最终没能完成这一击,只是砍飞了它的两个脑袋,但即便如此,那种再一次死亡的威胁,还是让个扭曲的怪兽从停滞中惊醒。

    幽蓝色的火焰从它身体的每一根骨头的缝隙里喷了出来,将玛尔加洛染成了一头火焰元素一样的形态。

    在火焰延伸到战斧上的前一刻,兽人战士的左脚踹在了白骨巨兽的脑袋边缘,整个身体朝着后方坠落了下去。

    “还差一点,弗丁,交给你了!”

    萨鲁法尔的声音在幽蓝火焰灼热地面的呲呲声中传了出来,白骨巨兽背后的四只锋利的爪刃也在这一刻猛然张开,从四个方向刺向了空中坠落的萨鲁法尔,前前后后,将他躲闪的空间完全封死。

    老兽人的嘴角咧开了狞笑,血色的怒气又一次在他身体上窜起,他的左拳向后伸缩,又在怒气的强烈包裹下,螺旋状的重拳轰出,正中他眼前的那根白骨爪刃。

    “咔擦”

    半截灰白色的巨型骨刺从战士和巨兽碰撞的那地方飞了出去,钉在了远方的冰霜之墙上。

    但下一刻,其他三只利刃锋芒就从他身体下方和后方窜了出来,眼看着萨鲁法尔就要被洞穿。

    “感受我灵魂的愤怒!”

    “轰!”

    紫色的能量风暴向着四面八方爆开,森罗万象那呼啸的灵魂风暴撕扯着它能摧毁的一切,不管是幽蓝色的火焰,还是近在咫尺的玛尔加洛领主的身体,亦或是整个都被寒冰封盖起来的大厅,都在这一刻承受着来自影之哀伤灵魂力量的疯狂破坏。

    裂痕,风暴,这力量的具象让马上就要进行一击必杀的玛尔加洛巨大,扭曲,邪恶的身躯在这一刻,就像是被套上了一层无形枷锁一样,它身体内部幽蓝色的灵魂之火不断的震荡着,就像是风中烛火般虚弱。

    对于这种本质上没有实体保护的亡灵生物,森罗万象爆发出的灵魂风暴,几乎是100%威力,都被这倒霉的巨兽全部承受了下来,它的灵魂还没有在影之哀伤力量爆发的森罗万象里被摧毁,已经足以证明这怪兽本身的强大了。

    但...它已经没有机会了。

    “咔”

    老弗丁持斧的身影跳到了玛尔加洛还在不停颤抖的身躯正上方,他双手握着冰蓝色的战斧,将其举过头顶,金色的圣光之海在他身后涌动,战斧上冰冷的七颗符文逐一被点亮,这一刻,光明和黑暗也完全融为了一体。

    就像是最后的审判者。

    这已经走到了艾泽拉斯圣骑士最顶端的老骑士,他的双眼只有在看向这些彻底没救的生物的时候,才会显得如此冷漠。

    “忏悔吧,怪物!”

    这是玛尔加洛听到的最后一个声音。

    “你们还不明白自己的无知吗!”

    “你们还要反抗这伟大的力量吗?”

    在玛尔加洛战场的正上方的平台上,诅咒教派的新领袖,神秘的亡语者女士正在拼命对抗着眼前这个强大到让她近乎绝望的对手。

    她双手挥舞着,那庞大的暗影箭和诅咒法术,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简单的出现在她手心,然后被她扔向对面那个该死的德莱尼!

    她最神圣的布道者大厅此时已经是一片狼藉,数十具黑色的焦尸横七扭八的倒在绘刻着宗教图案的地面上,那是她最诚挚最强大的教徒,黑暗世界最强的那一批人,但他们在这个伴随着实质性的圣光海洋出现的德莱尼人面前,竟然连一点点反抗之力都没有,就被一圈爆发的圣光波纹点燃了身体里的黑暗和死亡,被净化的烈火焚烧殆尽。

    即便是亡语者女士自己,此时也已经狼狈到了极点,她用来覆盖脸部的面具已经在刚才的那一步对抗里被焚烧殆尽,露出了她真正的脸。

    骷髅...是的,和克尔苏加德一样,她是一个巫妖...一个忠诚于巫妖王,而力量强大的巫妖,她甚至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法师之一,但是,面对这个该死的德莱尼老头的时候,她比一个初学魔法的孩童也强不到哪里去。

    面对她的攻击,那德莱尼人甚至不需要反击,那一层覆盖在身体表面的圣光甚至不会被破坏分毫,那是完全质变的另一层力量了。

    那已经不是她能对抗的对手了...那是远超于她层次的存在,那是想一想都会让人颤抖的...半神!

    不同于亡语者女士的震惊,老维伦此时的内心却毫无波动,他用一种混杂着怜悯和平静的目光看着眼前正在垂死挣扎的巫妖,他在阿古斯的秩序即将灭亡的那一段时间里,见过无数个和她一样疯狂的可怜人。

    是的,尽管已经将全身心都献给了巫妖王,但是在维伦看来,这只是一个误入歧途的可怜人罢了,她被力量冲晕了头脑,却不知道这力量的代价是如此的沉重,就像维伦曾经的族人...那该死的回忆。

    “来吧!为纯粹的形态而欢呼吧!”

    亡语者女士似乎继承了那些最出色的牧师的天赋,哪怕是在战斗里,也是喋喋不休的让人烦闷,她高举着手里的法杖,整个身体都飘向半空,厚重的死亡能量不断的在她身体里汇聚着,旋转着,就像是一个死亡能量的漩涡,似乎真的如同她所说,她即将成为一个新的形态,一个更强大的形态。

    “毫无意义!”

    老维伦被这涌动的能量,从他的回忆里惊醒,他抬起眼睛,看了一眼正在嚎叫的亡语者女士,手里的救赎者法杖在地面上轻轻一点,下一刻,一团厚重如真正战锤一样的圣光破开空气,砸在了亡语者女士头顶,层层布置的法力护盾在这一击之下完全破碎,然后就是灼热的神圣之火舔舐到了她的白骨上。

    “啊啊啊!这痛苦!啊啊!”

    “这是净化...愿你的灵魂安息,可怜的迷途之人!”

    老德莱尼人拄着法杖转身离开,他甩出的金色火焰缠绕在亡语者女士的身体上,不断的消磨着她身体里的黑暗能量,将她彻底变成了一道悬挂在天空中的火柱。

    维伦确实不善战斗,但这只是对于同阶的对手来说的,亡语者女士这种...甚至连成为对手的资格都没有。

    3分钟之后,一团黑色的灰烬伴随着金色火焰的熄灭,洒落在了这已经完全沉寂的大厅里,仔细听去,似乎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尖叫声。

    “这一切...这一切...都是...都在主人的...计划...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