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37.神圣的和堕落的

37.神圣的和堕落的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冰冠堡垒的最顶层就是寒冰王座,那是阿尔萨斯所在的地方。

    在狄克等人冲入冰冠堡垒之后,阿尔萨斯却一反常态的没有走出自己的王座御敌,甚至没有召唤回那些分布在整个冰冠冰川周边的麾下,说实话,这并不是一件让人喜悦的事情,尤其是对于已经冲入这座黑暗要塞的士兵们来说,这种意料之外的情况,反而让人有些忧心忡忡。

    但该有的战斗不会少...没有人愿意在对抗阿尔萨斯的时候,被他那些该死的下属堵在冰冠堡垒里。

    “瓦拉纳死了...你们杀了他,尽管我并不喜欢他,但我觉得我有责任为他复仇!”

    赤红大厅之前,一个低沉的声音在大厅内部回荡着,那声音阴霾,邪异,让人全身的鸡皮疙瘩不断的耸动,却不是因为寒冷。

    身穿黑色法袍的高等精灵站在他的高台边缘,他狭长的目光扫向走入大厅的圣骑士,嘴角的锋利牙齿在这一刻亮出嘴唇之外,另一边,他的同伴却举起了镶嵌着绿色珠宝的长剑,

    “好了,凯雷塞斯,这不是你能随便杀掉的对手,我们最好找些同伴来。”

    说这话,这个被绿色长袍包裹着身体的萨莱茵用满怀恶意的双眼扫过了狄克的身体,圣骑士却没有看他,而是将目光落在了这两个鲜血王子头顶的宝珠上。

    那是一个被鲜血浇灌,被流动的鲜血组成的巨型球体,满含鲜血之力的它悬浮在赤红大厅的最高层,就像是一盏灯光一样,将殷红色的光芒洒向整个大厅,这对于这种以吸食血液为生的萨莱茵们来说,绝对是一件真正的宝物,沐浴在这血光里,他们的身体几乎感觉不到饥渴。

    但圣骑士关心的,是这颗宝珠额外的效果。

    2秒钟之后,他的目光终于落在了眼前的凯雷塞斯和塔达拉姆身上,他沉吟了一下,开口问,

    “我猜,这颗宝珠封锁着前往寒冰王座的道路,对不对?”

    两位鲜血王子看着他,握紧了武器,显然他们知道这个圣骑士来自哪里,又是什么样的人物,但他们似乎不打算回答他的问题,狄克抿了抿嘴,刚刚和尖塔上层的那些高阶亡灵拼杀完之后,他多少有些疲惫,毕竟以一人之力杀穿阿尔萨斯的精锐军团,这是个真正的力气活,他不想来无谓的战斗,所以他又继续问,

    “那你们可以帮我打开通往寒冰王座的道路吗?”

    鲜血王子同样没有说话,下一刻,赤红大厅左右封闭的大门在这一刻轰然开启,从休息的地方冲出来的萨莱茵们的身体在空中化为道道血影,流窜在空中,最后落地,将狄克团团包围了起来。

    “所以...这就是你们的回答?”

    狄克的左手抚上了背后的逐风剑的剑柄,一个金色的光灵和一个蓝色的水灵也一左一右出现在他的肩膀上,圣骑士看了一眼眼前大步从高台上走下的鲜血王子,摇了摇头。

    “看来还是要打一架。”

    “我们有数量优势!狄克,你不过区区一个英雄阶圣骑士,这里就是你的埋骨之地!”

    面对凯雷塞斯的挑衅,圣骑士歪着脑袋,对坐在他肩膀的安薇娜说,

    “他说他们有数量优势...”

    “揍他!”

    10分钟之后,狄克的长剑刺穿了挡在他身前的萨莱茵士兵的胸口,然后前冲一步,将灼热的左手按在企图逃跑的凯雷塞斯的额头上,圣骑士的脸上还有好几道被这些该死的吸血鬼抓出来的伤口,在他身后,近百名萨莱茵吸血鬼在涌动的圣光之潮里化为焦炭,而拉姆塔尔王子,则在刚才的火拼里,被安薇娜和雷施一前一后洞穿了胸口,元素能量在他身体里爆开,他死的无比凄惨。

    “瞧,这就是你的数量优势。”

    狄克一脚踩在了脚下的一头还在挣扎的萨莱茵的胸口上,他看着双眼里闪耀着惊恐的凯雷塞斯,突然间就失去了和这个家伙开玩笑的兴趣,他的左手和右脚微微用力,灼热的圣光如刀一样刺穿了凯雷塞斯的额头和他脚下萨莱茵那冰冷的心脏。

    “噗”

    最后一口鲜血喷在了赤红大厅的地面上,鲜血王子无神的目光最终散碎在了一片殷红的赤红大厅里,他的数量优势成了一个笑话,狄克和安薇娜共同催动的圣光之潮,那是对付任何亡灵群体的利器,而圣骑士本身雷光加身的速度,也几乎完克萨莱茵的敏捷型战斗方式,只能说,他们选错了对手。

    狄克不需要军队...因为他自己就能对抗一支军队。

    安薇娜拍打着翅膀飞到了那颗鲜血宝珠的旁边,她挥起了手里的正义之火,嘿哈的叫了两声,一锤砸倒了那殷红的,不断流动的宝珠正面,完全对立的能量在那宝珠里不断对冲,不断泯灭,最终将那颗宝珠炸开,殷红色的光芒在这一刻洒遍了整个赤红大厅的角落。

    与此同时,狄克身后,那贯穿整个冰冠堡垒的巨型冰柱的内部,一声低微的“咔咔”声也同时响起。

    圣骑士回头看去,一道冰冷的白色光芒已经开始在在那冰冠堡垒内部的冰柱上流动,那代表着...通往阿尔萨斯王座的道路,打开了。

    “啊,正义的勇士们,我等了你们很久了,来,到我面前来...我会仁慈的赐予你们最后的死亡,你们值得我亲自动手!”

    阿尔萨斯的声音在这一刻,在冰冠堡垒内部的每一个人耳中响起,老弗丁,萨鲁法尔,维伦,还有刚刚将灰烬使者从普崔赛德博士心脏里抽出来的莫格莱尼,在这一刻都将目光投向了更高处,阿尔萨斯已经发出了邀请,现在他们该给他一个答复了。

    “噌”

    如光柱一样闪耀的灰烬使者被莫格莱尼背在身后,他从这大厅里转身离开,在他身后,那已经扭曲的不像样子的普崔赛德博士的尸体,在逐渐扩散的圣光火焰里,不断的燃烧,很快,那火焰越来越大,最终变成了一地的灰烬,在冰冠堡垒的寒风中,吹入了那满是污浊的空气里。

    在他下方的空地中,巨魔酋长沃金操纵着神秘的暗影之力,从巨大的,喷射绿色软泥的缝合怪背后出现,手里刻满了古老符文的木质长矛猛然穿过了那名为烂肠的恶心生物的大脑,在那怪物倒下去的时候,暗影猎手的身体也重新出现在了一边的空地上。

    他甩了甩长矛上沾染的绿色软泥,将其背在身后,然后从地上捡起了自己的红色战刃,朝着冰冠堡垒最深处的冰柱走了过去。

    在那冰柱之前,沃金遇到了乌瑟尔,他比他更早一些结束战斗,这个冷漠的死亡骑士大领主看了一眼巨魔酋长,哼了一声,大步走入了那冰柱表面涌动的白色寒光当中,沃金不以为意,生命和死亡的壕沟不是那么好跨越的,尽管身在同一阵营,但乌瑟尔毫无疑问是最特殊的那个,但这种隔阂存在不是一天两天了,还是那句话,眼下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随后,他也大步走入了那涌动的光芒里,在他们身后,精锐的突袭士兵们,不管是来自奥格瑞玛的兽人,还是来自雷霆崖的牛头人,还是来自铁炉堡的矮人,亦或是高傲的精灵,都在各自的指挥官的带领下,艰难的在冰冠堡垒的每一处防线上挣扎对抗着。

    兵对兵,将对将,谁都有自己的对手,在阿尔萨斯授首之前,他们必须坚持下去,为这些最无畏,最勇敢的猛士们,赢得最后的时间,在冰冠堡垒之外的安加萨战场,在回音谷,在整个冰冠冰川,数十万人正在和他们一起并肩作战,而他们这一战的结果,毫无疑问,将改变整个世界的命运。

    而在此时,当沃金从传送的短暂眩晕中回过神的时候,在他身前的大地上,那是高耸在冰冠冰川之上的寒冰王座,直径近300米的一个大平台上,他的同伴们站在前方,手握刀剑,而在平台的另一面,一座恍如朝着天空张开的手掌的冰峰中央,一个雕砌的冰霜王座屹立在那里。

    比平台高出近10米,中央是一段垂向下的寒冰阶梯,在寒风和落雪中显得异常的厚重,在王座上,那个穿着冰蓝色骷髅盔甲,头戴统御之盔,手握魔剑霜之哀伤的身影就那么坐在那里,就像是坐在王座上的国王,寒风将他骨白色的头发吹起,他双眼里闪耀的光芒,比任何冰风,都要更加寒冷。

    就像是这一方北地无尽的呼啸。

    “阿尔萨斯...我们来了!”

    老弗丁走上前,他身体上还残留着被玛尔加洛领主的灵魂之炎弄得偏偏黑色的伤痕,但他老而弥坚的眼神却毫不畏惧的和那个坐在王座上的死亡之王对视着,毫不退缩,在他身后,狄克,莫格莱尼,乌瑟尔,沃金,萨鲁法尔,维伦,这些世界上最强大的人站在那里,组成了一个更强大的整体,向阿尔萨斯发出了挑战。

    “呵呵呵...自诩正义的圣光终于来了...我期待的太久了,不过我有个疑问...”

    阿尔萨斯从王座上站起身,他站在那里,张开双臂,呼啸的寒风和雪花在这一刻猛然膨胀了好几倍,将众人的头发和衣角纷纷吹起,其中还混杂着阿尔萨斯带着一丝嘲弄的声音,

    “我是不是该放下霜之哀伤,恳求您的原谅呢?弗丁,哦,对了,还有亲爱的老师,乌瑟尔先生,以及我的莫格莱尼卿,我最忠诚的朋友和下属,狄克骑士...还有你们,肮脏的野兽,以及一个...我不认识的生物,为了对抗死亡,你们竟然和野兽联手,我是不是深感荣幸?”

    “我们会让你死个痛快的,阿尔萨斯!”

    老莫格莱尼从达利安那里得到了自己那叛逆的儿子雷诺的死讯,他并不为雷诺的结局忧伤,但看到眼前这个诱使自己的儿子堕落的罪魁祸首,老骑士的愤怒简直无法言喻,而乌瑟尔更是上前一步,他的声音无比冰冷,死亡裁决在他手中不断嗡鸣,这把魔剑也在期待和自己的“兄弟”的再一次相遇,

    “对于犯下累累罪行的你,这是最大的仁慈了!”

    “呵呵呵,仁慈!”

    阿尔萨斯的声音在这一刻变得低沉,就像是加了颤音一样,整个寒冰王座都开始摇晃起来,不只是黑色的能量,还有紫色的灵魂,都从他背后的寒冰王座上升腾而起,伴随着厚重的冰雪风暴,缠绕在了阿尔萨斯的身体上。

    “让我来告诉你们,什么是仁慈吧!当一切结束的时候,你们会跪求我的宽恕...而我,会“仁慈”的拒绝你们,你们痛苦的哀嚎,将成为我无尽力量的最好证明!别担心...我会让你们活着见到这一切的!”

    巫妖王大步走下阶梯,他的声音变得越发厚重,就像是天空中的雷霆一般,伴随着整个寒冰王座的摇曳,不断的轰击着众人的耳朵,就像是世界末日之前,整个大地的悲鸣一样,

    “你们将成为我手里最锋利的剑,你们将替我将这个羸弱的世界完全颠覆...我要一个死亡的世界,从这里开始!从现在...开始!”